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钱跃君:德国纳粹时期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奥斯茨基

——写在卡尔·冯·奥斯茨基去世70周年

更新时间:2010-10-20 15:26:24
作者: 钱跃君  

  

  这是一段尘湮的历史和一位几乎被人忘却的报人,却在那个时代引起了国际社会的轰动。德国历史上的第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却经历了德国及欧美许多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和物理学奖得主的奔波与呼吁。为了他能得奖,挪威社会顶着纳粹德国的军事威胁和外交恫吓,挪威总统、总理因此离开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颁奖人挪威国王与得奖人都双双缺席于颁奖仪式,最后这笔奖金都不知去向,并因此导致希特勒禁止所有德国人再去接受诺贝尔的任何奖。但就因为那个被扭曲的时代,就从他的“泄露和出卖国家军事情报”事件开始,人们开始重新思考什么是正义、什么是犯罪?重新界定什么是爱国、什么是判国?每次到柏林,我都要去以他名字命名的大街,去瞻仰耸立在那里的纪念雕像;或到柏林Niederschoenhausen陵园去瞻仰他的墓地。当年他被迫害而去世时,纳粹政府禁止在他墓碑上刻写名字,强令他的妻子改姓,希望“历史永久地忘记这个人”。但历史并没有将他忘记,相反永远铭记专制者的罪恶……

  

  ·战争与和平·

  

  德国是欧洲近代几场世界大战的挑起者,但也是世界和平运动的最早发起者。

  就在德国建立日耳曼第二帝国的最兴盛时期,铁血宰相卑斯曼还在当政,奥地利女作家Bertha von Suttner出版了著名的反战小说《放下武器》(1890),译成欧洲各国文字出版而轰动欧洲,并在奥地利暨德国(注)成立了和平反战联合阵线,就取名 “放下武器”,形成了一场大规模的和平运动,卑斯曼也于次年下野。该女作家成为现代和平运动的发起人,并于1905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1912年德国、奥地利与意大利再度结盟,火药味开始浓烈与之并行的,全德和平运动也开始兴起,成立了大规模的“德意志和平协会”。1914年终于爆发一次世界大战,同年底爱因斯坦等四人发起成立了反战协会“新生的祖国”(1922年改名“人权阵线”)。当时的帝国议会议员Karl Liebknecht是这场反战运动的政界代表,他在议会中否决战争贷款案。次年“五一劳动节”在柏林大规模集会上他发表反战演说,即刻被普鲁士政府逮捕,并与另一位反战人士Rosa Luxemburg先后被人暗杀(1919),这当然也与他们1918年创建德国共产党有关。

  然而,真正大规模的德国和平运动还是在一次大战后期和战后。1918年1月发生100多万工人的全德总罢工,同年底发生“十一月革命”,德国皇帝威廉二世被迫下野而举家流亡荷兰,德国在法国签署停战协议。次年成立德国历史上第一个民主的魏玛共和国,社会民主党主席艾伯特当选首任总统,并于同年6月 8日签署凡尔赛公约。

  根据凡尔赛公约163款,德国军队必须限制在10万人之内。但几乎从魏码共和国建立开始,国家就在偷偷建立地下部队和地下军火库。这引起了和平主义者们极大的担忧,因为这将引起德国的外交困境和内政不安,影响整个国家的和平。于是政府通过这样的黑色军队从事暗杀等恐怖活动,以对付反战的政治异议人士。当时被谋杀的著名和平主义政治家有停战委员会主席Mathias Erzberger(1921),外交部长Walther Rathenau(1922)等,由此引起一系列刑法诉讼,但德国法院基本认可这样的政治谋杀,声称“每个公民对危害国家生命的非法行为具有自卫权利” (帝国法庭判例RGSt 63, 215(220))。

  当时在许多和平主义者掌握的新闻媒体上,揭出了大量德国建立黑色军队和地下武器库的秘密,例如许多青年被招兵入伍,最后却不知所向,事实上参加了这些黑色军队。于是那些新闻记者们以“利用新闻媒体泄露国家机密”被判处10-15年徒刑。例如法庭在对记者Berhold Jacob和Fritz Kuester判刑时就宣称:“(建立这些黑色军队)对国家有利而无害”,“每个公民都要忠诚于自己的祖国,维护国家利益是每个公民的最高职责”(帝国法庭判例RGSt 62, 65(67))。仅仅在1924-1927年的四年中,1000多位和平主义者以“泄露祖国机密”而被判刑。

