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秦晖 登录

几度风云几度名——苏联地名变迁史(一)

【写在前面】 在家中翻找别的资料, 无意中找到了这篇经年旧文。 此文写于九十年代, 那时电子文本还不流行, 以至很长...

西纳传奇

 地图上找不到的小镇 沿4号公路从基加利向鲁亨盖里驱车行驶到中途...

从“大屠杀”到“非洲的瑞士”

卢旺达是我们这次东非之行的最后一站。但是由于感触太深,就倒过来先写了。 过去的非洲给我们的印象是什么?大部分都是些...

东非的呼唤

我对东非的兴趣可以说是从青年时期中国宣传坦赞铁路开始的。 那时我还在广西田林县的山里插队务农。我们公社一位天津下放医...

基多的历史长夜

近年来,笔者曾几次赴拉美几个国家开会、考察和旅行。今年二月第四次拉美行后,感觉有些几次拉美之旅积累的所见所思值得记下...

韩非子:价值判断上的真正性恶论者

我们会问,在中外的思想史上,无论在事实判断还是在价值判断上,最彻底的性恶论者是谁呢?照我看,不是霍布斯。因为霍布斯讲...

长高的城市,长大的“slum”

【安第斯侧影】 基多,不仅仅是世界最高的首都,她还是一座不断“长高”的城市:1955年的百科全书说基多城海拔2800...

变革中的赤道雪山之城

热带春城 2005年6月,我们从加拉加斯搭乘委内瑞拉圣巴巴拉航空公司航班,到达基多的苏克雷国际机常 厄瓜多...

查韦斯与委国经济的“单一化”灾难

进口替代型工业化与债务危机 委内瑞拉与许多拉美国家确实在1980年代受到过债务危机的打击。但鹿野对此的解释完全错误...

“荷兰病”,还是查韦斯病?

委内瑞拉“石油不赚钱,历史包袱重”? 关于委内瑞拉这类资源富国的经济发展,国际上有个说法叫做“荷兰脖,也叫“资源诅...

加勒比的政治光谱

居住政策与政治分野 委内瑞拉这一回合的政治变革热闹了十多天,如今应该很快见分晓了。当然只是一个回合,后面的路还很长...

"占房"运动

——欧洲、南非、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与“北高丽”、古巴的比较 自从查韦斯走上“反美”道路以来,他与长期遭受美国制裁的...

“更多的人,更多的贫民窟”

查韦斯与贫民窟 导致委内瑞拉沦为饥荒国家的主要还是查韦斯.马杜罗的“极左”经济-社会政策。但这种“极左”不仅与古巴...

管窥委内瑞拉

“地狱机潮的今与昔 上一篇文章《加拉加斯奇遇记》是我多年前在加拉加斯转机后不久写的。一晃十几年过去,最近从网上看到...

加拉加斯奇遇记

几年前的拉美之行,我们的第一站就是委内瑞拉的首都加拉加斯。 当法航飞机从加勒比海上空,离加拉加斯还有数百里时,机身...

感受“拉美化”

两次拉美之行 大约2008年前,中国在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各种社会矛盾日益加剧,“改革进入深水区”,防止中国跌入“中...

中国历史上的“儒吏合一”

何谓“吏治”? 今天很多人往往把它理解为官员的行为规范问题。官员奉公守法,是为“吏治清明”,官员徇私枉法,是为“吏治...

反对原教旨主义

国际恐怖活动加强了跨文化对话的紧迫性,以及在此基础上针对恐怖主义成因而形成全球性跨文化基本认同的重大必要性。除了直接...

“解释过去”与“预言未来”

有个现象很有趣:百年来随着科学的进步,人们解释历史的能力有了惊人的提高,分子生物学带来的史前史革命就是一例。可是预测...

圣诞树与黄马甲——巴黎圣诞前夕

我们以前也曾造访过巴黎, 但此次因缘际会能在圣诞节前夕重游, 确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机会。 一直就知道圣诞市场是这个时...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