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汪晖:冷战的预兆:蒋介石与开罗会议中的琉球问题——《琉球:战争记忆、社会运动与历史解释》补正

更新时间:2020-08-25 16:27:54
作者: 汪晖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本文根据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所存《蒋介石日记》、美国外交档案和中华民国档案等三种档案资料,详细分析了开罗会议前后中国与美国(以及英国)在琉球及相关问题上的立场。作者以琉球问题以及与之相关的历史关系为中心,透视中、美、英三国的不同的世界秩序观,为理解战后世界秩序的形成提供了一个特殊的视角。 

  

   在《琉球:战争记忆、社会运动与历史解释》一文中,我曾提及1943年开罗会议期间蒋介石与罗斯福会谈中有关琉球归属问题的讨论。面对罗斯福的询问,蒋介石的基本态度是由国际机构委托中美共同管理。我在文章中分析了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实力分析,即蒋可能觉得没有力量管理琉球;另一种是政治文化分析。我在文中猜测说:“中国的政治传统包含着一种超越民族国家主权范畴的世界观,按照这种世界观,它并不将传统朝贡关系(包括宗主关系)等同于主权关系。琉球与中国王朝的宗属关系长达500年,但中国王朝很少干预琉球内政,这与萨摩藩武力入侵后即在那霸设立‘在藩奉行’直接干涉琉球内政很不相同。蒋介石不直接介入琉球事务也可能与这一传统世界观有关。”但当时,我没有查阅第一手档案,无法确凿说明这一论点。2009年冬季学期,我在斯坦福大学客座,趁便往胡佛研究所查阅所存蒋介石日记,想借此求证上述猜想是否正确。胡佛研究所所存蒋介石日记始于1917年,终于1955年,系蒋氏家属托存于该所。20世纪70年代部分尚未开放,故无从了解1972年5月15日美国将琉球交还给日本前与蒋介石交涉的情况,但从中美关系其时正在发生的巨变(1971年7月9日基辛格秘密访华;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正式访问中国)推测,所谓美国曾计划将琉球交给台湾的可能性很小。在1943年11月的日记中,蒋介石对开罗会议的基本情况做了较为详细的记载,其中涉及琉球问题的共计两处,可以证明上述分析基本正确,但也有一些并未涉及的地方。这里稍加引录,略做分析,以备有兴趣的读者和同行参考。

  

   开罗会议召开于1943年11月22日至26日间,罗斯福、丘吉尔、蒋介石三位大国领袖及其随行军政首脑举行多次会谈。对于蒋介石而言,此次会议至关重要。首先,中国是一个弱国,在经历了多年抗战之后,与英、美两大国共同开会讨论战后安排,对于中国而言,意义相当特殊;其次,蒋介石与罗斯福、丘吉尔作为三大国领导人共同协商、讨论,在其个人生涯中,这一事件也相当特别。在整个战争期间,在德、意、日同盟的对立面,一向只有三大国(美、苏、英)之说,没有“四强”的概念。在开罗会议之前的卡萨布兰卡会议,蒋介石没有受邀参加;在开罗会议期间,罗斯福会见到访的苏联人民委员会副主席兼外交人民委员会第一副人民委员维辛斯基(Andrey Vyshinsky,1883 ~ 1954)时仍然只提“三强”(three powers);开罗会议后,罗、丘二人前往德黑兰与斯大林见面,蒋介石却独自回中国了,会谈框架仍为“三强”,但开罗会议奠定的基本框架在这时已经确立了。

  

   美、苏、英、中四国框架并非始于开罗会议。1943年10月31日,中国驻苏大使傅秉常在莫斯科与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美国国务卿赫尔、英国外相艾登签订“四国宣言”,为四强“格局”做了铺垫。但就是在签订这个“四国宣言”时,苏联还曾以中国政府未派代表出席莫斯科会议为由反对中国加入这一“四国俱乐部”,英国的态度也相当暧昧。只是由于美方的坚持,这一宣言才得以在四国名义下发表。罗斯福原先准备在开罗召开四强会议,但蒋介石“以日苏尚未宣战,颇疑中苏同席有所不便”为由,令宋子文与罗斯福磋商。通过开罗会议,在罗斯福的协助和中国方面的努力之下,“四强”格局得以形成,这对战后国际秩序有重要影响。1943年11月24日,蒋介石指示王宠惠(时任国防最高委员会秘书长)将中国政府备忘录(经Hopkins)转交罗斯福,其第一部分四条全部有关联合国理事会的构成。中方建议发表“四强”声明,形成以“四强”为中心的常任理事会。1943年战局正在发生转化,美国和英国开始考虑纳粹德国垮台后战争重心向东南亚和东亚转移的问题,中国的重要性空前地凸现出来。除此之外,罗斯福邀请中国加入“四强”俱乐部的长远目的,也在考虑如何在战后利用中国以牵制苏联和制衡日本。开罗会议除了讨论军事问题外,反复讨论战后安全问题和美国在太平洋的军事存在问题,显示出美国和英国对于未来世界秩序的深谋远虑,而这也正好与蒋介石力争中国国际地位的努力相互一致。

