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闻黎明:西南联大首次战时募捐记

更新时间:2015-07-26 23:15:51
作者: 闻黎明 (进入专栏)  

  

   抗日战争是一场现代化的战争,它不仅需要有坚定的意志,还需要能够支撑战争的人力、物力、财力。中国抗战的优势在于地广人众,为了克服经济上的重重困难,募集各种捐款成为后方支援前线的一项经常性举措。在全面抗日战争期间,西南联合大学在短短的八年历史上,曾举办过多次募捐,1939年2月为前方将士募集鞋袜在光华街云瑞中学礼堂首次公演《祖国》,1944年9月为响应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总会发起的筹募援助贫病作家基金,早已为世人熟知,而对于同样应当载入史册的慰劳募捐、征集寒衣、七七献金、飞机捐款等重要活动,则迄今还鲜有记录。

   本文仅对西南联合大学抵达昆明以后的首次战时募捐——慰劳六十军前方将士足篮排球比赛募捐活动及成效,作一回顾。

  

   前方杀敌后方募捐

  

   “七七”事变爆发后,云南人民和全国各界一样同仇敌忾,积极投入抗战事业。1937年8月,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在南京国民政府最高国务会议上表示,准备编组两个军出滇参加抗战。随之,云南的第一支抗日部队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军成立,并在巫家坝举行了誓师大会。1938年4月,六十军奉命开往台儿庄,参加第二阶段的徐州会战。22日,六十军进入台儿庄附近的禹王山阵地,加入正面阻击坂垣、矶谷等师团的战斗。六十军组建时共4万余人,投入这次鲁南保卫战者35123人,而伤亡者高达18844人,其中营连排长竟伤亡过半。一八三师旅长陈钟书、一八二师团长龙云阶,均光荣牺牲。

   为了支援前方,慰劳杀敌将士,追悼阵亡官兵以及欢送第二次抗战出征将士,云南省各界抗敌后援会于1938年5月9日召开第46次常务委员会议,决议组织大规模募捐。这次募捐的办法规定为:“一、扩大募集慰劳捐款,由会函请本市各电影院,剧院,及雅集社、青年会、女青年会、各社团、金马话剧社,分别定期举行慰劳六十军将士募捐大会,每处至少举行三日,举行时,由会派员监视售票,一面印发启事,请各界人士踊跃捐输,并分别函令本会各募集队长,及腾冲、昭通、个旧、保山、下关等五县分会劝募。二、征集慰劳物品,由会印发启事,分发各团体、商店、药房,大量募集各项军用物品,如食物、鞋、袜,及药品等,最好以本省上产(如黑大头、火腿等)为佳。三、推派代表亲赴前线慰劳,由会预先推定代表三人,俟慰劳款物募获相当成数时,即由各代表携带募获款物亲赴前线慰劳,分发慰劳款物。”当时,西南联大迁昆伊始,五天前才分别在昆明、蒙自正式开课,一切尚待安定,故学校没有来得及组织师生募捐。不过,他们以一种特殊形式——球类竞赛,揭开了学校抵昆后战时募捐的帷幕。

  

   足篮排球比赛募捐准备

  

   喜爱体育运动是青年人特性,组成西南联大的北大、清华、南开,都有着悠久的体育传统。作为云南省最高学府的云南大学,同样也聚集了众多热爱体育的学生。而战争初期由杭州迁到昆明的中央航空学校(1938年8月初改名为空军军官学校),更是集中了一批荣获过多种荣誉的运动健将。这些青年聚集在一起,很自然地掀起生龙活虎的体育竞赛。

   西南联大在昆明有文字记载的体育比赛,是开学后第二天即5月5日与云南大学举行的排球友谊赛,这是两校间的首次对抗赛,结果西南联大以二比三失利。

   青年人对体育的热爱,很快被寻找拓展募捐渠道的云南省政府注意到,为此,云南省各界抗敌后援会希望西南联大、云南大学、中央航校组织一次球类比赛进行募捐,并立即致函三校体育组主任马约翰、杨元坤、徐汝康,邀请他们参与募捐筹备工作会议。云南《民国日报》对此事报道说:“此次鲁南二次会战,本省六十军亦奉命参加,英勇壮烈,屡建奇功,昼夜血战,备尝辛苦,省后援会为鼓励士气起见,特发起募集慰劳款物运动,除已分函本市各娱乐场所及各社团分期举行募捐外,并拟组织球类比赛募捐,定期于下月初旬内举行,开大会筹备人员,已由后援会函聘联大体育主任马约翰先生,云大体育主任杨元坤先生,航校体育主任徐汝康先生担任云。”

