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殿兴:普希金之死:史实与质疑

——还原真实的普希金之四

更新时间:2018-10-25 22:33:51
作者: 陈殿兴 (进入专栏)  

  

   一、前言

   我在《普希金的晚年悲剧》里已经讲过,不幸的婚姻、债台高筑和疾病缠身把普希金逼上绝路。他想自杀,但又不想让人看出来是自杀,因此他便想到了决斗。于是就假造并分发了《绿帽称号证书》,说这封匿名信是黑克仑父子写的,硬要跟丹特斯决斗。

   普希金是在决斗中受伤不治而死的。他的死,笼罩着很多迷雾。在Google的搜索引擎打上смерть Пушкна(普希金之死)可以找到6,520,000(0.63秒)条相关结果。由此可见俄国读者是非常关心这个问题的。学者写了大量的论文和专著来试图找到真相。他们之间有共识,也有分歧,有彼此支持,也有互相诘难,我在《普希金之死始末》里介绍了学术界比较公认的一些主要情况,但是还有许多重要的细节和学者的研究成果没有得到介绍,因此在这里要再做一些补充,把学者认识比较一致的结论和尚待继续研究的问题介绍给大家。

   本文以及我以前写的几篇关于普希金的文章,年月日在俄国境内发生的事件均采用俄历,因为俄国当时实行俄历。俄历,在1900年以前比公历早12天,在1900至1918年间,则早13天。俄历1918年被废除。俄国学者谈论普希金的著作,偶尔也有用公历的,因此在这里提一下。

  

   二、普希金要求决斗,各方设法阻止

   1836年11月2日,普希金听人说纳塔利娅在波列季卡家里跟沙皇幽会过,便出其不意地问纳塔利娅,纳塔利娅张皇失措,顺口编了一个谎言,说是丹特斯诱骗她到那里,跪下求她,拿出手枪以自杀威胁她,要她顺从,等等。普希金根本不相信她的谎言——他知道跟她有染的是沙皇,但是他决定要利用这个谎言找丹特斯决斗,因为不能找沙皇决斗嘛。第二天普希金就动手假造匿名信并寄给他的好朋友。这些情况,我在《普希金的晚年悲剧》里已讲过,这里就不再赘述。11月4日上午收到匿名信,晚上他就写信给丹特斯要求决斗。

   第二天(11月5日)将近中午,丹特斯的义父黑克仑就登门拜访普希金,说他以为普希金给丹特斯的信是给自己的(因为丹特斯成为黑克仑的义子后也改姓黑克仑——叫乔治·黑克仑,以下我们仍简单称他为丹特斯),就拆开了,说丹特斯在团里值班,不知道此事,请普希金把决斗时间推迟24小时。

   普希金把要决斗的事告诉了纳塔利娅。傍晚,纳塔利娅和她的两个姐姐就打发她们的哥哥伊万到皇村去告诉普希金的好友茹科夫斯基设法阻止。

   茹科夫斯基得知普希金要决斗的消息,便同纳塔利娅的姨妈、前宫廷女官扎格里亚日斯卡娅一起劝说普希金取消跟丹特斯的决斗。

   黑克仑父子认为没有理由决斗,他们跟匿名信没有关系,对纳塔利娅编造的11月2日的幽会也一无所知。黑克仑父子千方百计地要避免决斗,他们竟异想天开写信给纳塔利娅,要她写信给丹特斯,要丹特斯不要跟她丈夫决斗。他们的这种无理要求,遭到纳塔利娅愤怒拒绝。最后,黑克仑找到茹科夫斯基,说丹特斯追求的不是纳塔利娅,是她的姐姐叶卡捷琳娜并准备向她求婚,请求普希金把决斗时间推迟两个星期。一星期后,丹特斯向叶卡捷琳娜求婚成功。这样,普希金便不得不于11月17日撤回决斗的要求。丹特斯听到他请的决斗陪同达尔莎克说普希金撤回决斗的要求以后,请一起跟他谈话的双方决斗陪同——达尔莎克和索洛古布告诉普希金,说他感谢普希金同意结束他们之间的争执,希望今后像兄弟一样相见。索洛古布请达尔莎克一同去见普希金,把此话当面告诉他。达尔莎克向普希金转达了丹特斯的话,索洛古布接着说:

   “我已应允你会像对待熟人一样对待自己的连襟。”

