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孟凡茂:谈谈游美学务处总办和清华学堂监督

——再答周政先生

更新时间:2015-01-09 17:54:37
作者: 孟凡茂  

  

   周政先生的文章“再谈清华学堂首任监督”,提到我的文章《关于周自齐--兼职总办未任监督》,但没有提到后来写的《关于清华学堂首任监督——答周政先生》(http://www.aisixiang.com/data/73112.html)一文。后者给出了清华学堂首任监督为范源濂的更多证据,现简要列举如下:1、据《清华学堂章程》“第七章,职员,第一节  本学堂监督以游美学务处会办兼任,总理全堂一切事宜。”清华学堂1911年春季开学时,游美学务处会办只有范源濂在职,范源濂也就成为清华学堂的首任监督。2、据《吴宓日记》,1911年8月25日日记:“范静生监督日前在学部以主张军国民教育,为人所称道。今将施之本校,以践其言,以沽其誉,不可谓之不善。”此时值暑假后开学,范源濂仍任学堂监督,张伯苓履任教务长。3、据清华学校内部刊物,1914年4月7日《清华周报》“清华阳秋”栏记述:“方范静生(范源濂)先生之长斯校也,百事草创,诸费筹划,然而佐之以胡君敦复规定教务,分析级次,按照全校人数,都为百有余班,而沿用一格二格之名。清华校制至此而一变。”此段叙述“范静生(范源濂)先生之长斯校”明确表明范源濂任监督(校长),“百事草创”也就指明是首任监督。又,1916年《清华年刊》扉页有英文献词:“谨将此册献给清华学堂前任监督范源濂阁下”。

   一)游美学务处总办的任命以及周自齐在外务部的差事

   1909年7月17日(六月初一)外务部下拨经费,作为办理庚款留美事务的专设机构——游美学务处开始办公。依照奏折规定,游美学务处由外务部和学部共同负责。开办之初,在人选及组织构成上,外务部主张设总办一人,会办二人,但学部的管部大臣张之洞却另有想法。8月8日张之洞为游美学务处官员设置事致函外务部:“敬复者,前奉惠示,敬悉一切。游美学务处派周参议为总办,由两部会同札派各节办法,均极允当。惟事关两部,似以各派总办一人察承两衙门堂官会同办理此事,较为灵捷。前在枢廷已与那中堂商妥,贵部派周参议,敝衙门派杨郎中熊祥。现拟仍照前议,派总办二员,即如尊议,由两部会同札派,仍请贵部主稿,以便早日派定,及时开办。既派总办二员,自无庸再派会办,拟改设为书记官或文案二员,专司办理华洋文牍,即由两衙门各派一员分司其事。总期通力合作,以济要公。即请执事裁定示复。”此时周自齐是外务部左参议。

   张之洞和那桐谈妥两部各派一人都任总办,这给外务部具体负责官员出了个难题。但外务部也有办法。8月9日外务部复函张之洞,称“拟改派本部后补主事唐国安为总办,与学部所派杨郎中商同办理一切”。外务部派从六品的候补主事与学部正五品的郎中同任总办,应该让张之洞大为恼火,但此举让张之洞没有再坚持两部各派一总办的意见。为符合两部共管的规定,学部也采取了变通的办法。1909年8月25日,外务部左参议周自齐兼任学部丞参上行走,同属外、学两部的官员,两部会同札派周自齐主持游美学务处事务。札文称:“外务部、学部为札知事案,查按年遣派学生赴美留学一事极为繁重,兹由外务部、学部会同设立游美学务处。查有署理外务部右丞、左参议兼学部丞参上行走周自齐,中西学问俱得优长,堪以派充该处,总理综办留学一切事宜。为此札知该右丞遵照可也。” 如果张之洞坚持学务处两总办的意见,那候补主事唐国安就是外务部派出的总办了。

