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韬:2020年总统选举与美国的政治衰败

更新时间:2020-12-12 09:44:19
作者: 谢韬  

   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充分表明,美国正在经历政治衰败。这种衰败至少体现在四个方面:总统选举出现了明显的逆向代际更替,尤其是在民主党党内体现得更加明显,其近两届主要总统候选人和最终提名人的年龄越来越大;尽管桑德斯两次竞选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均以失败告终,但其所宣扬的民主社会主义却受到大批年轻选民的狂热支持,这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全球化时代美国年轻人所面临的结构性经济困境和美国政治的阶层固化;在美国特色的两党制下,第三党几乎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其结果要么是桑德斯这样的极左候选人被民主党建制派压制,要么是特朗普这样的“另类”候选人绑架整个共和党;身份政治等争议性议题导致美国社会深陷分裂,而这种分裂的后果必然体现为政治上的极化并引发政治暴力。即使拜登政府上台,也无法在短期内消除政治衰败。

   2020年11月底,美国总统大选基本落幕。回顾这场选战,可以看到美国正在经历政治衰败(Political Decay)。这种政治衰败至少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总统选举出现了明显的逆向代际更替,尤其是在民主党党内体现得更加明显,其近两届主要总统候选人和最终提名人的年龄越来越大,算上共和党74岁高龄的现任总统特朗普,这意味着美国已跨进老人政治(Gerontocracy)。二是尽管桑德斯两次竞选民主党总统提名人均以失败告终,但其所宣扬的民主社会主义却受到年轻选民的狂热支持。究其根源,“桑德斯现象”不仅反映了全球化时代美国年轻人所面临的结构性经济困境,也体现了美国政治的阶层固化。三是在美国特色的两党制下,第三党几乎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其结果要么是桑德斯这样的极左候选人被民主党建制派压制,要么是特朗普这样的保守候选人绑架整个共和党。四是身份政治等争议性议题导致美国社会深陷分裂,而这种分裂的后果必然体现为政治上的极化(Polarization)并引发政治暴力。

  

美国特色的老人政治

   在美国,总统是唯一一个通过全国性选举产生的公共职位,也是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因此美国社会的代际更替在总统选举中的体现程度具有标志性意义。

   1960年,时年43岁的肯尼迪当选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1992年克林顿当选总统时年仅46岁,而2008年奥巴马入主白宫时也才47岁。当时的他们年富力强,激情洋溢。在他们身上,美国年轻人找到了自信,看到了希望。套用一句中国俗语来形容曾经的美国:正是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然而,面对2016年和2020年的两党总统候选人和提名人,很多美国年轻人可能满脸疑惑:“未来还属于我们后浪吗?”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68岁的希拉里和70岁的特朗普分获民主党和共和党提名,成为1896年以来两党年龄最大和第三大的提名人。特朗普最终获胜,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年长的总统。2020年总统选举的初选阶段,民主党内4位人气最旺的候选人年龄都超过了70岁:桑德斯和前纽约市市长布隆伯格78岁,拜登77岁,马萨诸塞州参议员沃伦70岁。四位“70后”同台竞争总统提名,在美国200多年历史上绝无仅有。拜登最后胜出并将于2021年1月入主白宫,届时其将改写特朗普创下的纪录,荣膺美国历史上最年长总统的称号。

   按照正常的代际更替,接替奥巴马的民主党提名人应该比他更加年轻,并且民主党长期以来为了吸引年轻人的选票,提名人往往都比较年轻(如前文提到的肯尼迪、克林顿和奥巴马)。然而,在2016年和2020年总统选举中,民主党连续两次提名的候选人不仅都比奥巴马年龄大,而且年龄越来越大,这是前所未有的。显然,这不是正常的代际更替,而是不正常的逆向代际更替,其结果就是老人政治。

