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殿兴:普希金生平事迹钩沉录

——还原真实的普希金之五

更新时间:2019-06-07 16:56:54
作者: 陈殿兴 (进入专栏)  

  

   目录  

   一、还原真实的普希金任重道远——短序  

   二、出于淤泥而不染——他的远祖和父母  

   三、外祖母功不可没——他的第一个俄文老师  

   四、皇村学校——一所贵族大学  

   五、放荡不羁多情种——他的恋人和私生子  

   六、普希金与沃龙佐夫——他的南俄“流放”真相  

  

   一、还原真实的普希金任重道远——短序  

  

   普希金是俄国伟大诗人。俄国人,无论男女老幼,大概没有人没读过他的诗。但是他的生平事迹,人们却若明若暗。1937年开始,苏联官方开始神化普希金,对他生平事迹的研究划定了框框。谁要突破框框,谁就要要付出惨重代价[1]:不仅在学术界受到歧视,研究成果难以发表,而且更有甚者,甚至为此而献出生命。[2]。即使苏联垮台以后,正统的普希金研究机构仍然坚持苏联时代的框框,而且俄国人,无论男女老少,没有人不喜欢普希金的诗的,在情感上也愿意接受神化普希金的做法,不愿意正视真实的史实。但是只有认识真实的普希金才能真正深刻地理解他的作品和创作道路。因此一些学者不畏艰难险阻,为让读者了解真实的普希金而进行研究。他们的研究成果在俄国已引起越来越多的读者的注意。  

   我的工作就是选择这些学者的研究成果中的精华告诉中国读者。为此,我已发表了几篇文章(《普希金与沙皇》《普希金之死前前后后》《普希金晚年悲剧》《普希金之死:史实与质疑》),这篇是对以前几篇的补充,把前几篇文章里没有提到、而中国读者需要知道的、跟普希金生平有关的一些史实做一介绍。  

   中国研究普希金长期受苏联影响,完全还原真实的普希金需要做的工作很多。我做的工作只是开头,未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任重道远。  

   这里还应当说明的是,我介绍的大多是俄国学者所得出的结论。他们的每一个结论,都有很详尽的论述和令人信服的论据,有的是一篇论文,有的是一部专著。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根据我注释里提供的线索去阅读,乃至独立研究。  

  

   二、出于淤泥而不染——他的远祖和父母  

  

   普希金对自己的先祖是充满自豪感的,在诗文里不止一次提到过自己的先祖。然而我国读者却知之甚少,因此有必要加以简要介绍。  

   普希金出身于一个贵族世家。始祖拉特沙(Ратша的音译,这是一般写法;普希金在《我的族谱》里写作Рача,音译是拉恰)是伊戈尔·奥利戈维奇大公的家臣,负责管理基辅市,距今已六百年,因此普希金自称是出身于具有六百年历史的贵族世家。拉特沙第七代后裔格里戈里·亚历山大罗维奇绰号Пушка(大炮),因此其后代就姓Пушкин。祖父列夫·亚历山大罗维奇·普希金(1723-1790),曾任炮兵上校,近卫军上尉(相当于陆军中校),退休时为中校。普希金的父亲谢尔盖·利卧维奇·普希金先在军队服务,官至上尉,以少校衔退休。后到军需财务局任文职,官至七级财务官(待遇相当于陆军中校),他是普希金祖父跟第二任妻子所生,所以虽是贵族,但没有爵位——爵位由长子继承。  

   曾外祖父伊布拉姆·彼得罗维奇·汉尼拔(1696——1871),传统说法是埃塞俄比亚(阿比西尼亚帝国境内)一个领主的孩子(一说:汉尼拔不是黑人,而是西班牙的黑皮肤的塞法迪犹太人[3]),七岁时和弟弟一起被掳到君士坦丁堡,1705年被俄国萨瓦·拉古津斯基买下,带到俄国献给了彼得大帝(彼得大帝很喜欢搜集一些珍奇的东西)。他1705年7月下旬接受东正教洗礼,彼得大帝是他的教父,因此他的父名就叫彼得罗维奇,姓就叫彼得罗夫(1720年代末为了纪念古迦太基名将汉尼拔改姓汉尼拔)。一直跟在彼得大帝的身旁,彼得大帝征战,他也跟着征战,充当传令兵和秘书。1716年随彼得大帝出国,留在法国,进了一所工程学校,学习了一年半,便参加法军,在四国联盟战争中头部受伤,官至大尉。1723年回俄国,被任命为近卫军普列奥布拉任斯基团彼得大帝亲任连长的爆破连少尉工程师。1756年任俄军军事总工程师,1759年升任上将,1762年退休。因功勋卓著,被封多处领地,米哈伊洛夫斯克就是其中之一。普希金很以他自豪,在诗里多次提到他,1827年还以他作题材着手写一部历史小说,没写完,书名就叫《彼得大帝的黑人》。  

   祖祖辈辈都是农奴主,父亲的祖传庄园是波尔金诺,母亲的祖传庄园是米海伊洛夫斯克。1830年5月6日,普希金跟冈恰罗娃订婚以后,父亲分给了他波尔金诺附近一个叫基斯捷尼约夫卡的村子,有200个农奴。因此自己也成了农奴主。  

   他虽然出生在农奴主家庭,而且自己的生活也靠农奴养活,但是他反对农奴制,1819年就写出了《农村》一诗,描写了农奴的悲惨处境。  

  

   三、外祖母功不可没——他的第一个俄文老师  

  

