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孟令伟:围绕朝鲜半岛的中日二次交锋

——明万历年间抗倭援朝战争

更新时间:2018-07-27 09:20:38
作者: 孟令伟 (进入专栏)  

  

   孟令伟编撰

  

   明万历抗倭(日本,下同)援朝战争发生在明朝万历二十年——万历二十一年(公元1592年---1593年)和明朝万历二十五年——万历二十六年(公元1597年—1598年)。史称“壬辰抗倭援朝战争”和“丁酉抗倭援朝战争”。明抗倭援朝战争的背景是丰臣秀吉统一日本后急欲向外扩大领土,虎視朝、中,而明朝已疲于兵革、国库虚耗,李氏朝鲜则和平已久、“人不知兵”,又困于党争,但明廷出于对李氏朝鲜的深悯厚怜,加之虑唇亡齿寒,不惜耸动国力,两次出兵援朝,两次援朝战事都是在朝鲜半岛及朝鲜南海海域进行的陆海兼有之战。战争的一方是明朝和李氏朝鲜联军,其为援助友邻和保卫朝鲜而战,另一方是侵朝日军,其为占领朝鲜进而侵略中国而战,前一次明军在朝军的配合下陆战大胜,基本收复了被日军侵占的朝鲜领土,而朝鲜水师则先胜后败(先胜后败的主要原因是朝鲜王廷换将所致),后一次明军在朝军的配合下陆战虽经历曲折(经历曲折的主要原因是明廷错用了主帅杨鎬)、但最终取得胜利,明、朝水师联军则取得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海战大胜,明将李如松、陈璘、麻贵等和朝鲜水军将领李舜臣在战争中发挥了突出的作用,日军从此退出朝鲜,朝鲜恢复了领土主权完整,李氏朝鲜和大明王朝由此结下深厚情谊,李氏朝廷后继者为感谢明朝廷,在明亡半个多世纪后,专门修了“大报坛”隆重祭奠明朝先皇,这种情谊是非常可贵的,其影响也是绵长的。明朝和李氏朝鲜这两次对日本的联手军事反击可以看作是上承九百多年前(从明抗倭援朝战争时上溯)唐朝和新罗联军大败倭军,下接十九世纪末的中日甲午战争,特别是万历二十六年(公元1598年)明朝水军将领陈璘、邓子龙和李氏朝鲜水军名将李舜臣在朝鲜南海海面大破日本海军是上承唐高宗龙朔三年(公元663年)唐朝名将刘仁轨和新罗联军在白江口(今韩国锦江入海口)大破倭国水军(参见已发表于爱思想网的拙著《围绕朝鲜半岛的中日首次交锋:唐名将刘仁轨在白江口大破倭国水军》),下接清光绪二十年(公元1894年)北洋舰队丁汝昌、邓世昌等和日本海军在黄海鸭绿江口的大东沟之战,从中日两国说,这是两国之间围绕朝鲜半岛的第二次军事角逐(加上忽必烈的元朝进攻日本列岛,这是中日之间的第三次军事对抗),也是两国之间进行的第二次大海战,从东北亚地区说,这是继唐朝之后该地区的又一次涉及多国军事参与的国际性战役。

  

