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国柱:和平队的历史文化渊源

更新时间:2016-03-05 22:29:09
作者: 刘国柱 (进入专栏)  

  

   【摘要】和平队创建于20世纪60年代肯尼迪政府时期,它是作为一个对外志愿援助机构的面目出现的。之所以在美国出现这样一个援外志愿者组织,除了肯尼迪政府对美国对外政策的调整的现实考虑,更主要是美国具有和平队所提倡的历史文化传统,如美国社会广泛存在的志愿者精神、美国历史上形成的边疆传统和拓荒者精神以及往届政府的政策实践等。

  

   【关键词】传教士  志愿者  拓荒者  边疆  和平队

  

   和平队形成于肯尼迪政府初期,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服务于海外的政府志愿者组织。该组织打着满足发展中国家对“中等人力资源需求”的口号,向发展中国家派遣具备中、初级技能的志愿者。尽管和平队是作为美国对外政策的有机组成部分出现的,但它源远流长,可以说是美国历史文化传统在对外关系领域里的体现。其渊源起码可以追溯到美国社会的志愿者精神,包括宗教的和世俗的志愿者精神和行为;美国的边疆传统和拓荒者精神;民间及往届政府向海外派遣志愿者的试验等等。

  

   一、传教与慈善事业并重的宗教志愿文化传统

  

   宗教的志愿者精神主要体现为教会及传教士的“普世主义”。

  

   自从发现新大陆,欧洲天主教和新教教会便开始在新大陆传教,来自欧洲的传教士一方面向美洲的土著居民灌输《圣经》的思想,力图使印第安人皈依基督教;另一方面,一些传教士与印第安人共同劳动,教授他们一些生活的技能,传授欧洲先进的医疗手段。通过与印第安人交朋友、满足印第安人的基本需求等方式,这些传教士扩大了自己的教众。16世纪的印第安人相当崇敬这一类传教士,认为他们“象我们一样衣衫褴褛,打着赤脚,他们吃与我们同样的食品,居住在我们中间,他们与我们的交流是温尔文雅的”。〔1〕(p.1)

  

   英属十三个殖民地的传教士也采用相类似的做法,1648年传教士约翰·埃利奥特提出了一项帮助马萨诸塞贫困的印第安人的建议,即在向印第安人传授建筑、捕鱼、制作亚麻服装、种植果园的同时,教授他们通信和做生意,最终使印第安人过一种定居的和稳定的生活。传教士的这种传教与慈善事业并举的方式,一直延续下来,并为建国后美国各种教会组织所继承。

  

   19世纪初,美国教会开始掀起向海外传教的热潮。1810年,“美国海外宣教委员会”成立;1814年,“美国浸礼会宣教会”成立;1820年,美国圣公会、美以美会也相继成立了海外宣教机构。美国各个教会组织向海外落后地区派遣了大量的传教士,这些传教士除了布道和建教堂外,更多的时间是用来建立学校和医疗所,为当地居民提供免费学习机会和免费医疗,并教授他们如何做生意,如何成为医生和护士,他们还培训当地政府官员进行有效的管理,帮助其发展社会公益事业,帮助农民提高粮食生产。如1819年10月24日,第一个从新英格兰地区起程到达夏威夷的传教士团由五名成员组成,他们分别精通于教育、医疗、印刷和农业种植等行业。这些传教士在夏威夷建立教堂和进行传教的同时,还帮助夏威夷土著居民建立了学校,向他们传授以前没有接触过的技能和知识。

  

