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酋午:社会进步与社会秩序的维护

更新时间:2012-04-14 14:22:47
作者: 郑酋午  

  

  1·社会进步是客观的必然的

  

  社会进步是指人类社会由低级向高级合乎规律的向前演化,所以社会形态的更替就是社会进步的过程。社会进步既包括物质文明进步,也包括政治文明进步、精神文明进步和生态文明进步,社会文明是社会进步的表现。社会进步的根本依据是社会系统内部诸要素的竞争协同以及系统和环境的竞争协同。社会进步是社会系统演化优化的过程,所以,后一个社会形态在整体上高于和优于前一个社会形态,这样,就必然会使社会发展到新的高度。社会进步是客观的、必然的、其趋势是前进的、上升的。

  

  2·社会进步的衡量标准应该是多元化的

  

  人类社会是复杂的,因此社会进步的表现形式也是复杂的,它表现于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首先是社会物质财富的增长为标志的物质文明的进步,同时也包括精神文明和人们从社会关系中获得自由的程度的提高;既表现为新的社会形态代替旧的社会形态,又表现为同一社会形态的进化。社会发展的趋势是前进的、上升的,但这一趋势是通过曲折复杂的过程和道路实现的,由于社会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等因素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它们的发展往往是不完全同步的。这些现象也使社会进步呈现出复杂性。因此,社会进步的衡量标准应该是多元化的,衡量社会进步的尺度是社会进步指数(Index of Social Progress),缩写为ISP,这是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理查德.J.埃斯蒂斯(R. J. Estes)教授在国际社会福利理事会的要求和支持下于1984年提出的,它涉及10个有关的社会经济领域,选择了相应的36项指标。1988年理查德.J.埃斯蒂斯(R. J. Estes)教授在《世界社会发展的趋势》一书中又提出了加权社会进步指数(Weighted Index of Social Progress,缩写为WISP)。该指数将众多的社会经济指标浓缩成一个综合指数,以此作为评价社会发展的尺度。社会进步指数包括10个社会经济领域的36项指标。10个领域分别为教育、健康状况、妇女地位、国防、经济、人口、地理、政治参与、文化、福利成就。未加权社会进步指数的计算,实际上是将每个指标的权数看作1,假定各指标在描述国家的发展水平方面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加权社会进步指数是在ISP的基础上,对各子领域的指数值作因子分析得到一组统计权数,然后对各子领域得分进行加权,最后得到加权社会进步指数值。社会进步指数是评价社会发展状况的一个有效工具,它不仅可以用于不同国家、不同地区间社会发展状况的比较,也可用于一国内部不同地区间社会发展水平的横向比较,还可用于一国不同时期发展水平的动态比较。社会进步指数的计算在指标的选择上也比较广泛,因而能在一定程度上全面反映一个国家的社会进步状况。

  

  3·社会进步是19世纪的思想家所热衷研究的课题

  

  社会进步是19世纪的思想家和社会学家所热衷研究的传统课题。当时研究的中心是工业革命带来的社会进步。法国哲学家A.de孔多塞提出,民众教育是一切社会进步的基础,他认为历史哲学的目的在于发现和应用社会进步的规律。法国思想家C.H.de圣西门认为,社会进步取决于发展科学、保护产业阶级和工业组织。法国社会学家A.孔德认为,与人类精神发展三阶段即神学阶段、形而上学阶段和实证阶段相适应,人类社会组织的进步也经历了军事的或武力的社会组织、以法律为基础的社会组织和工业的社会组织三个阶段。社会进步包括了物质进步、身体进步、道德进步和智力进步,根本特征是日益加强的功能专门化和社会机构适应性的日益完善。卡尔.马克思则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中,发明他认为的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这种基本规律认为社会进步的实质就是新的社会形态取代旧的社会形态,是从旧社会中诞生新社会的过程。

  

  4·20世纪以来社会进步的概念引起了争议

  

