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木然:台湾国民党内部以派制派的利与弊

更新时间:2015-10-23 15:59:31
作者: 木然  

   无论是国民党外传,还是国民党内说,国民党的派系及其对立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这种事实,让外界失望,让内部失和,缺少团结力与战斗力。但从现代政治价值观来看,既不能说完全是好事,也不能完全说是坏事。用辩证的观点来看,坏事可能会变成好事,好事也可能变成坏事。好事坏事,完全取决国民党内部派系的博弈是否能达到共赢的局面。

   从好事方面来说,主要表现在以下向个方面:第一,派系有利于制衡与平衡。国民党派系的出现,并不是现在就有,而是历来就有。从国民党成立那天就有。国民党派系有利于互相间的制衡,防止国民党清一色。清一色的政党,也就是纯洁的政党。纯洁的政党,具有排山倒海的建设力量,也具有排山倒海的破坏力量。正是因为国民党派系的存在,才使得国民党内部的民主成为现实的建设性力量。正如毛泽东所说,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党内有派,千不奇百不怪。政治世界,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没有派系,就会出现党内寡头。党内寡头就会凌驾于国民党组织之上,国民党就会成为个人实现独裁的工具。国民党内派系的斗争过程,是民主的政治平衡的过程,避免了专制的你死我活的残酷的政治斗争的过程。

   第二,派系博弈演化成透明的运作程序和规则。从最近发生换洪秀柱的事件来看,国民党为了把洪秀柱换下去,召开了国民党临时代表大会,通过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以891名出席,812名同意的民主程序成功换“柱”。并通过民主程序让朱立伦成为新候选人。这是阳谋的过程,是公开透明的过程,是让所有人见证的过程。这让暗箱操作成为不可能,让阴谋暴力失去市场。国民党内部没有对立,只有对手。没有阶级对立,只有阶级联盟。没有政治敌人,只有政治盟友,只有政治结盟。没有敌对势力,也不树立敌对势力。国民党内的团结,是尊重多样性的团结,是尊重不同派系的团结,不是铁板一块的团结。党内的政治规矩,是少数服从多数的、公开透明的、明规则的规矩,而不是向政治寡头、政治领袖、党的主席表忠心的、一人独断的、潜规则的规矩。

   第三,派系斗争的过程也是追求政治绩效优化的过程。在这个方面,有过成功的案例。在1994年之前的日本,就是自民党一党执政。自民党内部的派系也很多,也时有争斗和斗争,派系的政策主张也各不相同。自民党在派系主张和政策中取得共识,追求最大公约数,进而优化了政治绩效,同时也在日本经济腾飞过程中发挥了重大推动作用。台湾国民党派系政策主张也各不相同,也应该吸取日本自民党一党执政时期的经验,在派系主张中取得共识,获得最大公约数,推动政治进步和经济发展。

   第四,派系斗争的过程也是捍卫自由民主价值的过程。无论国民党内部派系如何争斗,都是政策主张和政治力量的争斗,而不是自由平等稳定价值的争斗。自由平等稳定价值是国民党派系的共识,也是政治民主生活的组成部分。政策主张的争斗,都以自由平等价值稳定共识为条件,都以捍卫保障自由平等权利的宪法为保障,这恰恰是国民党内民主必然要求,也是实行党内民主的必然结果。

   第五,派系斗争的过程也是深化海峡两岸边界意识的过程。国民党内部派系无论如何争斗,都必须强调“九二共识”,都以“九二共识”为底线、边界。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上,才能处理好与大陆的关系,处理好与美国的关系,处理好与日本的关系。“九二共识”是稳定的共识,是不能打破的共识。派系在政策主张各有不同的侧重点,但底线不能破。底线破了,国民党内部的派系争斗就会以分裂而告终。

   从坏事方面来说,国民党的派系争斗,将会给国民党带来如下的恶果。具体地说,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派系争斗使国民党大伤元气。这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窝里斗有关。柏扬有一篇影响很大的文章,即《丑陋的中国人》,他把中国的文化称为酱缸文化。他把中国人与日本人进行比较时说,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三个中国人是条虫。一个日本人是条虫,三个日本人是条龙。台湾国民党,也深受这一不良文化的影响,内部争斗,使得国民党的力量减弱,元气大伤。

   第二,派系争斗,给民进党以可乘之机。团结就是力量,这对于国民党与民进党竞争的过程中尤其重要。国民党只有团结起来,才能赢得选举。否则,必然会在选举中失利。与民进党相比,国民党在选举中的节节败退,民进党的步步紧逼且节节胜利,与国民党的不团结有着很大的关系。

   第三,派系争斗失去选民。对于选民来说,选举哪个党上台执政,主要的是利益诉求,能否让台湾能够安居乐业,能否让台湾人民过上美好的生活,这对选民来说至关重要。但选民在追求利益的过程中,也会有道德层面的追求。如果政治肮脏,在政治争斗的过程中忽略选民的利益诉求和道德诉求,那么选民就会转而去投政治相对比较清明且带来实际利益的政党。

   第四,派系争斗使选举失去最佳战机。国民党本来是推选洪秀柱为总统候选人,结果在离大选九十天左右的时间里临时换将,延误选举战机。洪秀柱固然有其本人政治不成熟、经验不足、政治理想主义和政治浪漫主义的原因,但在此之前国民党应该是知道和了解的。洪秀柱在此之前已经获得了百分之四十左右的支持率,在这种情况下临时换将,让那些支持洪秀柱的选民失去信心,国民党的选举基础受损。支持洪秀柱的人是否会转而支持朱立伦成了一个未知数。

   第五,派系争斗使政治效率降低。朱立伦成为候选人,马上就让蔡英文率领的民进党找到口实,蔡英文在朱立伦成为候选人之时就迅速质疑朱的诚信问题。朱立伦在三个月竞选过程当中,如何履行现任新北市长职责,也会成为一个问题,尽管朱立伦已经对他的工作有了具体的交待,但仍然会成为民进党对国民党进行攻击的一个重要内容。如果朱立伦的行政工作一旦出现闪失,将会对国民党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

   谁都不希望看到一党独大的局面出现,更不愿意看到一个不稳定的台湾。国民党与民进党互相制约,才能实现台湾的稳定与繁荣。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134.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