先是唐高宗时唐军和新罗联军破灭百济,又破灭高句丽,唐廷收复辽东故地,在高句丽都城平壤设安东都护府,管理原高句丽之地,分其境为九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县,并在朝鲜半岛西南设立了熊津、马韩、东明、金涟、德安五都护府,后合并为熊津都护府(今公州)。新罗在唐朝的支持下占据了原百济之地,成为唐朝附属国。后来因辽东和朝鲜半岛局势的变化,加之亡国后高句丽遗民的不断起义,唐朝的势力逐渐退出朝鲜半岛。唐又在东北地区设立渤海都督府和黑水都督府进行管辖,辽东为唐朝的藩属渤海政权所据。到唐末及五代之初,朝鲜半岛又短暂出现后高句丽、后百济和新罗并争的局面。后梁末帝贞明四年(公元918年),后高句丽大族及军人王建被下属拥立为王,迁都至家乡即今开城,改国号为“高丽”。 此即王氏高丽王朝之始。之后王氏高丽灭新罗和后百济,统一朝鲜半岛。后契丹崛起,灭渤海政权,据有辽东,兼并漠南北,建立辽朝,并在辽东以北今松花江和黑龙江流域广置官守。契丹辽朝又于北宋太宗淳化四年、辽圣宗统和十一年(公元993年)击败王氏高丽军,王氏高丽遂断绝和北宋的关系,称臣于辽朝。后黑水靺鞨之后女真族兴起于东北北方,建立金国,攻灭辽朝,据有东北全境,又攻灭北宋,占据中原之地,成为和南宋对峙的北方王朝,时西夏和朝鲜半岛的王氏高丽为之属国。之后蒙古兴起,灭亡西夏,攻灭金朝和南宋,统一全国。蒙古军又打败朝鲜半岛的王氏高丽,高丽王投降,元廷将高丽置于直接控制之下,国王的废立及一切内政,都受到元朝干涉,高丽王都要娶元朝公主,高丽成为元朝的内属国,后又被改为元朝的征东行省(也叫征日本行省)。但元朝时宋代儒学传入朝鲜,对其影响颇大。直到元朝末年,高丽恭愍王才重新掌握政权。朱元璋推翻元朝建立明朝后,于洪武八年(公元1375年)设立辽东都指挥使司,以管理辽东全境。明洪武二十一年(公元1388年),高丽国王派都统使李成桂进攻明朝辽东。李氏是高丽世代将家,积军功和势力已久,于是李成桂乘机发动政变,攫取大权。明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李成桂废黜高丽国王,自立为王,并改国号为朝鲜(据史载李成桂为争取明朝的支持,他提供了高丽古名“朝鲜”和李父就仕之地“和宁”,遣使请明太祖朱元璋裁定国号。朱元璋认为“朝鲜”是中国古名,且“朝日鲜明”出处文雅,因此裁定“朝鲜”为新国名),定都汉阳(即后来的汉城、今韩国首尔,下同),史称朝鲜王朝,又称李氏朝鲜。李氏朝鲜为明朝藩属国,以小事大,对明朝执礼甚恭。李氏朝鲜开国之初,兵力颇为强盛。传历几代,期间颇注重文儒,而武备逐渐废弛,国“人不知兵二百余年”,加上党争不断,内耗严重,所以在明朝万历年间遭到日本权臣丰臣秀吉入侵时,朝鲜军连败。从日本方面看,先是唐高宗时期的日本在“飞鸟时代”通过大化革新,加强了天皇的统治权。之后因“壬申之乱”(天智天皇驾崩,其子大友皇子即位,天智天皇之弟大海人皇子与其争位,由此爆发战争,史称“壬申之乱”)引起迁都奈良(平城京),又经过七十多年律令制社会的繁荣鼎盛时期,是为“奈良时代”。之后又两次迁都,到唐德宗贞元十年、日本桓武天皇延历十三年(公元794年)迁都平安京(京都),期间日本皇廷通过整顿内政,改革兵制,向东北地区扩展疆域,重新加强律令制,遂迎来“平安时代”( 即以平安京【京都】为都城的历史时代,延续近四百年)。时日本疆域大为扩展,遂在东北边置征夷大将军 ,源氏、平氏世守其地,是为封地。之后一方面因日本庄园制度(让开垦耕地的人永久拥有耕地)滋生了利益集团,他们豢养武士,再通过武力兼并庄园,壮大实力,遂形成财雄势厚的武人集团,源氏、平氏成为武人集团之雄;另一方面从中国宋朝以来,历届日本天皇都喜传位于子弟,自为太上皇,又仍要掌握权力,造成或数位太上皇并存,或某一太上皇长久握权,遂屡起纷争,又总是借源、平二氏的武力平息,久而久之,源、平二氏的权力便驾乎天皇之上。后来平氏为源氏源赖朝所灭。源赖朝又遍置“武职”于诸州,以守护“封土”( 包括武人集团兼并的土地),源赖朝以征夷大将军总其权,在他所居的镰仓设征夷大将军幕府,即“镰仓幕府”。时为南宋孝宗淳熙十二年、日本天皇文治元年(公元1185年,“镰仓幕府”始期另有1180年、1183年、1192年之说)。于是开启了日本以武家政权为全国政治中心的“幕府时代”。源氏的“镰仓幕府”延续近一百五十年(期间元世祖忽必烈曾两次征日未果),为后醍醐天皇所灭(一说为源赖朝家臣北条氏后裔所灭,北条氏后裔又为其家臣足利尊氏和后醍醐天皇合力所灭)。后醍醐天皇灭源氏“镰仓幕府”后,进行了第一次“王政复古”(第二次“王政复古”为近代的明治天皇时),推行新政,史称“建武新政”。