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水之扬:解码特朗普

更新时间:2020-11-04 12:01:33
作者: 水之扬  

  

   再有一天,就将是美国大选投票日,我们又将见证世界历史的大日子。无可否认,不管特朗普能否再次当选,他已经创造了历史。如何看待和评价特朗普及其所代表的历史现象,或将成为未来人们长期争论的热门话题。2019年初,我曾经写下一篇小文——《假装是一个俗人》,并写下这样一段导语:“这是一个全球化又不断有人反全球化的时代,全球化遇见特朗普,不知道是全球化的不幸,还是特朗普的幸运。但不管你是不是觉得历史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也不管你怎么看待特朗普的无知无畏无耻无聊,他已经成了一个历史现象。因此,在对特朗普反全球化的全球化讨伐中,除了一般意义上的嘲讽和评判,或许还需要一种“精神现象学”,一份可以留给后人的关于这一历史人物和历史现象的精神分析。”

  

   在这篇带有某种寓言色彩的小文中,我把特朗普与两个人物进行了类比,一是把特朗普的当选与美国“圣人”林肯的当选进行了比较,二是以中国民间故事中的著名人物程咬金映射特朗普的人格特质及历史命运。近两年的事态发展,魔幻般地验证了这一妙不可言的历史隐喻。此时此刻,也许该是解码曝光、存档历史的时候了。

  

   首先,不能不说,像程咬金一样,特朗普是一员“福将”,正如一种神秘的天意把程咬金送上“大德天子”的位置一样,无数历史的偶然使特朗普成为连他自己和家人都不敢相信的“天选之子”,他的知识结构和治理能力全然无法保证他正常地履行应负的职责,但这并不妨碍他因历史际遇而拥有一时无两的高光时刻。特朗普治下的经济繁荣,很难说和他华而不实的经济政策有着必然的联系,而似乎更应该归功于前任的政策蓄势和经济科技周期使然。我甚至常常有一种直觉,就是美国的开国先贤精心设计了这样一种制度:美国总统越无知无能,美国经济社会就越繁荣昌盛。

  

   其次,在权力中枢运行结构中,特朗普和程咬金一样,只是扮演一个仪式化的角色,而且其自身也乐于充当这样一种类似“真人秀”的表演性角色,他从来无法也不想驾驭全局,而是满足于表面上的操之在我。正如早期的瓦岗山寨朝廷拥有徐茂公、秦琼、裴元庆、罗成等一批英雄好汉一样,特朗普上台伊始组建的内阁中,也集聚了一批如蒂勒森、马蒂斯等美国社会的精英人物。这些人在国家治理中扮演了真正的政策制定和执行者的角色。

  

   第三,特朗普和程咬金一样的“混世魔王”人格特质,决定了他时时刻刻都需要强化自我存在感,而他的“三板斧”招式不断重复使用之后,稍具判断力的人都会走出“初刻拍案惊奇”,看清他能力不足的真相,加上他的知识理念短板和唯我独尊的人格缺陷,迟早会让他丧失真正拥有能力的精英的尊重。精英纷纷挂冠而去,最后留在他身边的主事者,多为阿谀逢迎之辈。在这种形势下,一旦遇到重大国家治理问题,政府领导力的丧失,终将导致局势的全面失控。这就是特朗普政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成为一场灾难的必然所在。

  

   性格决定命运。信哉斯言!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上面提到的文章中最后点明,与特朗普政府打交道的秘诀是“让子弹再飞一会儿”的原因。

  

   2020年11月2日夜

  

   附:

  

   假装是一个俗人

  

   (一)

  

   童年是每个人精神的故乡,不管幸与不幸,人人都有一个难忘的童年。对不幸的人来说,他的人生不懈奋斗之下隐藏的不变主题,大多是对童年不幸的无休止的反抗和挣扎;而对幸运者来说,他的人生奋斗目标,往往则是要把这个成年之后令人失望的世界变回他小时候的样子。

  

