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从AlphaGo第一局战胜李世石谈起

更新时间:2016-03-10 11:10:05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世所瞩目的人机世纪大战,即谷歌DeepMind研发的AlphaGo(后面译作阿尔法碁)与韩国围棋大师、手握15个围棋世界冠军的李世石先生的五番棋决战第一局谢幕了,结果至少出乎我的意外,因为李世石输了,而我事先却预测李世石可能会4:1战胜阿尔法碁。这是很令人意外,也很让人沮丧的。我只是围棋业余爱好者,不是职业棋手,所以,这盘棋李世石在何时何处走了哪些错着甚至败着,我不做解释,因为已经有不少职业棋手说了。我要说的只是两个非专业性问题,而这类非专业问题其实也与这次比赛密切相关。

   首先,有报道说李世石这局棋主要输在心理层面,心理的微妙变化会导致行棋方向和步骤出现错误。而机器则不会,因为它没有感情。不能说这种说法不对。我也看了这盘棋,就我的理解,中盘后当李世石将左下白棋封住在盘上围了约四十目空时就感到他这盘棋已经摆脱了序盘时的被动和不利,可能要赢了。但没想到李在右下角没有尖顶白棋就地成活而是压了一着,结果竟然牵连到右上方给白棋吃了三个黑子,反而在原来的黑空里成了十来目的空。这段战斗我这个业余爱好者在观看时也觉得李世石的应对可能存有不妥。但我不明白李世石为何要这么走呢?右下的走法会间接影响到右上的变化。这在围棋高手来说应该是常识,即下棋时应该有所计算和判断的。但这次李世石却没有这么做。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也许只能用李世石心理发生微妙变化了,即他开始有点轻敌了来加以解释了吧?因为我记得新浪视频转播到左下黑棋围空之后,有个李世石似乎在踮脚的镜头。这是一个一般人比较放松时的动作。也许这能反映出李世石当时的轻松心情吧?但这还不是李世石最后处于败势的主要原因

   他输棋的主要之处在左边。当李世石在右边吃了亏,棋势已非时,他却在左边走得更差。左边黑棋往下连上逼白棋吃两个字后,李世石却没有往上面的白空里顺势拆三或干脆拆五与左上角的那个白字碰,以求更多变化,而是在下面立下增加了十几目空。我想这才可能是他的败因。记者发布会上他说自己一度失去自信,可能就是指这个地方他因右边亏损而丧失了信心,放弃了努力,从而失去了行棋方向。

   这不像是李世石。

   年轻时代的李世石是这样一种棋手,遇强则强,遇弱也很强,即在与强手战斗时即便劣势也会拼命搅局,以期从劣势中寻求扭转局势的机会,而且往往奏效;而在遇到弱敌时,即便是优势他也会不手软,仍然寸土必争,并不会适可而止,除非成为不可动摇的胜势。但是他30岁以后,棋风似乎有所变化,从强硬变得柔软一点了,从冷酷也变得温情一点了,谈棋论道说话也留有余地了。但对局时的那股凌厉杀气和不屈不饶的斗志还是存在的。这在与中国的大棋士古力以及与柯洁和韩国的朴廷桓等年轻的顶尖高手们的战斗中体现得很是淋漓尽致。然而,这一切在今天的李世石身上却没有看见。在棋盘右边吃亏后劣势显然,但在棋盘左边李世石竟然几乎没有发动什么像样的战斗就认输了。这在李世石的围棋战史上是非常罕见的。李世石说他一度失去了信心,显然说得是真话,也是大实话。什么叫“一度”?我看这个失去信心的“一度”就是从他右边战斗不慎吃亏后就开始了,一直到他认输为止吧。

   为何会一度失去信心呢?李世石没有说,但人们心里都明白,那就是面对一个比石佛还石佛的机器(计算机人工智能程序),没有任何喜怒哀乐,也没有任何表情,更没有任何心理变化,就像一堵墙。对,李世石肯定会感到自己正在与一堵高大、厚实和冰冷的墙在进行战斗,而且自己竟然还吃了它的亏!难怪李世石在赛前曾承认说他有点紧张。

   人在与机器交锋时吃了亏不紧张才怪哩。可惜的是,机器不紧张。机器在李世石在左下占到好处围出大空后,显然没有紧张,更没有后悔,而是一如既往地进行本分的计算,计算它如何在后面对弈中找到李世石的缺点或错误,再给他一击。结果,机器在右边战斗中如愿以偿了。这很像年轻时的李世石,而现在的李世石则欠缺了这一点。所以,再后来,他在左边并没有继续努力,进行搅局,或试图通过有效的战斗迫使机器与他一起进入细微胜负的最高境界——官子阶段(官子阶段将是体现人机大战计算能力的最好时机),因为如果他在左边拆或碰了棋之后,变化非常复杂,他不是没有机会再次扭转败势的。

