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孟令伟:环保不能高于大众民生和公民权利

更新时间:2019-01-08 16:40:29
作者: 孟令伟 (进入专栏)  

  

   2018年12月7日由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环保局官微“曲阳环保”发布的题为“我县拘留2名燃烧散煤用户”的文讯引发了社会舆论对环保和大众民生保障、公民权利维护的界限问题的高度关注。笔者拟就这些问题谈点看法。

  

   一、“铁腕环保”下一些现象的列举

  

   以下是报刊披露的“铁腕环保”之下近年所发生的大众民生和民众谋生权利、经营权利、财产权利乃至人身权利等公民权利被粗暴侵害的现象:

  

   2015年3月5日,山东省沂水县发布了畜禽养殖污染规范治理实施方案,该方案要求到是年8月15日,全县基本取消传统家庭养猪,对不符合养殖规定的场区,采取停产、转产拆除等措施。而某报记者采访的该县4个乡镇,许多生猪养殖户们接到了一则“禁猪令”,此令要求各生猪养殖户务必于是年5月底前停养,“届时若不停养造成一切损失,后果自负。”比县里规定的时间提前了两个多月。有的村时间又被进一步压缩,养殖户从接到停养通知到截养只有半个月处理时间,低价卖掉成为唯一的选择。问题是在此以前的畜禽污染整治行动中,一些养殖场户已按县里要求修了沼气池,用以处理粪便等污物,而这些场户也不让养了,因县里又出台了新的养猪环保要求:用发酵床养猪(1)。

  

   2016年8月10日《农民日报》载文:“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山西省蒲县开展封山禁牧专项整治行动,强令村民10天内必须把羊卖掉。这导致很多养殖户把羊匆匆贱卖,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甚至有的村民赶着羊逃离了蒲县”(2)。

  

   2017年初,云南省大理市发文,要求环旅游景点洱海的所有客栈必须安装污水净化器,否则于3月31日前关停。但到是年3月31日,大理市又发出《关于开展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餐饮客栈服务业专项整治的通告》(简称3·31文件),要求无论是否装有排污设备,是否证照齐全,客栈餐厅都必须关停。一下子叫停了近两千家餐饮客栈。而“在3·31文件之前,几乎每家客栈都花费数万元,安装出水达一级A的污水处理设施。”无独有偶:到了2018年9月,该市又一纸洱海保护“七大行动”整改通知发下去,通知的重心句是“全面禁止种植大蒜”。按此精神,在大蒜主产区的一些镇村农民种上的蒜竟给铲掉了。为此洱海上游大蒜主产区洱源县的邓川镇、右所镇、三营镇蒜农争相向报纸记者反映有关情况(3)。

  

   据2017年6月7日的《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一头猪、一只鸡、一只鸭,闹哄哄地吵到了环保部和农业部,原因是随着环保力度的加大,一些地方政府开始“一刀切”地限制畜禽养殖,转移和关闭各类养殖场,使养殖业者感到不安。有业者质言:“吃肉可以,养猪不许?”是年上半年,福建省南平市以环保督察为契机,全面开展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整治行动。截至4月25日,全市共拆除生猪养殖场11396家,削减生猪364.1万头。是年上半年在四川、安徽、浙江、重庆、天津、山东等地都开展了类似的“畜禽养殖业污染整治”行动。面对大力度的畜禽禁养,主管部门坐不住了。时任农业部畜牧业司司长的马有祥对此表示:“如果简单地关停养殖场、禁养限养,它不是发展,那是不发展”(4)。

  

   2017年7月17日《人民日报》载文揭露一位企业家向记者对环保政策翻烙饼的吐槽:“去年刚花了1000多万元,按照标准对厂里的燃煤锅炉进行了环保改造。今年省里又出了提高标准的新政策,2019年前这几台锅炉就得全部淘汰”。“提高环保标准是应该的,但我们最怕的就是今天干的事情明天不一定算数”(5)。

  

   2017年冬,陕西省农村几所学校,为了达到减少污染指标,旧的燃煤锅炉先被校方拆除,却没有天然气管道接入,也没有能够承载学校空调供暖的大功率变压器,导致在校师生无法取暖,难以过冬(6)。

  

   2017年底,山西省忻州有建筑工人在夜间燃煤取暖,因“对大气形成污染”,被当地警方拘留5天。山东临沂有人驾驶三轮车卖散煤遭刑拘(7)。

  

   2018年4月9日《报刊文摘》引《半月谈》报道说:东部某市为应对环境治理检查,竟直接关停了所有给广告公司做喷漆的商家,结果政府部门需要做一个展板,也找不到喷漆工人。太湖流域个别政府对当地整个印染行业搞“一刀切”关停,很多印染企业本来已经完成设备升级换代,符合环保标准,也被强制关停。行业性封杀导致许多印染厂家技术升级步伐被阻(8)。

  

   2018年5月下旬,国家环境保护部发布《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意见》,该文件说:“随着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向纵深推进,督察震慑和警示效果日益显现。一些地方平时不作为、不担当,督察时因担心问责而采取一律停工停业停产的做法,既给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带来不便,也直接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文件要求“…在督察整改过程中,…要制订可行方案,坚持依法依规,加强政策配套,注重统筹推进,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的敷衍应对做法,坚决避免紧急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

  

   2018年8月20日,中央生态环保督查组进驻陕西宝鸡后,当地一些县区为应对检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没有逐户甄别企业用电情况,将部分企业生活用电也同时切断,甚至未被列入“散乱污”清单的一些企业也被拉闸停电。到11月3日,中央第二生态环保督查组进驻陕西开展回头看时发现,宝鸡市有关部门和部分县区竟然置国家三令五申严禁“一刀切”的规定于不顾,不管是什么性质的企业均被“一刀切”,强行集中断水断电。还发现该市部分县区在停产整治工作中“一停了之”、“ 一关了之”(9)。

