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 登录

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中国一贯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中国军队始终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力量。中国永远不称霸、不扩张,坚决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我们决不会坐视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受损,决不会允许任何人任何势力侵犯和分裂祖国的神圣领土。一旦发生这样的严重情况,必将予以迎头痛击!...

徐勇:中国的国家成长“早熟论”辨析

中国的国家成长是在其赖以存在的历史条件下内生演化出来的。血缘关系与地域关系的叠加,使得中国的国家成长不是在旧的关系形态被“炸毁”的形态下行进,而是旧的社会关系与新的社会要素相互纠缠。为了代替旧的办法,经历了顽强而长久的斗争,从而实现了中国国家成长的三次大突破。...

邵春堡:中美矛盾的表象与实质

美国有纸老虎与真老虎的两面性,既要识破它的虚张声势,又要警惕它的阴险毒辣。我们要在对立中,学会适应复杂多变的形势,提高竞争能力和本领,要把打压当陪练的机会,要把遏制当顶级竞争,跟着对手去强身,着眼软肋长优势。通过反遏制和正当竞争这种防惰性、去霸权的方式,构建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干春松:儒家的爱与恨——儒家经典与生活世界中的“复仇”

在经典中对复仇有明确的表述,但在后世的法律体系中又明令禁止复仇。如此就造成经典与法律的冲突,从而吸引了历代思想家对此问题的深入讨论。对于复仇问题的分析,可以让我们对于经典对于中国社会影响的复杂性有更为深入的认识,并帮助我们理解经典对于现时代的意义。...

袁野:抗美援朝开启中国强国道路

抗美援朝是新中国成立后以国家为主体的第一次激烈表态,并第一次在军事领域与世界第一强国打成平手,这极大树立了中国人民抵御强国、追赶强国甚至终将赶超强国的信念。避免对中美关系不抱希望,也要避免对中美关系期望过高,我们在斗争中从来不忘“以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

徐勇:“接点政治”:农村群体性事件的县域分析

当今世界在总体和平中局部性动荡不安,当今中国在总体稳定中也存在着不稳定因素并引发群体性事件。进入新世纪以来,特别是近年来,与农民进城相伴随的是社会矛盾进城。农村群体性事件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由乡入城”,其规模扩大,烈度提高,处理难度增大。...

曹和平:中国道路的文明比较优势探析

从2020 年到21世纪中叶可以分两个阶段来安排。第一个阶段,从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15 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第二个阶段,从2035 年到21 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李宏基:转型时期南非宪法法院的策略与底线

20世纪90年代初南非政治多元分疏格局、传统司法声誉不佳促成南非宪法法院诞生。1993年南非临时宪法正式创设南非宪法法院。在1993年至1997年南非转型时期内,南非宪法法院依赖制度优势与特点取得瞩目成就,它不仅促进公民权利的保障,而且维护了新生国家秩序,甚至推动社会平稳转型。...

温铁军:两个大循环的故事

当我们强调“国内大循环”为主的时候,不是说不要“国际大循环”或者主动退出“国际大循环”。当今世界,没有谁还能闭关锁国,没有谁还能走回到原来的那个体系之中去,我们只能在当前这个复杂的体系之中,尽量地把客观情况条分缕析地搞清楚,不断总结经验教训,然后才能走出一条最适合自身国情的自主发展的道路。...

吴启讷:语言政策:多样、单一还是通用?

语言权利和国家认同是一个日久弥新的话题。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国家推广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同时保障各族民众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重在“通用”和“多元一体”,后者是个人权利、前者则是国家责任和公民义务。...

习仲勋主政广东:先走一步,“杀出一条血路 ”

“杀出一条血路”,意味着观念的突破和体制的变革,必须要有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必须要有一往无前的开拓勇气,必须要有公而忘私的担当精神。创建经济特区,“杀出一条血路”,无疑是改革开放初期最重要的一个“阿基米德支点”,它撬动了旧的体制,也撬开了历史新的篇章。...

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告台湾情治部门书

我们奉劝台湾情治部门,不要被“台独”的“末路战车”所绑架,这辆“末路战车”的狂奔只有一个结局,就是粉身碎骨、身败名裂。希望台湾情治部门能够看到民族大义与历史正道,立即停止对祖国大陆的情报渗透破坏活动,尤其不要继续充当蔡英文当局的鹰犬和走狗,出卖中华民族核心利益。...

习近平: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

经济特区要坚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上都要交出优异答卷。要加强理想信念教育,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引导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青少年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刘尚希:这是我国“十四五”期间及以后的重要任务

发展目标的最大约束是公共风险,公共风险的最小化,是发展成本的最小化,也就是发展目标的最大化。在这个意义上,公共风险管理也就是国家发展的成本管理。要避免发展的波折,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公共风险管理在新发展阶段变得越来越重要。...

张维迎:不可高估理性的力量

常理上说,人应该是理性的动物,人有思维,会权衡各种利弊,考量行为后果,但现实是人往往做出非理性的事情。为何会这样?自负陷阱,自尊陷阱,信仰陷阱,群思陷阱,这四个陷阱不仅影响着个体的生存,更影响着人类的历史进程。可悲的是,无论是过去还是可以预料到的将来,它们很可能不会被理性彻底战胜。...

黄玉顺:董仲舒思想系统的结构性还原——《天人三策》的政治哲学解读

“灾异”说是理解董仲舒思想体系之整体结构的核心枢纽,因为他正是通过解释“灾异之变”现象来臧否政治而引伸出自己整个思想系统的三大板块及其关系:一是降灾异者,即“天”;二是受灾异者,即皇权;三是言灾异者,即作为前述两者之中介的儒家。...

陈明明:作为知识体系建构的中国政治学:经验、历史及其意义

中国政治学知识体系的建构,在这个全球一体化且多元化的时代,所应做的是通过和西方政治学的对话相互激发、相互学习、相互比较,努力创造新的内容和形式,谁的知识传统更具有开放性包容性,更能满足安全、尊严与富足的善治要求。...

信强:“战略高危资产”:权力格局、中美关系与台湾战略角色的嬗变

台湾对于美国战略利益的价值大小和危险性的高低,主要取决于中美两国综合国力的差距对比。当全球权力格局真正进入中美“两强”并驾齐驱的时代,美国再次“抛弃”台湾这一“战略高危资产”,也将是必然的结果。...

赵燕菁:现代增长与信用货币—— 一个“双螺旋”增长假说

由于货币与分工范围正相关,因此货币与增长间存在“数量增长效应”,这一效应决定了货币在任何时候都不是中性的,由于货币数量决定了一个经济的分工水平,我们甚至可以说货币不仅影响增长,甚至可以说它就是增长本身。当所有要素都被货币充分动员,“货币的数量增长效应”随之消失。...

任剑涛:曲突徙薪:技术革命与国家治理大变局

在对科技革命具体实施治理的行动中,国家治理尤其是国家权力治理自身的调校是最为重要的。这意味着对国家治理现状的重大改变:面对技术令人眼花缭乱的进步,技术创制者、公司机构、社会组织与公众做出相应的调适固然重要,但重要的还是国家权力,尤其是政府组织治理能够稳步跟进和适时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