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大宁:中国国民党还有未来吗?

更新时间:2020-04-19 10:35:20
作者: 谢大宁  

  

   在我看来,国民党在现在的处境下,只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走一条看起来迂曲、刚开始几乎没有效果的十年磨一剑的道路了。那就是试图去扭转爱台湾的定义,国民党的论述必须配合这点做出彻底的改变。这个论述的主轴,将是“只有两岸和平才能救台湾”的以和平使者的姿态,来创造新局的一整套论述。

  

  

  

   中国国民党的未来何在?这是个最近很热门的话题。但在台湾,除了一个特定的小圈圈外,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关注它。如果国民党就此走入历史,恐怕台湾多数人会认为就像一位油尽灯枯的老人家的过去一般,如此自然,除了至亲,大概没什么人会感到可惜,也没什么人会为它掉一滴眼泪,这就是台湾目前的政治现实。

   当然,如果再严谨一点讲,也许我们该先把“中国国民党”这几个字讲清楚点。如果中国国民党是指那个从兴中会、同盟会算起,立志要为中国追求自由平等的党,那我们应该说,现在它已经死了,而且已经被丢入乱葬岗,连块墓碑都没了。如果是指那个名义犹存,但早已被美国收编,只知道偏安一隅,直把杭州作汴州的国民党,那这个以“美国国民党”、“日本国民党”、“台湾国民党”三位一体的党,目前则只是摔断了肋骨,气息奄奄,躺在病床上“休养生息”当中,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这就像“中华民国”一样,那个创建在1912年的新中国,已经随着台湾的几次“总统”大选,而神魂俱杳,剩下来的则是从“中华民国”到台湾”、“中华民国在台湾”、“中华民国是台湾”再转变为现在的“中华民国台湾”了。这个流变过程,虽有过几次茶壶内的风暴,但基本是波澜不兴的一场“宁静”革命,现在一切都已经船过水无痕,唯一剩下的痕迹,就是在法律面,以及口头上还有那么一点顾忌,因而留下了一些遮羞布的痕迹而已。说清楚这点,本文的题目才有明确所指,我们要问的是那个名实不太相符的国民党是不是还有未来?它如果还有未来,那它的未来在哪里?如果它根本没有未来,又是为了什么原因,误了卿卿性命?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还是得从选举谈起。

  

   一、今年的大选国民党是当赢未赢,还是根本就了无胜机?

  

   谈台湾选举的人,最诡异的命题就是前年底九合一大选的国民党大胜,当时一个最流行的命题,就是2020大选会不会复制2014与2016的型态?因为国民党在2018大胜,所以2020国民党可以说胜券在握了。虽然学界有很多看法,但至少当时国民党高层是一片乐观的,于是各种权力的春秋大梦就开始漂浮在国民党部上空。然而当时我就心存重大疑虑,我一直认为“复制”说是个禁不起分析的论点,但是人微言轻,也没什么人理会,直到今年大选,很不幸我的观点好像是接近事实的。

   当时我的观点是这样的,我从2018年以及之前几次选举的选票结构所做的粗略分析,国民党当时的得票,乃是在它的基本盘几乎百分之百开出的状况下所获得的,国民党的得票中得之于中间或是泛绿的票非常有限,而那年民进党选票几乎跑掉了三个大板块:一个是独派的选票有相当大的比例放弃投票,因为他们想要教训蔡英文,认为蔡在走向独的步伐,还没让他们感到满意,而在地方选举里教训蔡,不至于伤筋动骨。另一个则是当时的吴音宁事件,让相当高比例的年轻人玩去了,因为他们投不下去。还有就是因为一例一休等等事件,让经济绿也投不下去,于是民进党因为动员效率奇惨无比,所以输了选举。