  

   2018年11月下旬,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召开三次空气质量会商工作会议,提出十条具体治理措施,其中第八条是“对污染空气环境的人员进行拘留,电视台负责跟踪报道,对发现的负面典型公开曝光”。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所述的该县环保局官微“曲阳环保”发布的题为“我县拘留2名燃烧散煤用户”的文讯。虽然时间不长该文讯被删除,曲阳县政府的官网又专门作了澄清说明。但据当事人之一赵计栓对记者称:他在派出所审讯室的椅子上坐了三个小时,从两点被问讯到五点,写了一份保证书才被放回。网民还发现,之前的11月1日,“曲阳环保”还发布了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8年10月31日,有人因为在该县西郭村北山坡上引燃杂草,产生浓烟污染大气,被行政拘留5日。该处罚由盖着曲阳县公安局大红印章的决定书为证。这又如何解释?另外,曲阳县在召开三次空气质量会商工作会议后,即派巡逻小组到一些村检查村民是否在燃烧散煤。巡逻者看谁家飘出黑烟,就敲门进去检查。“赵计栓的邻居李女士曾用柴堆引火,烟囱冒出黑烟,也被敲了门。执法人员进屋检查,发现没有散煤,旋即离开。”有的村高音喇叭还循环播放“禁止燃煤”的通知。截止到2018年12月2日,单曲阳县城中村就清理散煤1736.7吨。而在2017年的冬季,该县在辖区内学校实施煤改电工程,因电气设备未能及时到位,燃煤炉子却已经拆除,造成孩子们上课时需要在室外“跑步取暖”的尴尬情况。就曾引发舆论责备。而曲阳县并不属于规定的禁煤区(10)。

  

   二、为燃煤取暖和养殖业辩护

  

   多年来,笔者一直非常关注环境污染问题,可以说对中国不断趋于严重的环境污染痛心疾首,对保护环境的紧迫性深有感触,为此写了一些文章进行呼吁。但这次却要为铁腕环保下导致的令人不安的现象进行呼吁,为受伤严重的领域辩护。

  

   近年来的铁腕环保,激发社会舆论高度关注和舆论波澜最大的主要集中在两个领域:一个是燃煤包括广大北方居民的燃煤烧柴取暖;另一个是不仅涉及广大农村养殖户而且涉及更广大的中国城乡居民食物消费群体利益的畜牧养殖业。

  

先说燃煤取暖。据笔者所知,中国北方冬季寒冷且时间较长,近代以来最冷气温曾高达零下30多度甚至40度以上。冬季屋里取暖(实际上包括做饭,北方取暖和做饭往往是一体的,下同)一直是广大北方老百姓的重要生存问题,其意义不亚于穿衣和吃饭。几千年来北方居民主要通过烧柴取暖,只有极少数富人或达官贵人能用木炭取暖(木炭加工不易,产量小,生产成本高)。唐朝大诗人白居易的一首《卖炭翁》诗,说尽了古代卖炭人的穷苦和皇室权力者对穷苦百姓没有体恤之情的无耻豪夺:“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怨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清末以降,随着煤炭开采的不断增加,北方百姓用煤取暖的逐渐增多。但在广大农村,煤炭仍然是很稀缺的。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民国年间农村较为富裕且有胆量的老百姓为了烧炭取暖,要赶着牲畜出远门走几天去深山煤矿驮煤(俗称“驮炭”)。当时也有一些以驮炭卖炭为业的,那可是既辛苦又危险的行当!一般农村百姓只能靠烧柴取暖。百姓可见的屋里明火是“火盆”,即将柴禾烧成的类似木炭的“火核子”放在盆里,俗称“捡火盆”,一家人围着取暖。由于冬季主要靠烧柴取暖,北方农村百姓都特别重视“盘火炕”,用火炕保留住烧柴后形成的热乎气,晚上才能入睡。赖此度过漫漫的寒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虽然煤炭开采大量增加,但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中,只有部分农村百姓冬季用得起焦炭或散煤面参合黄土做成的煤糕来取暖,且炉具多是百姓自制的泥炉或铁皮包裹的泥炉。大多数农村百姓还是主要靠柴禾取暖。在人民公社体制下,收获以至分到社员手里的庄稼柴禾很有限,冬季取暖做饭根本不够用,于是秋末冬初收集树叶、山柴及其它野柴野草就成为北方农民过冬的必备课。笔者记得在老家农村当农民时,秋末为了多收集一些杨树落叶,每天天不亮就和父亲到河岸边的杨树林扫夜里落下的叶子(因扫落叶的人太多,去晚就没有了)。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末,北方农村冬季用铁炉燃煤取暖的才多起来。但当时无论城乡,煤炉还主要燃用散煤面做成的煤糕、蜂窝煤、煤球等。直到改革开放的八十年代以后,随着农民收入的增长和煤炭开采供应量的大幅增加,北方农村越来越多的农民才过上冬季有制作讲究的铁炉和燃烧块炭的炉火陪伴的温暖日子。北方城市居民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随着房地产业的发展,大部分人住上楼房,才过上集中烧煤供热屋里冬天如春的日子。这样,中国北方城乡大部分居民才告别了几千年来的寒冬。这个好光景前后也就是几十年,是十分来之不易的。也基本上体现了自然演进的过程。但时至近年,柴禾对不少山区农民来说仍是重要的取暖做饭资料。燃煤包括烧柴取暖当然会污染空气,但究竟对空气污染的“贡献”有多大,实际上是很难说清楚的。一些专家认为,农村冬季烧煤取暖、城市燃煤锅炉是形成雾霾和空气污染的罪魁祸首。这种说法是非常可疑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445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