   “你不该这么说。永远不会这样。普希金家跟丹特斯家永远都不会有任何往来。”普希金怒气冲冲地喊道。

   达尔莎克跟索洛古布互递了个忧悒的眼色。过了一会儿,普希金心情稍微平静下来,补充说:

   “不过我相信而且愿意相信丹特斯先生的这次作为是诚实的。”

   “我不需要听到更多的话了。”达尔莎克接过话茬说完就匆忙走了。

   普希金在撤销决斗以后,11月21日给本肯多夫写了一封信。学者认为他写这封信的目的是要尼古拉一世看到信里的一句话——“我在任何情况下也不愿意看到我妻子的名字跟任何别的人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信的全文讲的是他认为匿名信是丹特斯及其义父黑克仑写的,因此要找他们决斗。这句话跟全文没有任何关系。它要说明的是,追逐纳塔利娅的,除了丹特斯,还有别人,暗示尼古拉一世跟纳塔利娅有染。写这封信的目的就是要尼古拉一世看到这句话找他谈话——他相信本肯多夫能看出来,会报告尼古拉一世,而且本肯多夫也许真的报告给了尼古拉一世。11月22日,茹科夫斯基为了防止决斗再次发生,也把普希金要决斗的事告诉了尼古拉一世。可能因为以上这两个原因(传统的普希金研究者一直认为是茹科夫斯基的劝说起了作用),尼古拉一世于11月23日要普希金进宫谈话。谈话的具体内容,无人知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普希金承诺不以任何借口进行决斗——这从他弥留之际请求沙皇宽恕他违反承诺进行决斗的史实里可以看出来——这是传统看

   法。

   从彼特拉科夫院士开始,有些学者对尼古拉一世跟普希金的这次谈话,进行了推测。普希金之所以要找尼古拉一世谈话,目的就是要尼古拉一世不要骚扰他的妻子。他们推测,普希金和沙皇可能谈到了纳塔利娅,谈到了匿名信,普希金或明或暗地要求沙皇不要骚扰他的妻子,还可能显示他作为宫廷史官看过秘密档案,知道皇室的丑闻,其中包括亚历山大一世跟纳雷什金夫人通奸的丑闻和尼古拉一世是私生子的秘密(尼古拉一世不是保罗一世的亲生儿子,是保罗一世登基前已断绝关系的配偶玛丽亚·费奥多罗夫娜跟宫廷信使巴布金的私生子)。(详见Костин Александр Георгиевич .Тайна болезни и смерти Пушкина.p.80-83)

   格奥尔吉·丘尔科夫在1938年出版的《普希金的生活》里则认为, 1836年11月23日那次谈话因本肯多夫在场普希金未能畅所欲言,他说在普希金要求下,1837年1月25日沙皇和普希金又谈了一次。这次谈话的内容,尼古拉一世1848年4月在请科尔夫·莫杰斯特男爵和另外两个近臣一起吃饭时谈到过。科尔夫·莫杰斯特回忆说,当饭桌上谈到皇村学校谈到普希金时,尼古拉一世谈了他登基以后在莫斯科接见普希金的情形,谈到他赦免了他,最后他说:“在他晚年那段时间,我常常见到他的妻子纳塔利娅。纳塔利娅是个很好的善良女人,我真的过去很喜欢她,现在也喜欢她。在一次谈话中我告诉她,说她的美貌引起一些流言蜚语,劝她尽量检点些,注意爱护自己的名声,既为自己,也为丈夫的幸福——她丈夫是个著名嫉妒心重的人;纳塔利娅一定把这话告诉了普希金。后来普希金在什么地方遇到我,感谢过我对他妻子的良言相劝。我问:‘难道你认为我还能有别的做法吗?’他答:‘不仅能够,而且坦率地说,我也怀疑过陛下追逐我的妻子……’三天以后就发生了最后那次决斗。”尼古拉一世在这段话里把自己说成一个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意在为自己辩白(显然他意识到在同时代人和后代人眼里普希金的死是跟他有关系的),同时也泄露出他跟普希金谈话的内容。从尼古拉一世说的“三天以后就发生了最后那次决斗”可以断定这次谈话时间是1837年1月25日;从普希金的答话里可以看出1836年11月23日那次谈话普希金的确未能把想对沙皇说的话全说出来:如果前次已要求过沙皇不要骚扰他的妻子,这次就不会这么回答:因此,我认为,格奥尔吉·丘尔科夫的论断更合逻辑。普希金说的“我也怀疑过陛下追逐我的妻子”就是当面要求沙皇不要骚扰他的妻子,沙皇自然怀恨在心。(见Жизнь Пушкина By Георгий Чулков.p.260)。

