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阳君山:股市繁荣与实业兴邦

更新时间:2007-05-31 23:51:44
作者: 欧阳君山  

  

  在经历了近五年的低迷后,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中国股市一路上涨。从今年初到现在,更是高歌猛进,A 股上升近50%。5月9日,上海股票市场综合指数突破4000点大关。

  上涨的不只是股指,还是广大民众的热情。新入市者持续增加,5月29日,开户人数突破一亿,不但老人入市,学生开户,甚至和尚也炒股,4月底更出现有一天新增30万个投资者账户的火暴情况。

  凡事得有道理,讲理性,中国股市是否“牛”得有理呢?前不久,在“2007证券中国投资论坛”上,国资委研究中心主任王忠明先生指出:今天的“牛市”不仅体现的是股市之“牛”,相当程度上也展示了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之“牛”,标志着中华民族进入一个新的财富创造的时代。应该说,这个话是比较客观的。

  但天下事往往如此,光有理还不够,还须有节。即使是“牛”得有理的情况下,也仍然需要有节,要不然就难以长久,甚至翻跟头。这是最简朴的道理,实质上,理与非理没有绝对的界线,理而无节,就成为非理,社会事理尤其如此。

  专家们几乎异口而同声,中国股市眼下处于典型的“非理性亢奋”。甚至相当一部分专家同意,中国资本市场已经过热,泡沫化趋势已经十分明显。个别专家甚至表示,中国股市的情形与日本上世纪80年代末股市“超级泡沫”的情形十分类似。远在美国的格林斯藩老人也隔空喊话:中国股市不久后会“急剧回落”!

  事实上,中国股市已经失节,甚至脱节,这一点应该说是显而易见的,不需要查看报表,不需要计算数据,想一想股票是怎么发明的,想一想为什么要有资本市场,马上就能够心知肚明。现代资本市场十分复杂,局外人初一接触,眼花缭乱,各种各样的股票,形形色色的机构,不一而足的金融衍生品。但万变不离其宗,资本市场是用来聚集资本并配置资本的。

  社会上有零散的钱,怎么样让这样零散的钱聚集起来能办大事呢?社会上有各色的人,有的人做事效用高,有的人做事效用低,怎么样发现这些做事效用高的人呢?或者说,怎么样让做事效用高的人来来掌用这一笔聚集起来的钱呢?这正是资本市场的主要功能,股票的发明和股市的建立,最初的目的就是要使最需要资本同时也能够最有效使用资本的人得到资本,这也是它唯一的目的,舍此之外,资本市场没有别的目的。

  但最需要资本同时也能够最有效使用资本的人,是不是就一定能够通过资本市场得到资本呢?不一定!我们先看一个例子:张三在杏花村开酒店,由于酒好味醇,客人络绎不绝,生意热火朝天。路过此地的客商也都要到张三的酒店歇脚,因为名气大,牧童遥指杏花村。李四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也到杏花村开酒店,虽然没有好酒,事实上也根本不知道弄酒,只是眼红张三每天赚大钱而已。但李四是后来者,选定了一个交通更便利的位置,而且把自己的酒店装璜得比张三的酒店高档得多。

  张三一开始十分不在意,认为自己的酒是真家伙,祖传秘方,对方都没弄过酒,还想叫板不成?更何况自己在这里经营多年,客人们和客商们都买他的账。但客流量不客气,马上就有了下降!这是十分正常的,因为李四的酒店开张,多了一重信息干扰。尽管不知道李四的酒怎么样,一部分本地客人肯定会去尝尝鲜,外在客商可能更要一睹为快,因为这里的装璜更高档。村口的牧童也受到信息干扰,由于没喝过酒,他不知道哪家的酒更好,不能随便指了。但大多数情况下,牧童可能会为人指点李四的酒店,因为这是新开的,而且装璜高档,他可能会下意识地认为这里的酒要好些。

  张三还算聪明,于是就作调整,转移一部分心思和财力到包装上,也大搞装修装璜。虽然张三这样做,但心里面还是挺别扭的,觉得这是在舍本逐末,做表面文章。李四则完全另一种心态,虽然也重视把酒弄得更醇正一些,但他原本就不是弄酒的,拿手好戏就是做表面文章。看到张三也大搞装修装璜,他又在包装上下了一番功夫,并直接在村口树起了广告,标榜“杏花村正宗”云云,还给了牧童一些好处。从此以后,牧童再也不指了,每当有客商问起,他就眼色往广告牌上一飞。