   第一局赛后新闻发布会时,应该说,李世石的信心又恢复了。否则他也不会说出这些大实话。这就是李世石。有一些职业棋手认为明天李世石可能会呈现出他的赌徒一面,不会轻易认输的。而这才是可以真正体现谷歌之所以选择李世石,而不是选择韩国第一人朴廷桓以及中国第一人柯洁的原因所在吧。我相信李世石不会让人失望。明天一定会有一盘最精彩的人机大战。但是,李世石会赢吗?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人机大战今天的第二局李世石会赢吗?还是像第一局那样因中途丧失信心而认输?我觉得,李世石会赢。只要他抓住阿尔法碁的弱点,扬长避短,他就可能赢,而且还可能会乘胜再赢下第三第四局。至于第五局,那就另当别论了。为什么会这么说?且听我下面的分析。

   从这第一盘棋情况看,别看计算机计算能力超群,运算速度每秒可达数以千亿次,但就这块19x19的围棋盘的变化就已经远超人类所知宇宙的那无数银河系中的无数恒星系的所有原子数量了。在这方面,计算机也休想穷尽围棋的变化。何况围棋的胜负并不完全取决于下棋者的计算能力,而是要在计算能力基础上还要看对弈者的形势判断能力和大局观。对于计算机而言,所谓形势判断能力和大局观就是人工智能的模糊识别,即在一个根本无法进行准确计算的时候对棋局形势进行迅速的价值分析和判断:应该往哪儿落子?(我在拙作《我在伊朗下围棋》一书第五章第一节“围棋与电脑”以及《史啸虎谈围棋之四:围棋的变化究竟有多少?》中对此有所叙述和分析。详见: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865.html)对此,人则可以很快地作出正确的判断。人们将这说成是棋感。

   棋感这东西在布局和序盘时,也即对弈双方没有发生接触性战斗的时候,是最能发挥作用的。棋感好的棋手就是天才棋手。李世石等大师级围棋高手就有很好的棋感。但计算机在这方面恰恰是短板。或者说,计算机的这一弱点也最明显。因为在围棋盘上子数不多时落子需要的不仅是计算能力,而是天赋,是经验,是基于前两者的那种人类最微妙也是最奇妙的围棋第六感——棋感。我想,即便现在已经到了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了,人类自己创造的计算机人工智能可能还远没有达致这一水准吧?而谷歌DeepMind公司开发的阿尔法碁可能也不会例外吧?

   如果上述分析成立,人类围棋高手在与最伟大的人工智能机器对弈时就应该在布局和序盘阶段积极主动地寻找阿尔法碁在形势判断和大局观上弱点,尽量在这个阶段占据上风,压到机器,为自己在后面的中盘搏杀打下较为有利的作战基础。此其一。其次,建议李世石在中盘作战时尽量采取武宫正树先生的宇宙流战法,即尽量在广阔无垠的中腹与阿尔法碁进行战斗,让它找不到北。

   昨天观棋,我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的发现,即以计算能力超强著称的阿尔法碁虽然最终赢了李世石,但其耗时竟然比李世石还多!李世石还有30多分钟时,阿尔法碁就快读秒了。而且阿尔法碁所消耗的时间大多是在序盘和中盘发生在中腹的那场战斗中悄悄用掉的。这说明了什么呢?至少表明,阿尔法碁的计算能力也不是万能的,尤其是在它面对有着巨量变化的中腹战斗时,还是有其短板,而且是其大短板所在。李世石如果能在这方面动些脑筋,今天与阿尔法碁的战斗能赢就会是一个大概率事件。希望李世石作为人类围棋最高水平的代表性人物,能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不管怎么样,虽然李世石输了,昨天他大战阿尔法碁的第一局棋仍然是划时代的一盘棋。至少这局棋虽然让人类知道了自己创造的人工智能的厉害,更让几乎全世界的人类都知道了围棋,知道了围棋这个人类迄今最伟大的竞技性智力游戏。很有意思的是,昨天这场比赛的现场讲解竟然是两位外国人,其中一位我认识,是麦克雷蒙(Michael Redmond),美国职业围棋棋手,日本棋院职业九段,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位非东亚裔的围棋九段。另一位不熟悉,也可能是一位欧美围棋或计算机程序高手。这是我第一次在视频上看到有两位老外在讲解一盘棋,而且这盘棋的水准是如此之高,其数以亿计的世界各国观众又是如此之多!以前我曾说,我希望有一天能在某个伊朗人或者某个南非人的家里不经意间看到一副云子或榧木棋墩。这表明围棋在世界上真正普及了。也许,在这场人机大战之后,这种梦寐以求的景观会很快成为现实。我期盼着这一天尽早实现。

   此文快结束时,有朋友微信我,问道:你还认为李世石这场比赛会以4;1获胜吗?我踌躇了。因为我不知道李世石在今天比赛前会不会看到我的这篇拙文,或者说他看到后会不会不以为然?但我想,就我对李世石以往棋力和棋风的判断,虽然第一局输了有点出乎预料之外,但今天李世石还是有可能赢的,而且如果他赢了的话,这次人机大战到最后的胜利者可能还是李世石,而且他还可能会以3:2取胜。但如果明天李世石还输了呢?那只能说,年轻时的那个自负到不愿天下人负他的李世石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最后我还想说,与国际象棋不同的是,围棋与人类的博弈必将经历一个较长的时间方可见真章,孰胜孰负为期也将至少三年。像十九年前“深蓝”打败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就使得整个国际象棋界彻底认输的那种情况在围棋界是绝不会很快就发生的。

   人工智能在围棋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66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