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谢志浩 登录

回忆自编《杨小凯纪念文集》往事——兼怀茅于轼的风度

一 2007年暑假,发愿编辑《杨小凯纪念文集》。文献整理工作大体告一段落时,琢磨着与相关学者联系版权事宜。期间,联...

硬汉郑也夫

一、学术生态 社会学被取消,大体上是30年的光景;后来又被承认,大体上也是30年的时光。 由于全能政治的作用...

杜润生:以阴柔致天下

今天是2018年10月9日,三年前的今天——2015年10月9日,中国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推动者——杜润生先...

发现高王凌

2018年8月24日高王凌先生遽然去世,一盏智慧的明灯须臾熄灭了!薪尽火传,8月26日前往八宝山送别高王凌先生,发愿编...

法界侠客刘大生

刘大生在中国大陆法学界乃“特殊独一人”,是当代中国法学地图中一位地标性的人物。 “刘大生是地标性的人物”,法学界有些...

文采风流许章润

各位学友: 晚上好! 殊胜因缘元宵节能够在一起,日知社作为一个学术共同体也是一个大家庭,和大家一块分享我对许章润先生...

送别高王凌先生

高先生这代人,大多阅历丰富,经历了多个人生。高先生不像同时代的许许多多人,总觉得上山下乡那段历史使得自己的人生不够纯粹,...

追念高王凌先生

高王凌教授(亦为爱思想网专栏学者),因病于2018年8月24日上午在北京逝世,享年68岁。也许,真正能告慰先生的是,阅读...

《涂又光求学史论》读后述感

各位学友见证了,2018年5月26日的席明纳必定是一个美妙的夜晚。为什么呢?雷洪德老师带着对涂又光先生满腔的爱,以同...

重温私学传统

中国之所以成为风格独特的文明古国,在世界文明史上摇曳多姿,追本溯源,很大程度在于建立了一个富有弹性的“差序格局”(费...

纪念西南联大需要平常心

说实在的,一所已经不存在的大学受到“经久不息”的关注和“一唱三叹”的纪念,以及“扼腕叹息”的反省,这一事实本身就证明...

大学:反思与重建

引子 中国现代意义上的大学,乃西学东渐的结晶。从1898年京师大学堂创立算起,历经百年风雨。以蔡元培、梅贻琦、竺可...

大学:历史与现实

  小引 中国百年现代化进程中,大学教育发挥着独特的功用。大学理念与国家制度安排之间保持着适度的张力。在大学...

大学:寂寞与自由

   一 大学思想家洪堡认为,大学主要的任务是修养和科学。重温洪堡的教导,有助于对陷入泥沼的当...

读书种子——卞孝萱

南京大学中文系,1978年来,古典文学的中兴,依托三位先生:程千帆、卞孝萱、周勋初。笔者已经访求《程千帆全集》和《周...

百年中国,薪火六代

  “是知灯者,破愚暗以明斯道。”——引自《燃灯者》 (一) 晚清七十年,依照李鸿章的判断,实乃三千年未...

周有光——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

(一)所忆 流淌不息的大运河水,滋润和洗礼着常州,千载以降,地杰人灵,文脉悠长。1906年1月13日(农历腊月十九...

回眸梁任公

省思一百多年前,康梁变法,这份宝贵的精神遗产,可以作为改革的借鉴。改革不是一两个人的事,而是千千万万人的事,既然是大家的...

王元化——有学问的思想家

(一)智慧是痛苦的 《九十年代日记》出版以前,笔者就存有探索王元化内心世界的强烈愿望,遗憾的是一直未能如愿。多年以...

陈寅恪——“志业”与“心迹”

陈先生从清华国学研究院始,门人弟子众多,刘节、蒋天枢、王永兴、汪笺、金应熙,周一良、季羡林对先生都执弟子礼。令人遗憾的是...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