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特朗普 登录

熊光清:特朗普政府对外战略的三大趋势

【摘要】美国的对外战略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表现形式,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对外战略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但是,由于形势的变化以...

潘卡吉·米什拉:从甘地遇刺到特朗普上台:一部现代男性气质的危机史

周岳峰/译 【译者注】:知名印度裔英国作家、《愤怒的时代》(Age of Anger: A History of th...

伍国:谁选了特朗普?——在美国“铁锈带”的观察

关于特朗普当癣中美关系走向,美国国内社会政治动向的分析已经数不胜数,但是因为我本人在特朗普的铁票仓—所谓的“铁锈带”已经...

节大磊:霸权的黄昏?——现实主义理论与美国外交战略的演变

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在外交战略方面却都呈现出不同程度的向现实主义的转向,根本在于美国相对实力下降。这对中国外交战略的影...

冯绍雷:北约东扩、"特朗普新政"与俄欧安全新格局

北约问题是横亘在俄罗斯与欧洲之间的一道鸿沟。这道鸿沟并不只是冷战造成的,而是有其深厚复杂的历史渊源。二战结束之后,经历...

朱文莉:战术藐视,战略重视——特朗普挑起中美贸易争端的应对思路

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宣称要对中国输美商品大面积征收惩罚性关税,震动全球市常中国入世之后融入全球经济的速度...

滕建群:论特朗普政府战略重心转移

原文刊载于《当代世界》2018年第3期,注释略 关键词  美国;战略重心转移;调整 2017年12月至20...

克劳斯·拉尔斯:安格拉·默克尔和唐纳德·特朗普

内容提要:默克尔在迄今为止12年的执政生涯中,与三位美国总统进行了公务交往。她与这三位总统的关系都不轻松,与特朗普...

王一鸣:罗斯、莱特希泽与特朗普:三个人的对华贸易战

2016年美国大选前最后三个月,现任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和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在一家地方报纸《匹兹堡邮报》上联合撰文,...

朱文莉:国情咨文之夜——特朗普的新时刻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东部时间1月30日晚(北京时间1月31日上午)在国会发表任内首份国情咨文,在这次美国五十年来最长...

崔之元:川普前顾问班农和传说中的普京顾问杜金之思想比较

一、批判性地了解班农和杜金有利于完善“中国方案” 今天讨论川普前顾问班农和传说中的普京顾问杜金,他们都是经济民族主义...

吉迪恩拉赫曼:特朗普会打破全球秩序吗?

吉迪恩•拉赫曼,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虽然是个乏味的短语,但它在某些方面意义重...

齐泽克:黑格尔论唐纳德·川普的“客体的幽默”

王立秋/译 关于唐纳德·川普及其自由主义的批评者们,我们可以从黑格尔那里学到什么呢?惊人地,很多。在对浪漫主义的反讽的...

贾庆国:从“开车”到“搭车”:新时期美国国际战略转型

特朗普政府对美国国际战略的改变到底能走多远现在判断还为时过早。未来还充满变数:首先,美国多数政策精英并不认同他的做法。其...

周濂:“另类右翼”与美国政治

对于不少隔岸观火的国人来说,特朗普在二〇一六年取得美国总统大选的胜利,不仅意味着共和党对民主党的胜利,更意味着保守主义...

郑永年:特朗普与不确定的国际秩序

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以来,在内政外交各个领域开始了一系列变化,令人眼花缭乱。在内政方面,在废除了被视为具有明显社会主义色...

李兴:特朗普时代中美俄关系大趋势思考

核心提示: 中国与美俄之间是最重要的两组大国关系。中美关系斗而不破仍是基本格局。中俄关系“准同盟”基本面不会发生变化...

贾康:“特朗普减税冲击”可在中国“变压力为动力”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时允诺的减税计划,新近已在美国众参两院分别通过了其法案框架,一俟两院版本经相互协商得出最终版本后,...

刘波:美国政治:注定的不和谐

要论思想最长远深刻而又最容易招人误解的美国思想家,也许非塞缪尔·亨廷顿莫属。他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引起了广...

王炎:特朗普很保守吗?

法西斯回潮? 大西洋的一边,欧洲勃勃兴起右翼民粹,另一边,特朗普当选总统,两岸遥相呼应。西方政治正经历倒退?久违的保...