   童年的特朗普无疑是一个幸运儿。1946年出生的他,童年正是二战刚刚结束、美利坚帝国如日中天的时光。从世界历史看,无论是罗马帝国、唐帝国、阿拉伯帝国、蒙古帝国还是大英帝国,很少有一个帝国在全球的统治能够达到二战后美国的广度和深度。当是时,英、法、德、意、日等昔日强权尽皆俯首,二战中惨胜的苏联元气未复、尚不足与美国争雄逐鹿,美国一家工业生产总值独占资本主义世界一半以上,美国主导建立了战后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美元成为与黄金等值的一般等价物,好莱坞电影、迪斯尼卡通、麦当劳汉堡,成为全世界一切渴求现代生活的人们热烈追慕的图腾和标记。作为一个受益于罗斯福新政、由参与纽约棚户区改造而发家致富的德裔地产商的儿子,童年的特朗普正好赶上了家族和美国飞黄腾达的黄金时代,他从小居住在拥有23个房间的豪宅,拥有令邻居小朋友羡慕不已的“壮观的”玩具收藏,从3岁起每年就有20万美元的零花钱,并可以天天享用由专业厨师在家烹饪特制的牛排。童年甜蜜的生活、世人艳羡的目光,无疑在他的心灵成长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并日渐塑造出天子骄子、舍我其谁的自我形象。世界是我的,也是你的,但归根结底是我的,世界只有是我的,才有可能是一个好的世界!自我陶醉的心灵无疑会渴望拥有世界上一切最好的东西,也不可避免确信自己值得拥有世界上一切最好的东西。就如同他儿时偷搭弟弟的积木,因为觉得自己搭得太完美了而用胶水把积木粘起来、从而使弟弟再也不能玩了一样。

  

   回到心灵史,特朗普提出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就不再仅仅是一个政治人物的竞选宣言,也可以说代表了他念念不忘的童年梦想。

  

   (二)

  

   以成功学而论,世界上有两种人最为可怕,一种是出身豪门,却养成了不惧缠斗的流氓精神;另一种则是出身草根,却怀抱悲天悯人的贵族意识。因为就精英而言,天生就拥有足够的资源安身立命,怕的是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以不解“何不食肉糜”而致败家毁业。而对底层而言,难题则在于人生几多穷苦,如何能够在长久的困顿之中不弃守做人的底线和原则,穷且益坚,始终保持一种昂扬向上的精神力量。

  

   在美国总统的历史上,林肯无疑是上述草根的代表,而特朗普则可以说是上述精英中的翘楚。时至今日,似乎还没有人把林肯和特朗普放在一起进行一番对比研究。在世人的印象中,亚伯拉罕·林肯的人格魅力一直风光无两,逼格直超华盛顿、罗斯福,几乎是美国最伟大总统的不二之选,而特朗普则几乎一上任就被打入了最不靠谱总统的行列。但稍安勿躁,略费思量,即可发现,其实二人当选总统有着诸多共同的特点。

  

   一是二者都没有任何政府管理经验。林肯出身微寒,基本没有受过学校教育,从小进入社会谋生,做过伐木工、劈柴工、船工、邮差等各种苦力,23岁之后才开始学习英语语法,开办小商店失败后靠自学法律成为一名乡村律师,在成为总统之前,林肯连美国小镇的镇长都没有干过,只分别做过几年州议员和国会众议员,可以说没有任何的行政管理经验。特朗普则完全属于政治素人,此前没有任何从政经历,大半生商海沉浮,天天和人“交易”,当选前唯一熟悉的政治活动应该就是政治捐款,但其从公司经营获得的管理经验应该说还强于林肯。从林肯传记中可知,林肯入主白宫后,白宫的无序和混乱恐比特朗普治下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是二者均非建制派,基本是一个人在战斗。特朗普竞选总统自掏腰包,不用看政治金主的脸色,也不用以高官厚禄答谢各位金主,因而可以直抒胸臆,真说真干;林肯在竞选总统前仍是穷苦潦倒,属于来自边远地区的小人物,号称“劈栅栏条的总统候选人”;由于在党内没有自己的班底,特朗普执政两年后,估计手机通讯录上的熟人已尽数安置,美国联邦政府高级职位仍然大面积空缺;林肯当选后,也面临无人可用的尴尬,不得不大量起用以前的建制派政治对手,他把自己共和党的竞选对手安排成国务卿,把民主党竞选对手安排为负责国防事务的二把手,这一招还被奥巴马奉为政治大智慧,其安排希拉里出任国务卿实是效林肯之颦。

  

