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许纪霖 登录

信仰与组织——大革命和“一二·九”两代革命知识分子研究(1925—1935)

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有创党、大革命和“一二·九”三代革命知识分子,本文着重研究的是后两代知识分子走向革命的个人背景和心路历程...

你懂得什么叫革命?

中国文坛的最大憾事,是丁玲与沈从文的交恶。 他们曾经是那样的接近、那样的亲密,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沈从文、丁玲再加上胡也...

回归学术共同体的内在价值尺度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之后,中国的大学发生了跨越式发展,学术研究也获得了来自国家前所未有的资金投入和资源配置。在...

王元化的思想底色以及理性观的转变

摘要:王元化是五四之子,属于一二九一代革命知识分子。在他的青年时代,之所以参加革命,除了亡国灭种危机的刺激之外,乃是...

王元化:一位中国文化托命之人

人间再无大智者,世界也因此荒凉许多。然而,先生不仅留下了不朽的文字、永恒的智慧,更重要的,是留下了精神,一种担当了文化传...

近代中国权力聚散的历史循环

从传统官僚帝国到现代中央集权国家 当现代化启动之后,为了在变迁的社会中形成统一的全国经济和政治网络,加强国家内部的政治...

五四知识分子通向列宁主义之路(1919—1921)

从1919—1921这两年间,五四的激进知识分子,首先从“知识化主义”的点滴改造,走向寻求通盘解决的“信仰化主义”;随后...

特朗普:民族至上的民粹保守主义

民粹的狂潮一旦被动员起来,就难以和平收常如今无论是对于美国、西欧,还是俄国、土耳其,乃至全世界,还刚刚是开始,以民族利益...

中国思想史研究的新问题、新视域和新方法

2020年9月16日晚,华东师范大学ECNU-UBC现代中国与世界联合研究中心主办的现代中国与世界深度论坛展开了线上对...

五四:文明自觉,还是文化自觉?

在五四时代前期,中西文明的大论战,其论述的方式不是“文化”的,而是“文明”的,对立的双方,从普世的人类立场,比较中西文...

杨国强 陈旭麓与中国近代史研究传统(笔谈)

摘    要: 陈旭麓以“新陈代谢”为核心理论研究中国近代社会变迁, 将对历史大势的整体观照与对史...

人生当如大象

我与鲁迅是同乡,还曾经与鲁迅是邻居——他住大陆新村九号,我在大陆新村三号出生、长大——虽然不是同一个时代。少年时期,...

戊戌两代士大夫的世代交替(下)

五,争夺变法的领导权 假如康有为仅仅满足于在民间当一位教主,做孔子那样的素王,官僚士大夫尚不会感觉到切身的威胁,问...

戊戌两代士大夫的世代交替(上)

晚清有两代变革的士大夫,第一代是主导洋务运动的官僚士大夫:曾国藩、李鸿章、翁同龢、张之洞、袁世凯等,第二代是戊戌变法...

谁是最后一个儒家

内圣外王,是儒家义理结构中的核心命题,也是多少年来儒家知识分子孜孜以求的社会和人格理想。到了二十世纪,尽管这一理想随着...

曾国藩:中国式的入世禁欲

在整个19世纪下半叶、20世纪上半叶,曾国藩可一直是经久不衰的人格偶像。梁启超、蔡锷、青年毛泽东、蒋老先生都曾经崇拜之...

在“理”与“势”之间:晚清官僚士大夫的自改革

从晚清到辛亥,是中国近代变革的开端。众所周知,晚清的改革,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洋务运动,第二阶段是维新运动。辛丑条...

中国学术为什么做得这么烂?

如今国家与大学的行政管理部门,控制了学术研究的绝大部分资源,各级行政管理人员,不仅垄断了学术资源的分配与再分配,而且也...

中国知识分子的世代交替

鲁迅先生在世的时候,曾经设想过要写关于中国几代知识分子的故事,最后没有实现;李泽厚也在《中国近代思想史论》后记里面提...

“启蒙死了,启蒙万岁。”

今年是五四九十周年,也是法国大革命220周年。这两个运动都与启蒙有关。五四被称之为中国的启蒙运动,而法国大革命也被认为...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