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周濂 登录

何怀宏 正义——历史的与现实的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本文整理自2017年8月19日举行的东方历史沙龙(134)何为正义?何为诚...

哈耶克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

哈耶克无疑是当代美国保守主义最重要的思想资源之一。美国保守主义的大本营《国民评论》杂志的创办者小威廉·F·巴克利盛赞哈...

流沙状态的当代中国政治文化

前言 经典的现代化理论认为,成功的经济增长能够为政治民主创造条件。尽管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

“非经济社会”的诱惑再现

假如希特勒在1938年死于一场刺杀,德国人将会如何评价他?约阿西姆·费斯特在《希特勒传》中设想了这么一种可能,他的结论...

周濂 陈嘉映:陈嘉映访谈

一、伦理学是“有我之知” 周濂:您一直以来有做“哲学三部曲”的计划,从语言哲学到知识论,再到伦理学。写完这本书,您是不...

朱天元 告别叙拉古之路

这或许并不是一个对知识分子友善的时代。 观念的分割之中,历史洪流的冲击,国家叙事的声音洪亮,权力对于社会无孔不入的渗透...

张鸣 谈“走出帝制”

 本文整理自2015年11月3日举办的东方历史沙龙“走出帝制:从晚清到民国”上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和周濓的发...

陈嘉映 为现代生活辩护

跟著名哲学家陈嘉映教授聊天是一件再惬意不过的事情,那些细细密密的道理就在琐琐碎碎的对话中,依循着生活的地势和历史的脉...

刘北成 彭刚 启蒙运动是极权主义的母亲吗?

启蒙运动并不是精英面向大众居高临下的宣讲,而是每一个普通人都要担负起“摆脱自我招致的不成熟状态”的责任,在这个意义上启蒙...

自由主义及其不满

刚刚立波兄说我和崇明是儒生,其实这也不算玩笑,我跟任锋兄曾经说过一句话,我说儒家对你是生命,对我是生活。今天我还可以再...

正步走是世界上最恐怖、丑陋的权力宣言

日落时分,英巴两国举行关闭国境仪式,双方长官一声令下,军营里就会放出两群盛装卫兵,抬头挺胸,提臀摆胯,以九死而不悔的姿...

以赛亚·伯林与当代中国

伯林的观察提醒我们,尽管积极自由的扭曲版本常常作为压迫的学说,成为专制主义的有益武器,但是消极自由及其伴随而来的犬儒主义...

赵汀阳 陈嘉映 中国与现代性

本文系赵汀阳、陈嘉映、周濂三位老师在中央民族大学举办的“马克思主义学院第三十四届青年学术论坛”上所做对谈。主题为“中国...

周濂 赵汀阳:谈观念与历史

有人说赵汀阳是哲学家中艺术做得最好的,艺术家里哲学做得最好的,这当然是戏言,事实上,无论哲学还是艺术,赵汀阳都做得足够好...

正直的生活有代价,不正直的生活代价更沉重

正直的生活是有代价的,而且很沉重,太沉重了。这句话让我沉默了很久。但另一方面我想说,其实不正直的生活同样是有代价的,同样...

哈耶克与罗尔斯论社会正义

虽然哈耶克与罗尔斯在方法论上存在着某种亲和性,但是由于他们关于社会的本质,运气的权重,福利国家以及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等论...

2012年人民大学哲学院开学典礼致辞

各位同学,各位老师,大家下午好! 我很荣幸有机会代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的教师在开学典礼上发言。首先我要向在座的各位新...

关于理由的那些事儿

人天生求理解,凡事总要问个为什么。 小时候我们拉住父母问为什么天是蓝的、草是绿的,弟弟的苹果比我的大?稍大一点,我们问...

周濂访谈汪丁丁之二:复杂自由主义的解释力

  周濂:多年前您在《财经》杂志的 边缘 栏目中曾经提出: 在主流市场外还有一些边缘的弱势群体。我们的自由主...

周濂访谈汪丁丁之一:中国问题的复杂性

【编者按】今年,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思想市场栏目邀请人大哲学系副教授周濂先生采访一系列国内思想界...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