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海鹏:试论罗尔纲史学研究的新生命 ——《罗尔纲全集》出版前言

更新时间:2020-07-13 21:01:01
作者: 张海鹏 (进入专栏)  

   在罗尔纲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中国社会科学院批准出版《罗尔纲全集》。这是学术界盼望许久的事,也是我国学术文化宝库建设中十分有意义的事。

  

   罗尔纲先生生于1901年1月,卒于1997年5月,终年97岁。生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一级研究员,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考据学家、金石学家、军事史家、文学史家。一生著述宏富,身后留下著作、文章约900万言,另指导学生搜集、整理、编辑太平天国史资料3000万字。《罗尔纲全集》将他的著述,分成太平天国史类、兵志类、金石类、文学类、文史杂考、生涯回忆、师友回忆、书信、杂著共9大类,都19卷22册。罗尔纲先生是我国学术界公认的太平天国历史研究的开创者、奠基者和学术大师。已故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名誉所长刘大年称他是新中国最早的太平天国史学一大家,王庆成先生认为“罗先生是中国以至全世界研究太平天国之最杰出者”,确是的论。

  

   罗尔纲先生走上学术道路之始,曾受到他的老师胡适的悉心指导,受过考据学的基本训练。1930年夏,罗尔纲在上海中国公学毕业前夕,给他的老师、中国公学校长胡适写信,希望校长帮助找工作。胡适欣赏罗尔纲为学为人具有“谨慎勤敏”、“不苟且”、“执事敬”的美德,就让他到自己家里做助手和家庭教师。就在他作为胡适助手和家庭教师期间,他确定了研究太平天国历史的志向。尽管北大文科研究所和中央研究院社会研究所不批准他研究太平天国的申请,他还是坚持业余从事艰苦的研究工作。1937年,他的第一部研究太平天国的历史书《太平天国史纲》出版。这本书得到学术界重视,胡适虽肯定他的叙事很简洁,却批评他“专表扬太平天国”,“此书的毛病在于不免时髦”。这是因为此书是第一本正面论证太平天国是农民革命运动的历史书。它明确指出“太平天国革命的性质,是贫农的革命”,这次革命“含有民主主义的要求,并且参入了社会主义的主张”。这种观点,在那时的学术界,是独树一帜的。可见,走上学术道路之始,他的研究旨趣和方向,便与他大名鼎鼎的老师有别。这正如台湾研究学术史、研究胡适的学者潘光哲所指出的,罗尔纲第一部研究太平天国历史的《太平天国史纲》,如此重视社会、经济方面的因素与影响,显示他述史的关怀意向同胡适几无一致之处。潘光哲指出:当罗尔纲自己披荆斩棘,在自己深耕易耨的园地中生产了自己的果实之后,就已超越老师治学的樊篱,在学术历程上走出自己的路来。这个评论是恰当的。罗尔纲先生不仅继承了中国传统的学问路数,受到考据学和实证史学的影响,同时也受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启迪。

  

   罗先生少年时代在贵县家乡就耳濡太平天国起义英雄的业绩,大革命时期在上海求学时就接触革命青年,接触并学习过马克思主义主要理论著作。中年以后,则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一些与罗先生有过亲密接触的学者回忆,罗先生在新中国建立后自觉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他用马克思主义指导自己的学术研究,不是空洞地、抽象地讲马克思主义,不做那种贴标签式的、寻章摘句的表面文章,而是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去指导自己的研究工作和考据工作。他在历史研究中,在太平天国史研究中,追求科学认识、追求真理的实事求是态度,就是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精神。他曾对人说:“马克思主义是开启历史秘奥的钥匙,不懂马克思主义就看不出历史的真相。”其实,这句话,是他自己的学习心得。晚年,他应广西史学会第五届年会要求,为青年学者谈治学心得,就结合自己的学术道路,实事求是地、鲜活生动地讲如何在史学研究中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如何运用阶级斗争的观点,如何认识人民群众的力量。他强调说:“我说的没有片言只字的教条主义的空话,句句都是从切身体验中得来。”

  

