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阳君山:探究大兴智库

更新时间:2015-01-26 10:55:57
作者: 欧阳君山  

  

   把马克思主义一元化指导地位与思想市场对立起来,不仅是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宗旨、原理和方法的执迷不悟,更是门缝里看人——把中共看扁了,对中共的胸襟、气魄和人情练达欠缺基本的了解。中共之所以大兴智库,当下中国的智库热,除了通常所讲的比如科学决策的需要之外,重要原因可能也在于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希望通过开启思想市场为中共思想理论建设寻求新的突破。“礼失求诸野”,民间智库大有可为。

   ——题记

  

   为什么要排座次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这应该是有道理的,要不然也难以成为流行语。但如果论品流,有一个事项的服务价值可能比更做标准还大,那就是做“榜”——排行榜。毛泽东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这一点应该没有疑义,只是称之为“斗争”,非政治场合有点口味重。其实有个口味轻的说法,叫“有人的地方就有比较”。不是吗?任意一群人一块开个会,排座次就是个费脑筋的问题,昭彰了人与人的比较无处不在、无时不有。这决定了榜的价值,所谓榜,就是价值高低的排座次,谁是老大,谁是老二,谁是孙三,谁名落孙三,榜见分晓。一个社会实际上是由各种各样的注目礼排行榜组成的,榜堪称社会前进的发动机。英国小伙子胡润之所以能够在中国乃至世界名声大噪,最重要的就是他当初为中国的富豪们弄了一块榜。

   这不,短短的四天时间,就有两家机构相继发布了中国智库排行榜。先是1月12日,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发布《2014年中国智库报告》;接着在1月15日,零点研究咨询集团下属的零点国际发展研究院与中国网联合发布《2014中国智库影响力报告》。这当然是好事,不仅反映了当前智库方兴未艾的大好形势,而且能够进一步引导甚至推动智库行业的健康发展。但必须注意的是,无论做什么榜,都必须尽可能庄敬、客观和公平,甚至“求全责备”,切不可随便以“由于项目是第一年执行”而马虎。无意在这里对两份榜单品长论短,但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两份榜单都涉及自身,上海社科院智库研究中心排了上海社科院的座次、零点国际发展研究院排了零点研究咨询集团的座次,这是否有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之嫌?相信随着智库行业的发展壮大,会出现一个更加超然独立的行业协作与评价机构。

   一元化与思想市场并不对立

   中国智库排行榜步入社会舞台,乃至成为新闻事件,意义或许更在于榜单之外。约三年前,百岁人瑞、对中国情有独钟、20世纪最具原创性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斯不无忧虑地表示:“回顾中国过去三十多年,所取得的成绩令人惊叹不已,往前看,未来光明无量。但是,如今的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重要问题,即缺乏思想市场,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如今面对中国智库排行榜,特别是其中异军突起的民间智库——比如《2014中国智库影响力报告》中的民间智库综合影响力榜上排名第六的察哈尔学会,短短五年间在公共外交上建树颇多,堪称公共外交的重要领军,扬名于外交和国际关系领域——科斯老人会不会有新的思考甚至感慨呢?就个人的观察、思考乃至感受,可以谨慎地判定,中国的思想市场正在成形!

   一部分人——主要是通常被认为“右”的知识分子——不认为中国存在思想市场,不只是当下不存在思想市场,就是在可见的未来,中国也不会存在思想市场,只要中共一党执政,就不可能有思想市场,存在的只会是中共的“意识形态阵地”。这符合事实,中共的确没有思想市场的概念,而只有意识形态阵地的理念,尽管也倡导“双百”方针,但一直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而且强调一元化指导地位。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对思想市场的否定呢?单从形式上讲,西方世界在意识形态领域实质上也是一元化,区别实在于,西方是自由主义一元化。正因为是自由主义一元化,多元化下自成蹊,思想市场不言而喻。即是说,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一元化,而在于一元化是不是包容多元化。如果马克思主义本身就开放并多元,一元化指导地位并不必然导致对多元化思想市场的否定,这一点毋庸置疑。