   如周文所说,1909年10月周自齐的母亲李氏在广东去世。外务部在9月底批准了他一个月假,并在10月10日按规定解除了他当时的外务部署左丞官职,由右参议曹汝霖改署左丞接替。在周自齐丁母忧解职后,经外务部申请他得以留部。 实际上,“留部”是仍在部中负责相应事务。据《颜惠庆日记》,周自齐在1909年12月初回京。对于游美学务处日常工作,即游美肄业馆的建设和招生,应主要由范源濂和唐国安负责。但人员的聘任还是要由总办周自齐定夺,1910年4月总办周自齐聘任胡敦复(1909年7月毕业于美国康乃尔大学数学系,理学学士)为游美学务处教务提调,负责游美肄业馆的招生和教学工作。随后,陆续聘本国教员20人。同时,对于美国教师的聘任,会办唐国安建议委托美国基督教青年会负责。

   同时,周自齐1910年在外务部的工作应该是繁重的。例如,1910年8月作为载洵率海军出访使团访美,周自齐就是主要随员。据史料,载洵使团于8月24日由上海启程前往美国,随从人员有萨镇冰、周自齐、曹汝霖等人。9月19日出访使团抵达旧金山,此前,《纽约时报》有一专稿介绍了载洵使团。对于周自齐,文中说,“载洵海军使团的第三号人物是周自齐。在梁诚任出使美国大臣时,周自齐是一等秘书,在这职位上,使他有机会出访了墨西哥和巴西。他回国后,成为帝国外务部的一位官员。他还是正在建设中的留美预备学校的负责人,这个学校是美国退还部分庚款的结果。他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因而他可能还是该使团的主要发言人。”载洵使团的行程大约3个月,就是说要到11月才回到国内。1911年3月30日清华学堂开学, 5月下旬周自齐又陪同载振赴英参加英王加冕典礼。

   当然,学务处和学堂重要活动周自齐也是责无旁贷的,周自齐主持了1909年和1910年两批庚款留美生选拔考试,以及1911年8月举行清华学堂插班生考试。另从《那桐日记》知,周自齐与外务部会办大臣那桐时有往来,所以,才有了朝廷的一品大员那桐为“清华园”和“清华学堂”题写的匾额。

   二)关于武昌起义后的清华学堂

   因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随着局势的发展学堂正常秩序受到影响。首先,学堂原定1911年10月16日(阴历八月二十五日)举行的开校典礼,“今以外事危急,学部及外部大臣不克莅止,业已展缓期限。”筹备多日的开校典礼活动不得不取消了。

   10余日后,有学生离开学校回原籍,也有若干人请假进城,探听消息。为保障学堂正常教学活动,范源濂和唐国安两位监督颇费心力。据10月28日吴宓日记:“范、唐二监督来校,在食堂演说,谓此时危险之说摇撼人心,诸生纷纷离校,我亦实不敢必留诸君在此。但如此随便来去,殊于本校前途大有妨碍。自今日起,一概不准请假。凡欲去者,皆当作为自动退学,不能再算本校生图。如留此者,则照常上课。校中管理、教授一切事宜照常进行,与平日无异。据我思之,亦不至有甚危险。即有危险,我当竭力保护,然确当万全无与否,则亦不敢断言也。”10月30日 唐国安监督午后又向学生发表演说,称“今日所下五道诏谕,言自此乱事可平,诸生在此亦无忧患矣。”

   但局势动荡,学生人心惶惶,至11月5日高等、中等两科学生仅剩120人。范源濂、唐国安二监督向学生报告了学校近期安排。“首由监督范谓现在事情紧急,人心惶恐更非昔比。而学生中多数出校,现在诸位中国教员又皆纷纷请假辞退,教课之事殊难进行,故现在决定停课一月,如一月后事尚未定,人尚未齐当再议延长之计。现在功课停止后,诸生中有愿回家及他往逃避者,即可自由他往。如不愿他往及不能回家者,仍可留校中温理学课。饭食一切及管理诸事,均如常日。诸管理员并美国教员及其眷属皆居此不去。然居此非必有如何之危险,缘本校巡警二十人现已尽易为汉人(原则十八人皆满人),又拟添招若干,而美国公使亦允事急时,当由使馆派兵若干来守护此园。似此或即事起亦可无虑矣。次则监督唐及美国教员三人相继演说,意同,皆云居此似可无危。”

