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杨小凯 登录

《牛鬼蛇神录》出监队

关教导员有好多天没有露面。几天后三大队来了位姓周的新教导员。周教导员比关教导员年纪轻,瘦瘦的,阴沉着脸,从来没有笑容...

《牛鬼蛇神录》反革命组织犯

三大队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政治犯是属于被王师傅称为真正的反革命的犯人。与王师傅所称相反,这些犯人都是因主张以地下政党活动...

《牛鬼蛇神录》劳动党员

我记不得侯湘风是什么时候到三大队来的了,可能是政治犯与刑事犯分编分管时来的,也可能是那之后单独从看守所押送来的。这种...

《牛鬼蛇神录》黄眼镜

黄启龙是位中等个子的中年人,戴一付深度近视眼睛,上唇和下巴留着不加修饰的稀稀拉拉的胡子,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的年纪。人们...

《牛鬼蛇神录》张九龙

九号“二进宫”的人凭他们的本能可以判断张九龙是属于那种吐共最仇恨的从事地丅晸治活动的 人。看守所当局对他的态度极恶劣...

《牛鬼蛇神录》卢瞎子

卢瞎子原名叫什么,大家都不记得了。所有的人都称他为卢瞎子,连刘所长也如此称呼他。他戴一副深度近视眼睛,镜片后的眼睛眯...

《牛鬼蛇神录》罗钢

罗钢是我的第一个扒手朋友,也是我在九号碰到的举止最像电影中的西方人的“同犯”(这是干部要 求人犯互相称呼的称号)。...

《牛鬼蛇神录》左家塘看守所

一九六八年初我在湖南省湘乡县和宁乡县调查中国农村的社会情况,与很多农民交谈,得到很多中 国农村社会情况的印象。这次旅...

《牛鬼蛇神录》王医生

犯人医生属于劳改队的特权阶层。犯人医生不但不要参加繁重的劳动,而且有特别的机会接近干部及其家属。三大队的两届犯人医生...

《牛鬼蛇神录》王师傅和卢师弟

王金国和杨自力是基建组的两位主要泥工师傅。杨自力是四级泥工,有丰富的独立施工经验。王金国是二级泥工,工作起来没有杨自...

《牛鬼蛇神录》何老师

何敏和是三大队墨水喝得最多的人。 一九七零年代的劳改队墨水喝得多是件坏事。劳改队的干部墨水喝得不多,都不喜欢墨水喝得...

《牛鬼蛇神录》宋导演

宋绍文是一九七二年政治犯和刑事分编分管后从十大队调到三大队来的。这次分编分管后,一至五个大队专关反革命犯(政治犯),...

《牛鬼蛇神录》复旧和斩草除根

一九七二年的春天 1972 年的春天卷着紫云英和油菜花香悄悄来临了。中国南方的春天像突然上演的话剧,充满着勃勃生...

《牛鬼蛇神录》黄文哲

一九七一年夏忙季节过后,是犯人们望眼欲穿的一个短暂的农闲季节。炎夏的余热还未完全散去,水稻田里的水温中午时分还有点烫...

《牛鬼蛇神录》余总工程师

一天下午,我正在地上做俯卧撑,才做到第二下,宾师傅小声说:“有人来了1哐啷一声锁响,卢所长将一个矮矮胖胖的人关进了号...

《牛鬼蛇神录》宾师傅

我差一点杀死宾师傅,我后来的好朋友。 我从建新农场被“人保组”押回湖南省公安厅看守所后,与宾兰庭师傅同住一个号子。文...

《牛鬼蛇神录》刘震宇

一天初夏的早上,犯人列队出工时,三中队的管教向犯人们宣布:“被念了名字的人今天不出工,留下来有事情。”他念了七个人的...

《牛鬼蛇神录》逃跑犯

 内湖三大队 我在外湖十大队挑了近一个月的土,就被押送到内湖三大队去了。那是个暖和的冬日的早晨,懒洋洋...

《牛鬼蛇神录》舵手

那是个阴冷的冬日,我抱着我的背包和行李踏出九号的牢门就踩在那看似寒彻入骨的走廊的水泥地上。走进二十三号那厚厚的牢门,...

《牛鬼蛇神录》建新农场

过了元旦,我们一共三十多犯人就被一位狱吏和一个班的士兵押送到离长沙二三百里的岳阳建新劳改农常两个人共戴一付手铐,每人...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