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晗:张园与中国现代文化产业

更新时间:2020-02-07 23:39:51
作者: 韩晗  

   内容提要:张园是清末民初中国最大的公共活动场所之一,也是中国现代文化产业史上第一个城市公共文化商业空间。它反映了当时中国现代文化产业“舶来—本土”过渡的显著特征,它采用明码实价的价格制度,通过资本市场运作,积极与各方合作,并重视有创意的文化产品与培育新兴文化业态,有着较为先进的运营机制。张叔和通过对张园的合理运营,使其成为当时上海的时尚中心,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而且张园积极呼应新兴市民阶层的精神需求,并以提供讲演空间的形式,通过文化产业介入公共事务。因此,张园在中国现代文化产业史中有着较为重要的地位。但因其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缺乏与张叔和的历史局限性,从而使得张园盛极而衰,最终湮灭于历史长河之中。

   关 键 词:张园  中国现代文化产业  上海  张叔和  Chang-Suho Garden  modern cultural industries of China  Shanghai  Chang-Suho

  

   张园是清末民初中国最大的公共活动场所之一,它位于远东经济中心上海,被誉为“海上第一名园”。它经营内容广泛,涉及会展、餐饮、照相、游艺、电影等多种门类,是中国现代文化产业史上第一个城市公共文化商业空间,有着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关于张园的历史,学界已经有了较为丰富、细致的研究,但对于张园与中国现代文化产业的关系问题,却鲜有研究涉及。因此,本文主要考察张园与中国现代文化产业的密切关系。中国现代文化产业源于在华外侨对西方现代文化产业的移植入华,它一方面在内容上带动了当时中国社会思想观念的变革,促进了新型社会阶级的迅速壮大;另一方面,它又以形式的创新推动了中国文化的现代化发展,并为之开拓了新的生产、传播与消费方式。同时,19世纪、20世纪之交也是人类文化因第二次工业革命与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形成而走向全球化、现代化与商品化的重要历史阶段,这是本研究依托的重要历史背景。

   张园从1882年张叔和接手至1918年停办,先后经历了1883年上海金融风潮、戊戌变法、辛亥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战与新文化运动等重大历史事件,正处于“实为数千年未有之变局”①的时代。这一阶段也是亚洲乃至世界的大变革期,更是中国现代文化产业逐渐成熟的历史时期。因此,张园与中国现代文化产业史的关系尤其值得探究。张园反映了清季民初中国现代文化产业的哪些特征?张园在经营上成败得失为何?作为中国现代文化企业重要代表的张园,其经营者获得经济效益的总体状况如何?从社会效益来看,张园如何呼应新兴市民阶层的精神需求,又是如何通过文化产业介入公共事务?以中国现代文化产业史为大背景考量,张园的文化产业史地位如何?张园盛极而衰,最终湮灭于历史长河中,它的历史命运又给予我们什么样的启示?

  

   一、张园在经营上的成败得失

   张园的问世是上海现代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的结果。追根溯源,它本是英国商人、和记洋行经理格农(Groome)的别墅,最初总面积约20亩地,1872年落成。1882年,格农离华回英,遂将此园林转手给上海“红顶商人”、招商局四大创始人之一的张叔和(名鸿禄)。②张叔和将原别墅以西39.71亩的农田购得,与别墅区连成一片,形成总面积61.52亩的区域用以建设。③1885年完工之后,张叔和的好友、沪上文人袁祖志将这个园林命名为“张氏味莼园”,简称“张园”。④

   从机制上看,张园的运营是清季民初中国现代文化产业运营制度的缩影,它集中反映了当时中国文化产业的诸多特征。当中最为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舶来—本土”的过渡。它的创立者、所有者、合作者以及管理者都有在华外侨的身影,但之后长期的所有者、运营者却为中国人,这与当时中国其他类型的文化企业相似。⑤