陈平:特朗普税改前途,比里根减税更凶多吉少

美国所谓的供给学派鼓吹减税可以刺激经济增长,经济增长以后税收就会增加,所以不但不会有财政赤字,还会有财政盈余。这是个神...

朱文莉:杰作还是赝品——特朗普经济政策及其预期后果

依靠民粹浪潮上台、依靠亿万富豪施政,在美国的政治过程中是否能够延续成功还远没有定论。作为美国历史上最无意识形态信仰或政治...

黄任望:“特朗普特质”与中美关系前景

作者说明:本文已在《太平洋学报》2017年第6期发表,发表时作了较大删减。原文由赵树迪、黄任望联合署名。文章的研究对...

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

对于中国,美国应该从长远考虑。从大的历史层面上来讲,我们正在经历历史性的变革。现在的世界格局进入到了后冷战时代(post...

郑永年:特朗普与南中国海问题

自去年特朗普参加美国总统选举到今年正式执掌政权,无论内政外交,特朗普各方面政策可以用一个概念来概括,那就是“不确定性...

张锋:特朗普的外交变革与中国周边外交抉择

一旦周边国家认为中国是讲原则、能克制、更可靠的合作伙伴,特朗普交易式的对华强硬就得不到它们支持。收藏更新于2017年...

田飞龙:特朗普时刻、寡头政治与民主衰退

总体上,特朗普当选及相关的特朗普时刻有着民粹主义在全球政治中回潮的表象,但特朗普主义不是简单的民粹主义,而是反联邦党人传...

田飞龙:论民主的民粹化

英国脱欧与特朗普当选,英美系民主傲然于世的代表理性受到普遍质疑,精英的政治责任伦理摇摇欲坠。这种民主的大众化及其政治后果...

王元丰:如何对待特朗普总统

特朗普当选了美国总统,被认为是2016年全球最大的“黑天鹅事件”。人们对此有不同的反应,其中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很有代表...

田飞龙:特朗普能终结美国的自由民主吗?

美国选战必须是希拉里这样规矩、典范、政治正确的自由派职业政治家获胜,否则就是某种对历史终结论的直接嘲讽。特朗普的不遗余力...

丁学良:中国对美国孤立主义的爱与恨

特朗普的倡议对于中国而言,明显是一件北京政治中心乐见其成的大好事。这些年来,北京时时刻刻提防着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的步步...

刘伯健:从特朗普回看“五四”:中美历史的变奏

大约一百年前的一天,毛润之刚放弃图书馆的工作回到家乡长沙,孙文还在上海的寓所闭门思索实业救国的计划。京城晚春初降,景山...

施里姆斯利:特朗普——失控的“试验品政客”

微软(Microsoft)首席执行官不久前称,计划将一系列聊天机器人和智能数字化助手放在未来技术研发的核心位置,即使该...

程东金:“特朗普现象”与美国的保守主义政治

保守主义赢得了一个目标,军事预算的无止境升级以及美国海外军事存在的永久扩展。但盘点每一个其他领域,结果都令人失望。遏制...

秦朔:特朗普活剧、孤立悲情与世界的挑战

“大嘴”特朗普正在成为美国乃至世界的现象级人物,无论最终他是否能成为总统。 听听他都说了些什么—— “我有钱,我很有钱...

吴谦立:美国大选为啥会“窝里斗”

选举打到现在,不仅特朗普一反专家们原来的预期而持续领先,而且原来共和党领导们能够接受的候选人从原德克萨斯州长佩里(Ri...

吴谦立:美国总统初选特朗普为何大红

【作者简介】吴谦立,财新网“大谦视界”专栏作家。美国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美国某基金经理,负责全球宏观性投资。出版...

谢韬:特朗普的崛起和美国政治的新常态

地产大亨,赌场老板,拥有众多以自己名字冠名的品牌,亿万富翁。 脱口秀主持人,畅销书作者,有过三次婚姻,并入围《时代》周...

曹长青:为什么特朗普会输给希拉里

目前虽然特朗普声势仍然很大,但绝不是不可一世。他代表共和党会输给希拉里,但目前保守派选民仍有阻止他代表共和党的机会,就...

沈阳:特朗普骂人选举术与美国认同危机

美国总统大选素来是热闹季。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又开始骂人了。 最近,针对奎尼匹克大学民意调查,特朗普转发了一...