  20世纪以来,社会进步的概念在社会学中引起了许多争论,受到大多数西方社会学家的责难。19世纪末20世纪初主要发达国家内部社会分化扩大,社会冲突加剧,经济、社会、文化发展不平衡,很多人开始怀疑是否存在真正的社会进步,社会进步到底意味着什么。法国社会学家迪尔凯姆认为,物质世界不一定会带来人们境况的改善、带来福利和幸福。德国社会学家M.韦伯认为,使用“进步”这一术语是极不适宜的。美国社会学家P.A.索罗金、德国历史哲学家O.斯本格勒等人的历史循环论,则把社会的倒退和衰落看作是历史的终极。不少社会学家认为,社会进步是一个不可捉摸的概念,只有把它从进化或发展中区分出来,才能确定它的含义。自1980年起,后现代主义思潮开始扩散,认为现代化的宏伟前景被腐蚀了,社会进步的概念再次受到质疑、相对化和叛逆。因此,后现代主义的时尚文化不同程度地对人类进步和社会进步进行了多种方式的从新评估。最尖锐的一种方式是对社会进步的思想持完全否定看法,他们提出一联串问题:拥有了所有的现代化消费品,而人们生活得不快乐、毫无希望,那么能说人们比以前生活得更好吗?如果我们不能明白生活的意义,如何能说我们比几百年前的人生活得更好?除了自己的生活,我们能真正改变什么?社会真的改变了,我们又如何知道是变得更好?

  

  5·社会进步是一个历史过程具有客观的标准

  

  对社会进步的怀疑、否认或将社会进步主观化是不正确的。社会进步是一个历史过程,具有客观的标准。例如,带来社会物质财富的增长、社会生活包括精神生活的提高、自由和个性的全面发展。当然应当承认,社会变迁并非全部表现为进步,社会进步也不一定在社会体系中全面发生。进步、停滞和倒退在一定时期内有可能会同时出现。如果历史地看待社会变迁,社会进步应被视为一个客观的、必然的趋势,社会是由低级向高级阶段推进的变迁和运动。它是由历史发展的基本趋势所决定的,是社会发展和积极变革的结果,社会变迁根本的、长期的趋势就是体现在社会进步上。社会的进步,从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说是表现为人们选择范围的不断拓宽;或者说,可以就用人们选择余地的大小,来衡量社会进步的程度。一个人的选择范围,是由许多因素共同决定的,其中最重要的是社会因素,简单说,是社会环境。“社会环境”在经济学中也称“制度环境”,这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可以包括许多因素,既包括法律、规章、政策等构成的正式的政治经济制度,也包括社会通行的或占主流地位的道德规范、文化传统、意识形态等等。人的选择范围由其所处的社会环境所决定,也意味着,当社会环境即社会政治、经济体制、法规、政策等等发生变化的时候,你的选择范围也就会发生相应的变化。我们个人生活这个小“变数”,是由社会环境这个更大的变数所决定。社会环境变化大,个人生活变化多,有一个好处,就是便于对生活的研究,便于对生活中决定我们命运的各种因素有更深入的理解。在现代社会中,科学技术日新月异,产品花样不断翻新,逼得人们不断地在新的条件下做出新的选择,人们选择的能力也越来越强。既然人的命运总会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人们所处的社会环境的制约,那么一个直接的结论就是:当我们因社会条件所限而缺少选择机会、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和改善自己的境况的时候,就不该抱怨自己的“命运不济”,而是要努力去改变社会环境本身。

  

  6·系统科学为我们理解“社会进步”问题提供了新思路

  

  系统科学产生后,系统科学为我们理解“社会进步”问题提供了思路。系统科学上有一条优化演化规律,通常是指系统演化的进步方面,即在一定条件下对于系统的组织、结构和功能的改进,从而实现耗散最小而效率最高、效益最大的过程。系统不断演化,优化通过演化实现,表现系统的进化发展。社会是由无数个子系统组成的大系统,它也是不断朝着系统优化的方向演化的,这种优化演化在哲学和社会学上叫作社会进步。系统优化最重要的是整体优化,各种不同的系统,都处于物质、能量、信息永不停息的运动变换中,并依据系统所处的最适条件,或趋向最完美的某种结构形态,或是选择最简短的运动路线,或显示出最佳的特定性质和特定的功能,并都以不同的方式实现着优化的存在状态或优化的发展过程。由于系统诸要素、诸层次的有机联系和有序结构,系统整体质和功能优于部分的质的总和与功能总和,因此在系统自组织、自同构、自复制、自催化、反馈和环境的质量、能量、信息的交换下,系统朝着熵减少和有序程度提高的方向运动和发展,并逐步达到系统整体的最佳状态。系统科学的优化演化律主要揭示系统本身发展的总趋势与总的方向。有时候,系统整体也会演化到等于或小于部分之和的处于劣化的阶段,这是客观现实。但是,处在等于或小于部分之和即劣化阶段的系统整体,这是暂时的现象。系统整体总要在内部结构的作用下,在其它环境因素的支配下,在一定的时空状况下,向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优化阶段发展。这就告诉我们,社会系统的总趋势、总方向是优化演化的,是进步的,但也不排除社会在某一阶段、某一方面会出现曲折甚至倒退,可是这只是暂时的,改变不了社会进步的总方向。