   老人竞选总统无可厚非,但他们获得党内提名或者赢得大选却值得深思。美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人口的中位年龄是38.2岁,其中18—44岁的人口占36.5%,45—64岁的人口占26.4%,65岁以上的人口占12%。显而易见,没有大批年轻选民的支持,在上届总统选举中特朗普不可能当选,而希拉里或者拜登也不可能获得党内提名。有分析表明,2016年总统选举中,希拉里和特朗普在30岁以下选民中的支持率分别为58%和28%,在30—49岁选民中的支持率分别为51%和41%。如果回溯到更早,里根在1984年总统选举中更是获得了61%的25岁以下选民的投票。

   各种数据显示,78岁的桑德斯似乎是有史以来最受年轻选民支持的候选人——尽管他两次竞选民主党提名均以失败告终。2016年民主党党内初选,桑德斯就在年轻选民中掀起了狂热的“桑德斯旋风”,在30岁以下选民中的支持率高达71%,获得的票数(150多万)远远超过希拉里和特朗普所得选票的总和(120多万),差点击败希拉里获得民主党党内提名。2020年民主党党内初选,“超级星期二”投票结束后的出口民调显示,桑德斯在30岁以下和31—44岁这两个选民群体中的支持率分别为58%和43%,远远高于拜登。

   然而,几近80岁的老人还能胜任美国总统这一高强度、高压力、快节奏的职位吗?在一次福克斯电视台组织的选民见面会上,桑德斯针对有关他年龄的质疑如此回应:“最重要的不是候选人年龄多大,而是他信奉什么。”一位美国大三学生撰写了一篇评论为桑德斯的年龄辩护,她本人也是“大学生支持伯尼”(College Students for Bernie)组织的创始人。这篇评论的标题(采用了英语的谐音)与桑德斯在福克斯选民见面会上的讲话有异曲同工之妙:“年轻人关注的是候选人的思想,而不是年龄”(Candidates’Ideas, Not Years, Matter to Young Voters)。那么桑德斯的思想是什么,以至于如此多年轻人对他不离不弃?

  

美国年轻人的困境

   桑德斯自称是民主社会主义者。大量证据显示,桑德斯不是为了笼络选民而鼓吹民主社会主义的投机主义者,而是从大学时代开始就一直坚信和践行民主社会主义,包括身体力行加入多个左派激进组织。2019年6月,桑德斯在华盛顿特区的一次竞选演说中对民主社会主义进行了详细阐述:“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我们必须肩负起罗斯福新政的未竟事业并为其实现而奋斗。我们必须认识到在21世纪的美国——这个有史以来最富裕的国家——经济权利就是人权。这就是我主张的民主社会主义。”

   更具体地说,桑德斯最吸引眼球同时也最具争议的政策主张包括:建立免费托儿所、免费公立大学,提供价格合理的公共住房,推行全民医保、提高社保,推进全民就业,大幅增加超高收入群体的个人所得税和遗产税等。简言之,桑德斯追求的是中国古语所说的“老有所养、幼有所教、贫有所依、难有所助、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美好社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就是“21世纪的经济权利法案”(21st Century Economic Bill of Rights)。

   然而,美国主流价值观强调的是政治权利而不是经济权利,这一点在《独立宣言》和联邦宪法的《权利法案》中体现得尤为突出。美国人常挂在嘴边的“同一条起跑线”,往往指的是政治平等而不是经济平等。这也是美国政府至今都没有加入《联合国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的最重要原因。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则是要从根本上颠覆美国的主流价值观并对美国的社会财富分配进行重大改革。不得不说,桑德斯版的“21世纪罗斯福新政”非常激进。然而,正是这些激进主张为即将进入耄耋之年的桑德斯赢得了大批年轻支持者。

   美国年轻人之所以支持桑德斯宣扬的民主社会主义,并非他们天生就有极左倾向,尽管西方有句俗语:“年轻而思想保守者无激情,年长而观念自由者无思想。”正如前文中提到的,以保守著称的里根也曾吸引了大批年轻追随者。而当下年轻人之所以拥护桑德斯,毫无疑问是因为他们已深陷结构性因素造成的经济困境,并强烈期望通过政府干预来摆脱这个困境。

