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星:礼教——社会儒学的实践途径

更新时间:2018-09-29 19:06:32
作者: 韩星 (进入专栏)  

  

一  何谓礼教


   “礼”《说文解字》“从示从豊。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起源于祭祀。人不可能天生下来就懂得礼仪,为使人明礼、行礼就需要教育、教化,“教”《说文解字》“从攴从孝。上所施,下所效也。凡教之属皆从教”,《礼记·学记》:“教也者,长善而救其失者也。”以礼进行教育、教化就是礼教。

   为了更好地理解礼教就得从六艺之教说起。中国古代有六艺,一指礼乐射御书数,二指《诗》《书》《礼》《乐》《易》《春秋》。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之教始于西周贵族教育,是周王官学要求贵胄子弟掌握的六种基本才能,《周礼·保氏》:“养国子以道,乃教之六艺:一曰五礼,二曰六乐,三曰五射,四曰五御,五曰六书,六曰九数。”其中礼教为六艺之一,“五礼”即吉、凶、宾、军、嘉。《诗》《书》《礼》《乐》《易》《春秋》又称六经,《礼记·经解》篇:

   孔子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疏通知远,《书》教也。”广博易良,《乐》教也。奖静精微,《易》教也。恭俭庄敬,《礼》教也。属辞比事,《春秋》教也。故《诗》之失愚,《书》之失诬,《乐》之失奢,《易》之失贼,《礼》之失烦,《春秋》之失乱。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而不愚,则深于《诗》者也。疏通知远而不诬,则深于《书》者也。广博易良而不奢,则深于《乐》者也。繁静精微而不贼,则深于《易》者也。恭俭庄敬而不烦,则深于《礼》者也。属辞比事而不乱,则深于《春秋》者也。

   其中内心恭俭,行为庄敬是《礼》教要达到的目标,但因为《礼》易失于繁琐,所以只有做到恭俭庄敬而不烦,才是对于《礼》教精义的深刻把握。《荀子·儒效》:“《诗》言是,其志也;《书》言是,其事也;《礼》言是,其行也;《乐》言是,其和也;《春秋》言是,其微也。”即认为《礼》是说的人的行为方式。《淮南子·泰族》篇也论六艺(六经)之教:

   六艺异科而皆同道(《北堂书钞》九十五引作“六艺异用而皆通)。温惠柔良者,《诗》之风也。淳庞敦厚者,《书》之教也。清明条达者,《易》之义也。恭俭尊让者,《礼》之为也。宽裕简易者,《乐》之化也。刺几(讥)辩义(议)者,《春秋》之靡也。故《易》之失鬼,《乐》之失淫,《诗》之失愚,《书》之失拘,《礼》之失伎,《春秋》之失警。六者圣人兼用而财(裁)制之。失本则乱,得本则治。其美在调,其失在权。

   《淮南子》说恭俭尊让是《礼》的修为,但《礼》之失在于过于表现技能,失去其内在精神。董仲舒说《春秋繁露·玉杯》篇论六艺(六经)之教云:

   君子知在位者之不能以恶服人也,是故简六艺以赡养之。《诗》《书》序其志,《礼》《乐》纯其养,《易》《春秋》明其知。“六学”皆大,而各有所长。《诗》道志,故长于质。《礼》制节,故长于文。《乐》咏德,故长于风。《书》著功,故长于事。《易》本天地,故长于数。《春秋》正是非,故长于治人。能兼得其所长,而不能遍举其详也。

   董仲舒认为《礼》《乐》的功能净化人的审美情趣,因为《礼》制使人节俭克制,调度管束,所以擅长于文饰。

   马一浮认为:“六艺之教可以该一切学术,这是一个总纲”,“学者当知六艺之教,固是中国至高特殊之文化。惟其可以推行于全人类,放之四海而皆准,所以至高;惟其为现在人类中尚有多数未能了解,‘百姓日用而不知’,所以特殊。”“六艺之教,莫先于《诗》,莫急于《礼》。诗者,志也。礼者,履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在心为德,行之为礼。”六艺之教就是中国文化的全部,是囊括一切学术思想的总纲,而其中的礼教则最为急迫。礼是践履的意思,礼仪是内在道德发之于外的实行实践的规范。

