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毅鹏 康雯嘉:作为发展命题的“东北现象”————“东北现象”研究三十年

更新时间:2019-12-03 11:45:31
作者: 田毅鹏   康雯嘉  

   【内容提要】 20世纪90年代以来,作为对社会转型变迁背景下地域社会变动的研究和命题概括,权威媒体、政界和学界循着“现象逻辑”对东北地域发展所面临的困境展开了持续性的跟踪研究和政策干预,先后提出了 “东北现象”、“新东北现象”、经济新常态背景下“新东北现象”等命题,较为深刻地揭示出30年间东北地域经济、社会变迁的特点及问题实质,描绘出东北现象的发生及其“问题化”的过程。当然,面对复杂的地域发展困境,某些观点也出现了一定的认识偏差。在思考“东北现象”生成机理,探寻东北地域振兴之道的过程中,我们应清醒地意识到东北振兴的目标不是恢复如计划经济时期那样的经济中心地位,而是将东北的发展置于国家发展的战略高度,并嵌入国家改革开放的大系统中,在改革、创新、调整的基础之上,使东北老工业基地焕发出新的活力,形成别具特色的发展模式。

   【关键词】 发展命题,东北现象, 新东北现象,经济新常态,东北振兴

  

   一、问题的提出

  

   作为一个表征区域产业发展低迷和地域衰退的概念,“东北现象”从提出之日起,便是一个颇为复杂而又充满争议的话题。作为发展命题的“东北现象”,所对应的是新中国成立后东北地区以若干大型重化工业集中在特定城市空间为特征的现代工业体系的辉煌发展,以及20世纪90年代以来老工业基地衰退的事实。众所周知,东北地区作为新中国成立后最早建立起来的大规模工业基地,为新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进程的启动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从历史上看,东北地区之所以能够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主要是因为曾拥有包括资源、政策环境、地理区位等多方面特殊的优势。在上述因素的共同推动下,东北地区获得了国家大量、密集的资源投入,特别是“一五”计划时期,国家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中有54个落户东北,使得东北的地域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改革开放前仅次于三大直辖市,在国家经济体系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作为“共和国长子”的东北老工业基地出现了工业发展严重衰退的现象,此时发轫的关于东北老工业基地发展困境的探讨主要是围绕着“东北现象”(1990年)、“新东北现象”(2002年)、经济新常态背景下“新东北现象”(2014年)而展开的。东北问题频发,引起国内社会各界的持续热议,实际上是给发展研究领域提出了挑战,也暴露出以发展经济学、发展社会学等分支学科为主体的发展研究所存在的局限。第一,在研究对象上,战后以来发轫的发展研究,主要是以第三世界后发国家的发展为对象而展开的。作为对殖民统治体系的反动,其发展研究的单元一般是“民族国家”,而对于国家疆土内不同地域的发展,则很少顾及。第二,战后发展理论所关注的核心命题主要是所谓“线性”“单向度”的发展,而对于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停滞”“衰退”“不平衡”等问题则关注不够;第三,没有形成以地域为单元的关于发展的案例实践体系。正因为存在上述局限,遂导致发展研究在面对复杂的发展现象时,失去了其应有的解释力。正是在上述意义上,我们应该结合对东北现象研究的反思与回顾,对发展理论做出应有的完善。

   伴随东北区域发展困境的阶段性演进,社会各界对东北现象的研究也持续升温。诸多研究者所关注的“东北现象”从起初的工业衰退发展到农业衰退,如今又进一步扩展为东北地域的全面衰退。可见,近年来权威媒体、政界、学界及社会人士围绕着“东北现象”所展开的讨论,已超出单纯的地方工业产业和经济发展问题,而是涉及东北地域社会发展的一系列根本性问题,主要包括:第一,“东北现象”何以会发生,并呈现出困境频出的演进态势?第二,如果将“东北现象”看作一种表征地域衰退的概念,那么我们应该使用何种指标体系来加以衡量和评价?具体地说,是采取单一的经济产业发展指标,还是以城市为单元的综合性的指标体系?第三,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评价的原则问题上,我们是循着发展主义的理论逻辑来理解和评价东北地域社会的发展困境,还是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导,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为依托,全面深刻地理解和审视东北现象的复杂性?总之,从“东北现象”提出至今已近30年,本文试图对既有“东北现象”的研究进行总结,在既面对问题又跳出问题的过程中,努力还原一个更加真实可靠的“东北现象”,并在此基础之上提出对策和理论参考。

  

   二、“东北现象”研究的三阶段演进

  

   本文所界定的“东北现象”并非仅指20世纪90年代初期关于东北工业基地衰退现象,而是包含了90年代以来东北地域所经历的“东北现象”“新东北现象”、经济新常态背景下“新东北现象”三个连续变动的阶段。三阶段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联,同时各阶段也表现出其各自的主题和特色。

   (一)“东北现象”初现及其研究推进

   1. “东北现象”概念的提出方式

   1991年3月20日,新华社记者赵玉庆等发表题为《“东北现象”引起各方关注》的通讯,指出:“经济发展曾经居全国前列的东北三省近年来工业生产步履维艰,去年黑龙江、辽宁和吉林工业增长率分别倒数全国第二、第四和第五位,经济效益也处于落后地位。这一异常情况正在引起各方关注,称之为‘东北现象’。”①“东北现象”的概念首先由权威媒体正式提出,经历了权威媒体发现、学界研究跟进、民间舆论热议、政府政策回应这一多元互动的过程。值得注意的是,此种分析范式在此后的“新东北现象”,经济新常态背景下“新东北现象”的提出及展开过程中,得到了延续。正是循着此种交互作用的模式,有关“东北现象”的研究逐步深化。

