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远鹏:友人记大师-——读吴泰昌先生《我认识的钱锺书》

更新时间:2014-07-27 11:34:46
作者: 吴远鹏  

  

   《我认识的钱锺书》一书2005年4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不同于其它钱锺书传记的书,书的作者吴泰昌先生是《文艺报》副总编、顾问、编审,与钱锺书先生、杨绛先生交往二十多年。在这本书的《编后赘语》中,作者谦虚地称,本书所写的是他了解的钱锺书的一些琐闻,"对认识钱锺书的道德文章没有太多价值,但对于了解一位有血有肉的大学者或许有其亲切具体的点滴一面"。正是这些"琐闻",真实记录了大师的"真精神"。

   钱锺书先生是大学者,是大师,但他却不大愿意别人写他,他也不喜交际应酬,独自"默存"(钱先生字默存)。杨绛先生在《我们仨》中回忆他们负笈英伦时说:"能和锺书对等玩的人不多,不相投的就会嫌锺书刻薄了。我们和不相投的人保持距离,又好像是骄傲了。"他们这一"骄傲"的信条是终身实行的,特别是1949年之后,几乎从大众视野中消失了,以至读者对其生平情况多乏了解,亦无法了解。当然,完全与世隔绝是不可能的,钱锺书、杨绛夫妇还是有不少朋友故旧相互往来的,钱先生对朋友、包括新结识的朋友也是充满关心之情的。1978年12月,作者突然收到钱先生的信,信中说:"去秋承惠过快晤,后来听说您身体不好,极念。我年老多病,渐渐体贴到生病的味道,不像年轻时缺乏切身境界,对朋友健康不甚关心。奉劝您注意劳逸结合,虽然是句空话,心情是郑重的。"此时离他们相识才一年多,让吴泰昌先生非常感动。吴泰昌先生通过与钱先生多年的交往,感受到钱先生"待人和蔼可亲,处事知情达理",每次见到他们,总能体会到他们挂念着许多前辈、同辈、晚辈朋友,总会询问一些老友的安康,连小字辈也不放过。

   1984年,钱锺书先生为钟叔河先生的《走向世界--近代知识分子考察西方的历史》一书作序,这是钱先生生平惟一一次主动为人作序。《走向世界丛书》是在湖南人民出版社工作的钟叔河先生于1979年开始编辑的一套书,计划将1840年至1911年七十年间中国知识分子考察西方(包括日本)的著作收集出版,第一种于1980年8月出版,之后陆续出版。钱锺书先生在看过丛书的几本以及他在《读书》杂志上发表的丛书序言和分册导言后,主动约请钟叔河先生见面,建议他将总序和各篇叙论(导言)印成一册,并破例为之作序。钱锺书先生十分赞赏推崇这套丛书,为丛书的编辑、出版、出好和发行颇费心思,多次写信给编者,认真地提出许多宝贵意见。其时国门方洞开,开放改革事业刚刚起步,钱锺书先生对这套丛书的关爱,正如吴泰昌先生所说的:"其良苦用心就决不仅仅止于对某个人的劳绩、某套丛书的出版了",这是人们不难想见的。

   钱锺书先生对晚辈学人多赞赏、提携、奖掖,但他"不开宗立派,不传授弟子"(杨绛先生语),甚至不让学生、晚辈称他为老师。吴泰昌先生知道钱先生不好为人师,见面写信都称他为"钱先生",钱先生后来带病两次为他的散文集《梦的记忆》题写书名,使他深为感动,在后记中"贸然"尊称起"老师"来,钱锺书先生特地写信说--

   "师"称谨璧。《西游记》唐僧在玉华国被九头狮子咬去,广目天王对孙猴儿说:"只因你们欲为人师,所以惹出一窝狮子来也!"我愚夫妇记牢那个教训。

   既谦逊睿智,又充满"钱氏幽默"。

  

   (2005年9月18日,中秋节)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59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