   古代文献中还有直接讲教化的,礼教是其中的重头。如《周礼·地官·大司徒》“十二教”:“因此五物者民之常,而施十有二教焉。一曰以祀礼教敬,则民不苟;二曰以阳礼教让,则民不争;三曰以阴礼教亲,则民不怨;四曰乐礼教和,则民不乖。五曰以仪辨等,则民不越;六曰以俗教安,则民不偷;七曰以刑教中,则民不虣;八曰以誓教恤,则民不怠;九曰以度教节,则民知足;十曰以世事教能,则民不失职;十有一曰以贤制爵,则民慎德;十有二曰以庸制禄,则民兴功。”其教民的内容可谓具体而广泛,涉及民生的各个层面,而其中涉及到礼教的有以祀礼教敬,以阳礼教让,以阴礼教亲,以乐礼教和。贾公彦疏云“‘一曰以祀礼教敬,则民不苟’者,凡祭祀者,所以追养继孝,事死如事生。但人于死者不见其形,多有致慢,故《礼》云‘祭,极敬也’。是以一曰以祀礼教敬。死者尚敬,则生事其亲不苟且也。‘二曰以阳礼教让则民不争’者,谓乡饮酒之礼,酒入人身,散随支体,与阳主分散相似,故号乡射饮酒为阳礼也。乡饮酒即党正饮酒之类是也。党正饮酒之时,五十者堂下,六十者堂上,皆以齿让为礼,则无争,故云以阳礼教让则民不争也。‘三曰以阴礼教亲则民不怨’者,以阴礼谓昏姻之礼,不可显露,故曰阴礼也。男女本是异姓,冕而亲迎,亲之也。亲之也者,亲之也,使之亲己,是昏礼相亲之义。昏姻及时,则男女无有怨旷,故云以阴礼教亲则民不怨也。‘四曰以乐礼教和则民不乖’者,自‘一曰’至‘三曰’已上,皆有揖让周旋升降之礼,此乐亦云礼者,谓飨燕作乐之时,舞人周旋皆合礼节,故乐亦云礼也。”《礼记·王制》中亦云司徒“修六礼以节民性,明七教以兴民德,齐八政以防淫,一道德以同俗,养耆老以致孝,恤孤独以逮不足,上贤以崇德,简不肖以绌恶。”其中的“六礼”是指:冠礼、昏礼、丧礼、祭礼、乡饮酒礼、相见礼,孔颖达疏曰“‘修六礼以节民性’者,六礼谓冠一、昏二、丧三、祭四、乡五、相见六。性,禀性自然,刚柔轻重迟速之属,恐其失中,故以六礼而节其性也。”。《礼记·王制》:“乐正崇四术,立四教,顺先王诗书礼乐以造士,春秋教以礼乐,冬夏教以诗书。”《列子·杨朱》“卫之君子多以礼教自持”,《孔子家语·贤君》有:“敦礼教,远罪疾,则民寿矣。”三国魏吴质《在元城与魏太子笺》:“都人士女,服习礼教。”

   由以上可以看出,古代“礼”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礼”指礼仪,所以狭义的“礼教”指礼仪的传承与实践,与“乐教”并提。广义的“礼”指礼乐,所以广义的“礼教”指礼乐的教育、教化,以化成人性、化成天下。本文即在以礼为教、以乐为教这个意义上使用礼教概念的。与礼教相近的是“名教”。礼教因其重视名份,又称名教,因此,礼教和名教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同义词,但礼教主要是指礼制和教化,而名教则是以正名分为中主心的礼教,具有很强的政治性。

   五四新文化运动知识精英打着“打倒孔家店”的旗号,对传统礼教展开了一轮又一轮的攻击,一百多年来形成了对礼教的负面看法,所以现在出版的词典对礼教的解释都是带着偏见和批判。《现代汉语词典》说礼教是指“旧传统中束缚人的思想行动的礼节和道德”,这里的贬义很明确;《古代汉语词典》说礼教指“关于礼制的教化”,还算是比较中性的表达。至于与礼教相近的名教,《现代汉语词典》说名教指“以儒家所定的名分和儒家的教训为准则的道德观念,曾在思想上起过维护封建统治的作用。”《古代汉语词典》说名教是“以等级名分为核心的封建礼教”,显然全是贬义了。礼教果真是这样不堪吗?