  张三得知情况,一时晕了过去,自己的祖传酒店莫非要在自己手里败落?该怎么办呢?难道我也削尖脑袋搞包装广告?……

  事情就这样越搅越复杂,一个仿冒做酒的搅得一个真正做酒的没法子安心做酒了!原本是一个酒的竞争,却导致了包装和广告的竞争,并且愈演愈烈。可想而知,这里面最大的受益者是仿冒做酒的李四,最大的受害者可能是广大的消费者,包装和广告的费用无疑是摊给了消费者。张三当然也深受其害,他原本有真家伙,但现在不得不为包装和广告而费神劳力。

  这是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说的虽然不直接是资本市场,但道理相通,市场上可以发生包装和营销与实业生产虚脱的毛病,也就可以发生资本与实物经济虚脱的问题。事实上,由于资本市场的复杂性和现实世界的复杂性,资本与实物经济相脱离的问题更容易产生,也就是说,最需要资本也最能够使用资本的人不一定能够通过资本市场得到资本,资本极其可能被骗子卷走。

  在经济学说史上,有一个问题曾引起很大的争议,即使是到今天,相关争议也没有停止,这就是资本是不是创造价值的问题。按某些人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理解,资本是不创造价值的,只有劳动才能创造价值。但党的十六大提出“确立劳动、资本、技术和管理等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原则”,就是说,资本与劳动一样,也能够创造价值。这应该没什么疑问,只要不抱成见,不持偏见,人人都能够体认到资本创造价值;要是资本不创造价值,各劳动要素怎么组合到一起呢?

  但一些人却从此走向另一个极端,片面强调资本创造价值,某些食洋不化者甚至把资本神化,以为资本创造价值是资本脱离劳动而创造价值。实质上,资本创造价值是依附劳动创造价值的,劳动创造价值是基础,在先;资本创造价值在后,是奠基于劳动创造价值。这个关系千万不能颠倒!

  道理其实十分简单,就拿上面举的最简单例子来说,如果没有张三真心实意酿酒,李四能跑过来搞不切实际的包装和营销吗?即便是李四大搞包装和营销,如果没有张三扎扎实实的酿酒,李四能玩多久呢?显而易见,李四是寄生在张三身上的!没有张三,李四的把戏会迅速露底,甚至一天也玩不了。

  由于现代经济社会的复杂性,出现了专门玩资本的食利阶层,乃至玩资本的食利国家。比方说美国,自70年代开始,美国的实物经济就出现明显萎缩。以1967年的人均产出量为基数,1990年同1967年相比,资本货物的产出量,化肥下降了21%,建筑机械下降了46%,油田机械下降了67%,工业建筑下降了63%,海洋运输船只下降了5%;人均生活资料的消费量,纺织品下降了66%,鞋和皮革制品下降了70%,轿车的生产量下降了43%,住宅建设下降了13%,学校建筑下降了50%,医院建筑下降了17%;人均中间产品的产出量,水泥下降了73%,粗钢下降了43%,硫磺下降了89%,铜下降了95%,镍下降了98%,铝土矿下降了98.5%。

  为什么实物经济如此萎缩,而美国依然欣欣向荣呢?这里面当然有美国玩高科技的功劳和贡献,但美元是全球硬通货,美国是一个资本的大国同时也是一个善于把玩资本的大国,无疑是不可或缺的因素。美元的硬通货地位已经使美国大食其利,对硬通货进行把玩,更使美国大食其利。但世界只允许一个美国,如果每个国家都像美国一样玩资本创收益,谁来从事实物生产呢?

  资本市场是为实物经济打工的,为实业生产服务的。正因为此,资本市场适度繁荣,或许还是好事;迅速繁荣,过于繁荣,一片繁荣,绝对不是好事,它只说明一种情形,那就是投机盛行,泡沫当道。李嘉诚老先生说得好,不管是内地,还是香港,都应实干,致力创新,才会不断发展,创造繁荣。

  实业兴邦,方是真理,才是正道!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459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