   可是当我找到这几个根本因素之后,我就判断2020年国民党不好选了,因为这三个跑掉的板块,并不是会转移的板块,他们只是没去投票而已,但是“总统”大选如果国民党不能真正有办法让这些人再度放弃投票,那么国民党还是会遭到惨败的。因为我计算出,到了2020蓝绿的板块结构已经会恶化到43比57的地步了。国民党如果想要在未来的“总统”大选中获胜,只有几个可能:一个是绿营发生大规模的分裂,就像当年连宋一样。还有就是国民党要能推出一个足够梦幻的候选人,除了能够激起蓝营的团结,还要能在中间与浅绿中形成迷幻效应。此外,也许还需要像吴音宁一样的神助攻。这当中,期待绿营发生大规模分裂,在当时也许存在两种可能,一个是蔡英文与赖清德之争,另一个则是柯文哲效应。至于国民党的梦幻候选人,则好像还没出生,我们有想到郭台铭,只是他好像离梦幻还是很遥远,当然,当时蓝营一堆韩粉则是倾心于韩国瑜,可是他才选上高雄市长,正当性是严重不足的,事后从选后来看也的确如此,蓝营群众不在乎他带职参选,但绿营的人显然是在乎的。然而如果这些都办不到,只能等待偶然出现的吴音宁们,那就太让人揪心了。

   我当时这样的估算,最感到惊心的就是蓝绿板块结构的变迁。记得2007年左右,马英九在初次选“总统”时,刘兆玄先生就曾经从选举实务上说,不管有多少人口头上自认为是中间选民,选人不选党,但台湾选举中真正的中间选民比例大概也就是五个百分点左右,我觉得这个讲法是有道理的。因为台湾政治中因为认同取向来决定投票决策的因素太强了,所以板块效应在每次选举的估票因子,都是庞大的,地方选举也许还好一些,但“总统”大选几乎没有例外。而因为种种因素,最重要的就是每年新陈代谢,年轻选民取代年长选民的速度,是持续进行的,而年轻选民蓝绿的支持比几乎是八比二到九比一的一面倒状态,于是板块结构当然很快就转变到了现在的43比57的悬殊比例了;而且这个结构还会快速恶化,到了下次大选,将正式突破四六开,蓝营的胜算就越来越小了。2000年时陈水扁以蓝绿比为六四开的状况,拜蓝营连宋分裂,以及李登辉的神助攻而当选,未来如果板块恶化到四六开,还有可能重演当年的局面吗?二十年间,台湾政治结构变化如此巨大,原因我们就不说了,但从结果看,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觉得一个很显然的结论就是,当蓝绿结构已经恶化至此,蓝营已经进入一个必输的格局,也就是说,蓝营不是当赢未赢,而是一定会输,输是正常现象。在选票决定一切的格局中,没有侥幸,未来只会越来越惨,越来越没有希望。如果蓝营还想赢,团结已经不是主要的考虑,那只是必要条件而已,它还需要如下的几个充分条件:第一,需要有梦幻的候选人。第二,需要对手内部发生重大分裂,最好蓝营也能有像李登辉一样的人,进入绿营内部扮演从堡垒内部摧毁敌人的角色。第三,则是要考虑如何可以长期耕耘,扭转板块结构迅速向绿营一面倒的现象,如果可以把现有结构的恶化趋势止住,甚至开始逆转,也许在一段时间之后,还有可以期待的新局。但是可能吗?这个可能与否当然关乎国民党的未来,因此值得仔细分析。

   国民党未来可不可能出现梦幻候选人,我们当然无法预知,但是如果从现有人选来看,这希望恐怕是零,因此从人选上,是无法分析的,我们只能来问问这个梦幻候选人需要哪些条件。另外,若问绿营内部可不可能发生重大分裂,这个问题目前也没有可以分析的地方。民进党的内斗是激烈的,但在推动“台独”的前提下,没有人敢真正分裂,也没本钱分裂,这起码是目前看得到的现实,所以这个部分也谈不下去。于是,真正能谈的则是上述的第三点,而事实上,梦幻候选人除了他个人的条件外,很大一部分也决定在这第三点上,因此台面下的分析,我们就集中在这一点上。国民党选后的一些意见领袖也都认为,国民党未来必须改革,而改革的首要决定在论述上,可见这样的分析架构,是有一定道理的。现在的问题是知道病了,也知道要吃药了,但是国民党真有可能开出正确的药方吗?吃了药是可以立竿见影就见效呢?还是病去如抽丝,得很长时间卧薪尝胆呢?还是药到命除?国民党真的已经找到对的医生了吗?还是仍在无头苍蝇的地步,病急乱投医呢?或者根本就是拿鸦片麻醉一下自己,继续讳疾忌医下去?在正式进入这个分析之前,我还想先谈谈国民党内部结构的改变,因为未来这个结构也必将牵连他们在找答案的过程。

