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许纪霖 登录

在“理”与“势”之间:晚清官僚士大夫的自改革

从晚清到辛亥,是中国近代变革的开端。众所周知,晚清的改革,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洋务运动,第二阶段是维新运动。辛丑条...

中国学术为什么做得这么烂?

如今国家与大学的行政管理部门,控制了学术研究的绝大部分资源,各级行政管理人员,不仅垄断了学术资源的分配与再分配,而且也...

中国知识分子的世代交替

鲁迅先生在世的时候,曾经设想过要写关于中国几代知识分子的故事,最后没有实现;李泽厚也在《中国近代思想史论》后记里面提...

“启蒙死了,启蒙万岁。”

今年是五四九十周年,也是法国大革命220周年。这两个运动都与启蒙有关。五四被称之为中国的启蒙运动,而法国大革命也被认为...

在加勒比海谈玛雅文明与古巴革命

一、在墨西哥谈玛雅文明为什么消亡 关于玛雅文明,我想谈几点体会和看法。这之前大家可能听说过这么一个概念:轴心文明。轴...

五四新文化运动中“旧派中的新派”

摘要:五四新文化运动期间,围绕着新旧文化与中西文化,曾经有过三场论战:《新青年》与林琴南、陈独秀与杜亚泉、张东荪与傅...

互联网正颠覆等级森严的专业学术场域

今日的中国与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全球化的互联网时代。互联网的出现,是一场革命。这场革命的意义从全球文化史的角度来说,一...

西方政治正确的正确限度何在

在特朗普正式当选美国总统的时候,《时代周刊》将他作为封面人物,旁边一行小字:美利坚分众国总统。特朗普的当选,是美国左右...

知识分子如何面对新的公共空间?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我作为77级学生入学的40周年,实际上我对知识分子这个话题从入学那个时候就开始产生兴趣了...

世代、阶级和惯习:知识分子研究的新路径

摘要:知识分子世代交替、阶级出身和文化惯习,再加上其他的地域背景等因素,只是为了开拓知识分子研究的视野。构成知识分子...

许纪霖 :“设置问题”与“无法之法”的史学大家

摘要:陈旭麓以“新陈代谢”为核心理论研究中国近代社会变迁,将对历史大势的整体观照与对史实细节的爬梳分析完美结合;他提...

一种新东亚秩序的想象

当前的东亚上空,充满了冷战的乌云,朝鲜半岛的核武器扩散、蔡英文上台之后台湾海峡两岸出现的冷战、中日两国围绕钓鱼岛主权...

做一流学问,要有家法

现代快报讯(记者 陈曦)  所谓知识分子,长相气质当如许纪霖。传闻陈丹青见到他,说: 你长得真像演员陈道明...

一代大家胡适之

在我的书房中,关于胡适的书籍与鲁迅的一样,都占着书架满满的两大排。然而,当北大的胡适研究专家欧阳哲生告诉我,他编辑的《...

王元化的另一种启蒙

关于王元化,近几年在思想界里流传着一种“转向”的说法。他80 年代办《新启蒙》,到90年代编《学术集林》,不免让某些...

我家族的长辈杜亚泉

《一溪集》由三联书店出版了。有朋友问我,你是个忙人,怎么会想到替杜亚泉编一本生平与思想的集子?说起来,还有某种偶然性...

近距离看哈贝马斯

哈贝马斯中午到的上海,晚上7点钟,准时出现在座落上海书城的世纪出版集团13楼会议室。这是个小规模的内部座谈,正式参加的...

知识分子唱主角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本文系《齐鲁晚报》对许纪霖教授的专访 公共领域成功有它强大的商业逻辑 齐鲁晚报:您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写过一批文化评论...

近代中国权力聚散的历史循环

从传统官僚帝国到现代中央集权国家 当现代化启动之后,为了在变迁的社会中形成统一的全国经济和政治网络,加强国家内部的政...

做学术殿堂里的“问题中人”

采访者 | 谢海涛 今年年届六十的历史学家许纪霖教授是个复杂的人。 他研究知识分子,喜欢研究内心世界复杂的知识分子,他...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