但不久后醍醐天皇又被另一继起的武人豪族足利尊氏逼迫退位,足利尊氏立新天皇即光明天皇,光明天皇策封足利尊氏为征夷大将军,是为北朝。而退位后的后醍醐天皇持着天皇象征的三神器退往吉野(今奈良县),是为南朝。足利尊氏在京都的室町开设幕府,是为“足利幕府”( 亦称“室町幕府”)。至此日本进入“南北朝时代”。南北朝为足利尊氏之后的第三代将军足利义满统一。足利氏传到第八代将军足利义政时,因继承权问题爆发了“应仁之乱”,自此“足利幕府”权威日下,大名、守护官、家臣、国人 ,“陪臣的陪臣”相继篡夺政权,导致全国分裂,直至末代将军足利义昭于明万历元年、日本天皇天正元年(公元1573年)被新豪族、武家强人织田信长放逐,“足利幕府”便灭亡。从第八代将军足利义政时爆发 “应仁之乱”到“足利幕府”灭亡,是为日本的“战国时代”。“ 足利幕府”从“南北朝时代”到“战国时代”末,前后延续近二百四十年。“足利幕府”灭亡后,织田信长遂成为全国最强大的军事首领,并积极拓展统治版图,消灭其他武人集团。但后来织田信长及其子又被部将明智光秀所灭。接着织田信长的家臣、辅功显赫的羽柴秀吉灭掉明智光秀,羽柴秀吉以其杰出的才干和威信成为织田家族的掌门人,又平定了织田家族内的反对势力,并建造被时人誉为“战国无双的城” 大阪城。明万历十二年、日本天皇天正十二年(公元1584年),羽柴秀吉和织田信长次子织田信雄联合的东海地方大名德川家康开战,在战事失利的情况下羽柴秀吉凭借外交手腕竟降伏了织田信雄,迫使德川家康退兵,还送去人质,羽柴军与德川军达成不战和议。于是羽柴秀吉成为继源氏的“镰仓幕府”、 足利氏的“足利幕府”及 织田信长之后的新的更为强有力的军政首领。期间的大部分时间日本天皇徒具名义而已。是年大坂城完工,羽柴秀吉以大坂城为根据地,开始进行统一全日本的军事征伐。羽柴秀吉“其用法严,军行有进无退,违者虽子婿必诛,以故所向无敌。”羽柴军锋所指战无不胜,经四次大的征伐后,日本大致上统一。时为明万历十八年、日本天皇天正十八年(公元1590年)。先是羽柴秀吉希望成为新的征夷大将军,但在公卿的劝阻下转而向天皇要求并被赐予关白(相当于丞相)的封号,天皇又赐姓氏“丰臣”,于是羽柴秀吉变成丰臣秀吉,从此以“丰臣秀吉”名世。统一全国后的丰臣秀吉,便把眼光对准国外,意欲先进占朝鲜,再图中国。另一方面,丰臣秀吉深感日本的乱源不止,也想通过军事拓殖将涉乱人等送往国外。丰臣秀吉先致书朝鲜王廷,请朝鲜人做向导引日军伐明,朝鲜王廷不应。于是丰臣秀吉于明万历二十年、朝鲜宣祖五十二年、日本天皇文禄元年(公元1592年),派兵十六万(一说二十万)入侵朝鲜。是为丰臣秀吉第一次入侵朝鲜。而在明朝嘉靖年间(公元1522年—1566年,时日本处于“战国时代”, “足利幕府”执掌权力),就有大批倭寇横行于中国沿海(其中有原本不法偷渡的日本海盗,也有中国官贵势家和日本商人做买卖,因欠钱不还,使日商被迫流落海外变成海盗的)。明初沿海各地都设有卫所,备有战船,因承平日久, “卫虚船敝”,无法再用。于是倭寇纵横千里无敌,后赖戚继光、俞大酋编练新军才得征平。丰臣秀吉第一次入侵朝鲜,兵员以西日本诸大名为主。日军以宇喜多秀家为元帅,小西行长、加藤清正为先锋,九鬼嘉隆为水军指挥官,步兵十六万,海军九千,战舰七百余艘,于是年四月渡过朝鲜对马海峡,在釜山、庆州一带登陆。日军挟内战一统日本之余威,首先直逼朝鲜都城汉阳(也叫朝鲜王京,下同),朝鲜军仓促应战,大败,日军攻下汉阳,然后向北,一路攻势凌厉,势如破竹,开城、平壤都被攻下,十八道全部陷落,日军一直进到鸭绿江南岸(是年即公元1592年为农历壬辰年,史称“壬辰倭乱”)。朝鲜王(宣祖)先从都城奔开城,又逃到平壤,再逃到义州,向明廷告急求救。丰臣秀吉提出要明廷承认日本以大同江为界占据朝鲜,同时还威逼琉球、菲律宾等明属国。时大明朝廷一片哗然,廷辩汹汹。从嘉靖皇帝以来,明朝东北击蒙古,东南却倭寇,西南征云南、平缅甸,时明军还正和宁夏叛乱的鞑靼蒙古部作战,连连用兵,国库空虚,军民疲累,不堪负担,因此万历皇帝对出兵援朝非常踌躇。但朝鲜王一再派人告急求救,其情可哀(韩国中央图书馆本汉文《壬辰录》细腻描绘了朝鲜两次遣使至明朝请求援兵的具体情节:第一次,朝鲜使者“晨夜倍道,驶入皇城,昼夜痛哭,恳乞援兵”,“皇帝【指万历皇帝明神宗】特怜情势”;第二次,朝鲜使者“待命于玉华关,御赐饮食,就极丰美,不敢下箸,昼夜痛哭,继之以血,以手掘地,手亦胼胝。华人观者,莫不感动”) ,万历皇帝甚为感动;而明朝若不出兵,朝鲜必亡,气焰熏天的倭日必进而威胁大明,所以主战派的意见最终被万历皇帝接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119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