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杨奎松 登录

学界为何没有令人信服的战史著作

很多年前我就有一个印象:《抗日战争研究》杂志很少发表研究战争史的文章。现在看,这一倾向近几年可能还越来越明显了。查20...

1950年代初农村典型调查资料的研究价值

摘要:研究共和国史,离不开官方史料。任何史料的生产都有其特定的条件和背景,但这并不妨碍历史研究者依据各自研究的目的来利...

你该如何学历史?

XX同学: 谢谢来信。你的问题依次简答如下: 一、 你说得很对,制度的改变是根本的改变。问题是,哪些制度的改变才...

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问:现在有关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讨论在一些人中相当热烈,并且有很激烈的争论。其中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了历史上的一些问题。究...

潘光旦与他的时代

文丨杨奎松 采访丨严飞(《清华社会学评论》执行主编) 严飞:在您看来,潘光旦最优秀的学术研究是哪一方向?直到今天社...

抗日战争研究理应重视战争史研究

很多年前我就有一个印象:《抗日战争研究》杂志很少发表研究战争史的文章。现在看,这一倾向近几年可能还越来越明显了。查20...

我认识的“老犯人”

一 我已经记不得他的名字了,但是他那刚过了而立之年,就已显出苍老的面孔和略带佝偻的身躯却总是会浮到我的眼前来。 记得...

毛泽东为什么要写《论持久战》?

毛泽东写《论持久战》,其实主要是为了“解决指导全党进行抗日战争的战略方针问题”。换言之,这个时候中共党内大家对党的抗日战...

研究历史,需要悟性和想象力

一.拿着“法学”学位开始研究历史 我小学三四年级以后,父亲就给我灌输上清华,学工科的好处。而小学音乐老师那时候也看...

直面中国革命

历史学者杨奎松的《杨奎松著作集:革命》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共四册,均为杨奎松此前的著作再版,分别为《“中间地带...

如何认识历史人物的“历史问题”

有学者概括200年来西方史学发展态势,称19世纪是史家的黄金时代,独占鳌头,曾不可一世;进至20世纪不仅自身阵脚大乱...

著史切忌过急、过糙——对潘佐夫《回应》的回应

很高兴看到潘佐夫教授对我书评的回应,尽管他的回应过于情绪化,而我读下来还是有所获益,注意到我也有不够仔细的地方。照理我...

蒋介石与战后国民党的“政府暴力” ——以蒋介石日记为中心的分析

内容提要:从1945年12月到1946年7月,前后不过半年左右时间,国民党当局在昆明、重庆和南京三地,接连四次用暴力打...

中共中央长征中开过“陈福村会议”吗?

提要:有关1935年遵义会议后中共中央何时成立了由周恩来、毛泽东、王稼祥三人组成的“军事指挥小组”(又称新“三人团”)...

关于长征途中毛泽东军事领导地位确立问题的再考察

遵义会议后,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全权负责军事指挥的“三人团”究竟成立于何时,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与...

“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学术研究的底色

1 我小学没有毕业,上五年级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文革爆发,因为当时还太小,因此并没有正经参加过红卫兵,只是戴着红袖箍跟着...

建国初为何几乎所有知识分子都有思想转变?

中国近年流行民国热,在那一个被构筑的历史画面中,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仿佛都是风流倜傥、特立独行。但这种画面在后来全然两...

我们是谁?

说来惭愧,十几年前读乔斯坦•贾德那本《苏菲的世界》的时候,我对书中一上来就提到的“我是谁”的问题,还从没有...

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不只是逼蒋抗日

发生于1936年12月12日的“西安事变”,在中国近代史上具有重要意义。它促成了国共的第二次合作。抗日战争胜利后,内战...

从四次血案看蒋介石决策的智与不智

从1945年12月到1946年7月,前后不过半年左右,国民党当局在昆明、重庆和南京三地,接连四次用暴力打杀异议人士,制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