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永年:中国式现代化的三大核心内涵

更新时间:2022-10-30 00:23:36
作者: 郑永年 (进入专栏)  

   世界的现代化开始于十八世纪六十年代的英国工业革命,而后随着西欧、北美发展起来,又扩散到世界其他地方。于是,长期以来,人们很容易将“现代化”理解为全盘西化。不少国家甚至将西方的现代化经验,视作现代化“范本”而照抄。也因此,纵观全球,像中国这样既向世界接轨获得现代化,又保持独立的主权国家是很少的。

  

   现代化的三大内涵:

  

   我认为,现代化可分成三个层面:

  

   1.物质意义上的现代化,包括公路、桥梁、高楼发展与科技创新的现代化。

  

   2.以人为中心的现代化,由于人是文化的产物,故而要实现自身传统文化的现代化。

  

   3.制度方面的现代化,这一点尤为重要,因为制度的现代化是调节物质跟人现代化的一个中间的变量。

   所以我们深入推进中国式现代化,就是要做到物质、人与制度这三大层面的现代化的协调发展。中国方案也拓展了发展中国家现代化的路径。

  

   从国际上来看,每一个国家都不是孤立的,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既受它自身环境的影响,也受外部环境的影响,同时也对外部产生影响。

  

   在人的现代化层面,大家也可以找到共识。用现在的话来说,现代化必须使每一个人都有进步,让每一个人都有获得感。再者,每个人除了物质生活好起来以外,精神生活也要丰富起来,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精神的现代化”。对这一点,大家有共识,但又有差异性,因为不同文明、不同文化对“精神”具有不同的认知和理解。

  

   三个层面中,差异最大的是制度的现代化。但制度的现代化非常重要。首先,制度的现代化是调节物质现代化与人的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杠杆。如果把物质现代化比作一个纵轴,人的现代化为横轴,制度现代化就是中间的一个调节轴。

  

   中国式现代化,跟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现代化不一样。我国是社会主义制度,美国是资本主义制度,美国的现代化是资本主导的,它的制度是倾向于资本的。

  

   以前,美国式现代化有很先进、很发达的经济技术,但是为什么现在出了问题?答案就是制度出了问题。他们的现代化、全球化、经济发展创造了大量财富,但是社会分化,收入分配差异越来越大,普通老百姓没有获得感,所以导致民粹主义的崛起。资本主导的现代化,资本无序发展,就导致了现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单向面的、不均衡的现代化。

  

  

   中国式现代化最核心的意义

  

  

   那么制度现代化最核心的要义是什么?是政治现代化。一个社会要发展,需要有一个能够领导社会进步的稳定的政治主体。中国共产党正是一个使命型的政党,它跟西方政党的执政方式不一样,拥有一股引导力量。

  

   党的十八大以来,大规模的反腐败就是中国共产党自我纠正、自我革命的例证,是保持政党生命力的源泉之一。中国共产党通过自我革命,来领导中国的改革制度的现代化。刀刃向内的自我改革其实是非常难的,需要有莫大的勇气,但是为了发展,为了可持续,必须这么做。

  

   中国共产党在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基础之上,提出共同富裕,很有意义。因为共同富裕本质是追求社会公平,人是有价值观的,没有人喜欢富而不公的社会。

  

   不少人将“共同富裕”译成common prosperity,但我觉得,译成inclusive growth更贴切。因为共同富裕是包容式、开放式的发展,就是先富起来的人要带领后面的人一起富裕,使得每个人都有获得感,这才是一个国家走向现代化的过程。

   一方面,我认为“中国式现代化”的概念是中国传统智慧的反映,其中包含了中华文化精神。中国传统的儒家、道教都讲求均衡、平衡的思想,这运用在我们今天的发展理念上,就是要强调“综合国力”。

  

   另一方面,我们之所以要创造“中国式现代化”,也源于中国一百多年来的历史经验教训。近代以来,中国的爱国者们曾先后探索过“以商救国”和“强军救国”,但都没能真正成功。有很多发达国家以及部分后发展国家,虽然某些方面看起来很现代化,但并非全方位的现代化,所以拖了社会发展的后腿。这给我们的教训是:一个国家的现代化发展应该是均衡的,而不是单一向度的。如果经济实现现代化了,但没有国防现代化是走不通的;如果仅仅实现了强军,但没有经济社会的现代化,也不行。

