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熊培云 登录

为什么自由先于平等?

法国大革命所带来的普世价值,包括以下三层含义:个体上的自由(人权),群体中的平等(民主或公民权),惟其如此,才可能有博爱...

因为无力,所以执着

二十年前,我准备离开乡村,提着笔杆子进城,实话实说,我当时的想法是要写小说的。那个年代,诗歌未死,乌托邦还在,小说依...

敬畏故乡

  一位苏联人移民去美国,行李箱里放了一张大幅的斯大林肖像。过海关时人问他为什么带这个,他的回答是:“这玩艺...

为什么这个社会充满戾气与仇恨

熊培云:各位晚上好。今天来到这里,首先要感谢凤凰网和对外经贸大学的邀约,让我有机会面对大家,诚恳地表达我对这个时代的一...

从江湖社会到公民社会

公民社会强调保卫每一个公民的权利,而在江湖社会里,人们之所以慨叹“常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说到底就是众人权利都得不到有...

解构,但不嘲弄一切

大概十多年前,我看到这样一个笑话:爷爷抱起孙子,给他讲人生的道理。讲完后,爷爷问孙子有什么感想。孙子说,爷爷你嘴好臭。后...

转型时期的自由

关于法国启蒙运动,一直争论不断。有人视之为一场波澜壮阔的思想传播与社会自我觉醒的运动,并由此引发了法国大革命乃至席卷世界...

刘瑜 郭于华 王晓渔等:历史遗忘与记忆美容

时间:2011年10月29日下午2:00主题:2011网易•公民阅读第二期榜单发布暨“底层历史与社会记忆”读...

为什么需要有独立精神的知识分子?

有一次聊天,柴静突然问我:难道你没有那么一天,如梦方醒,意识到现实生活和我们小时候通过教科书相信的美好社会不一样?我说没...

我们的声音从来没有沉没

《人民日报》最近接连发文,希望当权者能够倾听“沉没的声音”。文章称这个表达的“黄金时代”仍有许多声音未被倾听;并且站在权...

民声不能止于倾听,还要服从

《人民日报》最近接连发文,希望当权者能够倾听“沉没的声音”。文章称这个表达的“黄金时代”仍有许多声音未被倾听;并且站在权...

谁来救助乡村精神病人?

中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一亿以上”,其中有“七成”精神病人未受有效治疗。看到如此之高的官方数据,对于近年来时常见诸报...

这个社会会好吗?——在对外经贸大学的演讲

主持人: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熊培云先生的讲座,我们今天这个讲座得到了凤凰网以及我校领导的大力肯定,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对出...

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今日世界,多数国家都已经实现了政治民主化,而尚未实现民主化的国家也正在试图从“后极权”的坑坑洼洼中走出。许多人可能会认为...

比死刑更可怕的是不宽容

就在昨天,编辑邀我写一篇关于药家鑫的文字。实话实说,对于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太多关注,只知道微博上有不少人在讨论,零零散散看...

不择手段的救急同样是一种恶

如果没有记错,在我小时候,“策划”差不多是一个贬义词。比如“敌人策划了某个阴谋”,某某破坏是由特务“精心策划”等等。再后...

观念改变中国

闲来无事,重翻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有一段话迅即跃入眼帘,早些年初读它时我还在上面重重地画了几道横线:“在思想上...

从国家解放到社会解放

国外有些学者研究中国问题时,总是疑虑重重,要么替中国担心,要么担心中国。“崩溃论”害怕中国经济一落千丈,因“内爆”导致“...

抵制南京砍树也请抵制大树进城

上一篇专栏我谈到“别无选择的暴力”。时至今日,“革命暴力”渐行渐远,而“建设暴力”却无处不在。推土机年年作响,电锯日夜嗡...

别无选择的暴力

“我们犹如置身于黑暗的旷野/陷入混乱的进军和撤退之中/在那里,无知的军队在黑夜中混战。”这是著名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