   马约翰等人接到云南省各界抗敌后援会来函后,迅速行动起来。5月23日、24日,马约翰、侯洛荀(西南联大体育组教员)和参与募捐筹备的云南大学、中央航校负责体育教学的徐汝康、杨元坤、李信标、魏徐年、俞修德,及云南省各界抗敌后援会顾致中、胡绶之等人,在省党部相继召开球类比赛募捐筹备会第一、二次会议。

   会上,作出了以下决议:关于“球赛募捐之名称案”,议决:用“航校联大云大慰劳六十军前方将士足篮排球大会”名称;“球赛节目”,议决:第一日足球,联大云大联合对航校,于下午二时开始。篮球,云大对联大,于下午四时开始。第二日,排球,云大联大联合对航校,于下午二时开始。篮球,云大联大联合对航校,于下午三时开始;本会组织及人选如何决定案,议决:一、设总干事一人,负责本会一切工作,推马约翰先生担任。二、设竞赛股,推马约翰先生、徐汝康先生、杨元坤先生、李信标先生,及魏徐年先生负责。三、设庶务股,推杨元坤先生负责。四、设销券股,推侯洛荀先生及俞修德先生负责。五、设宣传股,由抗敌后援会派员负责,并函请《云南日报》阮以仁先生、《民国日报》杨秀峰先生协助办理。六、文书事宜,亦由宣传股负责办理之;关于“参观证制发数目案”,议决:一、甲种参观证制一千张,每张售国币一元,有坐位。二、乙种参观证制五千张,每张旧币二角,无坐位;“开球式应否举行案”,议决:恭请龙主席开球;“应否设会场军乐队案”,议决:应设,并函请航校军乐队担任;“应否于会场内设置贩卖部案”,议决:应设置,由航校抗敌后援会代为接洽;“参观证如何推销案”,议决:分四种方法推销。一、名人推销,由顾同志致中先将名单开出,并预函介绍,即请马约翰、徐汝康、杨元坤三先生负责推销。二、设分销处推销,即请正中、中华、商务三书局,青年会、国货公司、汇康等代销。三、各商号推销,即请童军理事会方同志厚庵负责派童军推销。四、各学校推销,由杨元坤先生负责,先将学校名单开来,再提下次会议核定。

   这次足篮排球比赛募捐,不仅是西南联大在昆明首次参加的战时募捐,也是云南全省“破天荒头一遭的球类募捐比赛”。虽然过去全省运动会上有球类比赛,但“看赛球要买票,实在是头一次”,而且其更大意义在于提倡体育健身,以健强的体格参加拯救国家拯救民族的抗战。

   西南联大对这次球赛募捐格外重视,5月25日至27日,马约翰等与云南大学、中央航校体育组负责人至少又开了两次筹备会议,对比赛各个事项做了周密安排。其中27日的第四次筹备会上通过的决议,包括会场秩序如何维持案、会场内临时办公室及运动员休息室如何设备案、会场内救护事宜如何办理案、会场设备如何计划案、运动器具推何人保管案、宣传用壁报如何制备案、各项布标壁报及电影院内之宣传应于何日制备案、本会职员应否发给优待券案、本会职员伙食如何办理案、会场招待人员如何聘任案、庶务股应否设会计干事案、会场内之照相如何办理案等。上述决议可谓细致入微,极为周详,如对“本会职员应否发给优待券案”,议决“本会职员概不以给优待券”,对于“本会职员伙食如何办理案”,亦议决“由各职员自备”。

   参加这次比赛的是三所学校,鉴于上场者只能有两队,而中央航校又云集了诸多体育健将,于是决定西南联合大学与云南大学在足球和排球两项上组织混合队。

  

   精彩的比赛理想的募捐

  

   募捐比赛的第一场是足球,时间为6月4日下午。但是,这天天公不作美,阴霾四布,近11时竟还风雨大作起来。不过,狂风骤雨没能阻止在云南大学运动场举行的足球赛,昆明民众也呼朋结友、接踵摩肩,对这次球赛募捐寄以极大的热情。

   值得重视的是,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也亲自到场,并为比赛开球。这天下午2时许,身穿灰色夹袍青马褂的龙云在云南大学校长熊庆来等人陪伴下,于军乐声中冒雨莅临云南大学运动场。

