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潘维 登录

国家强制——人民之治与科层之治之间

一 很高兴为樊鹏同志的这本书《社会转型与国家强制:改革时期中国公安警察制度研究》作序。早年我参加过他在香港中文大学的...

市场与政府之外,还有人民和历史

一、市场机制与政府干预从未分开过 冷战后,主张“市场机制”与“政府干预”截然两分、相互矛盾、相互对抗的“经济学”以...

什么是“中国的社会主义”?

各位同事,首先在此恭贺中华文化学院建院20周年。 今天我发言的主题是“中国的社会主义”。过好社会主义理论关,对中国共产...

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通三统”

一 《中国道路辩证法:社会主义探索四个三十年》一书主题是中国社会主义的“通三统”,而这三统就是中国的革命、建设、改革...

多党竞争防止腐败是浅薄的判断

(一) 回顾这些文章,最大的感叹是我国快速繁荣昌盛的代价。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就举世公认,但代价也在明显上升,最沉重的代...

什么是人民的名义?

选拔“党政系统”干部必须以服务基层社区组织两年为必要条件,使党政干部全部来自基层,有组织群众的经验,并因组织群众自治、解...

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与中国共产党的四个三十年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大致可分成四个三十年。从1921到1950年是中国革命的三十年,从1950到1980年是建设社会主义强...

党为什么会腐化?党是做什么的?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一开篇,就为我们勾勒了一个腐败官员的“两面人生”。 人民日报评论员张凡在文章《...

为谁、为什么而奋斗?

我出国读博士花的是美国人的钱,上飞机时自己只有10美元。十年后,我们很多人就能靠在中国挣钱送孩子去美国读书。我在美国读书...

论公正

以上我讨论了三个问题:社会公正观所在的知识体系,社会公正观的演化,当今社会关系里的公正问题。我想表达的主要观点是:大家庭...

社会治理危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自二战结束以来,西方国家以凯恩斯为名风行社会主义导向的政策,大力推行教育、医疗、养老、甚至住房的均等化。这导致发达国家的...

世界的治理危机

本文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潘维教授在北京大学“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上的发言(2015年10月10日)。 一 “文化大...

国家兴衰不取决于政制,而取决于政策

一 这本《大道之行: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社会主义》(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2月出版)是京沪五位青年学者--鄢一龙、...

国际关系的新世纪与外交政策

在2010年夏秋之交,美国的乔治·华盛顿号航空母舰从日本海到黄海、东海、南海围着中国巡游了一圈,频繁参与同中国周边国家...

我们正在见证西方的衰落

11月15日,在主题为“西方将主宰多久”的新历史论坛中,《西方将主宰多久》作者伊恩·莫里斯和中国的两位学者何怀宏和潘维...

制度自信不能变成制度迷信

  胡鞍钢教授一直在做最前沿、最重要的事。前些年中华体制遭到大量质疑时他出书为体制辩护,为制度和道路自信鼓与...

屌丝们的胜利

北大当局应知自己是北大人。真正的北大人不崇洋媚外、不蔑视知识、不蔑视北大、不蔑视北大光荣的历史传承。北大是神圣的。真正的...

当前“国家治理”的核心任务

当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无组织,无法解决日常生活中的公正问题。亿万自私、分散的个人(找科层体系)寻求公正而不可得,就...

世上没有永葆“善政”的制度

而今,文化种族歧视变身为制度歧视,民主法治制度已成为世上最大的政治“宗教”。人们谈论经济和自然环境上的相互依存,却没人谈...

中国未来30年的愿景与挑战

而今,只要中国不想打仗,没有人能迫使中国打仗。所以说,中华不自乱,没有哪国能乱中华。中国的问题根本上是国内问题,只要共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