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秦晖 登录

我们当年为什么“积极”?

那个时代的一种现象今天的年轻人也许难以理解:不少人受迫害后的反应不是产生叛逆情绪,甚至也不是消极无奈,而是相反,越是受...

我们与当年的传教士

从1969年到1978年,我作为插队知青在广西田林县的壮族山寨生活了9年,可以说基本经历了大规模上山下乡知青运动的全过程...

当“中国梦”遭遇“权贵资本主义”

今天国际经济学界对中国认识千奇百怪,但荦荦大者不外乎三:其一曰 中国崩溃论 ,即认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只是浮夸造成的假相...

社会公正是一个底线问题

社会公正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底线问题,但即使这样简单的底线问题,往往被人为地用理论游戏把它给复杂化。而一经复杂化后,底线...

少些“精神贵族”,多些“贵族精神”

如今已经不是宣传“高贵者最愚蠢”的年代了。看看我们的“街道”,处处在标榜着“高贵一族”;路边,“贵族”、“富豪”、“帝...

一次被断送的政改

普京时代对斯托雷平的褒扬持续升温。这时斯托雷平的受捧已不是因为他搞私有化,而是他的“铁血政策”了。普京与斯托雷平都是主...

“乡村衰败”到底是什么造成的?

今天我国的农业在经济中所占比重已经很低,真正务农的劳动力和真正安居乡间的人口占比也在明显下降,但“农民问题”的重要性却没...

制度不变革,古代王朝的改革陷入怪圈

“民不加赋而国用足”不可信 如果提到张居正,我很大程度上赞成毛佩琦老师的观点,张居正不是一个孤立的人。中国现在的改革以...

关于“欧穆问题”的再思考(上)——兼答网友“王二”(“北大飞”)

我认为世上没人喜欢“贫民窟”,但贫民有在城里安家的权利。如果你不能给他们更好的住房福利,至少不能对他们残忍地犁庭扫穴,逼...

信仰自由与神权专制是不能“多元共存”的

再论“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 “左”“右”两种偏见都忽视了“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的常识。本来,“喜欢什么是文化...

欧洲穆斯林政策的两大弊病

欧洲如今的一种可虑现象,就是一些欧洲人把一些神权政治取向也当做“文化”来接受,或者至少态度暧昧不敢坚决抵制。而这种取向造...

土地问题是中国革命最关键的因素吗?

中共土改,为了什么? 我们说中国革命是“土地革命战争”,但土地问题是中国革命最关键的因素吗?国共两党分野是土地改革...

从黄宗羲到谭嗣同

在黄宗羲、谭嗣同们看来,君民本是“平等”的,“君亦一民也,”“君也者,为民办事者也;臣也者,助办民事者也。赋税之取于民,...

“后南斯拉夫时代”的“敏感”国歌

一、黑山的《晴朗早晨》:动听的国歌和有污点的作者 而“后南斯拉夫时代”的塞尔维亚恢复了当年塞尔维亚王国国歌,只是“上帝...

音乐博弈——前南“国歌”的变迁

一、波黑国歌之争 前南民族关系的复杂和多变,从这个地区历史上的“国歌问题”就可见一斑。 我一向认为音乐是一种可贵的史料...

真正的大国崛起是什么?

我们现在讨论大国崛起,本国人民到底会得到一些什么呢?关于这一点,我要说在一定的社会制度下,在一定的体制中,一个国家的强...

那些最早认识西方的小人物

1896年,礼部尚书孙家鼐《议复开办京师大学堂折》中明确提出,“自应以中学为主,西学为辅;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而自鸦片...

南非——中国的前车之鉴

称赞中国改革的人认为中国改革“无与伦比”,批评中国改革的人则有很多比较,例如,有人认为中国改革会陷入“拉美化的困境”。...

洪水过后,反思中国治水模式

体制性弊病使我国的治水问题丛生。其中突出的一点,就是号称实行计划经济的我国水电,在“首长工程”、“条子项目”的风气下随...

中国人真的“忠”、“孝”吗?

一百年以前,中国发生了新文化运动,其中一个代表人物就是陈独秀,他推崇个性解放和婚姻自由,因此就受到当时一批比较保守的人...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