马丁·沃尔夫:如何看待特朗普的崛起

怎么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崛起?人们自然会将他与古往今来善于煽动人心的民粹主义政客做番对比。人...

艾理堂:从特朗普崛起看香港本土派

似乎没有什么理由,能让香港本土派和唐纳德·特朗普互相留意彼此的存在。不过,这位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大热门,倒像是一面镜...

郑永年:特朗普主义和美国民主的困境

美国总统初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但使得美国国内外观察家普遍感到惊讶的,是候选人之间的激烈竞争所引发的暴力行为。在共和...

曹长青:特朗普和希特勒可以相比吗?

  最早是墨西哥前总统福克斯说,特朗普(川普)让人想到希特勒。当年揭露尼克松水门事件的记者伯恩斯坦说,特朗普...

金灿荣 李稻葵:特朗普现象反映美国民众对政治家失望和怀疑

2月27日下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第27期在北京举行,论坛每个季度召开一次,此次论坛主题为“走出雾霾”。 人民...

默里:“特朗普主义”在美国出现的社会根源

如果你对特朗普主义(Trumpism)感到沮丧,可别骗自己说如果特朗普(Donald Trump)未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

任军锋:分裂的国家与美利坚人的乡愁

2016年总统大选呈现的美国“政治画风”令许多人颇感讶异。“特朗普现象”并非特朗普本人制造的“现象”,它毋宁是新世纪美利...

赵汀阳:为什么全球化之势无可阻挡?

当前大家都在热议全球化受挫问题。恕我直言,所谓全球化受挫很可能是一个误导性的暗示,不过也能将错就错地引向一些值得讨论的...

许善达:对中美经济形势的分析判断和预测

我们不能光让企业提高产品在全球的竞争力,同时也要考虑国家税收政策在全球的竞争力,这就需要我们及时对原来的税收政策作出调整...

节大磊:“疯子理论”与特朗普外交

“疯子理论”的表面“非理性”是假装“疯狂”而已,是为了增强自己威胁的可信性,以达到一个“理性”的战略目标。“理性”的战略...

毛寿龙:特朗普执政危机背后是秩序的冲突

特朗普总统不喜欢看大部头的书,也不喜欢看文件,但他喜欢看报纸,看电视新闻,还喜欢签署文件。 一、不喜欢看书不喜欢看文...

尼尔·弗格森:特朗普该如何应对俄罗斯的复仇政治

自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德国问题”一直是最大的,也是最困难的地缘政治问题。所谓“德国问题”,简单来说,指的是讲...

贾庆国:特朗普制造“不确定”以从中获利

特朗普胜选后,国内不少人去美国调研,试图了解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及其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结果大家的印象基本都是:不确定性很大...

钟伟:我为什么对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怀有期待

自特朗普当选和就职以来,其外交内政引发了许多争议,其给全球治理和世界经济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其作为成功商人的背景,以及...

林达:当美国遇上靠不住的总统特朗普

如果你远远拉开距离,想了解美国的制度如何运作,那么,遇到特朗普这样一个从个性上自信到自恋、几乎刻意要表现自己强势和执行...

梁建章:从川普移民新政看中国的户籍政策

上任刚七天,川普就发布总统令禁止包括伊朗、叙利亚等七个穆斯林国家的人进入美国,同时还在酝酿宣布更加严厉的移民政策。此举...

周其仁:让制造业回美国?中国开门对冲的时候到了

剥去华尔街和硅谷的光环看美国 让制造业重返美国,特朗普这次的决心似乎格外坚定。 让制造业重返美国,特朗普这次的决心似乎...

龙应台:野蛮有没有限度

谁都不知道川普会变成什么,可以知道的是,美国人中对川普戒慎恐惧而为青年学生无比认真地写《民主教战手册》的那些教授,心里...

沈丁立: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的走向

特朗普时代即将开启。这对中美关系有何影响?中美关系有三大核心领域,以下予以分述。 第一,政治关系领域。这涉及意识形态、...

何怀宏:如何解读特朗普背后的孤立主义倾向?

美国在世界全球化体系里面是重中之重,不得不予以关注。我主要就以下三个方面谈一点自己的看法:第一,全球化的多重含义及反全...

王建勋:特朗普要做的是回归“美国精神”

“美国精神”就是要将资本主义与基督教完美结合在一起。“美国精神”一方面强调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获得成功,同时认识到自己理性...