  

   二、国民党权力结构已经发生质变:地方派系取代了接班世代

  

   未来的历史一定会这样为马英九做下如此的盖棺论定:他是个一般意义的好人,但是很不幸的,在政治上他就是南方朔先生笔下的崇祯。他唯一成就的事,就是两岸休兵,并且为台湾换来了短暂的自我麻痹式的荣景,但是在政治上,他对“中华民国”没有完成论述上的调整,没有为两岸创造真正可以带来和平的架构,因而没有能够压抑民进党的论述空间,并且还让民进党建构台湾新国族的论述长驱直入,终于颠覆了整个“中华民国”的基础。在党的经营上,他没有为党的未来形成一套完整的论述,在话语权上完全只能拿香跟拜;国民党内部的权力调整,他也没有完成,马王政争,实际反映的是国民党内部两个根本性格与集团的权力对决,而马英九完全无力处理,以致终将导致国民党的内部质变。他一生在选举中无往不利,但政治上却终将是一个失败的负面人物,并且最终将导致亡党亡国的后果。

   之所以要从马英九的评价说起,是因为我们看到国民党在2016惨败后,所发生的种种变化。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变化,就是我所说的地方派系取代了接班世代。在两蒋时期,国民党中央牢牢掌控一切,党国体制明确,国民党的权力生态也很清楚,两蒋掌握一切分配权,基于统治需要,国民党也接受地方派系的生态,但基本上地方派系只是完全扈从者的角色。可是从李登辉藉助拉地方派系打击国民党由蒋经国所安排的接班世代开始,这两者之间的结构就开始进入根本调整阶段。可是这二十年来,所谓的接班世代,也就是从连战到吴敦义这一群由蒋经国所直接培养的群体,大致仍掌握着党权。国民党产虽已基本被李登辉挥霍殆尽,但还算有点老本,因此还算有点实力,地方派系在马英九时代,毕竟还是被接班世代压着一头。直到2016国民党丢掉政权。

   如所周知,民进党此次上台之后,第一个重大政治举措,就是完成追杀国民党的最后一哩路。在这追杀下,国民党真的进入现金流归零的窘境,只能举债度日,因而高度影响了它的运作能力。2018年选举,国民党不只没能提供给各级候选人补助款,甚至连基本的报名费都没有办法代缴,选举时的动员也基本是空的。可是国民党为什么那次选举表现得特别好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蓝营许多2016年放弃投票的人,觉得教训国民党打得太重,基于讨厌民进党,所以全出来投票了。但是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虽然国民党无力支援,可是地方派系担心民进党追杀完了国民党后,就会开始对他们开刀,所以地方派系即使自掏腰包,也要跟民进党做关键一搏。坦白说,在台湾历次选举中,我从来没有看过国民党地方派系如此卯足全力拼杀的,这是一种覆巢之下无完卵的危机意识造成的,并且也让他们真正尝到甜美的果实。

   上次选后,我曾为文指出,上次九合一选举最大的政治意义,就是地方派系诸侯们已经取代了国民党中央,从此国民党内的权力结构发生了本质性的翻转,也就是说国民党的所谓接班世代将会式微,地方派系将会代之而起,掌握未来国民党的走向。现在看来,这一趋势正在逐步明显之中,特别是在这次大选败选后。在此之前,王金平终其政治生命,始终没能拿到党权,但是就在他展现派系实力,帮韩国瑜等人拿下地方执政权后,由地方派系中推举出来的人,将会取代他而夺下党权了。江启臣以大幅度的差距当选补选的党主席,就是一个最明确的证据。并且很可能就此成为一个固定的结构。

地方派系由国民党的权力扈从者,终于开始掌握党权,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意义呢?首先,我们要知道,国民党的地方派系为什么始终不能真正染指党权,这是因为国民党的地方派系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群体,它只是基本以县市或是区域为范围的利益组织,它们跨区域的串连基本是没有的,既没有共同的利益,也谈不上共同的理念。在此之前,就是配合中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91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