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再谈围棋:围棋之道

更新时间:2015-12-24 10:54:58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自序:拙作《我在伊朗下围棋》一书经北京华文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后,我将书中部分谈及围棋的内容集纳写了一个《谈围棋》系列文章,一共七集,已陆续发表,无想读者甚众,反响亦较大。这也反映了国人对围棋这一国粹的喜爱程度。但我总觉得自己就围棋这个话题还有不少想法没有表述出来,倘就此罢笔,实有点遗憾。比如有关围棋的发展史等。为此,我还想陆续将自己关于围棋的新的思考和研究撰写成文,以与读者和学界商榷。这里我拟谈一下自己对围棋之"道",即围棋盘发展变化历史的一些新的看法及体会,以飨读者。



   众所周知,围棋的变化多如星辰,不可穷尽。但围棋是何时被我们的祖先发明的呢?迄今众说纷纭,没有定论。战国末年的先秦典籍《世本.作篇》曰:尧作围綦。这是迄今唯一可查的也是最早的一个说明围棋发端时期的文献记载。1964年版的《大英百科全书》也认可这种说法,甚至根据它自己的考证将其确切年代定在公元前2356年,距今4300余年。按照史载尧的生卒年龄算,即是说这位活了140岁的帝尧是在其90岁那年创造了围棋。他的儿子丹朱很喜欢下围棋(丹朱善之),当然也有认为尧是因为自己的儿子丹朱愚笨而特意发明围棋,"以教丹朱"。可是,这个时期的考古并没有发现围棋的遗迹,但跟围棋类似或可能与围棋相关的文物却有出土面世的。

  

   比如,1974年甘肃永昌县鸳鸯池考古遗址就出土了好几种原始社会末期,也即4150年前,属于仰韶文化类型的陶罐,其中一些就绘有不少黑色、红色甚至彩色的方形条纹图案,线条均匀。纵横交错,格子齐整,形状很象现在的围棋盘。这些方形条纹图案上面的纵横线条一般有十一至十三道(现在的围棋盘是十九道,但是逐步发展而来的)。考古学家将这种罕见的图案称之为(围棋)棋盘纹图案。

  

   4150年前这个时间与史载尧造围棋的时间差不多,仅晚了150年。两者之间是否有关联或者说这些陶罐上的棋盘纹是否受到过不久之前"尧造围棋"的影响尚无定论。但我觉得,几千年前在陶罐上要画出如此方正图形并在其中画出如此平行的、线条明确的纵横棋盘状图案不大可能是当时造罐工匠的心血来潮,而显然是受到生活中某种启示或指示的影响的。我想,这种启示很可能就是在那个年代刚诞生不久却颇受少数贵族人群欢迎的围棋吧?(人们在其它地方的某些出土文物上也看到绘有纵横交叉的线条图文,但那些线条都是随意而绘,像篱笆一样倾斜交叉,没有绘有四个边,更没有与四个边平行的线条图案。像下图那样的绘有与其四边如此规整平行条纹的也与围棋盘最为接近的图案是迄今考古中绝无仅有的--作者注)

图注:甘肃永昌鸳鸯池出土的棋盘纹陶罐

  

   虽然尧造围棋后近2000年均罕有文献或实物证明围棋在中国是如何存在和发展的,就连类似于永昌鸳鸯池出土陶罐棋盘图案的文献或实物证明也没有。(真不知是何原因?但我相信这段围棋发展空白今后考古一定会填补的--作者注)但到了2500年前的春秋时期,围棋在中国确实就已经相当普及了。那时候一般生活无忧的有闲阶层可能都会下围棋了。

  

   比如,最早记载围棋的古籍是成书于公元前400多年的《左传》,它在《襄公二十五年》中说:"弈者举棋不定,不胜其耦"。(耦同偶,意为对手--作者注)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涉及围棋的比较可靠的文字记载,描述的时间是公元前548年。史家能以描述下围棋的人的神态去形容人们做事犹豫不决的坏处显然表明当时围棋在社会上已很流行了。再如,成书于公元前300多年的《论语·阳货》也借孔子口吻说:"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这里将春秋晚期各国有闲阶层的闲暇生活描述无遗。根据东汉的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的"弈,围棋也",这里的弈者及(博)弈者都是指下棋的人,也即棋手。可见春秋战国时期,围棋在中国已很兴盛是确证无疑的了。可惜的是,迄今没有发现这个时期的任何有关围棋的文物出土。

  

   然而,围棋棋盘并非一开始就是现在这种纵横19道线361个交叉点的样子则是确定无疑的,而且想必也经历了一个棋盘由小到大,棋子由少到多,变化由简到繁的逐步演化和发展的过程。但是围棋的这种变化与发展具体又是如何体现的呢?我想,除了通过历史文献和考古实物加以印证以外,必要的、符合逻辑的分析和推测还是少不了的吧?