   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张叔和深谙致富之道,他敏锐地发现了“张园”若是作为私家园林,充其量只是个人享乐的消费品,但若作为经营场所使用,则是一个盈利工具。就在张园刚扩建完工的1885年,张叔和以某游客攀折花草,导致花匠辞职为借口,开始实行游览收费制度。“惟间有一种无知女妪,往往任情攀折,随意摘取。花既缘辞树而不鲜,果亦因离枝而莫顾。匠役因此前功尽弃,得奖无门,提出辞职。主人不得已,特发此告白,为花乞命”,于是定下“游资一角,仆妪一例。随来童稚,概免付给。宴客听便,章程另立”的收费标准,⑥这是张园从事文化经营之起始。1892年,张叔和延聘英国设计师景斯美(T.W.Kingsmil)与庵景生(Brenan Atkinson)在园内修建了一栋巨型西式建筑,命名为“安垲第”(Arcadia Hall),成为当时上海的最高建筑。

   张园要具备文化产业职能,首先在运营上要有制度保证,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采取明码实价的价格制度,这是市场经济下商家与顾客之间的一个基本契约。随着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张园不但为顾客提供聚餐聚会、打球骑车、听曲看戏的文化消费服务,而且还从事新产品展示、文化产品交易乃至提供游乐设施等文化经营活动,所涉及的文化业态种类繁多,在当时可谓翘楚,其价格制度也随之得到确立。门票自然也从昔日的一角提升到“按事收费”,如“泡茶每碗二角”、“鱼翅每碗八角”、“安垲第书场,每人六角”、“海天胜处滩簧,每人约二三角”、“弹子房租大木弹一盘给二角,租小象牙弹一盘给二角五分。铁线架,欲打者给一角。抛球场,租地一方,每月十五元。外国戏有时有之,座价上等三角、中等二角、下等一角。照相,光华楼主人在园开设,其价四寸六角,六寸一元,八寸二元,十二寸四元”,甚至还“出售外国花,如石兰红、美人粉等,价数角至一元数角不等”,并且还提供“假座演说”的业务,“包租安垲第,一日价四五十元,茶房另给十二元,夜加电灯费十二元,礼拜日酌加租价。如事关公益,亦可酌减”,若是办宴席,收费另议。⑦此外,张园还有当时世界上最早的“过山车”,当然也是明码实价。“西人于园中筑高台临池,上下以车,车作Δ形,轮行铁路,用机关运动,人出小银元两枚,则许乘车。登台,即坐小舟自台上推下,投入池中。舟颠荡者甚危险,其实无妨也。”⑧

   可以说,张园虽在一开始由在华外侨创立,并且在华外侨们参与了后来的设计与管理,但将张园推向文化产业的决策者、运营者与所有者仍是中国人,是中国现代文化产业“舶来—本土”发展的代表性范例。除了在价格机制上建章立制、规范运行之外,张园还在管理、合作机制上有一定的创新之处,善于整合当时各种社会资源,从而确立了在当时较为健全的运营制度,这是张园从无到有、发展壮大的保障。

   譬如,张叔和广泛利用各种人脉资源,在自己掌握张园所有权、运营权的前提下,推动张园参与资本市场运作。1894年,张叔和曾将张园中11.39亩地的产权转让给华商潘源昌,又将48.93亩地的永久租权转让给英国商人米德顿(O.Middleton),张叔和只拥有张园的运营权。⑨然后又因“假园跳舞尚嫌房屋犹不敷用”,发布“味莼园为保息公司启”的征股告示,张叔和自己持1200股,另外1200股“听中外同人认搭”;1903年,张叔和又将张园租给德商爱汾师(Evans)的谦和洋行专做游乐场,月收入千两白银。爱汾师在园内修建“中西头等番菜馆”“脚踏车大赛场”与“幻术官”等楼堂馆所以从事文化经营,同年7月张叔和成立“张叔和花园公司”。但当新兴业态建立起来之后,张叔和又从爱汾师手里收回了经营权。从上述来看,张叔和不但懂得资本市场的运作之道,更通晓文化产业的管理之术。

   而且,张叔和运营张园时广泛与其他行业合作。譬如他曾按照好友郑孝胥的建议,与电车公司合作为游客提供导览指南,郑孝胥曾建议他“立木于道曰:游张园者在此下车,门前更署曰:坐电车者向某处”。⑩除了电车公司之外,张园还与当时的报馆合作,张叔和本人曾在1893年与英国商人丹福士(A.W Danforth)、斐礼思(F.F Ferries)合办《新闻报》。(11)尽管张叔和在《新闻报》担任股东时间并不太长,但他在持股期间,《新闻报》曾多次刊发有关张园的广告,其中有一篇影响颇大的广告称赞张园“自是游人日盛一日,车马盈门,裙屐云集,他园因之莫不减色”。(12)