   正统的普希金研究专家过去一提到普希金喜爱俄文,喜爱俄国民间文学,就离不开乳母阿琳娜·洛吉诺夫娜,绝口不提他的外祖母玛丽亚·阿列克谢耶夫娜·汉尼拔(1745-1818)。她是普希金曾祖父的女儿嫁给普希金的外祖父。1811年以前住在莫斯科市内和莫斯科郊区的扎哈罗沃庄园,普希金小时候经常到她家。后来她还住在女儿家,帮着女儿料理家务。当时人扬科娃回忆说:“普希金一家日子过得快活开心,真情坦率。家里的事情大部分由汉尼拔老太太主持。她是个很聪明能干、深明事理的女人。她像母亲一样关怀心爱的外孙。家里日常都讲法语,但是她却讲俄语,她也教普希金讲俄语,她是普希金的第一个俄语老师。普希金非常爱听她讲彼得大帝黑人以及她的祖父勒热夫斯基(ЮрийАлексеевичРжевский,1674—1729)接待彼得大帝的故事,讲不久前的往事……”[4]  

   普希金在皇村学校读初年级的时候,外祖母常用俄文给外孙写信,信的用词造句异常优美,使精通俄文的普希金的同学杰尔维格赞叹不已。杰尔维格回忆说:“毫无疑问,她是未来诗人的第一位老师……她教会了他读俄文写俄文。”后来(1817-1818年间)还对年轻诗人讲过俄国伟大剧作家冯维静和她看讽刺喜剧《纨绔子弟》初演的盛况,她说:“剧院人山人海——普罗斯塔科夫们和斯科京宁们(都是剧中人物——引者)进城担任公职的子孙们都来看剧,因此他们看到了自己的知近朋友和家人……”  

   19世纪中叶,普希金研究专家巴尔捷涅夫记录了普希金的妹妹奥莉加的口述,“诗人的外祖母玛丽亚·阿列克谢耶夫娜·汉尼拔喜欢回忆老事,普希金听她讲过家族的许多传说——这些传说后来受到他非常珍视。她常讲著名的彼得大帝黑人及其亲属和她和丈夫的祖先的故事。例如,我们知道她爱讲她的外祖父勒热夫斯基接待彼得大帝的故事。其中有这样一个故事。“皇上常常随随便便地到勒热夫斯基家里来。有一次来吃午饭。餐桌上端上了皇上爱吃的用发面饼包成的大包子。可是皇上不知为什么没有吃,撤下去了。第二天,勒热夫斯基吩咐把大包子给自己端来,他一看吓坏了——原来包子里放了一些蟑螂当葡萄干。彼得大帝看到这些昆虫感到无法形容的噁心。勒热夫斯基的仇敌买通了厨师玩这个把戏,是想让皇上的宠臣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5]勒热夫斯基家的一些细节后来在普希金的小说《彼得大帝的黑人》里有所描写。  

   普希金的乳母阿琳娜·洛吉诺夫娜,本是他的外祖母玛丽亚·阿列克谢耶夫娜·汉尼拔家的仆人,给普希金的母亲当过乳母,是玛丽亚·阿列克谢耶夫娜·汉尼拔选派她去给普希金当乳母的。  

  

   四、皇村学校——一所贵族大学  

  

   普希金能成为伟大诗人,个人的天赋固然很重要,但是个人的天赋没有适宜的客观条件也是得不到发展的,其结果也只能是“泯然众人矣”。对普希金来说,适宜的客观条件里家庭环境固然重要,但是他青少年时期所受的教育可能更重要。然而长期以来,人们谈到普希金成长时却只只提家庭环境,不提皇村学校。其实,普希金的政治观点和写诗技艺都是在皇村学校养成的——他的第一首诗也是在皇村学校写的。因此这里要简要谈谈皇村学校。  

   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登基以后,采取一系列自由主义的措施推行改革。1810年,他指示其亲信、主张改革的教育大臣斯佩兰斯基起草创建一所培养开明的治国精英的高等学校的方案。1811年,亚历山大一世批准这个方案,成立了皇村学校。校舍定在彼得堡附近的沙皇夏宫所在地皇村。学校取名Царскосельский лицей(皇村学校)。лицей这个词来自古希腊文Λύκειον,本意是雅典郊区的一个地名,苏格拉底和亚理斯多德曾在那里讲学的地方。取这样一个名字,就表示这不是一般学校,是以培养贵族子弟成为治国栋梁为宗旨的贵族大学。  

   规定学制6年,分前后两期,前期3年为预备班,授中学课程;后期3年为高级班,授大学课程。毕业后根据成绩可获得9至14级官衔。  

   设以下课程:  

   1思想类课程(神学,伦理学,法学,政治经济学)。  

   2.语文类课程(俄文、拉丁文、法文、德文;文学和语言,雄辩术)。  

   3.历史类课程(俄国史、世界史、自然地理)。  

   4.数理类课程(数学、物理学基础和环宇概况,数量地理学,统计学)。  

   5.美术和体育类课程(书法,绘画,跳舞,击剑,骑马,游泳)。  

   第一届招生30人(其中一人后来病退),全是从十一二岁的贵族子弟中选拔的。学生一律住宿,每人一个房间,有舍监和家庭教师照料他们。亚历山大一世本想让他的两个弟弟——尼古拉和米哈伊尔也来就读,因皇太后反对只好作罢。  

普希金之所以能入选,有学者说因为他的伯父瓦西里·普希金是著名诗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662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