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阳君山:气候挑战:中国软崛起的重大契机

更新时间:2007-07-08 05:17:15
作者: 欧阳君山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

  大约三年前,当好莱坞大片《末日浩劫》——英文名“The Day After Tomorrow”,直译“后天”——在全球公映时,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科幻,尽管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公开表示,“后天”是对世界前途的一种预演。

  前不久,也就是“世界环境日”前夕,在世界自然基金会年会暨全球生态论坛上,前任联合国秘书长、2001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科菲·安南大谈气候危机,特别强调:气候危机乃基于清晰而严肃的科学模型得出,不是科幻。

  事实上,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气候变化2007:自然科学基础》的评估报告严正指出:到21世纪末,在多种温室气体排放情景下,预估全球地表平均升温1.1℃至6.4℃,海平面相应上升0.18至0.59米,全球气候将更加动荡。

  这是保守的预估,《气候变化2007:自然科学基础》笔墨未干,美国多家著名科学研究机构的多位著名科学家在最新的英国《皇家学会哲学汇刊A辑》上发表长达29页、名为《气候变化与微量气体》的论文,更明确地向全世界警告:全球气候稳定期已走到尽头,人类文明正受到气候变暖的极大威胁,远比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预估的严重,“危险正逼近地球”!

  还有更严厉的,2006年11月28日,在伦敦化学工程师协会进行演讲时,著名的大气化学家拉夫洛克——“盖娅理论”的提出人,就全球变暖警告说:随着地球继续变热,到下世纪,地球上至少90%的人类都将死亡,幸存的人最多不超过5亿。唯恐意犹未尽,拉夫洛克并敦促科学家将“全球变暖”改称为“全球变热”,因为“全球变暖”听起来太温和。

  全球变暖已是不争的事实,它向人类发出了什么警告?为什么人类文明一路高歌猛进,而最后的结局竟是历史家汤因比所谓的“弑母”呢?如果没有地球母亲,人类的幸福何在?人类的文明何有?人类和大自然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解铃还须系铃人,最简单地说,气候变暖提醒人类要减排,特别是减排二氧化碳,因为导致气候变暖的温室气体最主要就是二氧化碳。据世界气象组织的数据,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已从工业革命前的280 PPM(百万分之一)增至2005年底的379.1PPM。

  全世界正在为二氧化碳减排采取实际行动,在德国女总理默克尔的大力推动下,前不久的“八国峰会”已就气候问题达致共识,确认导致全球变暖的温室气体排放必须大幅减少,决定“认真考虑”由欧盟、日本和加拿大所提议的“到2050年减少50%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相对于1990年),以及全球气温升高应限制在1.5至2摄氏度内”,并一致同意将气候变化纳入联合国框架下推进。

  但全球变暖仅只是提醒人类减排二氧化碳?从技术层面应对全球变暖,无疑是对的,但似乎远不够,非常有必要上升到人文乃至哲学的高度。哈耶克是西方世界最伟大的思想家之一,其最重要的思想成果便是提出所谓“人类合作的扩张秩序”,比较好地描述和解释了工业化以来的历史进程。但哈耶克存有一个巨大的迷惑,那就是人类合作的扩张秩序“没有目标”,不知要把人和人类带向何方。结合一下哈耶克的深度问题,或许会对全球变暖有全新的思考:莫非气候危机正是人类合作扩张秩序的目标与结局?

  事实上,好一些有识之士——他们或是对人文有深度感悟,或是对哲学有深度思考,虽然没有预言到气候危机,那时候根本就没有气候变暖的迹象,甚至生态环境的破坏也还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表现出对工业化的深深忧虑,甚至也在某种程度上看到了工业文明在劫难逃的结局,就像基督教所讲的末日预言一样。

  比方说中国人不太陌生的伯兰特·罗素,这位英国数学家兼哲学家,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就鲜明指出:“中国人已经发现了一种生活方式,并且已经实践了不少世纪,如果它能被全世界所采用,将造福全世界。我们欧洲人未能如此,我们的生活方式要求斗争、开拓、无休止的变革、不知满足以及破坏,被引导来完成实施破坏的效率,只能在毁灭中结束。”如今由气候变暖导致的毁灭不正向人类逼近吗?

