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狄马 登录

作协制度与表达自由

相对于特区、盲流、夜总会、艾滋并信托公司、彩票、招商局、海洛因……这些大量涌现的新名词来说,“自由撰稿人”可能是最具有...

林达是谁?

在读到《历史深处的忧虑》、《总统是靠不住的》、《我也有一个梦想》之前,我不知道林达是谁,后来通过网络,我才知道林达是旅...

多元的陷阱,多元和一元从来不矛盾?

多元主义是一把双刃剑。它曾经在一定的历史背景下,对人类的文明进步起过相当程度的推动作用。在政治上,它曾经是反对权力垄断...

记徐天瑞先生,一段筚路蓝缕的艰难历程

大概从初中二年级开始,我的数学成绩就直线下降,此后再没有好起来过。直到现在,年届知命,每看见数据一大堆的文章就本能地头...

死归死,但地不能荒了!

电视剧《我的兄弟叫顺溜》里有一个好故事:新四军六分区的官兵在一次战斗中,误入敌人的埋伏圈,和数倍于自己的日军作战,弹尽...

为什么说土地与生命是同时被赐的?

暴力强拆在我们这个社会,本来由于“审丑疲劳”,已经很难吸引人们的眼球了,但近来发生的一起强拆却由于暴力遇到更大的暴力再...

我的杂文之路

我写这类杂感式的文字已有好些年头了,但要说有什么“心得”却实在说不出。大概每个人选择什么文体作为自己写作的载体,就像一...

梁山的杏黄旗到底能打多久?

多数人看《水浒》,看到最后,总会忍不住问自己:这就是宋江给弟兄们找的出路吗?假如宋江不投降,有没有别的路可走呢? 假如...

宠辱皆忘是一种风度吗?

利季娅,对中国读者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俄罗斯文学专家蓝英年说,他是直到1989年才知道她的,我是前几年看了蓝英年先...

《东方红》:从小曲到神颂

  学者丁东先生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讲了山西民歌《交城山》的变迁过程:这首歌原本是流传在山西交城、文水一带的...

周厉王时代为何“道路以目”

作者按:本文见报后,因多有删节,引起很多热心读者的不满。认为此文观点陈旧,只是简单翻译古文,今贴出此文,不敢“以正视听”...

梁山是劫富济贫的吗?

小时候读连环画,知道梁山好汉是“劫富济贫”的。长大后细读《水浒》,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梁山好汉在多数情况下,是“劫富而不...

梁山上的路线之争

任何权力都要面对一个合法性的问题,梁山也不例外。施耐庵为了把梁山的造反说得有点来头,在第一回开宗明义就讲 张天师祈禳瘟疫...

做独立的人,但不要强迫他人勇敢 

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后,好多朋友私信问我,对此事有何看法?我说,让文学的归文学,政治的归政治。尽管我对莫言抄讲...

酱缸文化里的《三国》英雄

一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三国演义》把正史变成了小说,把只有高级知识分子才能读懂的高文典册变成了家喻户晓的通俗话本,它对中国...

我们比俄罗斯作家少什么

翻阅苏联的文学史时,发现一个奇异的现象:苏联文学中后来成为不朽经典的作品都不是为发表而写的;相反,他们在写作时就明白,这...

奈何朝杀而暮犯

此次人代会上,有代表认为:贪腐多是因为判刑较轻,若贪污50万元就判死刑就没有人敢贪污了。这当然不是个新话题,每次提到腐败...

夺了鸟位又如何?

许多人看《水浒》都不忍目睹它的结局,尤其是当这种结局通过电视的形式更直观地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时候,许多人都为英雄们的如花零...

由张维迎下课想到的

2010年12月,张维迎被宣布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的职位上退了下来。这一看似正常的人事变动,却意外地引发了舆论的关...

崛起以后干什么?

最近韩美在黄海军演,有些人叫嚣着要打仗。爱好古文的说“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爱好白话文的说“帝国主义胆敢侵犯我中土,定...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