   “两个巩固”的“里子”落在后一个

   唯物主义僵化吗?“随着自然科学领域中每一个划时代的发现,唯物主义也必定要改变自己的形式。”辩证法封闭吗?“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共产主义高不可攀吗?共产主义“不是现实应当与之适应的理想,我们所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完全可以讲,马克思主义不仅高度开放,而且包含自我革新甚至自我革命的基因,堪称“一切皆有可能”。正因为如此,把马克思主义一元化指导地位与思想市场对立起来,难以成立。由于中华传统的深沉影响,加上毛泽东思想的强化,中共更是反对教条主义和本本主义,旗帜鲜明以实事求是作为自己的思线路线,至少在中共自己心目中,马克思主义一元化指导地位与思想市场不是对立的。

   把马克思主义一元化指导地位与思想市场对立起来,不仅是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宗旨、原理和方法的执迷不悟,更是门缝里看人——把中共看扁了,对中共的胸襟、气魄和人情练达欠缺基本的了解。2013年8月19日,在中共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提出“两个巩固”,即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从中共的思想理论建设看,无论邓小平时代乃至整个改革开放时期,还是毛泽东时代,前一个“巩固”都更多带有仪式性和礼节性,主要属于客套话,乃“面子”上的事,这充分反映在对马克思主义的大而化之上。中共的真功夫实际下在后一个“巩固”上,今后无疑也会更加侧重于后一个“巩固”。这不仅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客观需要,也是中共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内在必然要求。

   为何开启思想市场

   事实上,当前的思想市场就是中共自己开启的。智库的概念虽然新鲜,但智库的事实早已经屡见不鲜,典型如中国社科院就是资格非常老的智库。如今之所以出现智库热,乃至高校智库特别是民间智库异军突起,原因正在于中共的呼唤。中共十八大以来,不仅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多次对智库建设作出批示,而且“智库”概念已白纸黑字走进中共中央全会决定,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即提出要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尤其重要的是言出必行,2015年1月中旬,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其中并明确表示:“必须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的战略高度,把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作为一项重大而紧迫的任务,采取有力措施,切实抓紧抓好。”

   中共为什么突然大兴智库开启思想市场呢?除了通常所讲的比如科学决策的需要之外,重要原因可能也在于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希望通过开启思想市场为中共思想理论建设寻求新的突破。改革开放以来,由于意识形态领域的复杂和敏感,也因为经济建设工作现实上的迫切与优先,也因为社会主义在全球陷入低潮,主要在邓小平“不争论”的定调下,意识形态工作虽也被中共紧抓,但长期以来更侧重于退和守。但中共十八大后,不仅唱响“三个自信”,而且意识形态工作被提到“极端重要”的高度,颇显进和攻的锋芒,反映了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央领导集体对时局大势的敏锐并把握,同时也彰显了习近平个人在思想理论上的高度自信——思想理论是意识形态工作的基础与核心,没有思想理论上的高度自信,意识形态领域岂能轻举妄动?

   习近平为中共寻求理论突破

   但意识形态工作怎么做好?中共真的有足够的理论武装进攻西方“普世价值”?至少从中共官方报刊发表的一系列批西方“普世价值”的文章看,思想纵深不够,分析论证略浅,理论武装显旧,不足以驳倒占尽理论和舆论优势并享有“普世价值”标签的西方话语体系,反倒招致物议纷纷,甚至贻笑大方。坦率讲,中共真要占领意识形态高地,必须厉行理论创新,升级自己的理论武装!习近平“8·19重要讲话”着墨的重点之一就是理论创新,明确谈到“对我国传统文化,对国外的东西,要坚持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经过科学的扬弃后使之为我所用”,更为引人注目的是,习近平指出要“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结合习近平担任最高领导人以来的一系列言行,包括他对中华传统思想精华的高度推崇及与民间草根人物的互动在内,应该可以肯定,习近平正在为思想理论建设寻求新的突破,中共的思想理论建设在习近平时代将实现质的升华!

   恩格斯说得好:“社会上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市场的力量是无限的,中华更是早有“礼失求诸野”的古训。一旦中共真正开启思想市场,蕴藏在人民中间的无穷力量必将在市场上充分涌流,尤其是民间智库,必定大有作为!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106.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网站(2015年1月22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