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傅国涌:自由的诗人普希金——普希金像前的分享

更新时间:2017-08-24 23:24:33
作者: 傅国涌 (进入专栏)  

   2017年8月,我第一次踏上俄罗斯的土地,去寻找普希金、托尔斯泰、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们的故乡,临行前带了一册诗人查良铮汉译的普希金诗集。普希金是十二月党人的朋友,也是那一代俄国知识人的歌者,可以说,他的《自由颂》、《致大海》等诗篇代表了他们的心声——

   再见吧,自由的元素!

   最后一次了,在我眼前

   你的蓝色的浪头翻滚起伏,

   你的骄傲的美闪烁壮观。

   ……

   我全心渴望的国度呀,大海!

   多么常常的,在你的岸上

   我静静地,迷惘地徘徊,

   苦思着我那珍爱的愿望。

   ……

   世界空虚了……哦,海洋,

   现在你还能把我带到哪里?

   到处,人们的命运都是一样:

   哪里有幸福,必有教育

   或暴君看守得非常严密。

   再见吧,大海!你壮观的美色

   将永远不会被我遗忘;

   我将久久地,久久地听着

   你在黄昏时分的轰响。

   ……

   这是普希金《致大海》中的诗句,此刻重读,我想到的是二百年前的十二月党人,并想起印度圣雄甘地的一句话,“纯洁的人们的自愿牺牲,是对傲慢的暴政的最强有力的回答,而这种傲慢的暴政是上帝和人类所不容的。”他们肉身的牺牲成全的是灵魂的自由与圣洁,在他们的旗帜上最激动人心的词只有一个,就是神圣的“自由”。正如普希金在《自由颂》中所歌唱的——

   要想看到帝王的头上

   没有人民的痛苦压积,

   那只有当神圣的自由

   和强大的法理结合在一起;

   只有当法理以坚强的盾

   保护一切人,它的利剑

   被忠实的公民的手紧握,

   挥过平等的头上,毫无情面;

   只有当正义的手把罪恶

   从它的高位向下挥击,

   这只手啊,它不肯为了贪婪

   或者畏惧,而稍稍姑息。

   当权者啊!是法理,不是上天

   给了你们冠冕和皇位,

   你们虽然高居于人民之上,

   但该受永恒的法理支配。

   一百八十年来,当他离世之后,这些歌声一直在不同语言的读者心中不断地激起回响。8月17日中午,我在普希金的母校——皇村学校,站在普希金的铜像前,有十五分钟的即兴分享,没想到傅阳录下来,并在紧张的旅途中制作成了一个短片,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感谢他送我的这份礼物。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5652.html
文章来源:国语2017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