  

   经检索,迄今考古中发现的最早的围棋实物是1998年在对陕西省西汉年间(公元前200年)汉阳陵南阙门遗址的考古发掘中出土的一块带有残损的陶质围棋盘。呈不规则五角形。其残长28.5厘米至5.7厘米,宽19.7厘米至17厘米,厚3.6厘米。棋盘两面均为阴刻直线。因是残片,这个棋盘只能看出不止13道格局线,而是更多。根据残留部分分析,这也很有可能是一块纵横15道甚或是17道线的棋盘。详见下图:

图注:陕西西汉汉阳陵遗址出土的陶质围棋盘

  

   从这块陶质围棋盘残片看,西汉时期的棋盘就已经至少有15纵横道线了。有没有可能是17道线呢?我想,一切皆有可能。而且据考古人员说,从其质地及线条的粗粝程度看,似乎是在当时的一块铺地方砖上临时刻划出棋道线条的。所以这块棋盘虽出土于皇家陵园,但并非皇家之物,很可能是汉阳陵的守陵人为能闲暇时下棋信手刻划而成的。由此推断,在距今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围棋不仅如春秋战国时那样是贵族有闲阶层的游戏,而且已流行于类似守陵人这样的平民百姓之中。

  

   1952年于河北望都一号东汉墓中发现的一件石质围棋盘则比较完整。此棋盘呈正方形,盘下有四足,格局纵横各17道。作为汉魏时期围棋盘格局大小的一个罕有物证,这个棋盘与东汉三国时的魏国人邯郸淳所著《艺经》中描述的"棋局纵横17道,合二百八十九道,白、黑棋子各一百五十枚"围棋盘的记载是一样的。这个棋盘的发现表明至少在东汉时期,围棋就已经发展到纵横17道线的格局了。

图注:河北望都一号东汉墓出土石质围棋盘

  

   另外,1975年在山东邹县发掘的西晋刘宝墓中,竟然有一副装在灰色陶盒里的基本完整的围棋子,黑白色天然海卵石磨制的,圆形,共289子(也有说272颗棋子),与17道棋盘是相适应的。因为15道棋盘用不了这么多棋子,而19道棋盘这棋子也不够。可见,无论是棋盘实物还是棋子实物的出土都说明,无论在东汉(公元25年-220年)还是在两晋时期(公元265年-420年),都是流行17道围棋盘而不是15道或者更多道线的棋盘的。

图注:西晋刘宝墓出土天然海卵石围棋子

  

   当然,围棋在中国的发展也不是均衡的。可能由于信息闭塞以及风俗习惯使然,虽然中原地区17道棋盘早在东汉时期就已普及,但有的地方一直到唐代(公元618-907年)甚至辽代(公元907年-1125年)却还在继续使用15道甚至13道的棋盘。这在考古上也时有发现。比如,湖南湘阴出土的15道唐代围棋盘和内蒙出土的辽代13道格局的围棋方桌以及1972年于新疆吐鲁番出土的唐代《仕女弈棋》图上所显示的15道棋盘等。也有分析认为,这些13道或15道棋盘的流传地多为中原文化对其影响较为滞后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这与当时(唐代或辽代)或以前(东汉及三国时期)中原地区早已广泛使用17道棋盘的历史事实完全可以并行不悖。

  

   我认同这种分析。因为古代中国各地发展极不平衡,文化方面的差异尤其突出。何况围棋这类难登官牍正史的消遣博弈类的游戏之物呢?(湘阴虽不属边疆少数民族地区,但不排除可能因墓主喜欢以此博戏而非下棋而仅属个案的可能性--作者注)因此,这些出土的唐以后时期的少于17道的围棋盘实物并不能代表当时中原地区没有通行17道或19道线的围棋格局。

图注:新疆出土唐《仕女弈棋》图,显示纵向15道棋盘,横向16道线可能是画误。

  

最有意思的是,就在前些天(12月中旬)最新的考古新闻报道说,在南昌西汉海昏侯(汉武帝之孙刘贺?)墓里竟然还发现了一块棋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553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