   2. “东北现象”的归因分析

   既然“东北现象”的初期研究者主要是将其看作一种经济产业发展衰退的现象,那么其话语研究分析必然主要集中在经济产业领域。

   (1)计划经济体制的制约

   东北地区存在产业结构老化问题。有学者认为,“东北工业结构的‘一头沉’,重工业产值占三分之二。当国家压缩基建规模,实行经济调整时,便显得船沉难调头,适应不了市场的急剧变化。”②东北产业结构的特点表现为“重工业、原材料工业、采掘业所占比重居高不下,工业结构具有明显的初级性、原材料性和低效益性” 。③这直接导致了“东北现象”的发生。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东北地区大中型企业居多,企业负担过重。“大中型企业比重大,国家指令性计划任务重,经营机制缺乏活力,产品平价调出多,原材料议价购进多,去年仅辽宁省因‘高进低出’就多支出了近30亿元。”④“大中型企业数量多,使东北工业基地结构调整面临‘船重而大、不易调头’的困境。企业社会负担过重。”⑤“这些特征使得大中企业进入市场时,包袱重,能力差,缺乏竞争力。企业非生产性支出大增,企业效益下降。”⑥

   有些研究者从观念层面展开分析,认为东北“没有真正树立开放观念、竞争观念、效率观念,思想上的落后必然导致经济上的落后”。⑦也有学者通过比较研究,发现“东北地区由于长期受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思想比较保守,开放意识、竞争意识、商品意识不强。使东北人在改革开放大潮的冲击下和现代市场经济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⑧

   (2)区域优势弱化

   就其发展路向而言,如果说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的工业化主要是循着由东北而内地的发展路径的话,那么改革开放后则是沿着由东南沿海向内地延伸的发展轨迹。在国家发展路向发生转变的情况下,东北原有的区位优势自然不复存在。

   就工业产业发展的生命周期和资源储备而言,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也正是东北工业基地走向工业老化的发展周期。由于长期作为全国采掘、原材料基地和重工业基地,早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东北地区已出现能源短缺的信号。80年代后期,能源、资源短缺问题拉响警报,东北原有的区域优势大幅减弱。从产业升级的角度看,“由于开发时间较长,一些资源早已面临枯竭,如煤炭、木材等。资源的枯竭导致东北地区以初级资源开发为主的第一产业的衰退,并将面临着产业替代和选择的战略抉择”。⑨

   (3)技术落后和人才流失

   “一五”计划期间,东北地区凭借苏联先进技术和专家团队的援助,加之举国体制下全国范围内的人才统一调集,科技、人才在全国居于领先地位,但随着社会的流动以及体制转轨的不断推进,技术、设备、人才等方面的短缺也成为“东北现象”形成的重要因素。有学者认为:“企业内行政机构对创新的态度冷漠,因为创新不给他们带来明显利益,却带来麻烦。直接导致整体上员工素质下降和人才流失。”⑩“由于长期生产任务过重,技术更新和技术改造重视不够,资金不足,造成产业结构老化,生产工艺设备陈旧。”11也有学者剖析东北地区的一些企业的用人机制,指出在遴选干部上存在“隐形世袭”问题,导致人才“孔雀东南飞”。12还有学者关注到东北地区存在严重的平均主义问题,并将其归于人才流失的重要原因。

   3. 关于“东北现象”的破解及对策

   在分析和破解“东北现象”症结的过程中,学界也尝试展开对策出路的探讨。许多学者认为,东北地区应当“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牢固树立生产力标准的概念。从实际出发,用足用活政策,并留住人才”。13在推进技术改革方面,应“加大科技投入,大幅度地提高企业技术装备的自动化程度,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产品的性能和质量,降低产品成本,增强产品在国内外市场上的信誉和影响”。14也有学者提出建构“东北模式”的观点,认为“东北不可能也没有必要照搬苏南、山东等地的模式,而必须创造自己的独特的‘东北模式’” 。15可见,学界对“东北现象”普遍持较为客观冷静的态度,认为其问题发生是我国加速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现象,并指出东北地区原有工业基础良好,只要及时加以改造,“东北现象”是可以扭转的。

   4. 研究评价

   在“东北现象”研究评价的问题上,我们既应注意到其特殊的问题提出方式和研究范式,也要关注社会各界对“东北现象”性质的讨论和判断。首先,由权威媒体率先提出问题,学界继而跟进,社会各界参与热议,使得“东北现象”这一话题从其发端之时起,便表现出不绕弯子,直接进入主题的特点。其次,关于“东北现象”的分析多集中在成因分析上,学界试图寻找“东北现象”的生成机理及症结,并获取一种理论性的解释,其归因分析基本上是理性的,认为“从全国经济平衡快速协调发展的角度看,任何一个区域作为全国经济的热点都是不可能持久下去的,全国经济发展重点在一定时期的转移也是带有必然性的”。16有的学者甚至提出了“东北地区将逐渐成为‘边缘化地区’”17的判断。再次,就其研究所面临的局限而言,存在着将问题简单化的倾向。很多论者将“东北现象”狭义化,即将其看作工业基地的老化和转型问题,而没有将其与中国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大转型以及整个中国区域经济结构的转换结合起来,低估了“东北现象”背后问题的长期性和复杂性。

   (二)“新东北现象”:东北现象的蔓延

   1. “新东北现象”:问题提出方式的延续性

到新世纪初,在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对外开放水平不断提高的背景下,东北地区再度出现“不适症状”。东北三省作为我国最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素有“粮食市场稳压器”的称号。但新世纪伊始,以我国加入世贸组织为契机,大豆等大宗农产品进口关税下调,大量国外农产品涌入国内市场,我国从大豆净出口国变成世界最大的进口国。作为粮食主产区的东北三省,农产品销量急剧下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278.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19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