  

二  礼教与社会文明

  

   中国礼教历史悠久,原本不是儒家的创造,而是上古、三代就存在。它既称“礼”(指其存在方式而言),也称“礼教”(指其传授和传播方式而言)。古代圣贤按照天地运行的规律、法则定制人类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礼制。《周礼》是记载古代设官分职的典籍,共记载了王室大小官377名,并详列各官的职权。《仪礼》是记载冠、昏、丧、祭、朝、聘、燕享等等典礼的详细仪式的典籍,阐述了春秋战国时期士大夫阶层的礼仪,提倡一种有等差的人伦礼仪。《礼记》主要是记载和论述先秦的礼制、礼意,解释《仪礼》,记录孔子和弟子等的问答,记述修身作人的准则。春秋末年,礼崩乐坏,孔子批评天下无道,欲以礼乐拯救世道人心,克己复礼成为他的毕生追求,秦汉以后,随着儒学在中国文化主体地位的确立,礼教制度化、社会化,中国社会逐渐演化为礼教社会。礼教规范社会的方方面面,小到父子相处、夫妻相处,大到社会政治中君臣相处,臣民相处;小到日常百姓的婚丧嫁娶,大到国家的外交、军事,成为中国古代宗教生活,政治生活,社会生活,乃自私人生活的一切规范。因为中国传统的社会结构与西方存在根本想的差异,比起西方的宗教,礼教的影响则更广泛和更深远。几千年来,西方离开宗教不能治,中国离开礼教不能治。只有明白礼教的来龙去脉,礼教的社会功能,才能管窥中国社会的深层结构。明末清初之际王夫之指出:“夫礼之为教,至矣大矣,天地之所自位也,鬼神之所自绥也,仁义之以为体,孝弟之以为用者也;五伦之所经纬,人禽之所分辨,治乱之所司,贤不肖之所裁者也。”礼教的社会功能非常大,天地赖以定位,鬼神赖以安抚,仁义以之为体,孝悌以之用;能够经纬五伦,分辨人禽,主宰治乱,裁定贤与不肖。人有“礼”而才能与动物区别开来,使人成为社会的人,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要合于礼,一个社会“有礼则安,无礼则危”(《礼记·曲礼》)。所以,“礼教”使人们从野蛮无序走向文明有序,是区分人与动物、文明与野蛮的基本标志,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集中体现。

   礼教起于古代圣人使人自别于禽兽,也即自觉与动物界区分开来,走上文明之路。人能好礼、行礼,是人区别于动物的基本标志。《孟子·滕文公上》:“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圣人有忧之,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吃饱饭、穿暖衣、有了空闲时间还要有人伦教化,不然就会堕入动物界。《礼记·冠义》说:“凡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礼义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荀子·王制》说:“水火有气而无生,草木有生而无知,禽兽有知而无义。人有气有生有知,亦且有义,故最为天下贵也。力不若牛,走不若马,而牛马为用,何也?曰:人能群,彼不能群也。”荀子认为人与其他动物比较起来之所以“为天下贵”,是因为人“能群”,即结为群体,组成社会。当然,有的动物也能结为群体,但那只是动物自我生存需要的本能,动物不懂得用礼义规范群体内部的秩序,而人有礼教,能够以礼义维护社会群体的秩序。《礼记·曲礼上》:“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言,不离禽兽。今人而无礼,虽能言,不亦禽兽之心乎?夫唯禽兽无礼,故父子聚麀。是故圣人作,为礼以教人,使人以有礼,知自别于禽兽。”郑玄注:“聚,犹共也。鹿牝曰麀。”孔颖达疏说:“人能有礼,然后可异于禽兽也。”太古时代,人与禽兽为伍,像禽兽一样不知父子夫妇之伦,故有父子共牝之事,即两代杂乱的性行为。人之有礼教,就是人自身比动物尊贵的体现。《晏子春秋·内篇》:“凡人之所以贵于禽兽者,亦有礼也。”所以,礼是一个人自立于社会的根本,《左传·昭公七年》:“礼,人之干也。无礼,无以立。”礼是人之为人的根本,没有礼,人就不能立足于社会,成为社会的人。

人把自己与禽兽区分开来的标准有二:一个是“别”,另一个是“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256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