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钱跃君:法兰克福国际书展

——世界文化兴会

更新时间:2016-11-10 18:21:33
作者: 钱跃君  

  

   金秋十月,是法兰克福书展的黄金时期,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年度文化盛会。法兰克福书展是国际上最古老(1454)、自古迄今国际上规模最大的书展。

  

   2016年书展从10月19日开始到23日结束,整个展览馆拥挤得水泄不通。来自全世界上百个国家的7000多家出版社在这里展示它们一年来的最新出版物,达100多万种,前来的观众达到27,5万,其中一半是出版界和媒体同仁。博览会期间,除了荷兰国王、比利时国王和欧洲议会主席、部长等外,600多位来自世界各国的作家亲自前来与读者见面签名,引来粉丝无数。各书界、报界团体举行了4000多场报告会和讨论会,还有许多新书发布会,声势空前。例如今年中国社科院的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就是在法兰克福书展上,举行了该社新出版的英文版《中国梦与中国道路研究》大型系列丛书新书发布会,社长谢寿光以及近十位作者和编辑亲自前往书展并发表中英文演讲,负责该系列丛书全球销售的德国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类最权威的斯普林格出版社董事总经理Weinheimer都亲自到场祝贺并即席演讲。

图0、法兰克福书展外貌

  

   ◆国际书展的千年风雨◆

  

   法兰克福书展历史悠久,从12世纪德国皇帝钦定法兰克福为神圣罗马帝国博览中心开始,就已经包含了书展。直到15世纪,法兰克福附近城市美茵茨的古腾贝格发明了西方的活字印刷,他在法兰克福带出几位徒弟,法兰克福首先兴起了印刷业,使书籍出版量大增,书市成为独立的书展(1454)。每当举办书展时,全欧洲出版社、书商、文化人云集法兰克福,成为欧洲最重大的文化集市,也是最大的文人集会,法兰克福因此被誉为“欧洲书展之城”和“德国的雅典”。

  

   直到新教运动兴起,德国皇帝为了抵制新教思想而施行书籍检查。媒体这玩意儿,一抓就死,一放就乱,皇帝之城法兰克福书展受到了政治和宗教限制,交易量骤降,逐步被后起的德国莱比锡书展替代,因为莱比锡位于新教国家萨克森公爵国,出版相对自由,1632年莱比锡书展量首次超过法兰克福。

  

   直到二次大战后的1949年,因为两德分裂,法兰克福博览会和书展得以重新振兴,成为西方世界最大的博览中心和书展中心,而莱比锡成为东方世界最大的博览中心和书展中心。这次法兰克福书展所称“第65界书展”,就是从1949年重新开始纪年的。现在依旧面临莱比锡书展的竞争,但今年法兰克福展商规模是莱比锡的3,5倍,而参观人数是莱比锡的1,5倍。

  

   ◆主宾国的历史沧桑◆

  

   这次书展的主宾国是荷兰与比利时的佛兰德地区,所以,荷兰国王与比利时国王都不敢怠慢,双双亲自前来助阵。

  

   荷兰与比利时本来都是西班牙统治的荷兰。后来北部独立出西班牙统治而建立共和国荷兰,南部没有独立成功而依旧是西班牙荷兰。拿破仑统一南北荷兰,1815年维也纳欧洲会议后确认荷兰统一,但15年后南部荷兰带动半个卢森堡一起独立,在法国军事援助下建国比利时。占40%人口的比利时南部逐步被法语化,而占60%人口的北部依旧保留荷兰语,经济上北部远高于南部。所以,比利时北部一直闹着要与南部分手,说这样不同的语言、不同的经济水平无法在一起过日子,2010年大选后500天无法形成政府组阁。

  

   法兰克福书展是文化活动,文化超越国界,所以比利时北部与荷兰携手共同成为主宾国,就不知比利时国王前来参加时是什么心情。好在荷、比两国国王都是源于德国:荷兰国王是德国中部、法兰克福周边的拿骚家族,比利时国王是巴伐利亚北部小城、与英国皇家几代联姻的Coburg家族。所以可以说,两位国王这次回到了德国祖父家。

图一、荷兰国王(左四)、比利时国王(左五)和欧洲议会主席Schulz(左六)在本届书展的开幕式上


   德国与荷兰有这样的亲情关系,荷兰语其实是北德方言“低地德语”(也是英语的母语)——19世纪末德国官方语定为中德方言“高地德语”——例如这次主宾国的展览口号“我们共同拥有”,荷兰语Dit is, wat wij delen,对应的德语是Dies ist, was wir teilen,读音非常相似。所以,荷兰语文学作品的主要海外市场也是德国,迄今有132家德国出版社与荷兰作家签有写作合同。

