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国柱:和平队与肯尼迪政府的冷战战略

更新时间:2016-03-05 22:32:02
作者: 刘国柱 (进入专栏)  

  

   摘要: 和平队是肯尼迪对第三世界国家“新边疆”外交的重要标志, 它是肯尼迪冷战思维的产物, 同时也是美国对社会主义阵营冷战的重要工具, 它体现了肯尼迪对第三世界政策的调整, 在改变美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形象和向发展中国家输出美国价值观念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关键词: 肯尼迪; 和平队; 冷战; 第三世界

  

   在肯尼迪的“新边疆”政策体系中, 有两项举措颇为引人注目, 一是致力于外层空间的阿波罗登月计划, 二是向第三世界国家派遣以技术人员、教师为主的和平队计划。对肯尼迪及美国文化而言,外层空间和第三世界都是亟待探索的“新边疆”的象征, 而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 第三世界是比月球更重要的边疆。这两项重大举措之所以引人注目, 不仅在于其自身的重要性, 更在于它们都是美国与苏联进行冷战中的重要手段。特别是和平队, 它不仅是20 世纪60 年代美国与第三世界发展新型关系的标志, 更是与苏联争夺广阔的“中间地带”的、具有长远战略眼光的措施。对于阿波罗登月计划, 国内学术界已有较深入的研究, 而对于和平队, 学术界的研究基本上还是空白。本文拟通过分析和平队与肯尼迪政府冷战战略的关系, 对这一问题做初步探讨。

  

   肯尼迪的冷战思维与和平队的产生

  

   肯尼迪及其决策班子基本上都是在40 年代二战期间或冷战初期涉足政坛, 被称为“遏制的一代”。肯尼迪本人二战期间曾在驱逐舰上服役, 1946 年被选入参议院, 并亲耳聆听了杜鲁门阐释对苏冷战的“杜鲁门主义”; 1949 年, 中国革命取得胜利后, 身为参议员的肯尼迪猛烈攻击杜鲁门总统“丢掉”了中国。从冷战初期的美苏对抗中, 肯尼迪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冷战思维: 强硬地反对共产主义事业; 以实力为基础的谈判; 共产主义是寄生于贫穷和经济混乱的癌症; 必须在全球范围内对共产主义进行遏制; 革命和内战一般是受到共产党的指使或利用; 作为自由世界领头羊的美国, 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受到共产主义威胁的世界。

  

   1960 年, 肯尼迪作为民主党的候选人参加了总统大选。他在9 月23 日盐湖城的演说中称“敌人就是共产主义体系本身”, 称冷战“并不仅仅是追求军事霸权的斗争——它也是两种对立的意识形态——即上帝所保佑的自由与冷酷无情的、不信神的暴政之间争夺最高权力的斗争”。肯尼迪指责艾森豪威尔政府对苏冷战不利, 第一次柏林危机、卡斯特罗在古巴的崛起、U - 2 飞机事件、苏联卫星上天等等, 都预示着美国在美苏冷战中已处于下风。肯尼迪宣称:“我认为有一种危险——历史将做出判断: 这是美国潮流开始结束的日子, 这是共产主义潮流汹涌而来的时代, 这是人们开始不再担心须按照华盛顿的意图考虑什么, 而仅仅按照莫斯科和北京的意图思考问题的时代。”[ 1 ] (p. 9)在美国各地演说中, 肯尼迪一次又一次地向选民呼吁: 重振美国的时机已经来临, 现在是使这个国家重新行动起来的时候了, 我们必须做得更好。根据肯尼迪的设想, 在与苏联争夺对美国全球战略至关重要的“中间地带”中, 美国应采取的重大举措之一就是向第三世界国家派遣技术人员、教师、医生、护士为主的和平队。当时的国际环境, 以及美国决策者的冷战思维, 使得美国对外政策的任何重大措施都包含有冷战的考虑, 派遣和平队也不例外。

  