  1925年总统艾伯特去世,德国议会选举兴登堡元帅为总统,魏玛共和国最后残留的一点自由与民主也被葬送了。到1931年底,已经有6000多位政治异议者被判刑,还有3万多人正在被起诉。许多新闻媒体如《世界舞台》杂志,公开发起了为政治犯及其家属捐款的呼吁,人权同盟(其重要会员有诺贝尔文学奖和物理学奖获主托马斯曼和爱因斯坦等)呼吁释放政治犯。许多社会名流致函德国总统,要求特赦政治犯,但都被总统拒绝。

  

  ·一代报人奥斯茨基·

  

  《世界舞台》(Weltbuehne)是魏玛共和国时期最著名的政论性杂志之一,发行人和主编Siegfried Jacobsohn于1926年突然去世,妻子接任出版人,奥斯茨基担任责任编辑,不久任主编。

  奥斯茨基(Carl von Ossietzky, 1889-1938)出身于汉堡,二岁丧父,中学未毕业就出去谋职,18岁时因为汉堡市长(他父亲生前的雇主)引荐而担任了法庭书记员。业余时间他撰写了许多诗歌和剧本,参加和平运动和人权组织,一直在各种报刊上发表时事评论。他的妻子出身于一个英国军官家庭,是一位女权运动家,所以鼓励他放弃法庭职位而全职从事写作。年仅25岁他就担任了《自由人民》杂志主笔。一次大战前夕发生了一起“Erfurt法案”,一位士兵因为谋杀案而被军事法庭判为死刑。奥斯茨基马上撰文指出,这位士兵其实是受上司、即受政府指示而进行谋杀的,法庭却将他当作政府犯罪的替罪羊,所以要审判的是政府,而不是这位士兵。结果奥斯茨基自己被捕而被判刑,罪名是“侮辱帝国法官”,幸好当时的德国皇帝还是网开一面给予了特赦。一次大战后他先后担任了《柏林人民报》、《日记》和《星期一早晨》等多份魏玛共和国时期著名的报刊责任编辑,直到1926年被《世界舞台》发行人邀请去担任主笔。

  在《世界舞台》上接二连三发表了一大批揭露和指责德国政府暗地建立军队的内情,德国政府对此非常冒火。但魏玛共和国毕竟是民主政体,而且还具有一定的法制,即法官不完全听从政府指令,所以政府无法轻易对一个有影响的新闻媒体采取过于强烈的态度。《世界舞台》与政府的官司不断,政府除了对作者起诉外,也对主编起诉。仅仅在1927年:2月10日,因为发表一篇评论德国军队的文章,奥斯茨基被法庭判处罚款500马克;6月24日,因为他拒绝发表官方指定的一篇新闻报道,被判处罚款100马克;12月21日,因为发表一篇揭露政府授意对异己分子谋杀的文章,被判处一个月徒刑,中级法院又改判成罚款50 马克;同月,因为发表一篇揭露政府建立地下军队的文章,而被法庭以“泄露国家军事机密罪”而起诉,没想到国防部长居然作证,说这些内容已经不算国家机密,所以免罪……再如1932年1月18日,《世界舞台》上公开发表了为政治犯捐款的呼吁,奥斯茨基居然被起诉,但检察官还是撤回了起诉;7月1日因为在前一年曾发表一篇著名的文章“士兵就是谋杀犯”(Soldaten sind Mörder)而被起诉,罪名是“侮辱帝国军队”,但法庭同意“保外”。检察院不服而告到中级法院,又被驳回;又有两篇揭露德国税务局的文章,奥斯茨基背上“侮辱财政部”的罪名被起诉,但法院听了奥斯茨基的申辩后将此案搁置,暂不处理……当然,奥斯茨基最著名的无疑是“《世界舞台》案” (Weltbuehne-Prozess)。

  

  ·《世界舞台》杂志事件·

  

  除了德国军队只能限制在10万人之外,根据凡尔赛公约198款,德国还不准研制军用飞机。但德国政府在偷偷研制,以至许多德国国防部的军事部门如飞机、防毒气弹、间谍和反间谍等,都没列入公开的国防部机构名单中。如递交给议会讨论的国防部预算中提到一个名为“M”的部门——M就是 Military(军事)的缩写——当时的社会民主党议员Krüger要求政府解释什么是“M”,政府只能装聋作哑。为此《世界舞台》在1926年7月 20日专门发表了一位有关部门老兵撰写的文章,列数了这些秘密部门。记者们特别关注军事性的航空研究,尤其是飞机设计师Walter Kreiser成为揭露德国这一航空秘密的专家,在《世界舞台》上曾先后化名发表了七篇文章,早在1926年他就以“出卖祖国”和“透露国家军事秘密”的罪名被起诉,但1928年法庭又终止了审理。

