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孟凡茂:关于清华学堂首任监督——答周政先生

更新时间:2014-03-18 22:07:33
作者: 孟凡茂  

  

   周政先生互联网上贴出“周自齐-清华学堂首任监督——与孟凡茂先生商榷,兼谈清华学堂开学的前前后后(下简称周文)”,笔者认为有些问题需要讨论一下。笔者曾在“关于周自齐——兼职总办 未任监督”、“关于范源濂——学堂监督 其功未书”以及“关于清华学堂的第一批领导人”等文章中论证周自齐并未任清华学堂监督,首任监督应为范源濂。此论举证或有不足,但并不如周文所说,“仅仅是文字上的演绎推理和由此所做的主观猜测”。需要说明,周自齐为清华的创建颇用心力是一件事,是否任学堂监督是另一件事,论证周自齐未任监督不是要否定他为清华所作的贡献,而是要还原历史真相。

   一、如何看待《清华学堂章程》

   1911年2月,在清华学堂开学之前发布了《清华学堂章程》,“第七章,职员,第一节 本学堂监督以游美学务处会办兼任,总理全堂一切事宜。”

   1911年8月 清华学堂改为年级制,中等科五年,高等科三年学制,9月发布了新的《清华学堂章程》,“第八章,职员,第二十五条 本学堂监督以游美学务处会办兼任,总理全堂一切事宜。”

   学堂经过半年多的运作,学制和课程的调整均体现在修订后章程中,而关于监督任职条款并未修改,说明从开学之初起,关于监督的任命就是照章办理的。

   游美学务处的总办周自齐和会办范源濂、唐国安都是在1909年8月由外务部和学部派定的。会办唐国安自1910年8月至1911年夏出访欧美,在1911年3月清华学堂开学之际监督只有范源濂一人。1911年秋开学后,学堂监督为范源濂、唐国安二人。若讨论两人分工,范源濂来自学部,应更多负责学堂的管理;唐国安来自外务部,应更多负责学生的出国选拔。周文认为一个职位有两人,不合常理,其实这正是清代的常例,如两个尚书,满、汉各一。在游美学务处筹建时,外务部提出设总办一人,会办二人。此议提到学部,管部大臣张之洞不认同,提议两部各派一人,均为总办,不设会办。后来,还是按照外务部的意见办了,为了符合两部共管的规定,学部授予外务部左参议周自齐一个学部丞参行走的职位,同属学部的官员,出任总办。学部派员外郎范源濂,外务部派候补主事唐国安,任会办。

   清末颁布的《奏定学堂章程》,与高等学堂同等级的学校只设监督一职,不设副监督。《译学馆章程》设监督、教务提调、庶务提调、斋务提调等,并注明,提调或称副监督。1910年4月学务处总办周自齐聘胡敦复为游美肄业馆教务提调,1911年3月清华学堂开学时改称教务长。清华学堂1911年2月的《清华学堂章程》中未设斋务长,为一监督二长制。9月的章程增设了斋务长,加之会办唐国安到校视事,因学部和外务部共管的体制,遂形成二监督三长制的管理体制。民国时期,清华学校于1912-1922年设副校长,1922年12月撤销副校长设置。在那个时期,多数大学不设副校长,如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央大学等。

   二、关于《吴宓日记》中“总办周、监督范”的称谓

   周文说“吴宓这些学生的‘监督范’之类的戏称”,不知作者是如何认定吴宓所记为“戏称”的?1911年5月15日《吴宓日记》:“晚,监督范出示,言教务长胡业已辞职,新聘之张伯苓先生刻难莅任。自明日起,凡有关教务之事,均归本监督代理”。 1911年8月25日《吴宓日记》:“范静生监督日前在学部以主张军国民教育,为人所称道。今将施之本校,以践其言,以沽其誉,不可谓之不善。”这样的文字有戏称的味道吗?如果说“监督范”是戏称,那“范静生监督”还是戏称吗?

   在1911年10月辛亥革命爆发后,从《吴宓日记》知,周自齐没有到学堂。在这样严峻的时刻,学生人心惶惶,如果周自齐任学堂监督,能不到学堂解答学生们的困惑吗?此期间学堂召集学生的数次会议都是“范、唐二监督”或一人或共同主持。由《吴宓日记》所记学堂情况推测,属于外务部派出的会办唐国安到学务处和学堂视事后,周自齐就不亲自处理学务处和学堂的事务了。

   三、关于早期清华史料

   (1)1914年4月7日《清华周报》“清华阳秋”栏记述:“方范静生(范源濂)先生之长斯校也,百事草创,诸费筹划,然而佐之以胡君敦复规定教务,分析级次,按照全校人数,都为百有余班,而沿用一格二格之名。清华校制至此而一变。方唐国安先生之长斯校也,赞承前绪,益事扩充,然而佐之以张君伯苓,废一格二格之名,定高等中等之科,分高等科为三级,中等科为五级。清华校制至此而再变。”

   此段叙述“范静生(范源濂)先生之长斯校”明确表明范源濂任监督或校长。

   (2)1916年《清华年刊》(Tsinghuapper I)的献词是:

   “To

   His Excellence

   Fan Yuan-Lien

   Formerly Director of Tsing Hua College

   This Book

   is respectfully Dedicated”

   “Fan Yuan-Lien   Formerly Director of Tsing Hua College ”应译为“清华学堂前任监督范源濂”。一本学校自编自印的刊物,总不会把献词写错吧!

