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赵汀阳 登录

纯粹哲学有多纯粹

摘要:纯粹哲学代表了对哲学的一种态度,其纯粹性的一个参照系表现在它与现实经验处于非直接关系中。但这并不能判定哲学是无用...

赵汀阳 阿兰·乐比雄:跨文化对话,是为了消除误解

2019年6月22日,赵汀阳先生和法国著名人类学家阿兰·乐比雄在北京大学的北大书店进行了一场跨文化的交流对谈。他们所...

海内存知己

我想说说老朋友阿兰·乐比雄。 他是个法国人类学家,是欧洲跨文化研究院的主席,一直致力于在欧洲、非洲以及中国、印度之...

如果人工智能对人类说“不”

图灵机即机械算法机,逻辑—数学运算加上大数据资源,具有在有限步骤内完成一项能行构造(feasible construc...

最坏可能世界与“安全声明”问题

一、一个关于生存的问题 问题始于形成问题的条件,而条件的激化会使问题激化甚至无解。在这里我准备讨论一个被刘慈欣的“...

历史之道:意义链和问题链

历史学家们根据各自所发现的不同意义链和问题链叙述了不同的历史故事,因此我们阅读到的历史呈现为重叠的多维时空,虽然只有一个...

人工智能的自我意识何以可能?

摘要:人工智能危险之处不是能力,而是自我意识。只要人工智能拥有对自身系统的反思能力,就有可能改造自身系统,创造新规则...

“自造人”:主体性思维的梦想

尽管基因科学和人工智能从一开始就在理论上敞开了不确定的未来,埋下了未知的风险,但在过去的六七十年里,基因科学和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会是一个要命的问题吗? *

【内容提要】 拟人化的人工智能是一个错误的发展方向,因为欲望、情感和价值观是偏心、歧视和敌对的根据,模仿了人性和人类价...

赵汀阳 :历史为本的精神世界

摘要:精神世界以何事为本,意味着解释任何意义的方式。中国有个以历史为本的精神世界,或者说,历史乃中国精神世界之根基。...

中国人的信仰为什么是历史而非宗教?

历史虽然有限,却是一切存在具有精神意义的根据,因此,历史的有限性足以应对时间的无限性。在历史形而上学之中,青史得以与青山...

杨立华等:如何让哲学说中国话

编者按:杨立华《一本与生生》的出版,既是对朱子理学思想体系的当代阐释和重构,也是尝试用现代汉语谈中国传统哲学,并将...

作为产品和作为方法的个人

每个人对于他人都是一个超越的存在。互为超越者的人们可能成为朋友也可能成为敌人。假如人们的心灵都属于同一个精神世界,即...

我们认识中国,为什么总走不出西方的框架

现代以来中国已经失去了以自身逻辑来讲述自身故事,这样的一种方法论或者说一种知识生产上的立法能力。客观原因应该这么说,在现...

中国何时才能成为枢纽

本文为《探索与争鸣》“优秀青年学人支持计划”第二期“重述中国:从过去看见未来”暨施展新著《枢纽》学术研讨会文章。 施...

历史、山水及渔樵

在“渔樵象释”一文中,张文江先生以渔樵作为中国哲学家之“象”,这意味着一个深度哲学问题,由此可通达另一些重要概念,...

继续生长,经典才能不死

经过了这一百多年,中国已是一个跨文化的存在。在这个意义上,中国的经典是中国的,西方的经典也是中国的,这已是一个事实,不...

天下究竟是什么?——兼回应塞尔瓦托巴博纳斯的“美式天下”

摘要:天下不仅是一个概念,也是一个方法论,可以用于分析世界政治。2017年,塞尔瓦托·巴博纳斯(Salvatore B...

哲学的历史命运及其自我反叛

从希腊到中古的历史表明,怀疑论使思想失去前途,信仰又使思想失去活力。当下哲学需要思考的正是怎样重新提问、思想方式怎样重新...

世界史是一种误导性的虚构

世界史是一个可疑的概念。人类尚未做到“以世界为世界”(套用管子的“以天下为天下”),因此,作为世界之世界(thewor...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