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秦晖 登录

盲流奇遇记

逢年过节,朋友说不想谈沉重的话题,那就来点轻松有趣的,说说放假吧。 初中三年正好碰上文革乱世,“一进校,就停课;毕业...

对贫民“犁庭扫穴”何时休

【编者按】:本文于2012年首发于《社会科学评论》,有删节。 城市新贫民居住权问题(一) 如何看待“棚户区”、“违章...

从嘉陵江到富士康

城市新贫民的居住权问题(三) 曾几何时,富士康十余名员工连续自杀的悲剧曾经震动了社会。当时富士康这个事发企业顺理成章地...

什么才是“贫民窟”

城市新贫民居住权问题之五 我在台湾做客座教授期间,台大城乡所的两位学者找到我说:中国城市贫民居住地似乎有各种称呼,与国...

浅析“福利房”(下)

城市新贫民居住权问题之七 像这样的制度,我们国家以前从来就没有过。我国改革以前的住房制度,大家都知道,那是国家把钱交给...

浅析“福利房”(上)

城市新贫民居住权问题之六 从理论上讲,都市化过程中大量新移民的居住和安家问题无非是下面这几种可能: 第一,如果这些移民...

廉租房之弊:西方的与中国的

当然,这世界上难觅十全十美,廉租房即便像西方那样发展了多少年,制度即便再完善,还是有弊病的。除了福利国家一般性高福利制...

从歧视“农民”到歧视贫民

城市新贫民的居住权问题之四 然而20年前嘉陵江上的惨剧与现今的富士康事件到底还是有些背景的不同。 当年农民工跨省流动大...

漫谈伊豆(下)

一 农村老龄化现象之所以难以解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日本的政治相对比较保守。 日本最主要的政党是自民党,自民党很大的票...

漫谈伊豆(上)

伊豆是个挺有意思的地方,它在日本静冈县东部一带。通常说的伊豆是指伊豆半岛,该半岛从日本主岛本州南伸出浩瀚的太平洋,东为...

表里如一的国度,老挝

飞机掠过了莽莽苍苍的丰沙里原始森林、战争年代血流成河的查尔平原和烟波浩渺的南俄湖,下午两点多钟,我们降落在老挝首都万象...

我们当年为什么“积极”?

那个时代的一种现象今天的年轻人也许难以理解:不少人受迫害后的反应不是产生叛逆情绪,甚至也不是消极无奈,而是相反,越是受...

我们与当年的传教士

从1969年到1978年,我作为插队知青在广西田林县的壮族山寨生活了9年,可以说基本经历了大规模上山下乡知青运动的全过程...

当“中国梦”遭遇“权贵资本主义”

今天国际经济学界对中国认识千奇百怪,但荦荦大者不外乎三:其一曰 中国崩溃论 ,即认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只是浮夸造成的假相...

社会公正是一个底线问题

社会公正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底线问题,但即使这样简单的底线问题,往往被人为地用理论游戏把它给复杂化。而一经复杂化后,底线...

少些“精神贵族”,多些“贵族精神”

如今已经不是宣传“高贵者最愚蠢”的年代了。看看我们的“街道”,处处在标榜着“高贵一族”;路边,“贵族”、“富豪”、“帝...

一次被断送的政改

普京时代对斯托雷平的褒扬持续升温。这时斯托雷平的受捧已不是因为他搞私有化,而是他的“铁血政策”了。普京与斯托雷平都是主...

“乡村衰败”到底是什么造成的?

今天我国的农业在经济中所占比重已经很低,真正务农的劳动力和真正安居乡间的人口占比也在明显下降,但“农民问题”的重要性却没...

制度不变革,古代王朝的改革陷入怪圈

“民不加赋而国用足”不可信 如果提到张居正,我很大程度上赞成毛佩琦老师的观点,张居正不是一个孤立的人。中国现在的改革以...

关于“欧穆问题”的再思考(上)——兼答网友“王二”(“北大飞”)

我认为世上没人喜欢“贫民窟”,但贫民有在城里安家的权利。如果你不能给他们更好的住房福利,至少不能对他们残忍地犁庭扫穴,逼...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