  

   先前流传的一些说法是:琉球问题不在蒋介石所拟开罗会议的预案之中,是罗斯福首先提及,而蒋介石被动回应;蒋介石惧怕美、日而“两拒琉球”。查日记,此说不确,蒋介石其实有备而来,他对罗斯福的回应是经过深思熟虑的。11月3日星期六,蒋介石在日记中提及与罗斯福、丘吉尔会谈的一些准备工作,他作了两个提示。第一,“此次与罗、丘会谈,本无所求无所事之精神,与之开诚交换军事、政治、经济之各种意见,而勿存一毫得失之见则几矣。”第二,“与罗会商三件。甲、日本应将军舰若干吨、商船若干吨交与中国;二、日本在华(自九一八以来所侵占之地区)所有之公私产业,应完全由中国政府接受;三、战争停止后,日本残存之军械、军舰、商船与飞机应以大部分移交中国;四、港九问题归还中国为自由港;五、四国政治机构与远东委员会二种机构利害之比较;六、四国军事技术委员会以研究国际武力之组织;七、中美英联合参谋团之组织。”这段话中的第二项提及日本必须归还的在华利益以“九一八以来”为时限,也就从时间上将琉球问题排除出去了。

  

   但是,随着开罗会议准备工作的深入,琉球、台湾等“九一八”事变前的问题不可避免地进入了议事日程。在《军事委员会参事室呈蒋委员长关于开罗会议中我方应提出之问题草案》的第六条有下列条文:“六、日本应将以下所列归还中国:甲、旅顺、大连(两地公有财产及建设一并无偿交与中国);乙、南满铁路与中东铁路(无偿交还中国);丙、台湾及澎湖列岛(两处一切公有财产及建设一并无偿交与中国);丁、琉球群岛(或划归国际管理或划为非武装区域)”。这一草案原件日期不详,但肯定是在1943年11月开罗会议之前。1943年11月15日(星期一),蒋介石日记中首次提及琉球问题,很有可能与军事委员会参事室的这份草案有关。日记云:

  

   琉球与台湾在我国历史地位不同,以琉球为一王国,其地位与朝鲜相等,故此次提案对于琉球问题决定不提,而暹罗独立问题乃应由我提出也。注意一,对丘吉尔谈话除与中美英有共同关系之问题外,皆以不谈为宜。如美国从中谈及港九问题、西藏问题,与洋华侨待遇问题等,则照既定原则应之,但不与之争执。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第一,确认琉球与台湾、西藏、港九在中国历史中的不同地位;第二,强调琉球与朝鲜地位相似;第三,指出暹罗问题也“应由我提出”;第四,对琉球与朝鲜的地位“相同”、琉球与台湾的地位“不同”都是从确定其在民族—国家体系中的地位的角度展开的,并不涉及这些“相同”之中的不同及“不同”之中的相同。以第一点为据,11月17日,当蒋介石再度考虑他的会谈方案时,未再列入琉球问题;与第二、三点相关,坚持由中国提出朝鲜(及暹罗)独立问题。这几点都与蒋介石对中国历史中的世界秩序的理解有着密切的关系,但这些理解最终必须服务于一种新的历史形势,即战后国际秩序。11月17日的日记这样记载:“此次与罗、丘会谈,应注重于最大之问题。甲、国际政治组织;乙、远东委员会组织;丙、中英美联合参谋团之组织;丁、占领地管理方案;戊、反攻缅甸之总计划;己、朝鲜独立;庚、东北与台湾应归还我国。”1943年11月24日由王宠惠转交的中国政府备忘录中谈到日本占领领土的归还等问题,三国“共同声明”草案中提到了朝鲜独立问题,但没有谈及琉球。

