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国柱:后冷战时期和平队的历史走势

更新时间:2016-03-05 22:33:33
作者: 刘国柱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美国在冷战中获胜,使得美国政界认识到文化因素这一“软权力”在对外关系中的重要性,在后冷战时期,和平队作为美国对外文化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得到了美国两党的一致认同,在美国对外关系中的地位不断上升,职能也在不断加强。其活动领域除了传统的教育、农业、医疗保健外,对一些全球性问题如环境保护、艾滋病的传播等给予了更多的关注。而且,和平队的活动范围超越了发展中国家的范畴,进入了中、东欧及中亚地区,其主要目的就在于协助上述国家实现社会体制的转型。作为美国对外关系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和平队以一种不用枪炮、不用高压政治、甚至没有赢利动机的方式,加强了美国对外部世界的吸引力,并服务于美国的外交战略和国家利益。

  

   【关键词】和平队 软权力 后冷战时期 美国对外关系

  

   为了加强同苏联对第三世界的争夺,同时也为了利用美国文化这一有力武器,美国从肯尼迪政府开始向发展中国家派遣以教师、医生、护士、农业专家和工程师等为主要成员的和平队。在冷战时期,以志愿者形式出现的和平队对改善美国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形象、向第三世界国家传播美国的价值观念等方面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与北约一样,作为冷战的产物,和平队并没有随着冷战的终结而销声匿迹,而且,它还先于北约,将自己的触角向中东欧及中亚等地区扩展,其规模和职能也在不断扩大和加强,现任美国总统布什在他的第一个国情咨文中更是提出要将和平队志愿者的人数翻一番。因此,和平队在后冷战时期的历史走势是一个应该引起我们足够重视的问题,下面即根据所能掌握的资料,对这一问题作简要分析,以对认识美国文化外交的实质提出管窥之见。

  

   一、和平队在美国对外关系中的作用得到美国政界的普遍认同,其职能有所加强,而且更加注重和平队在促进美国对其它国家文化的了解中的作用

  

   自1961年和平队成立至今4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和平队在美国政治生活中是一个颇有争议的涉外政府机构,如60年代大批和平队志愿者卷入到反战运动中和国内民权运动中、尼克松和福特政府时期和平队的地位问题、里根政府时期和平队与美国对外政策联系过于紧密等。但冷战结束后,美国政界关于和平队的争议反而消失了,对于和平队在美国对外关系中的作用基本上取得了共识。正是在这种两党对和平队一致认同的基础上,和平队获得了自肯尼迪——约翰逊政府以来前所未有的重视,其职能也相应的增加。

  

   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政府在财政上给予了和平队越来越多的支持,这使得和平队的规模呈稳步扩大之势。1990财政年度和平队获得的财政拨款为1亿6千5百万美元,到2000年,这一数字增加到2亿6千5百万美元,整整增加了一个亿。在这10年中,除1996财政年度略有下降外,和平队获得的拨款基本上呈稳步上升的趋势。由于有财政上的保证,和平队志愿者和受训者的人数也在逐年递增,如1990年和平队志愿者和受训者为5583人,2001年则增加到7300人,是自1974年以来人数最多的一年。值得一提的是,1998年,克林顿政府向国会提出,到2000年,要使和平队志愿者的人数达到10000人。虽然国会没有完全接受克林顿的建议,但美国众议院还是在1999年3月通过议案,到2003财政年度,给和平队的拨款将达到3亿6千5百万美元,和平队志愿者的人数亦将达到10000人。[①]小布什政府上台后,尽管9.11事件和随之而来的对阿富汗塔利班战争牵涉了新政府的大部分精力,但布什政府还是给予和平队以足够的关注。在布什向国会提交的第一个国情咨文中,布什宣布:美国“将为和平队输送新鲜血液,在未来5年中,让和平队志愿者人数翻上一番。”[②]如果布什总统的承诺能够兑现的话,和平队的规模将恢复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的巅峰时期。

  

   冷战结束后,和平队在财政上能够获得越来越大的支持,其志愿者的规模能够不断扩大,与和平队取得美国政界特别是两党一致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在冷战时期,由于和平队带有浓厚的肯尼迪和民主党的色彩,[③]所以在共和党特别是尼克松和福特执政时期,和平队无论是经费还是人员都被大幅削减,里根政府时期略有改观,但并未获得应有的重视。冷战结束后,美国政界许多人士认识到是美国的文化战略打赢了与苏联的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而和平队作为美国对外文化战略的组成部分,其重要性获得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一致认同。他们认为,和平队的行动不仅使受援国获益,而且也符合美国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正如1999年美国众议员吉姆·里奇在提出和通过扩大和平队的议案时所强调的:“和平队象征着很多东西,但是最主要的,它是以人民对人民为基础的美国价值观念在全世界最完美的表达……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都明白,扩大和平队的规模将重申我们在全世界扩展民主原则的义务”;“和平队在发展中国家的工作是一种投资,这一投资在未来将获得巨大的收益,它有助于在当前受援国创造贸易伙伴。”[④]克林顿政府的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唐娜·沙拉拉女士更是将和平队称为“美国国旗上的第51颗星”。所以,在冷战结束后的十多年中,关于增加和平队活动经费和扩大和平队规模的法案都能在国会以绝对优势获得通过。

  

   正是由于受到美国政界的普遍重视,和平队的职能也在稳步扩大,突出地表现在一些新项目的设立上。自冷战结束以来,除了与其它政府机构的合作项目外,有两个和平队独自设立的项目较为引人注目。一个是危机应急队(Crisis Corps),一个是世界智慧学校(World Wise Schools)。

  