  二氧化碳排放只是表面现象,气候危机的真正原因实在于正磅礴于全世界的物质主义。人类为什么大量排放二氧化碳呢?因为人类的生活方式。多年前就有数据显示,一个寿命为80岁的美国人,一生要消耗2亿升水、2000万升汽油、1万吨钢材和1000棵大树。真可谓暴殄天物!

  天下无有白吃的午餐,哪桩事会没有代价?如果暴殄天物能够为人类赢得尊严与幸福,亦如西方伟大的政治哲学家约翰·洛克所强调的,对大自然的否定就是人类通往幸福之路,那败坏乃至牺牲一个地球也未尝不可,毕竟人类首先只能是人类,谁叫大自然挡我人类尊严之途、幸福之路?

  不幸的是,地球已经严重败坏,危在旦夕,但远谈不上人类的尊严,享受美式生活的仅只是极少数分子。更不幸的是,能享受美式生活的人永远只是极少数分子,对这个星球上的绝大多数人来说,美式生活只能是一个美梦!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一句话说得直白:如果中国也像美国那样使用汽车,大气层都得着火。

  “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不要有什么意气,用上汽车,过上美式生活,幸福就一定如约来了?有比较才有鉴别,东坡居士当年在赤壁晒月亮时,写过一篇心得:“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共适。”这样的不费一水一油一木一钢的零消耗生活就一定不幸福?

  撇开幸福与否不论,勿庸置疑的是,美式生活是生态环境危机的罪魁祸首,温哥华大学生态学家比尔·里斯计算过,以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人类还需要20个地球。把20个地球的需求压力加在区区一个地球上,能不败坏吗?能不危险吗?能不崩溃吗?

  美式生活不是无缘无故的,它是从西方文化来的,物质主义或消费文化都根源于西方文化。作为西方最有影响的政治哲学家之一,洛克先生丝毫也不掩饰对物质与消费的崇拜,信誓旦旦地表示:“美洲的一个国王比英国一个打零工的吃得糙,住得恶劣,穿得寒酸!”

  西方人原本并不迷恋物质,事实上,几乎任何一个民族的古老记忆,都反对物质主义。中世纪流行的是对上帝的膜拜,但随着资本主义的悄然兴起,尤其是宗教改革的完成,西方人开始纵情投入对钱财的追逐,认为赚钱就是荣耀和拯救,新教徒们洋洋得意的口头禅是:“弄钱乃人生要事!”

  这直接导致两种巨大压力:一是对人的巨大压力,如果说赚钱就是拯救,何时是尽头?何处是尽头?赚多少钱是荣耀?“弄钱乃人生要事”的新教理念把人打入了无底深渊,更不要说为弄钱而导致的种种非理性,乃至罪恶,比如马克思曾提到的为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而铤而走险。

  一是对大自然的巨大压力,财富从哪里来呢?当然只能从大自然中来,在教堂里祷告是不会创造财富的,西方人也正是从此走上了一条征服大自然的道路。后果已经众所周知,“上穷碧落下黄泉,一路茫茫皆污染”,从外层太空的太空垃圾,到地下水里的重金属,污染与破坏无孔不入,气候变暖只是这里面真正的全局性挑战!

  生态环境危机与全球变暖,是西方文化的内在危机传导并显形于外的结果,实质上就是西方文化的危机。《道德经》云:“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一种不道的文化并不意味着马上死亡,它会有自己的过程,乃至挣扎。可以肯定,如果没有欧洲的外围,如果殖民运动的转移,所谓的资本主义早已经被自己的内在危机憋死欧洲。不幸的是,殖民运动使欧洲的内在危机得到转移和外化,从而苟延残喘,以至如今弄出一个全人类天诛地灭的大结局。

  对症良药或许正是中华文明,这并非简单地指“天下主义”,中华文明的确具有天下主义关怀,当今世界也需要天下主义关怀,生态环境危机更是需要天下主义方案,更不用说气候挑战,但中华文明真正的意义是在她为人类提供了这样一个样板:道德竞争的市场秩序!

