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殿兴:普希金之死始末——还原真实的普希金之二

更新时间:2016-04-26 12:02:46
作者: 陈殿兴 (进入专栏)  

  

   一、短序

  

   熟悉普希金生平的读者差不多都知道普希金是决斗死的。但具体情况却若明若暗。例如大家都知道决斗的起因是一封匿名信,但这封信是谁写的?什么内容?却并不知道。再如丹特斯及其义父起初并不愿决斗,决斗后他们受到了什么处罚,大家也未必知道。再如普希金决斗身负重伤不治身亡,其夫人和子女的命运如何?可能也是大多数读者不知道的。这些问题,沙皇时代就有人研究,苏联时代这种研究也没有中断,历史早已给出各种答案,但在苏联时代官方刊物却看不到,我们当然也无从知晓。苏联垮台以后,学者畅所欲言,发表了许多文章和专著,竞相还原历史真相。探赜索隐的很多,推理揣测的也不少。本文试图把无可争辩的史实和值得注意的观点梳理出来,简要地介绍给读者,以期引起注意,进一步去研究。

  

   二、结婚

  

   普希金夫人叫納塔利娅·尼古拉耶夫娜(1812-1863),娘家姓贡恰罗夫,1812年8月27日生于坦波夫省。祖上经营工商业,伊丽莎白·彼得洛夫娜女皇时期(1741—1762)获得贵族称号,祖父曾被叶卡捷琳娜女皇授予世袭贵族称号。父亲尼古拉·贡恰罗夫受过极好的教育,通晓法文英文德文,还能用俄文写作,曾任莫斯科总督秘书。母亲是乌克兰盖特曼(统治者)的玄玄孙女,担任过宫廷女官。纳塔利娅受过很好的教育,不仅精通法文,英文德文也很好,也能用俄文写作,而且极其聪明,漂亮。

  

   1828年12月在舞蹈教师约格尔为少女学习成人舞而举行的舞会上,普希金第一次看到了纳塔利娅。纳塔利娅身材修长苗条,身穿白色薄纱连衣裙,头戴金发箍,跟当今皇上尼古拉一世的配偶亚历山德拉·费奥多洛夫娜皇后一样,身材高挑,腰身纤细,异常匀称,目光娴静清澈,举止端庄高贵,而且那美丽面庞像一朵罕见的美丽鲜花震撼人心。那时她刚刚十六,像婴儿一般天真无邪。普希金在她身上看到了圣母的容貌。后来,订婚以后,普希金给她写信,说她跟意大利著名画家彼特罗·佩鲁西诺(1446 – 1523)画的圣母像两滴水一样相似,并写了一首题为《圣母》的诗送给她。

  

   1829年4月他便托朋友费奥多尔·托尔斯泰(绰号“美国人”)去求婚。未来岳母没有完全拒绝,只是说十六岁结婚太早。求婚不成,普希金失望至极,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一种油然而生的惆怅”驱使他离开莫斯科,随伊万·帕斯科维奇的作战部队去了高加索。同年9月,他从高加索回到莫斯科,受到未来岳母一家的冷遇。

  

   1830年春,普希金在彼得堡通过共同的熟人得到贡恰罗夫家使他感到鼓舞的信息。他回到莫斯科第二次去求婚。1830年4月6日,他得到同意结亲的答覆。 在谈话过程中,未来岳母提出两点疑虑。一是普希金的政治处境问题。她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受到皇上怀疑的人。二是她担心普希金的财产状况不能让女儿过上应有的生活。在这次谈话之后,普希金便通过第三厅主管本肯多夫给皇上写信说明自己求婚面临的政治处境问题。皇上通过本肯多夫否认普希金受到监控,祝福他喜结良缘。关于财产问题,普希金写信给父母,说他要结婚,请求给予实质性的帮助。大概因此,父亲把自己的博尔季诺庄园的部分家产送给了他。

  

   两个问题解决以后,1830年5月6日,举行了订婚仪式。但因谈判嫁妆问题推迟了婚期,接着是普希金的伯父逝世,以及普希金到博尔季诺去接收田产遇到防疫被封锁在博尔季诺三个月,接着筹款交给岳母买嫁妆。1831年2月18日才得以举行婚礼。

  

   婚后,普希金感到十分幸福。他的朋友诗人、作家韦尔特曼对他说:“普希金,你是诗人,你的妻子是诗的化身。”他的话得到所有人的赞同。

  

   他们婚后在皇村公园散步,遇到了沙皇和皇后。沙皇和皇后停下来跟他们谈话,皇后对纳塔利娅说,很愿意结识她,对她说了许多赞美的话,并指定了进宫见她的日子。不管愿意不愿意,纳塔利娅必须到宫里去。她很腼腆,不知如何是好。但普希金很高兴,回家以后,不知如何爱抚自己的太太,不断地对妹妹说:“妹妹,现在不仅我这个诗人有名啦,纳塔莎也要成为名人啦……”(普希金的妹妹奥莉加8月19日给丈夫的信)。

  

   于是纳塔利娅就开始参加宫廷和上流社会的舞会。她的美貌和风度使她获得了巨大成功,许多人追逐她,她很开心,也喜欢跟许多人调情。从普希金给她的信里,我们可以看到,普希金并不反对调情,但告诫她调情不会有好结果,在1833年10月30日的信里还给她讲了伊斯梅洛夫(1779-1831)的一则寓言:福马招待库兹马吃鱼子酱和鲟鱼,库兹马要酒喝,福马没有给,库兹马认为福马是坏蛋,就把福马揍了一顿。寓言得出了一条教训:美人,要是不想给酒喝,那就不要给鲟鱼吃。否者就可能遇上库兹马。看来,纳塔利娅是只想给鲟鱼吃而不想给酒喝,结果就遇上了库兹马。

