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木然:如果台湾没了国民党会怎么样?

更新时间:2015-10-23 20:08:02
作者: 木然  

   首先得承认,国民党对台湾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的。这主要表现在:第一,开创了基于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上的民主政治的先河。台湾的民主是国民党创立的,其中蒋经国在开创台湾民主的过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他结束了国民党的专制统治,使台湾步入民主的行列。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的政治家。伟大的政治家,也无愧于这个时代。而这一切,都是在保留传统文化的基础上进行的,打破了中国传统文化难以产生现代民主的神话。

   第二,台湾的民主过程表明,只有通过民主,才能实现和平进行政权更迭。专制的战争式政治被宪政的和平式政治所代替。创立宪法的过程也是民主的过程,民主的过程也是创立宪法的过程。既没有发生暴力行为,也没有发动准宫廷式政变。暴力出政权变为选举出政权,由基于暴力的统治变成基于同意的统治。

   第三,宪政民主制度不断完善。宪政即限政,宪政才能更好地规范公共权力。宪政民主才能避免民粹主义,才能避免多数人的暴政。宪政与民主的执政合法性和正当性得以同时确立。官不聊生,人民幸福成为这一过程的主旋律。无论在台上的还是已经下台的官员,都得经受住民众质疑的考验,经受住弹劾的考验。陈水扁这个台湾的总统下台伊始也因滥权而被送进监狱。开放报禁,开放言论自由,媒体人员的权益得到维护,新闻自由由少数新闻人的理想变成所有媒体人的现实。新闻媒体人员可以说粗话,让台湾的领导人吃大便而不担心打击报复。大学学术自由得到贯彻,蒋家三民主义洗脑的思想被清除大学课堂。

   第四,两党制的政党体制不断成熟。开放党禁是国民党的历史性决策,也是断臂求生的战略。蒋经国让世人知道一个真理: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也没有永远正确的执政党。台湾多党制的出现,对权力进行了有力的制约。由多党制到实质性的两党制衡,防止了一党独大而滥用权力出现的可能性与现实性。

   第五,社会自治与政治民主互相支撑,公民社会与公共权力互相牵制。台湾在开放党禁之前,就已经有了充分的地方自治和社会自治,自治因此构成了政治民主的基础和前提。政治民主是社会自治的保障,没有政治民主,社会自治或是可有可无的,或是短命的,或是朝不保夕的。台湾的政治民主既是顺应社会自治的产物,也是政治家顺应时代潮流的产物,更是政治家放弃自私的既得利益集团利益的产物。

   第六,台湾国民党对党产的处理是符合规范的,是经得起考验的。那种基于党产基础的不正当性竞争变为让党产社会化的公平性竞争体现了政治的公平正义。台湾国民党由垄断性政党变成竞争性政党,不但激发了国民党的活力,而且把清政廉洁落实到行动上,使得国民党的清廉指数不断上升,国民党已经很少出现腐败的丑闻。

   第七,台湾的国民党在做到了让台湾经济腾飞的同时,也让台湾政治上实现的腾飞。政治上的腾飞让台湾跨越了拉美陷阱,经济步入了正常的发展轨道。那种官商勾结的经济,权贵的经济,通过政治带动的经济,被真正的市场经济所代替。台湾在经济走向现代化世界化的同时,经济也走上了现代化世界化。

   其次得承认,台湾的国民党在走向民主的过程中,确实在某些方面止步不前了。这主要表现在:第一,台湾国民党的政党适应性不强。台湾并没有完成由使命政党向选举政党的转型。固守自由民主的价值并不错,但不应掺杂着其他的价值,使得政党的核心价值受损。离开大多数选民的利益去固守价值,甚至去固守与自由民主价值相矛盾的价值,会让选民不知所措,会最终弃国民党而选民进党。

   第二,利益表达不明确。政党竞选的过程,既是利益凝聚的过程,也是利益输送的过程。这种利益输送,不是政党分肥,而是向选民进行利益输送。当然,这种输送,首先是输送的意愿。利益输送的意愿,要走选民的路线,选民的路线也就是走中间的路线。选举政党,时刻不能忘记选民的利益,选民的利益诉求决定着成败。

   第三,政党遴选机制出了问题。国民党本来已经让洪秀柱作为台湾总统参选人,却突然在离选举只有90天时临时更换候选人。这显示党内人心不稳,也让民进党捡了个政治大笑话。凤凰网报道说:国民党17日召开临时全代会,确定改由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参选2016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民进党参选人蔡英文下午表示,不管换谁都要换党执政。执政党下午在忙着一件事,就是在选前90天换参选人,其实,绝大多数台湾人民心理已做了决定,不管执政党换谁参选,人民都已决定要换党执政。

   第四,在台湾选民与大陆之间脚踏两只船,既没有处理好与选民的关系,也没有处理好与大陆的关系。一句“投票国民党,台湾变香港”的噱头语言着实让选民惶恐了一阵子,但不可能惶恐一辈子。解决惶恐的,最终取决于政绩与实干。可国民党在执政时期政绩不突出,与大陆关系若近若离的状态,也让民主党大做文章,也做足了文章。

   问题在于,如果民进党上台就能解决国民党执政时期存在的问题吗?向选民承诺是一回事,实际上能否做到又是另一回事。同时,如果没有国民党的制约,民进党走向哪里,会走多远,都是个未知数。有谁愿意总是愿意冒险地生活在一个未知世界呢?

   从理论上说,没有国民党,民进党不会有今天。没有民进党,国民党也不会走到今天。二者别看总打架,但是谁也离不开谁,如同床前打架床尾合的夫妻。离开谁,都会活得没有滋味。离开国民党或民进党,就都具有一党独大的变相独裁的可能性和现实性。这对任何一个在野党来说,都是一个威胁。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3137.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