   危机应急队是和平队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新设立的项目。其主要内容是招募归国的和平队志愿者前往发生自然灾害或“人道主义灾难”的地区,帮助当地社会进行重建工作,危机应急队的志愿者工作时间一般是6个月。由于参加危机应急队的志愿者都有作为和平队志愿者的经历,所以他们具有一定的语言、技能优势,对国外的文化背景也有所了解,所以在紧急关头不需培训即可为有关国家提供所需要的帮助。自1996年这一项目正式创立以来,已有380名危机应急队的志愿者为26个国家提供服务,其中最大的的行动是1998年代号乔治和米奇的飓风过后,和平队马上向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几个国家派遣了危机应急队,与当地的红十字会等非政府组织一起进行修缮房屋、修筑道路和桥梁、灾后防疫等善后及重建工作。1999年委内瑞拉洪水过后,2001年萨尔瓦多地震发生后,危机应急队都参与了当地的重建工作。此外,危机应急队的志愿者还在非洲参预全球性的反对艾滋病蔓延的活动,并于2001年4月到达波黑,参加那里的市政建设和国内民族和解工作。[⑤]

  

   世界智慧学校是由和平队的前任队长保罗D·科弗戴尔在1989年倡导创立的,因而这一项目又称为科弗戴尔世界智慧学校。科弗戴尔认识到不同文化相互交流的重要性,他创立这一项目的目的就是要给美国青少年一个机会,让他们通过归国的和平队志愿者、通过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和平队志愿者,对世界不同种族、文化和地理有着直接的了解。同时让美国的在校生通过互联网、电视会议、教师在线指导、教室里演说等方式分享志愿者的经历。自这一项目实施以来,已经帮助200多万美国学生与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和平队志愿者建立联系。目前正在海外从事活动的大约5000名和平队志愿者与美国50个州的40万学生保持着书信联系,不定期地向他们介绍志愿者的经历及受援国的各种信息。

  

   世界智慧学校可以看作是和平队对美国纳税人的一种直接回报,它使更多的美国人、特别是青少年对世界各地的文化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这一点也正是和平队工作的三大目标之一,即促进美国对世界其它地区的人民和文化的了解。自1961年成立至20世纪80年代末,和平队主要致力于向第三世界展示和传播美国文化及价值观念,对于帮助美国人了解世界其它国家的文化则是顺其自然,未予以相应的注意。随着冷战的结束,美国对于国际关系中文化因素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特别是认识到美国了解世界其它国家文化的重要性,如后来克林顿政府的国务卿奥尔布莱特在2000年11月在白宫举行的“文化与外交”研讨会会上所总结的:文化对我们每天都在处理的许多国际性挑战有着深刻的影响,因此,我们对我们与之互动的国家的文化知道和理解得越多,我们的外交政策也就会越成功。[⑥]所以,帮助更多的美国人了解其它国家的文化这一本属和平队的职能,在被忽视了近30年后,又被“重新”发现了。危机应急队实际上是和平队传统职能的延伸,它在美国对外关系中的作用将在下文分析。

  

   二、在关注教育、医疗保健、农业发展等传统领域的同时,和平队对一些全球性问题如环境保护、艾滋病的传播等予以更多地重视,但提高美国形象、传播美国文化及价值观念的目的没有变

  

   在冷战时期,教育、医疗保健、农业(农业和医疗保健往往被划归社会发展类)是和平队志愿者工作的主要领域。在后冷战时期和平队所开展的项目中,上述传统领域依然占据主要地位。如在刚刚过去的2001年,从事教育工作的志愿者占总数的38%,医疗保健占20%,农业技术人员占8%,三项合计占66%。[⑦]

  

   自和平队成立至今,教育一直是和平队最大的单个项目,约1/3的志愿者是作为教师被派往海外的。根据和平队向美国国会提交的2002年财政预算报告,除了中南美洲的洪都拉斯、厄瓜多尔、萨尔瓦多等9个国家和非洲的马里等3个国家外,和平队在近60个国家有教育项目。作为教师的和平队志愿者在受援国主要从事初等教育,在一些边远地区的中小学教授英语、数学等课程(其中英语教师最多)。一些志愿者还承担了东道国的教师培训任务,并协助进行教育资源开发和课程设置规划。此外,还有一些志愿者从事学前教育、成人教育和职业教育。只有少数志愿者在一些大、中城市的大学里从事英语教学。值得一提的是,在一些国家,和平队志愿者协助东道国政府以美国的教育体系为蓝本,进行了教育体制的改革。

  

   在和平队所从事的的众多教育项目中,女性教育是其特别关注的问题。和平队认为,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女性在受教育、就业机会等方面要远远落后于男性,而和平队志愿者在这方面具有特别的优势——61%的和平队志愿者是女性,而且绝大大数在农村工作,她们可以为缩小女性在受教育方面与男性的差距作出贡献。这些女性志愿者采取的手段主要是促使所在地的女孩子进入当地的学校,鼓励她们积极参与课堂活动,向学校的男孩子和女孩子示范性别平等,为女孩子提供生活技能训练,促使当地社会认识女性的成就和潜力等等。

  

医疗保健也是和平队的传统项目。考虑到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尚未建立自己完善的医疗保障体系,有些国家甚至缺乏安全卫生的饮用水,缺乏足够的卫生设备,更多国家的怀孕妇女得不到产前和产后的必要检查和照顾,而包括艾滋病在内的一些传染性疾病正日益严重地威胁着人类的健康甚至生命。从事医疗保健的和平队志愿者比例比冷战时期有增无减。志愿者在受援国的活动主要集中在通过宣传教育进行疾病预防,促使当地人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历史上,和平队志愿者为一些国家为根除天花曾作出了一定的贡献。现在,和平队志愿者在非洲正致力于根除麦地那龙线虫的工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58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