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思源:印度尼西亚的社会转型景观

更新时间:2011-03-28 14:51:45
作者: 曹思源 (进入专栏)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由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的一万七千多个岛屿组成。它是一个火山之国,火山喷出的火山灰以及海洋性气候带来的充沛雨量,使印尼成为世界上土地最肥沃的地带之一。全国各岛处处青山绿水,四季皆夏,人们称它为“赤道上的翡翠”。

  印尼人口2.35亿(2008年),是居于中国、印度和美国之后的世界第四人口大国。印尼也是一个多民族国家,约有100多个民族,其中爪哇族占45%,巽他族占14%,马都拉族与马来族各占 7.5%,华人约占5%。

  印尼国民87%信伊斯兰教,6.1%信基督教教,3.6%信天主教,2%信印度教,1%信佛教以及原始拜物教等,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

  公元 3 至 7 世纪印度尼西亚群岛上建立了一些分散的王朝。15世纪先后遭葡萄牙、西班牙和英国入侵,1602年荷兰在印尼成立具有政府职能的“东印度公司”,开始长达300多年的殖民统治。1942年日本入侵,1945年日本投降后爆发争取民族独立的8月革命,于8月17日宣告独立,成立印度尼西亚共和国。苏加诺为印度尼西亚第一任总统。

  概而言之,印度尼西亚与中国的国情有许多相似之处:人口众多,民族更多,建国前都遭受过外国侵略;政治、经济、文化基础都比较落后,都面临着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和发展的艰巨任务。

  

  一、 物极必反

  

  印度尼西亚前总统苏哈托曾长期借用人民协商会议(简称人协:MPR)和人民代表大会(即国会:DPR)来巩固他的执政合法性。人协和人大都成为民主的花瓶和橡皮图章,使得苏哈托连续7次当选总统,顺利独裁了32年。

  然而,物极必反。1998年由于亚洲金融危机引起印尼国内经济和政治形势恶化,大量银行破产,企业倒闭,失业人数增加,社会矛盾加剧,抗议示威浪潮席卷全国。

  1998年5月13日到16日印尼各地(主要是雅加达、棉兰、巨港、楠榜、梭罗和泗水等地)穆斯林发动了一系列骚乱,亦称“黑色五月暴动”。

  印尼华人是这场血腥骚乱的主要目标,而军方无视暴民们对华人的抢劫。最后,超过1000人死于这场暴乱。印尼各地总共发生5000多起暴徒强奸或轮奸华裔妇女的惨案,其中雅加达每天发生100多起。

  苏哈托总统力图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平息骚乱。执政党专业集团党的一个主要派系突然站出来反对苏哈托,使得苏哈托的统治进一步陷入危机。长期以来一直忠于苏哈托的国会议长哈尔莫科于5月18日公开呼吁总统苏哈托要为这次大骚乱引咎辞职。苏哈托努力说服军队支持他行使特别权力,其中包括宣布军管,但没有成功。

  19日这一天,印尼的学生举行了通宵示威活动,逾 15000名大学生重重包围首都雅加达的国会大楼,并誓言准备为改革而死。

  印尼“回教运动”组织领袖及主要反对派人物赖斯,呼吁民众参与学生一起大游行。据称他有2800万回教徒及草根阶层的支持。

  5月21日上午10许,在雅加达独立宫,两天前还一再坚持决不辞职的铁腕人物苏哈托终于通过电视用他颤抖的声音说:“我决定宣布辞卸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职务,自1998年5月21日此刻立即生效。根据1945年宪法有关规定,集教授、医生、工程师于一身的现任副总统哈比比将继任总统职务。”

  1998年5月的政治风波,可以说是印度尼西亚社会矛盾的总爆发,导致持续32年的专制制度终于土崩瓦解。

  

  二、 改革的过渡时期

  

  苏哈托的下台并不意味着民主制度就自然而然地建立起来了。在推翻苏哈托专政统治的运动中,也有人要求哈比比一同下台。但大多数主流政治家还是愿意将哈比比作为一个过渡人物。这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印度尼西亚政治的连续性和民主过渡的平稳。

  危难时刻出任总统的哈比比非常清楚,印尼人民呼唤政治改革、结束专制独裁体制。为顺应民意,哈比比在担任总统短短的十七个月内,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其主要内容是:

  <一> 取消所有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和条例,积极推动新闻自由。取消对出版行业的执照管制。即使新闻媒体对政府持强烈的批评态度,政府也不能像过去一样随意关闭新闻媒体。

  <二> 实行政党自由,哈比比政府在执政初期就宣布允许成立任何政治党派,只要这些党派不以宗教、种族等因素为分水岭而引起社会分裂。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专业集团占据霸权地位的三党体系彻底崩溃。至1999年6月大选时,共有48个政党参加了国会议员竞选。

  <三> 人民代表大会和人民协商会议的权力相对加强。哈比比接任总统后,立即通知当时的人协主席哈尔莫科,与人大领袖举行磋商会。1999年10月哈比比向人协特别大会作述职报告,最后以322票对355票的结果被人协否决,哈比比因此丧失了连任总统的机会。这也表明哈比比并不试图操纵民意机关而是尊重民意机关的决定。

  哈比比总统的上述改革措施使印度尼西亚实现民主过渡有了良好的开端,为民主选举创造了条件。在1999年6月举行的国会选举中,执政30多年的专业集团党败给了梅加瓦蒂领导的坚决主张改革的民主斗争党。反对党赢得大选是民主过渡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这次选举是印度尼西亚三十余年来最公平的一次选举,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赞许。

  1999年第一次人协和国会自由选举后梅加瓦蒂领导的民主斗争党虽然赢得国会第一大党地位,但在总统选举中,登上总统宝座的却是国会中位居第三大党的瓦希德,梅加瓦蒂只得到了副总统的位置。民主斗争党尽管愤愤不平,却没有对此发难,而是平静地接受了这一投票结果。

  2001年7月,瓦希德面临人协弹劾时,曾下令冻结国会,在全国实行紧急状态,出现了总统和立法机构对峙的局面。军方以忠于宪法为由拒绝执行紧急状态令。其后,最高法院也做出判决,宣布瓦希德的命令违反宪法。最后,人协特别会议以591:0的投票结果罢免了执政21个月的总统瓦希德,并宣布梅加瓦蒂接任总统。这又一次使印尼依照民主的程序度过了一场危机。

  苏哈托垮台之后,印度尼西亚经历了哈比比—瓦希德—梅加瓦蒂三届政府的变动,这三次政权更迭虽然伴随着街头抗争,但总的说来权力转移基本上没有脱离法律程序和民主某些规则的轨道。在后两次权力转移中,曾经出现过政治危机,但都在民主和法律的框架内成功地度过了。

  

  三、 两届大选与总统直选

  

  2002年8月人协通过宪法第四次修正案,规定每5年举行一次大选和总统直接选举。印度尼西亚在2004年4月5日举行国会(人民代表大会)议员普选,同年7月5日举行首次总统、副总统人民直选,人民协商会议不再行使选举正、副总统的权力。印尼下届国会议员普选则于2009年4月举行,同年7月举行总统、副总统大选。

  2004年新年伊始,印尼各个政党就开始准备选举。当时全国合法选民1.5亿,约有1.3亿的选民参加投票,可见广大印度尼西亚民众对这次选举参与热情高,对未来的政府和国会寄予厚望。

  根据印度尼西亚选举委员会的统计,2004年国会和地方代表理事会的选举发生违纪事件5941起。总统直选第一轮投票举发生违纪事件143起,而第二轮投票发生违纪事件仅101起。这说明印尼的选举一次比一次有序、成功。通过选举,印尼组成了新的国家机器,各种政治势力开始了重新洗牌,形成了新的政治格局。

  2004年4月5日印度尼西亚举行的国会选举中,经过选举委员会的审查,全国24个政党有资格参加,选举后,有16个政党获得议席,其中七大政党共获得80%的选票。

  印尼全国选举委员会2004年10月4日正式公布总统直选第二轮投票的结果,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取得59.77%的选票,当选为印尼第六任总统。苏西洛认为,他的当选是人民的胜利,他将向人民负责。

