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葛剑雄 登录

警惕“历史热”背后的史学民粹化倾向

对于现在大家讨论较多的公共史学(有的称其为公众史学),如果将其解释为历史科学、历史学科怎样面向公众、引领公众、为公众服...

时代性的人性扭曲

三十多年过去了,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大概不一定能记清楚自己是怎样度过这十年的了。但有一点肯定不会忘记,无论他曾经是红卫...

老教授评职称记

1978年进大学读研究生之前,我对大学教员评职称的了解都来自传闻。进校以后,我从老师们,特别是从谭其骧先生那里听到过...

中国到底需要怎样的文化自信?

中国需要怎样的文化自信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及文化软实力时指出,为我们要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最根本的还...

我们应从抗日战争中吸取什么教训?

人们正以各种形式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从各个角度、各个方面总结和认识抗日战争的胜利对当时、今天和未来,对中国、日本...

更换地名,对个人和社会而言都有割断记忆的危险

地名以外的地名 地名不仅是一个名称所代表的空间范围和时间范围,还存在地名本身以外很多方面的内容。我们现在讲地名的时候...

从“苏松常太”到“沪苏锡常”

虽然目前找到的“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最早出处是在南宋(原文为“天上天堂,地下苏杭”,见范成大《吴郡志》),但对江南特...

中国在近代边疆问题上吃了哪些暗亏?

今天主要与大家分享的话题是 中国边疆问题的由来 ,我本身专业是历史地理,现在的身份是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

中国与世界

对中国人的起源,中国的历史书往往会追溯到一百多万年前的元谋人、50万年前的北京人。大多数中国人认为,现在的中国人是他...

忆何炳棣先生

我随季龙先师去北京参加《中国历史地图集》工作会议,住在国务院第二招待所。那天下午散会早,我们回房间早,忽然何先生出现...

历史上中国没有动力进行丝绸贸易

《政府工作报告》有个重要规划,就是“一带一路”的建设。“一带”指的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一路”就是海上丝绸之路。这个规...

学术普及,何妨“碎片化”?

(本文为《从〈诗经〉到〈红楼梦〉》一书序言) 为什么我要向各位推荐这本《从〈诗经〉到〈红楼梦〉:复旦人文经典课》?...

读书永无毕业

在我们生活中,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书的。我从电视里看到现在的高中生,他们在毕业的时候,把试卷从楼上扔下来,白花花一大片...

“果然不同凡响”——忆何炳棣先生

“我写书时,将在北美能找到的方志都翻遍了” 我最早知道何炳棣这个名字是在“文革”期间。那时,中学教师作为国家干部是可...

读书方法决定你的命运

媒体上关于读书的文章不少,但相当一部分是误导。比如有人提倡快乐学习,大体上,读书是快乐的,但读书不能只要快乐,有些枯燥...

1949年以后教授如何评定等级和工资

1978年进大学读研究生之前,我对大学教员评职称的了解都来自传闻。进校以后,我从老师们,特别是从谭其骧先生那里听到过关...

郑和究竟为何下西洋

郑和为什么要下西洋,按照《明史·郑和传》的说法,“成祖疑惠帝亡海外,且欲耀兵异域,示中国富强”。 第一个目的是为了寻找...

中国历史疆域的再现

自从班固编纂成第一部断代史以后,传统的史书都是以中央王朝或某一政权为体系的,反映在地图绘制上也是如此。直到清末民初,杨...

“一带一路”不是郑和下西洋对外撒钱,关键在互利共赢

【导读】“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召开之际,中国日报网、腾讯网联合推出系列高端访谈《一带一路,大家三讲》,邀请历史地...

丝绸之路历史回眸

为什么要建海上丝绸之路?我们有自己的产业优势,如果能通过投资在海外的基础设施,在海外建铁路、港口、码头,一方面我们的产品...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