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远鹏:在储安平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更新时间:2014-07-25 22:28:05
作者: 吴远鹏  

  

   (2009年7月4日)

  

   主席先生、各位同仁:

   大家好!

   拜谢泳先生不拘学术背影之赐,我有幸来参加今天的纪念储安平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

   我应该是这屋子里惟一一个没有上过大学的,因为我十几岁就出来工作了。我来自厦门边上的泉州,在我们泉州府文庙有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前面有一个七柱五门的大牌坊,我经常到文庙广场上去逛,但是我从来不敢从牌坊中间的大门进去,走的都是边上的小门,就是因为我没有上过大学。昨天来厦门大学参加会议,我走的也是厦门大学大门边上的小门。

   厦门大学的旁边就是著名的南普陀寺。今天早上六点我就起床到南普陀转了一圈。信佛的人讲究一个"缘"字。我虽然出生于储安平先生失踪之后,但我觉得我和储安平先生是有"缘"的。

   我这次提交研讨会的论文是《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试论作为政治家的储安平》,我刚才已经说过,我没上过大学,没有受过专门的学术训练,因此我也不知道我写的这篇东西能不能算是一篇论文,毕竟它不同于现在很流行的、规范的学术论文。我刚才说,我来自泉州,那是一个小地方,在我们那个小地方,要见到一点资料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我的这篇文章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新的史料,使用的大都是旧资料。惟一可以提一下的是,里面关于储安平先生当选九三学社候补中央委员的时间,与先前见到的资料不一样,因为我家里有一本关于八个民主党派历史的书,里面有各民主党派历届中央委员会的名单,我查对了一下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的名单,里面储安平当选为九三学社第三届候补中央委员的时间比此前见到的资料大约早了两年。

   我的论文会议的论文集里面已经全文印出来了,我在这里就不详细谈了,有兴趣的可以看论文集。在这里我就谈一下我为什么写这样一篇文章。

   刚才我说过我觉得自己和储安平先生有缘。我知道储安平先生的名字和事迹其实是很早的,大概在80年代中后期,我现在已经记不真确是在什么资料上看到,应该不是戴晴女士的《储安平与"党天下"》,当时它还没出来,有可能是叶永烈关于反"右派"的论述。当时见过的资料也算挺多,不过像储安平与他的事迹这样留下深刻印象的并不太多。在这之后,凡是能见到的关于储安平先生的文字我都认真看了,像章诒和先生关于储先生的文章,我就比一般读者早一、二年看到,我是在《往事并不如烟》出版之前就在《同舟共进》杂志上看到了。

   大约在三、四年前,我在天益网的"天益社区"上发了一个帖子:"储安平研究专辑",这是一个长贴,我把手头上有的关于储安平先生的文字都贴出来了,这里面就包括了章诒和先生、谢泳先生的研究成果。这个帖子的点击量还挺多,说明还是有很多人关注的,我前几天看了一下,达到四千多的点击量。

   一个多月前,因为想着要来参加这个会议,脑袋里不时想着我的这篇文章、想着储安平先生,那时恰逢端阳节,报纸、电视都在报道全国各地纪念屈原的各种活动,热闹非凡。我的脑子忽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屈原作为一个爱国诗人,几千年来受到全国人民的怀念和纪念;储安平先生作为一个爱国、正直、勇敢的知识分子,也应该受到全国人民的尊敬和怀念。

   谢谢大家。

  

   2009年7月4日

   于厦门大学国际学术交流中心

  

   (附注:2009年7月3~5日,到厦门大学参加厦大人文学院中文系主办的储安平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原本准备了一个发言提纲,就是提交论文的主要内容,因论文集已先期印出,与会者发言大都未详细谈论文内容,考虑到我的话题有点"犯忌",为避免让主办者为难,我亦未按原先准备的提纲发言,而是即席说了上面这几句话。)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656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