   19世纪80年代末,随着海外扩张思潮的泛滥,美国国内再次掀起了向海外宣传宗教的狂潮,而且,发起这一运动的是美国的大学生宗教狂热者。1886年夏天,普林斯顿大学的罗伯特·怀尔德——一个长期在印度传教的传教士之子,与一群年轻的普林斯顿大学宗教狂热者以研究《圣经》为名,邀请200所大学的学生聚会于马萨诸塞的北田市,在会上,怀尔德联合其他9名学生呼吁开会讨论赞助传教事宜。休会前,已经有100名学生表示愿意献身于海外传教事业。1888年7月,同样是在北田市,“海外传教学生志愿者运动”正式成立并立即开展工作。该组织第一年即招募到650名志愿到海外传教的大学生,到1891年,在该组织登记在册的志愿者已经达到6,200名。在这一组织的有力推动下,美国各地、特别是大学校园里掀起了海外传教的热潮,1894年,期待到国外从事传教事业的大学生是1886年的3倍。到1914年,“海外传教学生志愿者运动”派到海外的传教士大约有6,000人,其中1,739人被派到中国。〔2〕(pp.59-63)这一组织的主要成员是大学毕业生,而且是以志愿者的身份出现的。半个多世纪后,身为总统候选人的肯尼迪同样是率先向大学生们发出了成为海外志愿者的呼吁,和平队成员的构成、特别是60年代和平队志愿者的主要成员,同样是以大学生为主。

  

   可以说,作为美国文化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天主教会和新教教会的传教士向落后地区的传教方式是后来和平队的重要渊源之一,通过对两者的比较,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首先,传教士与和平队志愿者活动领域有诸多共同之处。

  

   教育是传教士与和平队志愿者共同涉及的领域,很多传教士都在自己传教的地区建立了教会学校,为当地居民提供免费教育。如西方传教士在中国建立的最早的教会学校马礼逊学堂就是美国传教士布朗在澳门开办的。19世纪后期,美国传教士在中国又建立了一系列教会大学,著名的有1879年创办的圣约翰大学、1888年创立的岭南大学、1889年成立的金陵大学和1892年成立的燕京大学等。同样,二战后,美国在非洲等地的传教士也将教育作为自己的主要活动领域,主要教授语言(英语)和职业技术。在非洲呆了十五年的威廉·普鲁伊特女士在谈到传教士的工作时说,“在那些年里,传教士的作用被改变了。我们很早就认识到,少量的传教士并不能宣传福音和教育非洲人,我们必须通过培训非洲人来加强我们的努力,我们越来越多的项目就是培训工作。”〔3〕(p.19)而在和平队志愿者中,从事教育工作的比例是最高的,这些志愿者到海外主要是教授英语及其他技术科目。

  

   医疗卫生是传教士和和平队共同涉及的另一个领域。美国传教士将医疗卫生事业作为海外传教的主要手段之一。如受美国公理会派遣的传教士巴驾,是较早到中国的传教士之一,也是有名的“中国通”,他在来广州的第二年便开设了“广州眼科医局”,开业6个星期便有450人前来就医。1838年2月,巴驾又与另一名美国传教士裨治文一起成立了“中华医药传教会”,该会的宗旨是鼓励在中国行医,并由此消除中国人对美国传教士的疑虑。美国派往其他地区的传教士同样将医药事业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之一。教会所办的医院不仅为当地人治病,而且还翻译西方医学书籍,并为当地培训西医人才。美国传教士们花费大量金钱开设医院,为当地人民免费治病,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消除当地人民的疑虑,博得当地人民的信任,吸引更多的人皈依上帝。同样,相当高比例的和平队志愿者也在受援国从事医疗卫生事业,如在非洲的每一位和平队志愿者都以不同的方式投身于爱滋病的防治工作中。

  

   正是由于传教士与后来和平队志愿者的工作领域有诸多共同之处,而且分别带有“慈善”色彩和“公益”色彩,所以,和平队志愿者可以被视为不从事传教事业的传教士。如第一批派往海外的和平队的一名管理者就认为,和平队志愿者仅仅是 “以更大的规模并且没有宗教内涵”,去开展在很大程度上是“基督教会和受教会影响的团体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的工作”。〔1〕(p.2)倡导建立和平队的肯尼迪对传教士所从事的上述世俗工作印象颇深,在提出和平队倡议以前,肯尼迪曾经在不同的场合对摩门教青年信徒的海外志愿服务表示钦佩。