   此外,张叔和还注重文化创意产品的引入。创意是文化产业能否发展的重中之重。1888年,张园曾开设名为“照相连景”的照相馆,可在园内任何地方拍摄外景。(13)这在当时全国而言,为开风气之先的创意之举。而有史记载的电影较早在华放映亦在张园出现。晚清名臣、张园常客孙宝瑄在光绪二十三年五月初五(1897年6月4日)的日记中曾如此记载:

   (初五日)夜,诣味莼园,览电光影戏。观者蚁聚,俄,群灯熄,白布间映车马人物变动如生,极奇。能作水腾烟起,使人忘其为幻影。(14)

   这是目前电影传播入华的重要历史文献之一。另外,在电灯传入中国四年之后,张园首次在全国举办电灯产品展——“燃灯大会”,一时震惊沪上,游客以为奇观;而挪威商人、松茂洋行经理阿尔生(Olsen)在1890年也将留声机带入张园,引起《申报》的关注,该报主笔“高昌寒食生”撰写《留声机器题名记》介绍留声机的原理及其用途。(15)凡此种种,皆证明了张园以创意之新而驰名十里洋场,因而其自身也成为“新风尚”的代名词。

   事实上,张园不但重视文化创意产品,而且更重视培育新兴文化业态。这在当时是不多见的,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张园具备了文化产业园区的功能。譬如,1907年2月,话剧先驱任天树、金应舒曾在张园举办“赈灾演出”,成为中国话剧的重要开端,比公认的“春柳社”话剧演出还要早好几个月;次年,王钟声组织“春阳社”在张园演出话剧,“但演出平平,入不敷出,随后便告解散”。(16)尽管如此,之后每年都有各种剧社如“上海演剧联合会”“新剧同志会”等在张园演出。虽然有大量社会集会在张园举行,但也从未停止过话剧演出。(17)话剧在萌芽期时社会认可度低,因而剧社演出的收入并不高,完全无法与戏曲、画报、唱片等其他文化业态的效益相匹敌,因此话剧剧社难以在以票房提成为生的大戏院里登台演出。但一向重视文化创意的张园却为早期话剧提供了一个公开演出的空间,从而为日后中国话剧的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除了话剧之外,许多新兴文化业态的推广者都将张园作为首选场所。1914年,画家郑曼陀以擦笔水彩所画的四幅仕女图放在张园出售,受到商人黄楚九的重视并将其买下作为月份牌广告,开创了中国现代设计产业中的“月份牌”风格流派。(18)

   张园虽然在企业运营上自有其成功之处,但从整体上看仍有较大的缺陷,因为它在管理上是极不健全的。现代企业管理学认为,运营与管理,是现代企业制度的两大核心,越是小微企业,越应在这两个方面同时发力,偏废其一的企业必然难以有持久的竞争力与生命力。(19)张园虽然在运营上较为成功,但在管理上仍很欠缺——尤其是缺乏一个群策群力、各司其职的管理团队,以及健全的内部规章与透明的财务制度等基本要素,这当然与它所处的历史语境以及张叔和本人的历史局限性密不可分。张园成立三十余年,个中大小事宜均由张叔和一言决断,其作为公开募股的股份公司,却没有向股东及社会公布其财务状况,时至今日张园的具体经济效益仍是一个待解之谜。而且作为企业拥有者(董事长)的张叔和,竟然从未聘请过一位总经理来负责张园的经营工作,凡事亲力亲为。上述种种,均为张园走向破产留下了草蛇灰线的伏笔。

当时张园在运营上的成功,使得许多沪上闻人竞相模仿,“造园”成为当时文化产业一个热门项目。“西园,学生之天乐窝也;徐园,名士之天乐窝也;愚园、张园,豪客、妓女之天乐窝也。忽而结婚,忽而悼死,忽而欢迎,忽而饯别,(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041.html
文章来源: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9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