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徐贲 登录

数码时代的大学知识

数码与互联网时代的文化生态已经并继续在发生变化,大学知识处在这一新文化生态中备受冲击的部分。大学的知识权威正处于颓势之...

关注“小真相”的知识分子

最近网上似乎引发了一次新的“知识分子”讨论,还有许多议论起哄取乐,所幸的是,还是有一些认真讨论的文章。但与每次类似的“...

公共说理如何避免“越说越僵”

十七世纪英国牧师和历史学家富勒(Thomas Fuller)说,“辩论从来不能说服不想被说服的人。” 二十世纪美国作家...

逆境忧患与抑郁现实主义

忧患感(忧患意识)可以有两个不同的意思,一个是对突发不利情况的担忧,善于察觉生活中的危机,预见坏事的发生,也就是孟子说...

中国社会为何普遍粗鄙化?

现今社会中有不少人似乎得了一种精神上的流行病,那就是变得越来越要面子,但却又越来越粗鄙。这是由于“荣誉”与“不荣誉...

徐贲 :大学人文教育中的“科学”

美国一些大学的人文课程是以西方文化传统为主的“重要著作”(greatbooks)来设置的,这些著作包括文学、历史、哲学...

情绪联网时代的犬儒主义

人们注意到,许多人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情绪和情感要比在日常生活中远为夸张、激烈和极端。而且,大多数这类没有自我节制的情...

犬儒主义是弱者的抵抗 知识分子失败是全社会的不幸

大概没有人否认今天中国社会存在大量的“犬儒主义”者,而杨绛去世所引发的知识分子“沉默权”讨论也一石掀起千层浪。如何看待...

苏联儿童:我们最幸福

1932年9月3日,苏联西伯利亚一个叫吉拉西摩夫卡(Gerasimovka)的村庄附近的树林里发现了两个男孩的尸体,...

美国人的“爱国主义”

2014年9月23日,科罗拉多州丹佛市郊区一些学校的几百名学生走出课堂,抗议学区委员会的一项历史教学方案。该方案提出,...

统治与教育——从国民到公民

1.当你因为批评官员和政府被人喷“不爱国”时你终于能够把道理拎清楚了 “国家”是一个由疆域、民族、历史、文化...

平反、道歉和现代道德政治

道歉原本是一种个人与个人之间表示愧疚的行为,但是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 道歉越来越成为不少国家纠正历史性国家非正义行...

沉默和失忆的国民是怎样教育成的

一旦人们接受了极权统治的“合理惩罚”和“合理暴力”逻辑,他们会觉得极权并不是那么极权,甚至觉得自己并不生活在极权制度之下...

雾霾里的乐观和犬儒

不久前,面对北京的重度雾霾,学者于丹说,“天昏地暗一座北京城,能做的就是尽量不出门,不去跟它较劲。关上门窗,尽量不让雾...

当今中国犬儒社会文化的困境与出路

知识分子的学问不应该只在于各自的学科专业,还应该有公共问题的意识和关心。不幸的是,当下“公共知识分子”成为一个骂人的话,...

选举政治的“负面倾向”

每到总统大选,美国媒体就会有许多对候选人的“负面报道”,2015年的总统初选当然也不例外。媒体做种种“负面报道”,但出...

为什么德国与日本在战后悔罪上差异这么大?

了解日本战后在道歉和悔罪道路上所遭遇的障碍,不是为了单纯的道德谴责,而是为了对国家之罪和历史非正义有一个更好的认识,也是...

西方政治人物的“诚信”

“如果跟你竞争的对手比你更不值得信任,那么你不值得信任也照样能够当眩” 2015年7月25日,最新的昆尼皮亚...

日本为什么不悔罪

2015年,中国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香港和澳门也已宣布将为此于9月3日放假。在这个历史时刻,...

极权体制下的纳粹腐败和反腐

英国历史学家理查德·格伦伯格(Richard Grunberger)在《12年帝国:纳粹德国的社会史1933-19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