   (3)《清华大学校史稿》(清华大学校史编写组  中华书局 1981年)引用当年学生的回忆,“总办周自齐到校视事时,从校门到工字厅,沿途两旁摆满菊花相迎,俨若王爷驾到。”从这一句我们读到,其一,学生称周自齐为总办,不称监督。其二,学堂是以迎接政府官员的形式接待周自齐。其三,总办周自齐不会经常“到校视事”,如果经常到,学堂也就不会搞这样的排场。由此判断,周自齐以外务部和学部的官员兼管游美学务处,学务处和学堂有要紧事务时到校处理,不应负责学堂的具体工作。

   综合以上《清华学堂章程》、《吴宓日记》、《清华周报》、《清华年刊》等所载史料内容,足以认定游美学务处总办周自齐并未任清华学堂监督,首任监督为范源濂。

   四、关于严复的信

   周文引严复1912年3月27日严复致熊纯如信:“清华园,周子廙为之监督。以周管理财政,遂成近水楼台。闻已登告四月杪开学,…令郎如决拟进彼,进京后,复必当为介绍也。”

   严复的信关于周自齐一节,只是随笔一写,并不符合当时清华学堂的实际情况,此前周自齐已任职度支部离开外务部。“周管理财政”,但已与清华学堂无关,也就没有所谓“近水楼台”了。清华学堂的四月末开学,是应当时北京教育部的通令,在京学校须在5月1日前开学。

   据史料,1911年11月26日袁世凯组阁,以梁敦彦为外务大臣,胡惟庸为副大臣,周自齐为署左丞。另据《大公报》,1911年12月6日周自齐补授度支部副大臣,离开外务部。之后,周于1912年3月15日任署度支部首领,又于3月28日出任山东省都督,4月底离京赴任。自补授度支部副大臣起,周自齐也就不能兼管属于外务部和学部的游美学务处。周文认为“直到1912年3月底周自齐还在对学堂‘为之监督’”就是过分相信这封私人信件了。

   周自齐调离外务部后,在游美学务处的任职也就自行解除了,应该在此时(1911年12月),颜惠庆接任游美学务处总办。另外,1911年6月颜惠庆任代理总办,他在自传中说的很明白,“由于周自齐在外务部的公务繁重,无法继续承担总办的工作,故推荐我接替他”。

   作为史证材料,学生家长翌年书信内容与学生本人当日日记所记相比,哪个更可靠?

   五、清华学堂的特殊性

   清华学堂是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特例,可以说是绝无仅有,在校园里,存在一个政府机构——游美学务处,而且是由外务部和学部会同派员组成。这个机构只管理清华学堂,不涉及其他学堂。在清华学堂开学之前,游美学务处负责学堂筹建和留学生选派。因为利用美国退还的庚款办学,美国驻华使馆还派了汉务参赞丁家立为顾问。关于游美学务处与学堂的关系,1909年9月发布的《游美学务处暂行章程》中说:“本处秉承外务部、学部堂官命令,选任游美预备学堂监督,堂中管理、教授一切事务委任之,仍随时由本处认真稽核。”作为学务处总办的周自齐,尽管不任学堂监督,但学堂的重要事务还是要由他定夺,如1911年5月教务长胡敦复辞职,总办周自齐决定并公布新教务长人选。因学务处与学堂的特殊关系,周自齐自然是清华学堂的主要创建人和领导人,这也就会使外界产生学务处总办和学堂监督为同一个人的误解。

   六、致谢和推测

   笔者感谢周先生查到孔宪立发表在1913年9月13日的上海共和西英文周刊上 The Late Mr.Tong Kai-son原文。就笔者所知,此文为最早介绍清华学校的报刊文章之一,是研究清华历史的重要资料。

   笔者在“关于清华学堂的第一批领导人”中说,“游美学务处的英文名:Bureau of Educational Mission to  The United States,学务处的总办译为Director,会办译为Co-director 或 Assistant director。清华学堂监督译为 Director of Tsinghua College。在严桢的翻译过程中,很有可能把游美学务处的总办和清华学堂监督(都是Director)等同起来。也有可能当时外界并不清楚游美学务处和清华学堂的关系,而认为学务处总、会办就是清华学堂正、副监督。”这只是一种推测。

   周文说:“Mr. Tong’s next appointment was that of Assistant Director of Tsing-hua College with Mr. Chow Tzu-chi (周自齐)。严桢将唐国安在清华学堂的职务Assistant Director of Tsing-hua College 翻译成清华学堂副监督完全正确。”我不是说翻译错了,是说有可能“把游美学务处的总办和清华学堂监督等同起来”。现在知道原文就是“Assistant Director of Tsing-hua College”,但笔者仍想推测,孔宪立的原文中没有提到的Bureau of Educational Mission to  The United States(游美学务处),是个政府机构,清华园办公(在当时的地图上工字厅中标有学务处位置,还被美国教员称为“Yamen衙门”),外界难免把其与清华学堂搞混或者不加区分。因而,我认为,如果孔宪立的原文为“Assistant Director of Bureau of Educational Mission to  The United States and Director of Tsing-hua College(游美学务处会办和清华学堂监督)”才符合唐国安当时的任职。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7311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