   从罗先生《太平天国史纲》出版以后40多年的学术轨迹,我们可以看出他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指向。

  

   首先,以太平天国通史的撰写为例。1937年出版的《太平天国史纲》的学术倾向和理论倾向已如前述。新中国建立以后,罗先生开始认真地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著作,努力领会唯物史观的精义。1951年开明书店出版的《太平天国史稿》就不再简单地提贫农革命,而提出太平天国“反封建反侵略之伟大精神”“永为中国人民所缅怀追思”。1957年修订出版的《太平天国史稿》增订本进一步提出“太平天国是反封建、反侵略的农民革命,是在没有先进阶级领导下农民革命所发展到的最高峰”,“太平天国革命只能起着民主革命先驱者的作用”。在1957年版重印题记中还指出,太平天国革命,由于受着农民革命的局限,有它进步的一面,也有它落后的一面,不能因为强调进步的一面,忽略了落后的一面。这就不仅比《太平天国史纲》准确了,也比1951年版《太平天国史稿》、1955年史稿修订本准确了。研究太平天国史的祁龙威教授评论说:“肯定还是否定这次农民阶级斗争的性质,实质上是肯定还是否定近代中国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性质的问题,也是肯定还是否定近百年中国民族民主革命的问题。”可见,罗尔纲先生在深入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后,不再把太平天国当作一般的农民起义,而是从近代中国民族民主革命的角度来研究太平天国的历史了。他还结合人物评价谈到这方面的体会。他说:“每个人都从属于一定的阶级,生活于一定的时代。太平天国革命发生在中国进入近代史时期,中国社会的性质,革命的环境,都已具有新的特点,不同于历史上的单纯农民战争,而是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进入准备阶段,掀起波澜壮阔的农民革命战争,就是革命的前途,也有了新的展望。考察太平天国人物的思想言行及其特点,无不受到其阶级与所处时代制约。”

  

   在罗先生看来,用马克思主义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研究太平天国历史,不仅要研究农民阶级,还要研究地主阶级。他说,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资产阶级、工人阶级都进行了精湛的研究,而对地主阶级的研究相对地说是比较少的。中国的地主阶级在世界各国中是比较完整、比较系统、比较“高明”的,用马克思主义指导,研究地主阶级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罗尔纲说:“太平天国时期,中国封建社会已经开始崩溃,正在进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历史研究工作者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对这一时期中国地主阶级进行研究,可以看出中国封建社会为什么在这时开始崩溃,也就可知它为什么特别漫长的原因。这是一个重大的历史研究的课题。”贾熟村先生在这样的指导下研究太平天国时期的地主阶级,取得了一定成绩。罗先生进一步鼓励他:“希望他以毕生精力,再接再厉地进行研究,取得更大的贡献,为丰富马克思主义宝库作出不懈的努力。”可见,罗先生在马克思主义观点的掌握上已经成竹在胸了。

  

   罗尔纲先生1991年91岁高龄时出版150万字巨著《太平天国史》,是一生研究太平天国历史的集大成之作。茅家琦先生评价这部书是“太平天国史研究的全面总结”,“是一部内容十分丰富的‘立体史学’,也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历史著作”,“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在这部大著的序论中,罗尔纲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运用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已经很自如了。序论开宗明义,首先指出:“历史科学的根本任务之一,是要正确说明人民群众在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因此本书开宗明义第一章就首先要向读者说明人民群众是创造太平天国历史的动力这一大宗旨。”依据这一理论,他指出:“太平天国革命的动力是人民群众,太平天国的历史是由人民群众所创造的。太平天国的领导者和英雄们乃是在当时的历史的转折时期、在急剧转变社会冲突的时代、在革命战争当中从人民群众里面成长起来和锻炼出来的杰出的代表人物。当然,我们必须肯定太平天国那些领导者和英雄人物在太平天国革命当中所起的个人作用,他们代表了人民的利益和意志,站在历史斗争的前列,组织了千千万万人民群众,领导着人民群众把历史推向前进。但是,创造太平天国历史的动力,究竟还是人民。”正是根据这一理论指导,罗尔纲研究了太平天国起义的时代背景、太平天国前期的胜利进军、太平天国反封建反侵略的纲领和政策、太平天国内部的分裂、太平天国的失败以及太平天国革命的历史教训。肯定人民群众在历史上的作用,是马克思主义对于人类历史发展的核心观点之一。《太平天国史》序论完全接受了这一重要观点,这是罗尔纲晚年在太平天国历史研究中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要证明。