  

   这次书展上,在荷兰文化部资助下,荷兰推出了306部新译成德语的荷兰文学作品。荷兰作品轻松、幽默、富有诗意,深受德国读者喜爱。德国本土的作品太严肃,按行内人士说,德国文学家的幽默感被希特勒阉割了,因为纳粹时期几位著名幽默作家被杀、被关入集中营,战后德国就再也出现不了幽默作家了。

  

   ◆歌唱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每年书展总是在诺贝尔文学奖宣布过后,各个出版社都像等待中彩那样等待好运,或许该出版社曾经出版过该获奖者的作品。于是可以赶紧重印,有可能邀请作者前来为该出版社站台,诸如文学讨论会、作者朗诵会等,哪怕作者能为粉丝们排队签名都能达到很大的广告效应。

  

   但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爆了冷门:一位美国歌唱家Bob Dylan获奖。许多人感到惊奇,其实他获奖不是因为他的演唱,而是他创作的歌词,歌词是文学作品,而且他的歌词充满了反叛精神。他是世界上第二位,既获得奥斯卡奖(最佳电影歌曲,2001),又获得诺贝尔文学奖(2016)——另一位是英国戏剧家George Bernard Shaw,1925年获诺贝尔文学奖,1939获奥斯卡奖(最佳剧本)。

  

   Dylan的原名是Zimmermann,一看就知道是德国名字。他父亲是生活在乌克兰的德国后裔,1905年移民美国。一家特里尔出版社赶紧重印曾出版的《Dylan歌曲全集》,厚达450页。其它出版社赶紧搬来曾出版过的Dylan歌曲影像带展览。但要想邀请Dylan本人前来,几乎是白日做梦。

  

   Dylan是个怪人,一个愤青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在音乐界整整折腾了半个世纪,脑袋能不灌水?2009年奥巴马授予他美国最高艺术奖National Medal of Arts,他就没去拿,奥巴马只能尴尬地缺席授予。俗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现在是“总统遇上艺术家,有理说不清”。这回瑞典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还就授奖给一个音乐家,宣布后就没有看到Dylan的任何反应,也不知他是喜是怒。起先在他网页上还看到一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估计是他伙计写的,一天后就被删除。

  

   诺奖委员会委员会通过熟人联系到他的员工,让告诉Dylan一下他获奖了。迄今已经半个多月过去,还是没有听到他的任何音讯。诺奖委员会有点恼怒了,那厮也太傲慢了点。还不知道他是否会接受,是否会前来领奖。

  

   ◆手抄书·印刷书·电子书◆

  

   西方以前的书籍都是手抄本,价值连城,只有皇家或贵族才可能拥有书——拥有知识,成为少数人的特权。1452年古腾贝格发明了活字印刷,这项技术引发了一场文化革命:书价下降,使更大的社会群体可以拥有书,即拥有知识,这就是德国新教运动的“技术基础”。但古腾贝格没有东西可印,因为没人给他写书,更没人给他卖书,只能印点《圣经》或日历卖给教会,不用向上帝缴纳版权费。

  

   印刷技术进步了,他却越干越穷,欠下1550盾债务,加利息6%共2020盾,相当于一个工匠没有周末、每天13,5小时工作17年的工资。古腾贝格不讨老婆、没有孩子也还不起这债务,最后还是拿骚国王看不下去,给他还了债。后来他到德国经济中心法兰克福带出了三个徒弟,徒弟们有经济头脑,将写作、编辑、印刷、发行分成四个领域,才把书市搞活。推销的书与日俱增,几年后法兰克福博览会就单独开出图书博览会。

  

   当时的教会并不看上活字印刷,法兰克福修道院神父Thomas Albus多次声称,90%的拉丁文读者还是喜欢阅读手抄本《圣经》。其实,古腾贝格尽管用了活字印刷,其版面设计都非常精细、有字有画的彩色印刷,印刷效果与手抄本相差无几。而且印刷质量如此之好,550年后看上去还像新的那样——也就是说,550年前的法兰克福就出现过一场手抄本与印刷本孰优孰劣的争议。

图二、德国活字印刷发明人古腾贝格印制的《圣经》(1452-1454)

  

这550年来,书的内容发生了深刻变化,印刷技术也发生了深刻变化,而书的基本形式似乎没有变化,文字还是用油墨印在纸上。但这20年来,随着计算机、尤其是互联网的出现和普及,书的形式也发生了深刻变化。网上书籍、电子书开始进入千家万户,人们在计算机屏幕上就可以获得许多资讯。于是,550年后又出现了新的争议:印刷书与电子书孰优孰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0205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