   成立和平队的倡议最初是由民主党人亨利·罗伊斯和赫伯特·汉弗莱提出的, 他们认为, 美国应该成立一个海外志愿者机构以有组织地向海外派遣志愿人员, 向落后国家和地区提供技术援助。在民主党内总统候选人的竞争中, 汉弗莱明确提出“和平队”一词, 将和平队与美国对苏冷战联系起来。党内竞选失败后, 汉弗莱将这一设想推荐给肯尼迪并被肯尼迪所采纳。1960 年10 月14 日午夜2 时, 肯尼迪来到芝加哥安阿伯的密歇根大学校园, 向等候在那里的近1 万名大学生发出了倡议:“你们要成为医生的人当中有多少人愿意去加纳度过你们的时光? 技术人员或工程师们, 你们中有多少人愿意在对外服务机构中工作??我认为, 你们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奉献给这个国家的意愿,将决定一个自由社会是否具有竞争力。”[ 2 ]肯尼迪的倡议得到了大学生们热烈地响应。在随后的竞选演说中, 肯尼迪多次从冷战的角度阐述了组织和平队的必要性和迫切性。11 月2 日, 肯尼迪向旧金山市的选民分析说:“在地球的另一端, 不发达国家有许多的领域急需教师、医生、技术人员和专家, 而莫斯科正派出这样的人员以发展世界共产主义事业??我确信, 我们的青年男女, 献身于自由事业, 完全有能力制止赫鲁晓夫先生的使者削弱自由世界的尝试。”[ 3 ] (p. 17) 两天后, 肯尼迪在芝加哥向选民呼吁:“共产主义阵营正在派出受过良好训练的、有一定造诣的技术人员帮助一些国家解决困难, 为抵御这一洪流, 我相信, 作为我们有选择的服务的一种补充, 一个美国和平队??能够??去帮助那些人民在农业、手工业??政体及其它技能方面过一种自由的生活, 年轻的美国人将在全球代表自由事业。”在投票前夕的一次电视露面中, 一名观众问肯尼迪如何遏制共产主义, 肯尼迪在阐述了他的一些想法如保持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合理开发自然资源、发展科学教育事业等等, 然后特意补充说:“我已经建议成立一支由青年男女组成的和平队, 他们将愿意把一生中的两年或三年, 作为教师和护士到落后的和刚刚开始发展的国家去工作, 去传播自由的事业??把我们的食品和我们所能提供的其它救济分发给那些不幸的人们, 让他们知道我们关注着他们, 我相信, 如果我们去做这些事情, 共产主义就能够被遏制, 但更重要的是, 自由就可以在共产主义大幕的后面成长。”[ 4 ] (pp. 315~ 316)

  

   肯尼迪以微弱多数战胜了共和党候选人尼克松, 当上了美国总统, 他在就职演说中迫不及待地向新一代美国人呼吁建立一个大同盟, 以同“暴政、贫穷、疾病和战争进行战斗”, 肯尼迪希望国人“不要问你们的祖国能为你们做些什么, 而是要问你们能为祖国做些什么”[ 5 ]。数以千计的美国青年男女, 特别是曾经聆听肯尼迪演说的大学生们, 在富有煽动性的演说鼓舞下, 热血沸腾, 纷纷递交了加入和平队的申请。

  

   1961 年3 月1 日, 肯尼迪签署了建立和平队的特别法令, 三天后, 他任命自己的妹夫萨金特·施莱弗为和平队的首任行政长官。据施莱弗后来解释, 当时之所以做出这一任命, 是因为几乎没有人认为和平队能够取得成功,“而解除一个亲戚的职务要比解除一个政界朋友的职务来得容易”。

  