  一提起市场秩序,各方都“言必称希腊”,绝对想不起中华。实际上,西方的市场秩序只是市场经济秩序,其核心内容是宗教改革正式开启的财富竞争。经过比较充分的博弈和演化,中华文明发展出一套以道德竞争为核心内容的市场秩序。这反映在中国人最常用的一些格言当中,如“得人心者得天下”,如“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如“一时成败在于力,千古胜负在于理”,当然还有“他人之心,予忖度之”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正因为中华社会总体上的道德竞争氛围,于是有了辜鸿铭先生所谓的中国人的“良民宗教”;也正因为以至总体上的道德竞争,连中国人的兵书都更像是道德书教科书——《孙子兵法》与其说是兵法,就不如说是道德法,这也正是“四大发明”中的指南针和火药在中国历史上没作军事用途的重要原因。

  在道德竞争的市场秩序下,谁道德更高,谁更能赢得别人的心,谁就取得成功,谁就获得荣耀。人论刘项相争时,常常为“西楚霸王”项羽抱不平,项羽自己也认为是“天亡我,非战之罪”。其实,刘邦打败项羽,一点也不冤枉,道理就在于刘邦的道德比项羽明显要高,史太公在评刘邦时,开宗明义:“仁而爱人,喜施,意豁如也。”刘胜项败最典型地反映了道德竞争市场秩序下的优胜劣汰,应该说,这比“弄钱乃人生要事”要地道得多。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硬实力可以说已经部分崛起,软实力的崛起也正在形成基础,孔子学院在全球的风起云涌便是明证。但如果世界没有真正的危机,人类思想便很难有转机,中国实现软崛起的机会就不会太大。正如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曾指出的,中国不会成为超级大国,“因为中国没有那种可用来推进自己的权力,从而削弱西方国家的具有国际传播影响的思想”。的确,世界一路顺风下去,风水凭什么轮到咱们的中国呢?

  全球变暖正可能意味着“风水轮流转”的时候到了,它从最高也最硬的层面反映了西方文化的危机,再不深刻反省西方文化已经不行了,它已经触底!中华文明或许“古道西风瘦马,小桥流水人家”,物质上不怎么让人刺激,但中华文明经受了时间和历史的考验——五千年延绵不绝,是古代文明中惟一幸存下来的超巨型文明!仅仅凭这一点,就值得今天陷于天诛地灭之境的人类深刻反思和借鉴。

  不幸的是,我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气候挑战是中国软崛起的重大契机,我们还在强调二氧化碳减排要在发展中解决,我们还在强调发达国家的历史排放,我们还在强调自己的人均排放低,我们甚至把自己的计划生育成绩也连上了二氧化碳减排,似乎还透着一股子“和尚摸得,我就摸不得”的意气。荷兰环境评估机构(NEAA)的最新报告指出中国已在2006年赶超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二氧化碳排放国,外交部立刻予以否认,再一次强调我们的温室气体人均排放量低,并具体指出远低于荷兰。

  坦白地讲,这种种都不错,是事实,包括计划生育确实也构成巨大的减排,发达国家在技术转让和和资金援助上确实也斤斤计较,但我们是不是可以有更高的道义和更远的眼光,甚至也表现出一定的自我牺牲的胸怀?难道我们真的认为每个中国人都能够过上美式生活?如果美式生活根本就不可能,那我们为什么就不站到更高的道义上呢?从多种条件上讲,我们都应该在气候挑战上领袖群伦,难道我们又要再一次让西方人来做我们的教师爷?

  比利时王储菲利普最近率团访华招商,6月18日在清华大学发表《以人为本进行创新》的演讲,特别表示,在认识自然及与自然相处方面,西方应该向中华文明学习,面对严峻的生态环境危机,中华文明能帮助人类找到解决之道。别人都已经在强调中华文明了,我们为什么还不高举旗帜呢?

  被誉为“我们时代最杰出的智者”的历史学家汤因比,在全球共识和人类命运的问题上,“不讲欧美威风,大言中华志气”,对中华文明寄予厚望,在与池田大作的对话中,曾旗帜鲜明地表示:“世界统一是避免人类集体自杀之路。在这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

  气候变暖正迫切需要世界的统一,工业文明的深刻转型已经启动,中国——你准备好了吗?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506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