  年届55岁的四星退役上将苏西洛• 班邦• 尤多约诺是印尼政坛崛起的新星。他在苏哈托统治时期曾任印度尼西亚国民军副总参谋长。此后又在瓦希德政府和梅加瓦蒂政府中先后担任矿业和能源部长以及政治、社会和安全统筹部长。2002年10月他参与创建了印度尼西亚民主党。在2004年总统选举中苏西洛之所以得到广大老百姓的拥护,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他的形象比较廉洁,没有与任何贪污案件有牵连;其次他原则性强,在瓦希德内阁时期,前总统瓦希德曾要求颁布紧急状态令,他为了维护稳定的大局,拒绝执行总统的命令;再次,办事果断,印度尼西亚自2000年发生多起恐怖爆炸案,他果断采取措施反击恐怖主义,赢得了广大老百姓的好评;同时他曾任联合国驻波黑维和部队的指挥官,英语较好,国际形象得到认可。

  新内阁实行“问责制”,总统亲自给每个部长制定了任期目标,每年定期进行考核和评定。一旦发现违纪或触犯法律,部长马上下台,并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印尼在2009年4月再次举行国会选举,由于只有获得25%有效选票或20%以上国会议席的党派及党派联盟才有资格提名总统候选人,故4月立法机构选举对同年7月举行的总统选举有决定性影响。作为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印度尼西亚选举引起广泛关注。

  2009年7月8日举行了印度尼西亚历史上第二次总统直选。此次大选,印尼全国各地共设立了45万个投票站,全国有大约1.7亿登记选民参加投票。投票从当地时间8日上午7时开始,于当天下午1时结束。

  清晨,从西部的亚齐省到最东部的巴布亚省,全国各地的选民在投票站外排成了长队。为预防意外,印尼相关部门共部署了24万警力。不过,整个投票过程平静有序地进行,直到结束都没有关于暴力事件的报道。

  2009年7月23日印尼选举委员会公布计票结果,代表民主党及其联盟的现任总统苏西洛和竞选搭档布迪奥诺组合获得60.8%的选票,代表民主斗争党及其盟友的梅加瓦蒂和普拉博沃得票率为26.79%;代表专业集团党及其盟友的尤索夫•卡拉和维兰托得票率为12.41%。苏西洛成功蝉联印度尼西亚总统。

  

  四、 落后国家迈上宪政轨道

  

  时下有一种神话,说是宪政民主制度专属于西方发达国家,对东方、对亚洲落后国家和地区一概不适合。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这种神话在现实政治生活中屡遭破产,最近一次破产记录就是在印度尼西亚创立的。

  印尼经济上属于亚洲落后国家,应无疑义。据中国统计出版社2009年版《国际统计年鉴》,2000年各国人均国民总收入(GPC)比较,印度尼西亚只有590美元,不仅低于中国(人均930美元),也低于其它许多亚洲国家和非洲国家。而正是在新世纪来临之前的1998年,印度尼西亚结束了苏哈托的独裁专制制度。

  虽然曾经有很多人担忧独裁统治垮台会导致大规模政治动荡乃至内战。但是,在2004年第一次举行总统直选和国会大选时,印度尼西亚全国1.53亿选民中82%以上参加了投票。选举基本上是在自由、平静、有序的气氛中进行的。至此,印尼已经稳步迈入了民主宪政制度的轨道。

  从1998年苏哈托的专制制度,过渡到2004年选举的民主宪政轨道,经济落后的印尼头尾花了七年时间,而2009年大选和第二次总统直选,更是平静有序。印度尼西亚在民主宪政的轨道上继续稳健地运行。

  至此,这个有着两亿多人口、上百个民族、穆斯林人口最多并同时拥有大量基督教、天主教、佛教信徒的国家,终于比较顺利地实现民主宪政,大大加强了世界上民主国家的阵容,更坚定了人们对民主宪政制度的信心。民主观念在今天已经成为全世界绝大多数人的共识。人们终于明白:只有民主宪政是人类社会最理想而又最现实的政治制度。尽管这一制度存在这样那样的缺点,有那么多的不如人意;民主宪政制度的根本优点在于:这一制度提供了发现自己缺点的可能,也提供了及时进行政治变革而弥补缺陷的可能。它并不声称自己是尽善尽美的;相反,它认为任何党派、任何制度、任何主义都是有局限性的,它通过最大限度的言论自由和竞争性的选举来不断地发展和完善自己。

  

  原载《当代旅游》月刊 2010年2月

  

  2010.06.08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96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