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郑永年 登录

中国农村的贫困与治理

【编者按】国家高端智库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于2017年4月15日在广州举行了“贫困治理与公共政策”学...

十九大与政商关系的重建

就中国可持续经济发展来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确立一种有效的政商关系。旧的政商关系出现了重大问题,表现为不可以持续...

十九大与反腐制度建设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反腐败运动的持续展开了。这场反腐败运动在广度、深度和高度等方面都是前所未有的。...

西方看不清的十九大政治

对即将来临的中共十九大,海内外最关切的莫过于人事安排了,尤其是最高层政治局常委的人事安排。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对人...

十九大与中国未来30年

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中国的未来。十八大以来,中共一直在讨论两个相关的“百年”,即中共100年和...

对“一带一路”的初步评估

“一带一路”沿线牵涉到中亚、东南亚、南亚、中东、北非、东非及欧洲各国,规模极为广泛。在一个层面看,中国国内各方面都在...

中国的制度安排与社会阶级

自人类产生以来,社会分成不同的阶级(或阶层),被视为一种自然现象。诚如马克思所说,一部人类历史就是一部阶级历史。在不...

中国的“政策寻租”及其结果

因为寻租,政策的执行往往会偏离顶层设计者的原本意图,甚至走向反面,使得国家和社会成为受害者、牺牲品。 政策越多,寻租...

中国财富去哪儿了?

贫穷社会主义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社会很快找到了发财致富的有效手段——引入市场机制。在很短的时间里,市场机制为中国社会...

中国和印度要确立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本文转自微信号“正角评论”。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东边的日本(连同美日同盟)已经对中国的海洋地缘政治构成了有效制约,...

“经史”断裂与中国历史的未来

在社会层面,今天的中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意识形态乱象,各种社会意识形态,无论是进口的还是本土的,纷纷涌现。尽管意识形态...

粤港澳大湾区与制度创新

粤港澳大湾区由广东境内的九个城市和香港、澳门两个城市组成。这不仅仅是中国的巨大城市群,也是世界范围内的巨大城市群,这...

如何理解大国领袖们“逆制度化”倾向

普京把自己塑造得无比强大,但在制度建设方面并无多少进步,甚至倒退,造成“强领袖、弱制度”的状况。 就政治领袖层来说,今...

如何理解马基雅维利主义回潮

就政治领袖层来说,今天的世界再次盛行起马基雅维利主义政治。从早些时候俄罗斯的普京、印度的莫迪到后来美国的特朗普、土耳...

如何理解大国领袖们“逆制度化”倾向

普京把自己塑造得无比强大,但在制度建设方面并无多少进步,甚至倒退,造成“强领袖、弱制度”的状况。 就政治领袖层来说,今...

普京能带领俄罗斯复兴吗?

普京是很多领袖崇拜的对象 在当今国际社会,普京可是很多国家的领袖所崇拜的对象。无穷的个人魅力、“战斗民族”不屈的性格...

中国知识的悲歌时代

说是知识的悲歌时代,倒不仅仅是因为权力、金钱和大众对知识史无前例的鄙视,也不是因为知识常常被用来点缀、成为可有可无的东西...

男人世界里的女性政治人物

前段时间网络流传一张网友恶搞的图片,是朝鲜的金正恩和韩国的朴槿惠坐在凳子上的一句对话,金正恩对朴槿惠说:“我搞了五次...

中国可以回避“金德尔伯格陷阱”吗?

今天全球化本身已经成为世界性公共品,而大国负有独特责任来维持足够的公共品的提供。尽管各国都可以从全球化过程获得不同程度的...

中国如何回应国际的期待?

由中国主办的首次“一带一路”大型国际会议在即(5月14日)。尽管只有一天的会议议程,但海内外已开始高度关注。今年年初...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