   开赛前,对阵的两队在领队带领下跑步进入赛场,西南联大与云南大学混合队出场队员中,西南联大者为邹新垓(清华)、董家铭(清华)、黄景琛(南开)、李文渊(南开)、陈之颉(清华)、彭克诚(南开)等6人,云南大学为李发宽、张镇华、章学阴、冯瑞祥、骆美洪等5人,队长为李发宽。航校足球队也为这次比赛做了充分准备,队员中不乏多次出席运动会的体育健儿。如陈镇和曾于1936年代表中国出席第十一届世界运动会,尹经行曾代表洛阳出席全省运动会,佟明波曾代表辽宁出席东北四省运动会。队员入场后,排队相向而立,裁判员侯洛荀略加说明后,球员各归位置,然后恭请龙云开球。2时40分,龙云在欢呼声中步入球场,举足开球。龙云这一脚,不仅拉开了这次体育募捐比赛的帷幕,也揭开了西南联大战时募捐的序幕,也为西南联大历史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接着,22位豪杰开始激烈角逐。比赛总有输赢,西南联大与云南大学的队员间还不甚熟悉,配合不够严密。结果,在航校队一浪接一浪的攻势下,尽管守门员张镇华喋血苦守,几度扑住必进之球,但最后以零比四负于航校队。这场精彩的比赛,在记者笔下,描写得十分生动:

   二时四十分,由主席开球后,两队健儿,即各选身手,开始角逐,数分钟后,大雨如注,观众多怨天公不作美,盖恐大雨中,技术将因此减色。殊知,双方球员,奋勇作战,固不因此而稍馁也。小黑炭于万马军中,单刀直入,继又得佟(佟明波)、刘(刘冶之)二将夹马助威,遂直抵敌巢,但见铁脚起处,球即飞奔入网,于万马喝采声中,首创得球,即以轻捷身法,一个流星拐传给中锋陈镇和。陈腿儿一扬,球又向门心直飞而去,幸混合队守门张镇华坐镇从容,闭门谢客,双手接住踢出,得离险境。但战不数合,尹(尹经行)又得球,向敌门斜射,又被张镇华接住掷出,时陈镇和已进抵张身旁,相距仅尺余,不幸脚下一滑,翻身便倒,致失良机,殊觉可惜。此后混合队球门几成众矢之的,险象环生,幸经张镇华喋血苦守,始得化险为夷,因而博得掌声不少。休息后续战,混合队屡图反攻,但因体力较差,联络散漫,终未得逞,虽有数度机会,集中兵力,实施中央突破计划,乃航校阵容严密,结果碰壁而返,无何,混合队后卫因手角球,被罚十二码球,当由刘宝麟轻描淡写,一脚踢去,张镇华扑地抢救不及,球又顺地入网。继之陈镇和得球,向门猛射,虽经张抢救拍出,又被尹经行所获,传与汤训惠。汤避实就虚,一举成功。十余分钟后,汤再接再厉,球又应声入网。结果,航校以四比零,大获全胜。

   文中的“小黑炭”,是航校足球队长陈镇和的外号,张镇华为云南大学队球员,任这次比赛的混合队守门员。这次混合队虽然输了球,但他们精湛的球艺仍得到称赞,赛后,有记者为几位球员赋打油诗一首,其中描写任中锋的联大球员陈之颉一诗写到:“彬彬文士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且借踢球练体魄,若个书生竟封侯。”

   航校组织的啦啦队,在场显得格外耀眼。他们一部分人穿着黄裤白衣,两肩斜挂黄红相间带子,头戴纸做的花花绿绿大礼帽,手持迎风招展的红旗。一部分人手执黄蓝旗,戴博士帽,由数人扛着一个红色纸炸弹为前导。其“奇装异服,状极滑稽,令人叹为观止”。交战时,因雨倾盆,纸帽脱落,“数十光头,均脱颖而出”,“更足令人捧腹”。

   6月12日,这次战时募捐已经结束,但为了满足观众要求,除举行了原定6月4日因雨未能进行的篮球比赛外,又增加了一场足球表演赛,两者都是在西南联大队与云南大学队之间进行的。

   对于云南组织的球类募捐比赛,人们并不在意谁强方谁弱,谁胜谁负,比赛的输赢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用这种方法取得了理想的募捐效果。以足球比赛为例,票价分甲乙两种,甲种券总数500张,每张国币1元,至6月1日已售出300余张。乙种券由各校负责推销,云南大学推销的600张,也于6月1日全数销完,且云大同学每人至少购买1张。联大与航校推销者,至6月1日亦所余无几。此外,昆华中学、昆华女中各负责推销400张,南菁中学推销100张,市立女中推销50张,而自行到向各商号、书局购买者也很踊跃。篮球比赛的票价,为每张2角。至于排球票价,惜尚未找到相关资料。

  

本文责编:lijie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0788.html
文章来源:《团结报》2014年8月7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