   总之,有许多学者认为,跟普希金谈话促使尼古拉一世暗下决心要除掉普希金——无论决斗如何进行,普希金都必死无疑。他们认为是尼古拉一世铸造的子弹打死了普希金。

   1837年1月10日,丹特斯跟叶卡捷琳娜结婚。纳塔利娅参加了婚礼,但没有参加婚宴。两天后,丹特斯携新婚妻子上门拜访普希金夫妇,普希金没让进门。但在社交场合还跟他们见面。1月14日,在斯特罗加诺夫家的餐会上,黑克仑企图跟普希金建立“更近的亲戚关系”,普希金反应冷漠,并当场把丹特斯1月11-13日寄给他的信原封未拆地退给了黑克仑。建立亲戚关系未能成功,丹特斯可能感到气愤,随后就在舞会上故意追逐纳塔利娅给普希金看。丹特斯的得意和普希金的嫉妒就成了上流社会流言蜚语的对象。普希金只等机会发作。 1月23日在沃龙佐夫-达什科夫家的舞会上,丹特斯用法语问纳塔利娅对他妻子介绍去的鸡眼治疗师是否满意,他接着说:“Le pédicure prétend.  que votre cor est plus beau que celui de ma femme ”(“治鸡眼的医生说,‘你的鸡眼比我妻子的鸡眼好’”)——法语里cor(鸡眼)跟corps(身体)发音相同,因此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你的身体比我妻子的身体好”。这句话是在大庭广众面前说的,因此就立即传开了。普希金大为恼火。1月25日,黑克仑去拜访普希金,大概想缓和两家关系,避免冲突,但为时已晚。两人在楼梯上就吵起来。1月26日,普希金发信给黑克仑要求决斗。

   丹特斯惹的事,普希金为什么要找黑克仑决斗呢?普希金因丹特斯向叶卡捷琳娜求婚而于1836年11月17日撤回了决斗要求。他不甘心就此善罢甘休,4天后,11月21日就起草给黑克仑要求决斗的信并读给了索洛古布听,准备再次决斗。他当时说:“跟丹特斯结束了,现在要找老头子算帐了”。(索洛古布把此事告诉了茹科夫斯基。这封信,因茹科夫斯基出面制止才没有发出去。)

   这次普希金便按原定计划,把1836年11月21日起草而未能发出去的信加以修改,于1837年1月26日发给黑克仑。在这封信里,普希金认定丹特斯说的那句双关语是黑克仑教的,在信里他还说:“像个无耻的老太婆,您到处追着我的妻子大谈您的私生子或所谓儿子对她的爱情,而您的所谓儿子身染花柳病,本应让坐在家里,您却说他爱我的妻子爱得要死,对我的妻子念叨着:还给我儿子。”这封信言词尖刻,极具侮辱性,而且信里还扬言如黑克仑不接受决斗要求,绝不罢休,还要把事情闹大。他认为结果将会迫使黑克仑不得不接受挑战。果然,黑克仑当天便通过法国大使馆随员达尔莎克用书信通知普希金说丹特斯代表黑克仑接受挑战。

   普希金为了一句双关语就要求黑克仑决斗,当时上流社会认为是可笑的,不管是普希金的敌人还是朋友都对他的做法不理解,连当事人——他的夫人纳塔利娅也没有认为是侮辱:决斗前夕普希金曾问过她将来哭谁,她回答说谁被打死就哭谁。她坦承对丹特斯有好感:看着这个漂亮活泼的法国人迷恋上她的样子,感到惬意;感谢他总是努力使她快活。当时已有不少人看出来普希金是想通过决斗弃世。他想通过跟丹特斯的决斗报复沙皇,原因我在《普希金的晚年悲剧》里已讲过,读者可以参阅。

  

   三、决斗条款

1月26日中午黑克仑接到了普希金要求决斗的信,立即找斯特罗加诺夫伯爵商量,斯特罗加诺夫伯爵认为除了接受挑战以外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解决,建议由丹特斯去迎战。黑克仑便去找法国大使馆随员达尔莎克担任丹特斯的决斗陪同。黑克仑通过达尔莎克给普希金回信,表示丹特斯将接受挑战,请他派出决斗陪同跟达尔莎克商定决斗地点,并且提出决斗不能推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300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