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郑永年 登录

当代社会抗议为什么失效?

在当今世界(尤其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社会抗议运动越来越普遍,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没有几个国家和...

“鱼”与“熊掌”的选择困境

即使发展到今天,尽管比较而言,西方社会各方面都已经很发达,但大多数西方国家也在同样经历各方面发展的不协调,呈现出一个动态...

当前中国的内外部风险

中国新时期面临怎样的内外部风险?风险的根源无非来自两个方面,即内外客观环境的变化和应对策略的错误。总体看来,进入新时期...

当代中国个体道德下沉根源

历史地看,在世界范围内,人类社会的整体道德会随着经济发展、个人收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而提高。古人孟子的“有恒产者有恒心...

“贫”与“富”的未来

大概从人类出现开始,贫与富现象就已经存在,所以几乎所有文明都把追求公平作为核心价值之一。不平等现象永远存在,但今天人...

美国衰落了吗?

多年来,“美国的衰落”一直是学界和政策研究领域的一个最重要的话题,不仅在美国本土,而且也在世界各国都是如此。这个话题产...

对美国衰落的重新评估

多年来,“美国的衰落”一直是学界和政策研究领域的一个最重要的话题,不仅在美国本土,而且也在世界各国都是如此。这个话题...

“一带一路”倡议需要新的战略思考

一、 执行“一带一路”需要战略思考 首先需要说明一点以免人们对“战略”一词产生误解,这里所说的是中国的“一带一路”倡...

中国开放政策4.0版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在开放政策方面出台了诸多政策议程。这些新政策议程表明中国的开放政策已经进入了4.0版。十八大之...

中国应坦然面对贸易战

郑永年谈中美关系:中国不是二战后国际秩序的革命者 CDF Insight:过去这几年中美关系出现了比较大的转折,对...

股市、房市与中国非典型经济

这么多年来,苦恼着中国政界、学界、商界和普通民众的,莫过于“股市”和“房市”了。各界不知动用了多少人财物力来应付这两...

资本主义与人的未来

从经济的视角看,近代以来的世界历史可以说是资本造就的历史。很简单,离开了资本,近代史就很难理解。资本在创造巨量财富的...

美国人为什么有强烈危机感?

二战之后,美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近几十年里,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国内充满着各种美国衰落、中国挑战美国的“危机...

《日本第一》40年及对中国的教训

1979年哈佛大学傅高义(Ezra Vogel)教授在美国出版了题为《日本第一:对美国的教训》的著作。这本书马上被翻译...

探索中国政治经济学模式

当下的中美贸易战,尽管表面上看是贸易冲突,但实际上是中西方两种政治经济学模式之间的冲突。由于这两种政治经济学模式是中西...

中国企业家的困局

在任何一个社会,企业家是国家经济的主体。如果根据马克思“经济是基储政治是上层建筑”的观点,人们可以说,没有企业家群体...

亚洲的困局

大约20年前(即上世纪末),曾任新加坡外交官的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出版了一本题为《亚洲会思考吗...

中国政治经济模式及其未来

和西方近代政治经济分离模式不同,东方文明尤其是中国演化出了另一类政治和经济的关系。中国文明从来没有在知识层面把经济视...

改革开放40年最大成就是经济发展与制度建设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不仅在经济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也在制度建设方面成绩显著,那么,下一步改革的关键主要是什么?在...

官僚不作为是最大的政治挑战

今天的中国,从中央到地方,最为严重的一个现象就是官僚不作为。也可以说,这已成为这个新时代最为严峻的政治挑战。 中共十...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