   肯尼迪提出成立和平队的倡议后, 大部分美国政客将和平队视为美国对付国际共产主义的武器, 如和平队的缔造者之一参议员汉弗莱认为, 和平队可以“作为美国整个对外政策的一部分, 与共产党的极权主义病毒作斗争”。其他一些参议员则认为和平队是“输出我们美国价值观”的工具[ 4 ] (p. 316)。然而, 在向发展中国家推销和平队时, 为减少发展中国家对美国的疑虑, 也为了说服发展中国家接受和平队, 施莱弗还是希望人们不要将和平队看作是美国对外政策的工具和机构, 他说:“在当前事务中, 他们并不被期待代表美国官方的观点, 他们没有得到指示; 很自然, 他们是谨慎的。他们是相当自由的男男女女, 是自由社会的产物, 被派往国外服务, 以如此的奉献精神和技能去做分配给他们的工作, 通过这一示范, 将培养他们的社会的本来面目展现给东道主。”不过, 施莱弗私下也承认,“我们不能对世界的现实视而不见, 和平队是美国对外政策努力的一部分, 即使它有特殊的作用和独立的身份”[ 6 ] (pp. 258~ 259)。为了使关于和平队的法案早日在参议院获得通过, 施莱弗甚至暗示, 和平队可以为反共事业做出贡献。

  

   和平队与美国遏制“共产主义蔓延”

  

   作为冷战的产物, 和平队身上势必深深打上冷战的烙印。事实上, 无论和平队志愿者的选拔和训练, 还是日后和平队的活动, 特别是60 年代初和平队的活动, 都是与美国对社会主义阵营的冷战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首先, 根据参议院的要求, 和平队志愿者必须经过十分严格的选拔, 从事过激进活动的申请者不能被接受; 被接纳的志愿者要宣誓效忠; 和平队要向志愿者提供有关共产主义哲学、战略、策略和威胁的指示。志愿者被派往国外前都要接受一段时间的培训, 让他们对与政治有关的如美国研究、地区研究、世界事务、共产主义等问题有所了解。人手一册的《和平队手册》更是告诫志愿者“必须准备应付共产党的挑拨和煽动、或者诱使你偏离你被派去做的工作的企图”[ 3 ] (p. 33)。

  

   其次, 美国最初派遣和平队的国家都是从冷战的角度出发, 经过特别挑选的。在非洲, 美国选择的是新独立的、奉行中立主义政策、甚至有亲苏或亲华倾向的国家如几内亚、加纳、塞内加尔、马里、坦桑尼亚等。美国政府希望, 和平队在当地开展的工作能够将这些国家吸引到美国一边。肯尼迪在给国务卿腊斯克的一张便笺中这样写道:“加纳已经接受了50 至70 名和平队志愿者, 几内亚要求和平队派遣40 至60 名道路建设者和工程师。如果我们能够成功地征服几内亚和加纳, 马里或许也会转向西方, 这样, 它们将是第一批倾向东方共产主义的国家从莫斯科转向我们。”[ 7 ] (p. 157)

  

   在远东和太平洋地区, 美国最为重视的是印度尼西亚, 因为印尼不仅战略地位重要, 而且战略资源极为丰富, 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有些政客甚至认为印尼可以决定美国在亚洲的未来, 因此肯尼迪最不希望它落入共产主义阵营, 也正因为如此, 当得到苏加诺准备接纳和平队的消息时, 施莱弗欣喜若狂, 他在写给妻子的信中称:“你知道, 苏加诺十分亲苏, 这是自杰克(肯尼迪的昵称——引者注) 成为总统以来苏加诺第一次要求美国政府的工作机构在他的国家里开展工作。”[ 7 ] (p. 107) 在近东和南亚, 伊朗、阿富汗和尼泊尔由于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也受到和平队决策层的关注。

  

作为美国“后院”的拉丁美洲, 由于古巴革命的成功和60 年代苏联对拉美的渗透的加强, 自然受到高度的重视。美国派往拉丁美洲的和平队志愿者不仅是各大洲人数最多的, 而且也不局限于发展中国家和落后地区。例如, 乌拉圭不仅有较发达的社会福利体系, 而且教育水平也比较高, 这个国家的一半人口居住在国际大都市蒙得维的亚。连美国的一些观察家也认为乌拉圭不能划入不发达国家的行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5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