  

   其次,传教士与和平队志愿者的功能有很多共同之处。

  

   一是促进了美国对外部世界的了解和外部世界对美国的了解。在整个美国对外关系中,传教士往往走在政府和其他各界的前面,或者涉足美国政府及各界不愿意、不能够涉足的地区及领域,因而,传教士对所在地区的了解往往比美国政府和其他各界还要快捷、全面、细致甚至客观,这些传教士撰写的介绍所在地区情况的小册子、书籍等,往往是美国社会了解异域风情的最初来源。如美国著名东亚问题专家泰勒·丹涅特就认为,美国来华传教士关于中国的著述及演讲,就是“形成美国对中国、日本和朝鲜任何正确舆论的唯一根源……在十九世纪的大部分期间,美国人是通过传教士的眼睛来观察亚洲的”。〔4〕(p.474)而美国传教士在传教地区所开设的教会学校,以及他们翻译介绍本国情况的书籍,则成为所在国了解美国的重要窗口;传教士往往是当地人见到的最初的美国人,传教士的形象就代表了美国的形象,很多国家和地区就是通过了解传教士而了解美国的。而肯尼迪所宣称的和平队的三大目标中,其中有两项分别是使受援国民众更好地了解美国和美国人民,让美国民众更好地了解其他国家及其人民。

  

   二是传播美国文化及其价值观念。传教士的主要使命是传播宗教文化,使更多的人皈依上帝。同时,这些传教士又是美国文化的产物,成长于美国文化氛围之中,并深受其影响。他们笃信美国的基本价值观念——个人主义、自由、民主、私人企业、一神教等等,在其传教过程中,特别是为配合传教而参预的其他世俗活动中,传教士将美国文化及其价值观念传播到其所在的地区。同样,和平队志愿者主要职能是作为“中等人力资源”从事教育、卫生、农业、社区等世俗工作,与传教士的宗教色彩相比,他们是美国对外政策的产物,同样肩负着传播美国文化和价值观念的使命,正如犹他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弗兰克·莫斯所分析的:“传教士是致力于传播宗教哲理,和平队成员除了其他事务外,要致力于传播政府的哲学或宗旨。”〔1〕(p.2)

  

   再次,传教士与和平队志愿者在国外遇到了同样的疑虑,即东道国在不同程度上对传教士及和平队志愿者持怀疑态度。如美国传教士在中国举办的教会学校,一开始中国人大多怀疑其有邪恶的动机,不愿将子女送到这类学校中,在马礼逊学校任教的美国人白朗在向“马礼逊教育会”所做的周年报告中就谈到:“当本校初成立时,人不愿送其子弟入学。多人预料一旦入学必有恶果。其中一位家长于初送学童入学时,对我(白朗)说:‘我们不了解何以外国人愿意免费教养我们的儿女,却丝毫不要报酬。我们认为背后一定存心不良。可能是先使他们与父母隔离,然后再偷偷运往他国’。”〔5〕(p.49)同样,很多国家对和平队及其志愿者也是心存疑虑,不敢轻言接受其援助。更有不少国家将和平队看作是美国新殖民主义的工具,将志愿者视为中央情报局的间谍和特务而加以排斥。

  

   除了上述三个方面外,传教士与和平队志愿者还有很多相似之处,特别是在形式方面,传教士更称得上是和平队志愿者的先驱。赴海外传教的传教士大多是采用自愿的方式招募的,在19世纪后期的海外传教狂潮中,那些大学里的宗教狂热者则是以志愿者的身份,成为上帝福音的传播者。而和平队完全是采取招募志愿者的形式组成。因而,赴海外传教士可以被视为和平队的先驱和原型。

  

二、美国社会的边疆传统与志愿者精神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58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