   布隆伯格新闻社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2020年美国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高于全国平均失业率,这是近20年来的第一次;在已就业的大学毕业生中,超过40%的所在岗位不需要本科学历,并且每8个人中就有1个人的岗位年薪不超过2.5万美元;与30年前相比,排名后50%的新近大学毕业生的中位收入减少了约10%。还有数据显示,在今后10年,美国就业岗位增加最多的两个职业将是老人护理助手和个人护理助手,而这两个职业的平均年薪只有2.4万美元。

   在本科文凭的含金量迅速降低的同时,美国大学教育的费用却在急剧增长,以至于大多数大学生在毕业时负债累累。据统计,全美大学生的债务总额高达1.6万亿美元。难怪一位评论人士这样写道:“你先给一群人承诺,只要按照规矩行事,他们就会有经济安全,然后你给他们提供了四年批判性思维训练——还有世界一流的图书馆——但他们毕业时你不仅不能兑现当初的承诺,还给他们戴上沉重的债务枷锁。这就是培养革命先锋队的秘方。”换言之,如果资本主义社会的年轻人不能拥有“资产”,他们就很难拥护资产阶级的政策。

   这就引出了另一个重要问题:既然美国年轻人日益“无产阶级化”并强烈支持桑德斯所宣扬的民主社会主义,那么为什么没有出现一个“年轻版”的桑德斯?2020年民主党初选中确实有一位非常年轻的候选人,他就是年仅38岁的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不过他在思想上算不上激进,并且在30岁以下选民中的支持率只有可怜的3%。

   可以肯定地说,美国有成千上万的“年轻桑德斯”。然而真正要像桑德斯那样具备丰富的政治经历、享有全国性的知名度、能筹集到庞大的竞选资金,几乎没有一个“年轻桑德斯”能够做到。换言之,美国总统选举似乎正在经历阶层固化:政治资源越来越集中到少数人手中,而这些人要么来自政治世家(如所谓的“布什王朝”和克林顿家族)、要么是从政多年(如桑德斯)、要么是亿万富翁(如布隆伯格)、要么是媒体达人(如特朗普)。这不仅是美国民主的悲剧,更是美国年轻人的悲剧。

  

美国特色两党制的弊端

   美国是现代政党的发源地,其政党体制具有明显的“美国特色”。一是受联邦制和个人自由等因素的影响,政党组织极其松散。在个人层面,由于各个政党没有明确的党员资格要求和严格的党内纪律,因此美国人可以随时宣称自己属于某个政党或者在选举前注册为某个政党的选民(或候选人),这意味着政党作为一个组织对其成员几乎没有任何约束力。在组织层面,美国政党分为中央、州和地方三级,但它们之间完全不是上下级从属关系,上一级不能任免或者问责下一级。二是由于美国实行的是“相对多数、赢者通吃、单一选区”的选举制度,这就注定了其政党体制由两党主导,第三党几乎没有生存空间。具体来说,在国会、州或者地方选举中,第三党候选人(或者独立候选人)偶尔还能获胜,但在总统选举中,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第三党候选人胜出。因此,第三党通常被认为在美国选举政治中扮演了“破坏者”(Spoiler)的角色,即吸引少数民主党或共和党选民改投第三党,从而导致前者或后者的选票减少并最终在大选中失利。2000年的总统选举被视为第三党“破坏者”角色搅局的典型案例。很多民主党候选人戈尔的支持者认为,假如绿党候选人拉尔夫·雷德尔(Ralph Rader)没有参选,戈尔在佛罗里达州的选票会远远超过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的选票,也就不会有后来的计票争议。

组织松散和两党独大的弊端在2016年和2020年两次总统选举中得到了充分体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88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