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郑永年 登录

拿什么来拯救中国经济?

冠状病毒疫情在世界各国扩散,没有人知道对各国经济打击到底会有多大,但越来越多经验证据指向这次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甚...

狂妄的人类与坚韧的病毒

2019冠状病毒的起源和扩散,指向了人与自然关系中的严峻问题。尽管人们对病毒到底源自哪个国家并无定论,科学界公认病毒...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这无疑是当今世界不得不直面,也不得不回答的问题。基辛格博士最近两次就中美关系发出了迄今为止最为严厉...

如何理解西方的新一波反华浪潮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与病毒作斗争的历史。每当一种新病毒出现,它不仅仅是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敌人,而是所有社会、所有...

西方民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近年来,随着西方内政的变化甚至恶化,学术和政策研究界出现了越来越多文献,讨论西方民主如何正在走向“死亡”。究其原因,人...

中国民营企业需要什么样的结构改革?

从数字上说,民营企业在中国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已经是牢不可破。人们经常以“5、6、7、8、9”来形容民营企业的显赫位置,...

世界为什么变得如此愤怒?

如果要找一个词来形容2019年的世界形势的话,那么“愤怒”一定是恰如其分了。这是一个没有欢乐、只有愤怒的年份,更是一个...

文化中产与中国经济的未来

中国的经济(乃至政治和社会)如何走向未来?从改革开放以来的经验来看,物质意义上的经济指标,例如逃避中等收入陷阱和进入...

“富裕”时代的社会抗议

今天的社会抗议风起云涌,越来越多的社会,不管它们之间的经济发展水平或者政治体系如何不同,都经历着社会抗议潮。实际上,...

中国真的会被围堵吗?

▍堵华不明智,遏华不现实 中国真的会被围堵吗?在中国的现实主义分子看来,“围堵中国”理论的出现是冷战结束的自然结果...

思想的终结

今天这个时代本来是一个最需要思想的时代。人类现在面临各种巨大而严峻的危机,包括气候环境、技术(无论是技术进步还是技术...

中国崛起与历史的新开端

二十世纪90年代初,美籍日裔学者福山发表了其所谓的“历史终结论”,认为西方自由民主是世界上最好,也是人类最后一种政治制...

利益、价值、欲望与中美冲突

中美贸易战持续进行,导致越来越多人对中美全面冲突甚至战争(无论是热战还是冷战)的担忧。这些年来,围绕中美之间是否会发...

基层不松绑 改革难推进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增强信心、保持定力、坚定底气,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是...

当代社会抗议为什么失效?

在当今世界(尤其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社会抗议运动越来越普遍,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没有几个国家和...

“鱼”与“熊掌”的选择困境

即使发展到今天,尽管比较而言,西方社会各方面都已经很发达,但大多数西方国家也在同样经历各方面发展的不协调,呈现出一个动态...

当前中国的内外部风险

中国新时期面临怎样的内外部风险?风险的根源无非来自两个方面,即内外客观环境的变化和应对策略的错误。总体看来,进入新时期...

当代中国个体道德下沉根源

历史地看,在世界范围内,人类社会的整体道德会随着经济发展、个人收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而提高。古人孟子的“有恒产者有恒心...

“贫”与“富”的未来

大概从人类出现开始,贫与富现象就已经存在,所以几乎所有文明都把追求公平作为核心价值之一。不平等现象永远存在,但今天人...

美国衰落了吗?

多年来,“美国的衰落”一直是学界和政策研究领域的一个最重要的话题,不仅在美国本土,而且也在世界各国都是如此。这个话题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