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许纪霖 登录

优美是否离我们远去

当今追求“优美”话语的人们一旦进入市民生活,也就失去了自身所有的独立性,只剩下一个可怜的参与者角色,而缺乏张爱玲那样冷静...

中国文化之“魂”需要现代社会之“体”

中国的文化传统到处在式微、在衰落,这是一个趋势。在日常生活中,在很多地方,现在越来越找不到“中国”。我们不妨把中国分成...

一个不一样的蒋介石

近年的读书界,流行的是“民国热”。民国热有两个热点,一个是“民国范儿”——那些民国的文化精英,另一个就是民国一代豪杰蒋...

解决高考问题需要一个关于正义的大理论

来源:2017年《雄安新区与津京冀协同发展论文集》 在整个二十世纪里,我认为在人才选拔方面有两个事件改变了历史。一个是...

梁漱溟:狂出真性情

在现代中国知识圈里,狂者可谓不少,但最狂的大概非梁漱溟莫属。1942年,梁漱溟从沦陷的香港只身突围,一路惊险,别人都在...

儒家文化、中国文化与中华文化有区别吗?

在中国内部应该多讲中国文化,在面向港澳台地区应该多讲中华文化,因为中国大陆不仅有以儒家为核心的汉族中原文化,同时我们还要...

与老师们谈谈读书与读书人

读书是一种很奢侈的习惯 上海教育:读书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您曾介绍过中国思想史研究学者张灏和一位已经去世的博士生张刚...

现代中国的二种危机与三大思潮

20世纪中国的意义危机与秩序危机,是一个整全性的社会危机,从理论上说,它需要一个整全性的意识形态予以回应。然而,现代中国...

城市“权力的文化网络”中的知识分子

在近代中国城市研究之中,地方社会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杜赞奇在他的名著《文化、权力与国家:1900-1942年的华北农...

没有贵族精神,何来贵族?

中国崛起了,神州富人遍地。富裕起来的暴发户,都想做贵族,甚至自以为就是贵族。开宝马车、喝人头马,都成了贵族的身份标志。...

许纪霖作品集总序:狐狸的自白

假如一个人的学术生涯,可以从考大学那一年算起的话,那么,从1977年到今年,恰好是40年。今年我又刚好年满花甲,似乎到...

许纪霖 瞿骏 周武:北京与上海,谁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

本文刊载于许纪霖书籍·《如何安身立命》 许纪霖:对于纪念史学来说,1915年最重要的百年,是新文化运动一百周年。190...

读懂基辛格,就读懂了世界

基辛格是一个传奇。这位来自德国的犹太移民,创造了20世纪世界政治多个标志性事件。他的前半生与哈佛结缘,后半生在白宫度过...

上海与杭州:谁是谁的后花园?

近日,在上海和杭州,被一篇文章刷屏:《上海是杭州的后花园》,作者傅蔚冈引用如今在杭州工作的一个上海人的话说:“今后上海...

生活肌肤中的中国文化

许倬云先生是中国史研究的大家,他的西周史、春秋战国与汉代的社会史研究独步天下,但影响更大的是他打通中西、纵观古今的通史...

王朝气数将尽,他能力挽狂澜吗

晚清是一个国破山河在的危世,也是一个很有魅力的时代。危世出豪杰,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到刘坤一、张之洞、袁世凯,这些...

“旧派中的新派”在“五四”前后的命运

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化史,有一个“双子星座”:商务印书馆和北京大学。一个出版社和一所大学,奠定了中国的启蒙事业,开创了现代...

国族、民族与族群:不容被混淆的三个概念

今天所用的民族概念,实际上有两类不同的民族,一种是与国家同构的民族,可以简称为国族。另一种是原生性民族,与族群同根同源,...

从象牙塔到十字街头的朱自清

朱自清留给历史的,似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形象,一个是写了《背影》、《菏塘月色》这样经典名作的白话散文大家,另一个是毛泽东...

走出阁楼后的金岳霖

在他生命的垂暮之年,金岳霖对自己的热衷政治隐隐约约有了一丝悔意,觉得自己“这个搞抽象思维的人,确实不宜于搞政治。”他迷惑...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