尹保云:特朗普主义与中国对策

在美国总统选举后的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国际形势已经在变化。特朗普主义要结束美国的霸权时代而回到门罗主义,这难免给中国带来...

戴旭:捆住特朗普的“四条绳索”

特朗普在以“黑天鹅”般的身影笃定入主白宫后,又以一个莽汉的形象不停挑动世界的神经。美国总统的职位赋予他一定的任性权限,...

郑永年:特朗普时代中美如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对美国,中国多年来在强调建设“新型大国关系”,意在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对美台关系、中美关系...

郑永年:“特朗普现象”成世界政治新常态

特朗普现象就是对始于1980年代资本主导的全球化后果的反应。 从英国公投脱欧成功到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世界只有一个词可...

方晋:约瑟夫奈、傅高义等谈“特朗普与亚洲”

近日,哈佛大学研究亚洲问题的各相关机构联合举办“特朗普与亚洲”研讨会,旨在探讨特朗普政府未来可能采取的亚洲政策。会议现...

尼尔·弗格森:基辛格对特朗普的忠告

美国战略调整的十字路口 在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第45位美国总统10天之后,他将采取什么方向的外交政策某种程...

赵可金:特朗普时代的对华政策走向

2016 年 11 月 9 日,特朗普当选美国第 45 任美国总统。作为美国舆论不被看好的候选人,特朗普的当选为美国与...

斯蒂格利茨:特朗普现象有什么经济学道理?

过去60多年来,特朗普是首位从未有过州长或国会议员资历的美国总统,他断送了希拉里成为首位女总统入主白宫的美梦。这个“意...

郑永年:特朗普与逆全球化时代的国际安全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人们开始讨论逆全球化对国际安全的可能影响。这个重要问题主要有两方面。第一,如果西方主导的全球化出现逆...

马光远:经济学的堕落与特朗普的崛起

特朗普冲击波(Trump Shock)在全球回响,欧美的主流媒体开始反思为什么民调和结果错得如此离谱,但很显然,这种反...

田飞龙:特朗普能终结美国的自由民主吗?

美国2016选战举世瞩目,牵动着世界政治的敏感神经。特朗普,还是希拉里?这不仅仅关乎美国民主本身,也关乎极其宽泛的世界...

程浩:得罪女性选民,特朗普败局已定

与总统辩论对于民调结果以及大选结果的影响极为有限不同,近期发生了一件直接影响到民调结果和对美国大选走势产生实质性影响的...

吴万伟:脱欧论者和特朗普的能量源于精英的失败

政治哲学家论市尝道德和全球化。...

尼尔·弗格森:特朗普的新世界秩序

01 美国战略调整的十字路口 在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第45位美国总统10天之后,他将采取什么方向的外交政策某种程度上...

王鸿刚:民粹主义与美国的新一轮国家转型

此次特朗普政府上台便与新一轮民粹主义兴起有密切关系,特朗普政府团队和及其政策构想也带有明显的民粹特征。无论特朗普政府执政...

刘国柱:特朗普政府亚太政策展望

尽管距离美国选举人团投票还有一段时间,但特朗普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已经没有任何悬念。这位在竞选期间堪称美国历史上争议最...

David Frum:美国,通往独裁之路

保卫自由的方式不是靠业余武器,而是靠不懈地坚持要求美国各种机构及掌管人的诚实,廉正和职业精神。我们正在经历着今世所见过的...

时殷弘:预兆不祥——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对世界和中国的含义

关于新近赢得美国总统竞选的唐纳德•特朗普,至少有一点非常重要的特征显著昭彰:他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竞选开始,...

施卫江:我看总统选战前后美国媒体上的悖论

自从当选美国总统之后,特朗普与美国的主流媒体之间怒怼上了。特朗普在选战中所受媒体的“气”甚多,已经憋住了好久,现在全...

阎学通:特朗普执政对中国崛起的影响

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是什么。从他现在的表态和竞选口号,我认为特朗普对中国的政策就是防范中国的崛起,就是过去我们说的遏制政策。...

许纪霖:特朗普灵魂中的女人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职美利坚合众国总统,一个保守主义时代正式拉开了帷幕。全世界都在观察这位口无遮拦、变化...

张燕生:特朗普新政或提供超越“零和博弈”的窗口期

12月3日,由新华网主办、新华网海南分公司承办的“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在海南召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