  

   其次,以撰写太平天国历史书的体裁变化为例。我国旧史,以《史记》、《汉书》为代表,创下纪传体的撰史体裁,二十四史一以贯之。罗尔纲认为太平天国国祚略等三国五代,今正史中三国五代皆有专史,独太平天国史尚付阙如。因此,为求中国旧日正史系统之完整,为求太平天国史在中国过去正史中应得之地位,他在1951年出版的第一部《太平天国史稿》中用了纪传体体裁:本纪以系年月,列传以著人物,志则述典章经制,表则以佐纪传志之不逮。可以说完全是旧史体裁。到1955—1957年修订改写时,有了新的体会,认识到:正史体裁,本纪以记大事,列传以笺注本纪,表以标明繁琐的史事,志以记典章制度,这种体裁有一个大的缺点,就是根本不可能做综合的叙述。鉴于此,1957年增订本增加序论,作为第1卷,以下仍然是本纪、表、志、列传。1991年版《太平天国史》在体裁上作了原则的修订,这一修订,充分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对撰史体裁的指导意义。

  

   从1958年起,罗尔纲在史稿基础上重新撰写《太平天国史》时,认真严肃思考撰史体裁问题。他学习了毛泽东有关批判地继承历史遗产的观点,对如何处理纪传体有了新的认识。这个新认识主要表现在如何看待本纪和列传上。他认识到纪传体以人物为本位,突出个人,掩蔽人民群众,使读者发生英雄创造历史的错觉;本纪体裁专记帝王一人的统治,其目的是要体现封建君主制统摄万方、纲纪后代的特征,具有浓重的封建性。因此必须改变本纪和列传的写法,而且需要改变人物传记在全书中的比重。新的体裁将本纪取消,将洪秀全、洪天贵福的事迹归入列传,将本纪中的国家大事独立出来,设置纪年体裁,又将列传改为传,这就将纪传体的封建性取消了。这样新的体裁变为:序论、纪年、表、志、传。传只是全书五种体裁中的一种,这就把旧史体裁以人物为本位的纪传体性质改变了。罗尔纲把这种新的体裁称为“多种体裁综合而成的综合体裁”。他认为,这一综合体裁具有三个特点:第一,增加序论,概括全书,不仅改变了纪传体“大纲要领,观者茫然”的大弊,而且能够担负起理论性阐述的任务;第二,取消本纪,剔除了纪传体以君主纲纪天下后世的浓重封建性;第三,将纪传体改为序论、纪年、表、志、传五部分,传只占全书五分之一,在比重上和实质上对纪传体做了根本的改变。这样新的撰写体裁,就不能再看作是旧史的纪传体了。这一改变,是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下完成的。应该说,这是罗尔纲先生在学习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后,对我国正史撰写体裁革新的重大贡献。

  

   第三,以罗尔纲先生最擅长的考证为例。其实,罗尔纲的全部研究工作,都是建立在辨伪、考信的基础上的。不管是太平天国历史,还是晚清兵制,还是金石拓片整理,还是《水浒传》研究,无一不是以辨伪、考信的考证工作为基础。他出版的太平天国史论文集共10集,包括辨伪集、订谬集、史事考、史料考、太平天国史丛考,等等,都是在做考据。刘大年先生曾经指出:“现在我们对那场农民革命运动一些重要史实,能够有比较准确地了解,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这些考证所取得的成就。”这是极为准确的评价。我们可以说,这是中国传统的考据学对他的影响。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说,这也是马克思主义理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对他的研究工作的影响。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090.html
文章来源:近代史研究 Modern Chinese History Studies 2011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