  

   三、匿名信

  

   丹特斯(Georges Charles de Heeckeren d'Anthès,1812-1895),出生于法国阿尔萨斯(Région Alsace)一个不富裕的贵族家庭。先在普鲁士军任士官,后来拿着某权贵(一说是普鲁士王子,一说贝里公爵夫人)的推荐信到了俄国,经过简单的考试,1834年2月8日被沙皇任命为近卫军骑兵团少尉,1836年被升为中尉。

  

   可能是在来俄国的路上,他被荷兰驻俄国公使黑克仑(Jacob Derk Burchard Anne baron van Heeckeren tot Enghuizen)认作干儿子。当时黑克仑不到五十,他也不过二十刚出头,而且他的生父还在世,因此当时就引起了上流社会的注意,有人认为丹特斯是黑克仑的私生子,但找不到根据;特鲁别茨科伊公爵以及丹特斯与黑克仑通信集出版者维塔利认为他们是同性恋者。

  

   丹特斯1835年开始追逐普希金夫人纳塔利娅,步步紧逼。于是流言蜚语迭起,有的甚至说丹特斯已取得了胜利,有的学者研究指出,纳塔利娅始终忠于丈夫。普希金自始自终都是相信夫人是清白的。

  

   1836年11月4日,市邮局给普希金和他的几个朋友送来了这样一封法文匿名信:

  

绿帽称号证书

  

   绿帽骑士团一级团员、高级团员和绿帽光荣勋章获得者在德高望重的大团长纳雷什金阁下主持下在大会馆举行会议,一致选举亚历山大·普希金先生为绿帽骑士团副大团长和绿帽骑士团史官。特发此证

  

   常务秘书、伯爵博尔赫

  

   接到匿名信后,普希金就断定是黑克仑写的,把这封信拿给他从事印刷业的朋友雅科夫列夫看,雅科夫列夫认为纸是外国产的。这就肯定了普希金的判断。普 希金11月21日 给本肯多夫写信说:

  

   “11月4日我接到了三份侮辱我和我的妻子名誉的匿名信,根据纸质、文笔和写法,我第一分钟就明白了,它是出自一个外国人、一个上流社会的人、一个外交官之手。我查问了一下,有七八个人当天收到了用两个信封装的同样的匿名信,里面的信封上写着我的姓名地址,以便收信人转寄给我。大多数收信人怀疑是一封下流信而没有转寄。

  

   “收信人普遍为这种卑劣无耻的侮辱感到愤慨,他们坚信我的妻子是无可指责的,说这封下流信的起因是丹特斯纠缠我的妻子。”

  

   普希金11月4日傍晚就写信给黑克仑要求决斗。在俄文版《普希金全集》收录的一封未发出的信的草稿里,普希金说这封匿名信作者伪装得极其拙劣,他没用三天就调查清楚是谁写了,他说黑克仑到处追着普希金夫人劝说她接受丹特斯的爱,早就引起他不满,这封匿名信给他提供了一个了断的机会。

  

   顺便插一句,决斗从彼得大帝时代法律就严厉禁止,违者要处以极刑。但是青年之间仍然普遍采用这种法式解决恩怨问题。普希金也不例外。据普希金研究专家统计,对普希金来说这起码是第21次决斗(他主动提出的15次,进行了四次,其余几次大多由于普希金的朋友们斡旋双方以和解告终;6次是对方提出的)。

  

   黑克仑和丹特斯起初看来是不愿决斗的,因为这会毁掉他们的前程。但是又不能提出不决斗,因为这会使他们被认为是懦夫。黑克仑接到要求决斗的信以后,立即去见普希金,请求推迟两星期。普希金同意了。这期间普希金夫人纳塔利娅知道了,便通过哥哥伊万请普希金的好友茹科夫斯基出面劝阻。茹科夫斯基便同纳塔利娅的姨妈扎格里亚日斯卡娅一起劝说普希金和黑克仑取消决斗。黑克仑父子通过茹科夫斯基告诉普希金说丹特斯追求的是叶卡捷琳娜并且准备向她求婚。一星期后,丹特斯向普希金的妻姊叶卡捷琳娜求婚成功。这样,普希金便不得不撤回决斗的要求。同时,茹科夫斯基为了制止这次决斗,把决斗的消息告诉了尼古拉一世。尼古拉一世于1836年11月23日要普希金进宫谈话。谈话的具体内容,无人知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普希金允诺不进行决斗——这从他弥留之际给沙皇的信里可以看出来。这对制止这第一次决斗也起了一定作用。

  

   四、决斗

  

1837年1月10日,丹特斯跟叶卡捷琳娜结婚。纳塔利娅参加了婚礼,但没有参加婚宴。普希金夫妇没有容许新婚夫妇上门,但在社交场合还跟他们见面。1月23日在沃龙佐夫-达什科夫家的舞会上,丹特斯侮辱了纳塔利娅。1月26日,普希金再次给黑克仑写信要求决斗。在这封信里,普希金说:“像个无耻的老太婆,你到处追着我的妻子大谈您的私生子或所谓儿子对她的爱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04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