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郑永年 登录

美国衰落了吗?

多年来,“美国的衰落”一直是学界和政策研究领域的一个最重要的话题,不仅在美国本土,而且也在世界各国都是如此。这个话题产...

对美国衰落的重新评估

多年来,“美国的衰落”一直是学界和政策研究领域的一个最重要的话题,不仅在美国本土,而且也在世界各国都是如此。这个话题...

“一带一路”倡议需要新的战略思考

一、 执行“一带一路”需要战略思考 首先需要说明一点以免人们对“战略”一词产生误解,这里所说的是中国的“一带一路”倡...

中国开放政策4.0版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在开放政策方面出台了诸多政策议程。这些新政策议程表明中国的开放政策已经进入了4.0版。十八大之...

中国应坦然面对贸易战

郑永年谈中美关系:中国不是二战后国际秩序的革命者 CDF Insight:过去这几年中美关系出现了比较大的转折,对...

股市、房市与中国非典型经济

这么多年来,苦恼着中国政界、学界、商界和普通民众的,莫过于“股市”和“房市”了。各界不知动用了多少人财物力来应付这两...

资本主义与人的未来

从经济的视角看,近代以来的世界历史可以说是资本造就的历史。很简单,离开了资本,近代史就很难理解。资本在创造巨量财富的...

美国人为什么有强烈危机感?

二战之后,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近几十年里,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国内充满着各种美国衰落、中国挑战美国的“危机...

《日本第一》40年及对中国的教训

1979年哈佛大学傅高义(Ezra Vogel)教授在美国出版了题为《日本第一:对美国的教训》的著作。这本书马上被翻译...

探索中国政治经济学模式

当下的中美贸易战,尽管表面上看是贸易冲突,但实际上是中西方两种政治经济学模式之间的冲突。由于这两种政治经济学模式是中西...

中国企业家的困局

在任何一个社会,企业家是国家经济的主体。如果根据马克思“经济是基储政治是上层建筑”的观点,人们可以说,没有企业家群体...

亚洲的困局

大约20年前(即上世纪末),曾任新加坡外交官的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出版了一本题为《亚洲会思考吗...

中国政治经济模式及其未来

和西方近代政治经济分离模式不同,东方文明尤其是中国演化出了另一类政治和经济的关系。中国文明从来没有在知识层面把经济视...

改革开放40年最大成就是经济发展与制度建设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不仅在经济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也在制度建设方面成绩显著,那么,下一步改革的关键主要是什么?在...

官僚不作为是最大的政治挑战

今天的中国,从中央到地方,最为严重的一个现象就是官僚不作为。也可以说,这已成为这个新时代最为严峻的政治挑战。 中共十...

西方针对“一带一路”的竞争,本身就是中国的“胜利”

“一带一路”的实施已经五周年了。在这五年中,中国已经取得巨大的成就,但也有不足,更有可以改进做得更好的地方。且不说“一...

中美贸易战中国如何自我调整

正在进行中的中美贸易战,中国暴露了怎样的弱点?这是一个人们无法回避的问题,因为美国(和西方)看到了中国的弱点,就会对...

郑永年 杨丽君:如何在贸易战中稳定中美关系?

中美贸易战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中国应该如何理性应对中美之间的这场贸易战?这是一个影响中国未来的大问题,不仅关乎中国外部关...

国际权力结构与中美贸易战的深层次原因

国际秩序面临的结构性变化 就当前国际形势来讲, 中国的国际关系面临什么样的结构性变化呢? 冷战之后, 美国成为唯一的霸...

中美之间的外交哲学竞争

中国外交哲学vs美国外交哲学 分析近些年的国际事务案例,中国并非一定要在重要国际场合,避免讨论国家之间所存在的冲...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