  

   但是,会谈开始后,琉球问题还是被提出了。《蒋介石日记》1943年11月23日有如下记载:

  

   七时半应罗总统之宴,直谈到深夜十一时后告辞,尚未谈完,相约明日续谈,而今晚所谈之要旨,一、日本未来之国体问题;二、共产主义与帝国主义问题为重心,余甚赞罗对俄国共产主义之政策,亦能运用成功以解放世界被压迫之人类,方能报酬于美国此次对世界战争之贡献也;三、谈领土问题、东北四省与台湾、澎湖群岛应皆归还中国。惟琉球可由国际机构委托中美共管。此由余提议,一以安美国之心;二以琉球在甲午以前已属日本;三以此区由美国共管比为我专有为妥也;四、日本对华赔偿问题;五、新疆及其投资问题;六、俄国对倭参战问题;七、朝鲜独立问题。余特别注重引起罗之重视,要求其赞助余之主张。八、中美联合参谋会议;九、安南问题。余极端主张战后由中美扶助其独立并要求英国赞成;十、日本投降后,对其三岛联军监视问题。余首言此应由美国主持,如需要中国派兵协助亦可,但他坚主由中国为主体,此其有深意存也。余亦未明白表示可否也。今晚所谈者尽此而已。

  

   11月25日(星期日)下午5点,罗斯福与蒋介石再度会面。据罗斯福总统的儿子Elliott Roosevelt的说法,蒋、罗谈到中国的统一问题,“特别提及中国的共产党人”。他们还讨论了在缅甸和孟加拉湾的作战行动。这次见面中可能提及琉球问题,但美国外交档案开罗会议部分11月25日的记载中并无记录,蒋介石日记该日条下涉及与罗斯福照相、会谈的部分也没有相关说明。11月26日下午,蒋、罗、丘正式会谈,除了讨论中缅印区域的战争方案外,也涉及前几天提及的一些问题,如中国的经济形势(尤其是货币稳定)、中美经济委员会的建立、驻华美军的费用、日据太平洋岛屿的部署、战后西太平洋的安全维护、大连港的国际化、莫斯科外长会议的成果、战后国际组织的总纲、成都机场建设费用的支付、90个师的装备等。美国外交档案没有11月26日晚蒋—罗谈话记录,但“编辑说明”中说,蒋曾在会谈中提及外蒙归还问题,但这一问题关涉苏联的态度,后来的三国“共同声明”没有谈及。从会谈议题来看,这次会见很可能讨论过琉球问题,但档案中没有记载。因此,我们的讨论只能集中于对《蒋介石日记》中11月23日的记载和开罗会议档案中11月23日档案的分析。

  

在上引11月23日日记中,蒋介石重申了中美共管琉球的方案,未谈琉球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问题,但提及了另外三个理由,即“一以安美国之心;二以琉球在甲午以前已属日本;三以此区由美国共管比为我专有为妥也”。从上述各条、尤其是第一条推测,蒋介石或者担心提出将琉球与台湾、澎湖列岛一并交还中国,会引起美国的不安;或者认为美国正在猜忌中国对琉球的态度。如前所述,蒋介石从一开始就对琉球地位做了不同于台湾、澎湖列岛和东北四省的界定,这里说“安美国之心”显然是针对美国的动机而言的。因此,所谓中美共管“比为我专有为妥”,并非因为“琉球在甲午以前已属日本”,而是考虑美国的实际用心。如果蒋介石在开罗会议上并在战争结束后,始终坚持琉球的国际托管或划为非军事区,而不是让美国军事占领,琉球的命运也许会有所不同,但他显然没有抗拒美国的力量和意志。这一点也可以与后面谈及的战后日本的占领问题相互参照:罗斯福提出以中国为主派兵占领日本,而蒋介石说“此其有深意存也”,显然有相互摸底的意思。大概也正由于此,11月25日(星期日)的日记中说,“昨二十五日在罗寓照相完毕,客散后,余留罗寓与罗约谈半小时,说明余昨天所提关于政治方案,乃为个人之意见”云云。这则日记未必专对某条方案而言,但前述问题是肯定在其提出的政治方案中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2625.html
文章来源:节选自《开放时代》2009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