   到11月8日,学堂已无法继续上课,遂宣布次日起关闭学堂。当日吴宓写道:“晚八时,监督使代表向余等发表:言事情紧急,美兵既不来保护,则实无法维持。故现定办法,将本学堂暂行解散,现仅余存款三千金,当分给诸生在旅费各谋他适,计每人可得二十元。明晨给发。凡职员、学生人等,统即于明晨搬出云云。”11月9日上午学生全部离校。

   从以上情况知,外务部所派会办兼监督唐国安一直在学堂负责后,学务处总办周自齐不去学堂了。如果周自齐任学堂监督,在这样纷乱动荡的局势下,监督不去学堂,是说不通的。在1911年3月30日清华学堂开学到1911年11月9日暂行关闭,周自齐是游美学务处总办,不是清华学堂监督。另外,关闭学堂并不是因为经费问题,而是因为时局动荡,多数学生相继离校,正常教学活动无法继续进行。

   三)清华学堂关闭后周自齐任学堂监督的可能性

   《再谈清华学堂首任监督》中说,“在讲到辛亥革命后的时局时他清楚地提到,自己当时在丁忧解职两年后恢复原官职并调任掌管度支部时的职务是清华学堂监督。周自齐该话的原文是‘是时自齐适由清华学堂监督补原官晋筦度支,大局未定时论纷庞’(句中‘筦’字同管)。这指的是1911年11月18日周自齐由清华学堂监督被补授在1909年10月10日因‘丁忧解职’而被解除的原官职外务部署左丞。”清华学堂于1911年11月初关闭后,学生和教师均离校,但学堂的建制仍在,一部分管理人员还在坚守岗位。当时的两位监督,范源濂回学部,唐国安即赴海牙参加12月1日开幕的国际禁烟会议,学堂没有了监督。或许就在此时学务处总办周自齐兼任了学堂监督。另外,1911年12月7日周自齐迁度支部任副大臣后,脱离外务部,游美学务处总办的职务也就不能任了,由颜惠庆接任游美学务处总办。或许因周自齐学部丞参上行走的职务还在,仍可兼学堂监督,如此,也就符合严复所说,“清华园,周子廙为之监督。以周管理财政,遂成近水楼台”。

   应该在1912年3月下旬唐国安回到清华园,主持游美学务处工作并着手准备清华学堂的重新开学。3月31日《申报》报道清华学堂近况并称将于4月20日开学。4月外交部任命唐国安为清华学堂监督,外交部秘书周诒春任教务长。 4月2日上海《时报》刊登清华学堂告示,宣布学堂将于4月下旬开学。 4月7日游美学务处致函外交部和教育部,申请撤消游美学务处,其一应事务交由清华学堂办理。4月底清华学堂开学。此时,周自齐已经到山东任职了,应该在唐国安回到学堂后,周自齐所兼清华学堂监督的职务就解除了。关于从1911年11月-1912年3月周自齐兼任清华学堂监督一事只是一种推测,应该有更可靠的史料来证明才能得到确认。

   从1909年至1911年,周自齐任游美学务处总办历三个年度,第一年因丁忧,离京两个多月,此时清华园的交接由会办范源濂经手。第二年因访美,离京两个多月,此时唐国安也出访欧美,学务处只有范源濂负责。第三年因访英,学堂开学不久又离京两个多月,此期间第三批留美生考试在清华园举行,由颜惠庆和范源濂主持。应该说,学部所派会办范源濂对清华学堂的开办和管理做了许多具体的工作。总办周自齐则负责学务处的重要事务,如学务处及学堂人员的选任,留美学生的选拔等。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36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