  

  7·社会秩序与人类的进化过程相伴而生并合而为一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社会要进步,首要的问题是要有社会秩序。社会秩序在形成的过程中被赋予了价值或意义,承载着特定群体的目的或所有群体达成的共识。社会秩序与人类的进化过程相伴而生、合而为一。社会秩序之于人类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是人类生活和实践的社会环境,人类要时时跟这个环境进行竞争与协同。按照卢梭的观点,人类曾达到这样一种境地,当时自然状态中不利于人类生存的各种障碍,在阻力上已超过了每个个人在那种状态中为了自存所能运用的力量,而人类又不能产生新的力量,因此人类便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自存,除非是集合起来形成一种力量的总和才能克服这种阻力,否则人类只能被自然消灭,这便是人类最初的、最原始的对社会秩序的需求。然而随着人类社会实践的发展,人类已习惯于有秩序的生活,人类已无法在无序或失序的状态下生活。可见,社会秩序对于人类具有不可或缺性,它是人类个体及由其所构成的社会在自然界存在和发展的首要条件,社会秩序是社会行动的前提和基础。社会成员设定行为目标、采取行动方式、对自己的行动进行理性控制离不开社会秩序。在一个有秩序的社会中,既有的行为规则是人们对自己的行为进行预测、比较、抑制、激励的依据,社会秩序又使得人们能够对自己的行为进行理性控制,知道自己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积极的作为,在什么情况下又必须保持不作为的状态。所以,社会秩序为人类的一切活动提供了必要的前提条件。社会秩序也是人类社会持续存在和发展的前提。任何系统都是竞争协同的统一整体,在社会秩序领域里,社会内在地要求存在秩序,但同时社会也存在着对现存秩序的破坏力量。当对社会秩序的破坏力量能够被有效抑制的时候,社会就处在有序状态;反之,当对社会秩序的破坏力量不能被有效抑制的时候,社会失序就不可避免,其结果必然走向社会无序,不论无序的表现形式是结构无序还是行为无序,也不论是局部无序还是整体无序,都将导致社会的混乱,消除社会混乱是社会生活的必要条件。一切社会的存在和发展首先必须对暴力冲突加以控制,没有控制,就没有秩序,这是人类通过无数经验教训而得到的基本共识。当然,由于利益的驱使,人类社会的冲突并不能完全避免,但必须对冲突进行适当的调节,使冲突不会以毁掉整个社会、牺牲全体安全的暴力方式进行,要想做到这一点,由规则而形成的社会秩序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8·社会秩序的主要体现

  

  社会秩序从政治角度来说,是社会商品交易可以正常运转、行政执法可以正常执行、人们生活安定、国家发展顺利,这是正常的秩序。中国古代思想家们提出的“治世”,就表示社会的有序状态和社会秩序的维护与巩固,“乱世”则表示社会秩序的破坏和社会的无序状态。社会秩序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1)一定的社会结构的相对稳定,也即所有社会成员都被纳入一定社会关系的体系,每一个人都被置于一种确定的社会地位,各成员及各种社会地位之间的关系都被社会明确规定;(2)各种社会规范得到正常的遵守和维护;(3)把无序和冲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一个社会不可能没有冲突和无序的现象,但把它们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也是一种社会秩序。社会秩序是指在人类社会生活中,个体与个体之间、个体与群体(或组织)之间以及群体(或组织)之间的相互联系、相互交往和相互作用的有序状态。它在静态上表现为社会中的人和事物处于各自适当的位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229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