  1929年初,Kreiser又交给奥斯茨基一份文稿。在该文中揭示,上述的“M”部门其实就是一个专门研制战斗机的部门,拥有30-40架战斗机,现在将陆上空军易名为“Albatros(鸟名)试验部”,对海上空军易名为“汉撒公司海岸飞行部”。在Kreiser的原稿中甚至进一步揭示,德国的战斗机不仅分布在德国,而且有一部分在苏联。这段内容在发表时被删掉了。发表前Kreiser透露给奥斯茨基:3月11日晚上8点,在柏林将召开一次航空领域的大规模集会,许多与航空方面有关的头面人物都将出席。所以这篇文章一定要安排在这天出版,要安排一位卖报人专门赶到会场去散发,要给德国政府一点难堪。该函后来成为他们“合伙犯罪”的证据之一。

  该文果然在《世界舞台》上以五页半的篇幅发表了,引起了国际社会震动。苏联担心德国在苏联研制战斗机的消息传出,赶快中断了与德国的这一合作。德国政府大为恼火,但又非常尴尬。出面否认,就要被新闻界追问,将会抖露出更多的军事秘密;如将两人逮捕,又等于在向全世界承认,德国就是在偷偷研制战斗机。德国外交部从国际影响出发希望私了此案,而国防部一定要惩罚秉事者以一儆百。最后还是国防部占上风,所以检察院到8月1日向作者与主编提出立案,搜查了杂志社和奥斯茨基的家。对他们罗列的罪名是:出卖祖国,有意透露国家军事秘密,将国家军事情报透露给其它国家政府,从而危害德国利益。

  但怎样审理该案,国防部与外交部又分歧严重。国防部为了继续保持与苏联的军事合作,希望对此案公开开庭;而外交部担心,这样会威胁到德国在日内瓦裁军委员会的地位。由于当时外交部长Stresemann的阻止,对此案迟迟无法开庭。直到两年后德国国防部、外交部和司法部三方才达成协议,于1931 年3月30日正式向莱比锡法庭提出公诉。开庭中,对方采用了当时最著名、也最倾向于政府的检察官与法官:检察官Paul Jorns(曾主持Liebknecht和Rosa Luxemburg被谋杀案);法院主席Alexander Baumgarten,他在1930年秋审理希特勒案时,在希特勒未到庭的情况下谎称希特勒曾扬言,如果他上台就要“人头落地”。被告方也采用了当时德国最著名的四位律师组成律师团,他们坚信这方一定会胜诉。

   因为此案涉及到国家机密,根据当时法律,整个法庭争辩及其最后判决详情都不容许公诸于众。尽管政府作了如此周详的安排,法庭还是迟迟无法开庭。这方律师坚决要求德国外交部必须出庭作证:在《世界舞台》上发表的内容确实是国际上还无人知道的军事信息,否则就谈不上出卖“军事秘密”。而外交部鉴于此案的外交影响,只能有意回避,从而让开庭日期一延再延。7月9日,国防部的Schleicher将军(后来的总理)气愤地写信给外交部副部长,怒斥外交部是在有意拖延。信中坚称,必须通过这次官司来惩罚“叛国者”,外交部的所有政治考虑都必须置于第二位!在国防部的压力下,外交部只能于8月24日出具了一份书面鉴定。国防部代表出庭作证,证实《世界舞台》所发表的内容属实,但出于德国利益,这些情况不宜对外。交通部代表证明,该文发表后国外的许多媒体取用该材料。但该代表也拿不出实据。被告方律师提出了19个证据以证明奥斯茨基的无罪,显然也都被法院驳回。

  

  ·判刑与入狱·

  

  1932年11月23日,主编奥斯茨基与作者Kreiser被双双判刑18个月,这在当时除了共产党外就算是判刑最高的政治犯了。他们根据不同法律同时触犯了“判国罪”、“透露军事情报罪”与“间谍罪”,但法庭认为这几项罪其实说的都是一件事,所以就仅以“透露军事情报罪”定刑。奥斯茨基说:我非常清楚,如果哪位记者敢于对德国军队有异议,他一定会被判以“判国罪”,这就是我们的职业风险。只是这回取代“判国罪”的居然是“透露军事情报罪”。(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672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