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维铮:失败的“天国”

更新时间:2019-07-27 23:42:21
作者: 朱维铮 (进入专栏)  

   由洪秀全等拜上帝会首领发动的太平天国造反,于清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十(1851年1月11日)在广西桂平金田村揭竿而起,到清同治三年六月十六(1864年7月19日)它的首都天京被曾国藩的湘军攻破,随即灭亡,与满清王朝对抗总共十四年。

   所谓“成王败寇”,向来是中世纪中国正统史学裁判历史的基本尺度。其实,这尺度,外国也有。自封列宁主义者的斯大林,就说过:“胜利者是不能被审判的,凡属胜利的都是正确的。”(见《毛泽东传(1949-1976)》上卷,页30,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

   照此逻辑,太平天国失败了,作为“胜利者”的满清政权,包括出死力捍卫这个政权的湘淮军头,以及他们的文人学士,异口同声地痛诋洪秀全等为“贼匪”,尤其诅咒拜上帝会为“邪教”,酿成曾国藩所谓亘古未有的“名教之奇变”云云,都可谓顺理成章。

   可惜历史并不配合逻辑。就在太平军与湘淮军胜负未决的清咸丰十年(1860 ),满清七世皇帝又招来外患,英法联军打进北京,使他首创了帝国首都沦陷于西方侵略者的耻辱纪录。他狼狈北逃热河行宫,不到一年便死在那里。接着他的异母弟恭亲王与他的遗孀密谋发动“辛酉政变”,在与英法俄美侵略者签订屈辱求和的北京条约的同时,放手让曾国藩全权指挥内战。于是因天京内讧而丧失元气的太平天国,终因湘淮军得以依赖英法雇佣军,将太平军逼入死角,并迫使洪秀全自杀于台城。当然,曾国藩兄弟,还有左宗棠、李鸿章等,都封侯加官。但休说继续天国反清事业的捻军,仍然驰骋于中原,即如南疆,因天国败亡,回归满清中央政权的控制了吗?没有,它实际上又江山易主,不过新主改成了湘淮系的汉人军头。

   倘说满清王朝与太平天国的内战,真正的“胜利者”是在内战中崛起的曾、左、李等南国汉人军阀,似乎更合乎历史实相。

   这当然意味着帝国“内满外汉”传统国策的破产。早在咸丰四年(1854),曾国藩组建的湘军团练,首次出省作战,击败太平军而克复武汉。闻捷报大悦的咸丰帝,却被汉军机大臣祁寯藻提醒道:曾某是丁忧在籍的侍郎,身份已退官为民,然而这名“匹夫”,出面一呼,便云集万人随之征战,“恐非国家之福”。这顿使皇帝的高兴,化作乌有,从此用满臣加强对曾国藩、胡林翼等的监管。假如不是皇帝亲信的御前大臣肃顺,听从汉人幕僚的密保,那么左宗棠早就被杀,而曾、胡或早被剥夺军权。咸丰帝死,肃顺等被杀,但曾胡左等已尾大不掉。那段历史,怎么看?似应重作解读。

   但用“成王败寇”论,或者斯大林“胜利者是不能被审判的”的宏论,去解释太平天国的败亡史,都有麻烦。麻烦来自晚清的士大夫。还在清英鸦片战争前四分之一世纪,龚自珍已呼吁清廷“自改革”,说是帝国如不主动实行自上而下的体制改革,不可避免地将重蹈改朝换代的历史覆辙。很不幸,他的预言,已被太平天国史和戊戌维新史一再证实。

   就说太平天国失败史吧。当天京沦陷而在满清士绅中间引发的兴奋过去以后,朝野的文人学士便普遍反思,这个帝国还能延续多久?照例有乐观与悲观两种意见。乐观者主要是两榜出身的翰詹科道,张佩纶、张之洞、陈宝琛、宝廷等。他们向往康雍乾三朝交替时代的政治,谴责腐败,搏击权贵,尤其集矢于李鸿章等“洋务小人”,因而被称作“清流君子”。他们没有想到自己正被慈禧太后利用,成为慈禧与恭亲王间嫂叔斗法的工具。当同光之际,慈禧如愿以偿,再度训政,就轮到这班清流君子倒霉了。慈禧将他们派往清法战争的前线,让他们成为替冲突失败负责的头羊。随着甲申(1884)海战失败,除了善于揣摩慈禧意向的张之洞,清流党全军覆没。

   古怪的是那以后洪秀全的“评价”,却由全盘否定到曲折肯定。清日甲午战争惨败,激起“公车上书”。康有为及其同道,鼓动帝国自改革,实即主张全盘西化,便指责曾国藩。如被称为戊戌维新殉道者的谭嗣同,便在《仁学》中指责他的湖南同乡曾氏兄弟,攻陷天京时表现的残忍,超过屠夫。

   不过在晚清,彻底替洪秀全和太平天国平反的,是孙中山。清日甲午战争那年,这位广东青年,便上书李鸿章,呼吁政治改革,接着发起兴中会。他否定义和团的愚昧,他争取海内外的同情,得到的回应,首见于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在上海出版的《孙逸仙》。 这本小册子,原作者是化名“白浪庵滔天”的日本人宫崎寅藏,由署名“支那黄中黄”的章士钊译成中文,特别由于书首的章太炎题辞,不胫而走。当时章太炎发表《驳康有为论革命书》、《序〈革命军〉》,直接骂皇帝,呼喊以革命救中国,被清政府控告,关进上海租界的“西牢”,从而轰动世界。他在牢房中为《孙逸仙》题辞,只有四句话:“索虏昌狂泯禹绩,有赤帝子断其嗌,揜迹郑、洪为民辟,四百兆人视兹册。”正在为中国革命受难的章太炎,将孙中山比作现代汉高祖,说他力倡的“排满革命”,直接继承郑成功、洪秀全的事业,必将成为未来的人民领袖,不是对孙中山的最高肯定么?由此孙中山摆脱了清廷通缉的“寇”即盗匪的恶名,也使洪秀全开创的太平天国,变成了为民作主的美名。

   那以后,百年过去了,章太炎和他赞美的孙中山,似乎实现了“排满革命”的夙愿。但他们憎恶的晚清腐败状况,消除了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7429.html
文章来源:《重读近代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