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秦晖 登录

族群对立的起源

国家英雄墓园所见 基加利市东部雷梅拉山的“国家英雄墓园”,它是缓坡上的一块绿地,其背后就是中国公司承建、即将完工的...

中国近世佃农的独立性研究

提  要:近代以来,不同学者根据不同的理论出发,对中国佃农的独立性有不同的解读和判断,真正从实际调查材料出发...

秦晖 彭勇:李自成的选择

嘉宾:秦晖、彭勇 主持:郑小悠 主持人:今天这个活动的主办机构是“新京报文化客厅”,还有彼岸书店,主题是为秦晖先生的新...

变本加厉的折腾

后苏联各国改地名改得最奇葩的,要算是土库曼斯坦了。 这个国家独立后一直由1985年就任的原苏联土库曼加盟共和国共产党...

哈萨克——渐进的改名潮

哈萨克、乌兹别克与土库曼这三个“斯坦”都是由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共产党执政者“改名易帜”后继续长期执政,只是意识形态从马列...

东欧中亚改名奇葩

前东德:地名游戏的终结 再说说“后苏联”改名潮对俄罗斯以外的影响。应该说对东欧的影响最小,因为那里在赫鲁晓夫时代已...

几度风云几度名——苏联地名变迁史(一)

【写在前面】 在家中翻找别的资料, 无意中找到了这篇经年旧文。 此文写于九十年代, 那时电子文本还不流行, 以至很长...

西纳传奇

 地图上找不到的小镇 沿4号公路从基加利向鲁亨盖里驱车行驶到中途...

从“大屠杀”到“非洲的瑞士”

卢旺达是我们这次东非之行的最后一站。但是由于感触太深,就倒过来先写了。 过去的非洲给我们的印象是什么?大部分都是些...

东非的呼唤

我对东非的兴趣可以说是从青年时期中国宣传坦赞铁路开始的。 那时我还在广西田林县的山里插队务农。我们公社一位天津下放医...

基多的历史长夜

近年来,笔者曾几次赴拉美几个国家开会、考察和旅行。今年二月第四次拉美行后,感觉有些几次拉美之旅积累的所见所思值得记下...

韩非子:价值判断上的真正性恶论者

我们会问,在中外的思想史上,无论在事实判断还是在价值判断上,最彻底的性恶论者是谁呢?照我看,不是霍布斯。因为霍布斯讲...

长高的城市,长大的“slum”

【安第斯侧影】 基多,不仅仅是世界最高的首都,她还是一座不断“长高”的城市:1955年的百科全书说基多城海拔2800...

变革中的赤道雪山之城

热带春城 2005年6月,我们从加拉加斯搭乘委内瑞拉圣巴巴拉航空公司航班,到达基多的苏克雷国际机常 厄瓜多...

查韦斯与委国经济的“单一化”灾难

进口替代型工业化与债务危机 委内瑞拉与许多拉美国家确实在1980年代受到过债务危机的打击。但鹿野对此的解释完全错误...

“荷兰病”,还是查韦斯病?

委内瑞拉“石油不赚钱,历史包袱重”? 关于委内瑞拉这类资源富国的经济发展,国际上有个说法叫做“荷兰脖,也叫“资源诅...

加勒比的政治光谱

居住政策与政治分野 委内瑞拉这一回合的政治变革热闹了十多天,如今应该很快见分晓了。当然只是一个回合,后面的路还很长...

"占房"运动

——欧洲、南非、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与“北高丽”、古巴的比较 自从查韦斯走上“反美”道路以来,他与长期遭受美国制裁的...

“更多的人,更多的贫民窟”

查韦斯与贫民窟 导致委内瑞拉沦为饥荒国家的主要还是查韦斯.马杜罗的“极左”经济-社会政策。但这种“极左”不仅与古巴...

管窥委内瑞拉

“地狱机潮的今与昔 上一篇文章《加拉加斯奇遇记》是我多年前在加拉加斯转机后不久写的。一晃十几年过去,最近从网上看到...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