  

   从改革开放前的“四个现代化”,到十八大提出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处于新发展阶段的中国不仅注重物质上的现代化,还强调精神上的现代化。在过去的发展模式中,一些地方由于片面追求经济发展而破坏了环境,使得经济发展不可持续,带来了负面效应,所以现在我们提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正是为了实现均衡发展。我们只有推进全方位的、均衡的现代化,才能实现可持续的发展。

  

   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努力实现了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而现在,中国通过大规模精准扶贫消除了绝对贫困,开启共同富裕的新征程,其核心就是要均衡发展。穷人必须要有机会致富,富人则不应该垄断挖掘财富的机会。这也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中国共产党不为特殊利益服务,为大众服务。

  

  

   中国式现代化的全球性意义

  

   五四运动时期,中国知识分子理解的现代化主要就是从西方引进的技术、制度、 思想。二战后很多国家也都走上了西方式的现代化,那时的西方道路成为许多国家参照的模版。但现在我们可以明确地说,中国需要自己的现代化,即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通过学习借鉴好的经验,结合国情,走自己的路,来发展我们的现代化。

  

   中国式现代化是兼具中国性和西方性、传统性和现代性的,要以我为主,但并非完全排斥西方性,也不是片面的“反西方”。我们要走的是基于中国传统历史的现代化,而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现代化。

  

   我们的文化与文明也是与时俱进的,如果被中断,就变成完全的西方式了,这是不牢靠的。二战以后,亚洲和拉美地区有很多国家都在学习西方制度,但是没有学好,也没有走好,因为没能很好地兼顾西方经验与本土的传统性。

  

   中国式现代化,为世界上许多既想发展又想实现真正独立的国家提供了一个可借鉴的发展模式和样本。

  

   走好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需要我们在未来进行不断的探索。要注意的是,一方面,走回头路肯定不行的;另一方面,我们的现代化不是变成另一个美国或者欧洲,不能照抄照搬其他国家的模式。要根据本国文化和本国国情,在实事求是的探索中追求现代化,既要发展又要坚持独立,这才是中国模式对其他国家的借鉴意义。

  

   从经济领域来看,坚持发展和独立,一是要扩大开放,并坚持以我为主。新型举国体制下的科技创新,不是关起门来自己创新,而是在开放状态下的创新。二是坚持中国特色的经济发展模式,我们不是所谓的国家资本主义,我们要充分发挥国有资本、民营资本和混合所有制经济的作用。三是要实现包容性的发展,促进分享经济的发展,实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

  

   从政治领域来看,中国共产党是使命型政党,通过长远规划来实现远大使命。我们走的是政府与社会各方协商合作的治理道路,通过社会组织、人大、政协等积极参与来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改革开放就是以中国方式追求现代化的价值。

  

   外交领域也是如此。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就施行“不干预”政策,现在中国强大起来了,仍然坚持“不干预”政策,并且把资源集中投入到了经济建设之中。

  

   从国内来看,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仍然至关重要。尽管中国的经济总量很大,但是人均GDP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仍然有差距。同时,我们还要积极应对收入分配、老龄化、环境问题等带来的挑战。

  

   外部方面,中美关系、中国与欧盟关系在近年都遇到一定挑战,国际关系环境日趋复杂。从一些发达国家社会出现的衰退教训来看,经济层面,我们还要探讨如何不断优化经济政策和调控工具,来避免经济周期带来的负面效应;社会层面,在人口形势发生变化的当下,也应不断优化生育政策,与时俱进。

  

   所以,我们要提出以中国的方式来应对世界所有国家都面临的问题。例如,美国正是因为没有走共同富裕的道路,所以在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情况下催生出了民粹主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中国方案是有全球性意义的,它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结合。如果中国的道路能解决全世界共同面临的问题,也将有助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展望更远的未来,我们应该看到,中国的历史是开放的历史,中国文明必将生生不息、与时俱进。

  

   ★本文原载于广州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微信公众号。综合整理自郑永年教授近期接受深圳卫视、21世纪经济报道、新京报等媒体的报道。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753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