   三是二者当选均出乎多数人的意料,有相当大的偶然因素。林肯在共和党党内选举阶段,面对的是有长期丰富的从政经验、且同众多庞大特殊利益集团交往频繁、赫赫有名的威廉·亨利·西华德。在共和党代表大会选举的当天下午,由于票数记录纸未准备好,大会主席宣布暂时休会一天,而当晚却戏剧性地发生了西华德的情敌、一位重量级人物串联各地代表诋毁西华德的事情,导致第二天投票情势逆转,且当年民主党内部南、北分裂,两方各选出了自己的总统与副总统候选人,导致林肯意外当选。特朗普与希拉里的竞争,希拉里曾被绝大多数人认为躺着选都能赢,因此特朗普的当选不仅让所有观察家大跌眼镜,根据国师班农的描述,就连特朗普自己也没有料到这个结果,以至于大选结果宣布,特朗普夫人梅拉尼娅直接被吓倒哭晕在厕所。

  

   回到开头说起的流氓精神,其实对男人而言,有两件事最容易培养大无畏的流氓精神,一件是恋爱,另一件是经商。应该承认,对特朗普来说,这两件事做得都还不错,在商海和情海中千锤百炼的特朗普先生,就这样练就了九头牛拉不住、千万人吾往矣的精神境界。即如追随他多年的朋友科恩在国会听证会上,把他称为“一个种族主义者、一个骗子和一个徇私舞弊之人”,这种指控搁在其他爱面子的大人物身上,应该差不多已是精神崩溃的节奏,但对特朗普来说,这都不是事儿。

  

   (三)

  

   如果说林肯当年竞选总统胜出,得益于自己的穷苦出身、邋遢形象,拉近了与千千万万渴望实现“美国梦”的平民的距离,那么特朗普胜选的秘诀则在于:假装是一个俗人!

  

   正如特朗普的德国老乡马克思一样,他背叛了自己的阶级。多年来,他的人生都是毫不掩饰的土豪风格,他家金碧辉煌的客厅让白宫略显寒酸,但作为一位共和党总统,他的执政理念与共和党的传统理念却似乎大相径庭,他反移民、反自由贸易、反全球化、反美国当世界警察,与美国华尔街和主流媒体水火不容,他最喜欢和美国中西部的工人农民一起搞大型竞选集会,口中念念不忘发展经济、增加就业、改善民生,他的支持者、基本盘其实更像是民主党的传统领地,以至于特朗普坚持走自己的路而让民主党无路可走。如果说当年里根由于大刀阔斧的改革而被人堂而皇之称为“里根革命”的话,那么特朗普大张旗鼓、惊世骇俗的所作所为完全有资格被称为“特朗普革命”或者“特朗普反革命”。他的演讲总是通俗易懂,据说词汇量从不超过五百个英文单词,他放弃白宫的御厨大餐,最爱吃麦当劳的汉堡、可乐、薯条,甚至声称连国宴都想给对方塞一个麦当劳汉堡然后直接谈正事儿,而且他请到白宫做客的大学橄榄球联赛冠军队员真的只吃了一顿麦当劳汉堡王。

  

   他的形象西装革履、高大威猛,但他的做事风格却令人不由想起当年瓦岗寨大德天子程咬金那样的草莽英豪。他胜选后匆忙搭建的草台班子,整体上说像极了程咬金的山寨朝廷,作为一个毫无政府管理经验的一把手,他对冠冕堂皇的官文化一窍不通,乃至因为没有“总统范儿”而被手下人耻笑。但他靠着可怕的直觉行使权力,竟然每每能够因祸得福、化险为夷,一路攻城拔寨、侥幸成功。他无时不想表现和吹嘘自己作为天下第一高手的能力,而且也不能否认在他的人生经历中,每每他的前三板斧往往确实能够达到世界级的战斗水平。更可怕的是,我们无法否认,在他上台时组建的朝廷班子里面,竟然能够网罗到当今美国一批战斗力超强的一流选手,就如当年瓦岗寨粗俗的大德天子身边,风云际会,上天命运般地安排徐茂功、裴元庆、秦琼、单雄信、罗成等一班大隋排名靠前的英雄好汉暂时聚到了一起。

  

   这也是命。

  

   (四)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我认为完整的说法应该是:上半生,命运决定性格,下半生,性格决定命运!与特朗普打交道,正确的方式或许是:“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340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